【禁聞】徐州通告「八孩母」身分 自相矛盾引質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09日訊】江蘇徐州2月7號晚發布第三份通告,聲稱「八孩母親」是來自雲南的小花梅,由於通告和前兩次自相矛盾,引發了更大的質疑聲浪。有自稱是四川12歲失蹤女孩親叔叔的男子喊話,要求官方重新對「八孩母」進行DNA鑑定

徐州當局發布「豐縣生育八孩女子」調查進展,聲稱「八孩母親」楊某俠是雲南省福貢縣的小花梅,父母已經去世。當年小花梅父母委託已經嫁到江蘇的同村女子桑某帶小花梅治病,結果小花梅在江蘇走失,但桑某沒報警,也沒告知家人。

通報還稱,楊某俠牙齒脫落是因重症牙周病所致,其它健康指標正常等。

這則通告7號深夜11點發布,立即引發眾多網友跟帖質問:「這編得也太假了。」「侮辱公眾智商。」「小花梅離開雲南時已有精神病了······董某怎麼領的結婚證?和精神病發生性關係不算強姦嗎?桑某是否收了錢,把她賣給董某?」「三篇通告,每次說法完全不同······這麼大輿情案件也糊弄人嗎?」

大陸前公安董廣平:「中共所有官方出的通報出的東西,通通是假的,完全沒有可信度,一個字兒都不能相信。一個女孩兒她還什麼嚴重的牙周病,牙掉完了,純粹是胡扯八道。很簡單的外科手術鑑定,就可以鑑定出來,這個牙是牙周病掉的還是被人外力給她拔掉的。但是中共這些事情它從來都不敢過細的去證實。」

有微信公眾號發布長文,提出12大疑點,指官方的通報讓人們更加懷疑楊某俠是被拐賣的。並說,官方只給一個結論,不給證明的過程,不公布證據,而且通報中多次反覆、多次矛盾。怎能堵住悠悠之口呢?

徐州「八孩母親」事件曝光於新年前,董某民是當地網紅,一位博主在無意中拍到「八孩母親」被鐵鏈鎖在破屋的驚悚一幕,引爆全網。知情網友揭露,這名女子被拐進村子時,因性格倔強,遭到拔牙、剪舌尖等非人虐待,而且同村還有多起類似案例。

對此事件,中共官媒集體噤聲,豐縣當局則封鎖了八孩村,禁止外人進村探訪。

而豐縣官方之前已連續發布兩個通告為「八孩父親」洗白,聲稱楊某俠是當地人,「不存在拐賣行為」;之後又改口說,楊某俠身分不明等。

有專業人士通過人臉生物性徵比對,認為楊某俠可能是1996年失蹤的12歲四川女孩李瑩。

四川南充民眾李大成8號凌晨公布自己身分證號,並表明自己是李瑩的親叔叔,向公安申請重新採集楊某俠的樣本進行DNA鑑定

董廣平:「這個事情是政府必須做的,政府應該出面去確認這個女人的DNA,跟誰符合不符合,是政府應該拿出報告。因為這麼重大的事情,作為徐州的官方它必須出一個鑑定,這個女人到底是誰,是從哪來的,DNA對比的一些證據它應該拿出來的。」

大陸某高校退休老師劉女士說,這件事背後涉及當地官方的包庇縱容和參與,所以它不可能讓「八孩母親」真正進行DNA鑑定。

大陸某高校退休老師劉女士:「這個案件的本身,據說拐賣她那個姓姚的,哥倆個他們的親戚,就在當地的派出所當副所長,有保護傘。所有的罪惡都是在這些貪官,這些邪惡制度下,官員的保護下發生的。官官相護,所以被拐賣的兒童婦女,一旦落到了人販子你到他的手裡,你就進了地獄了。」

在徐州發布第三份通報後,民間團體「驕傲女孩」發推文說,她們已經取得了「八孩母親」的血液、頭髮及鼻腔的樣本,並且已經送到境外。

有名為「雅典」的法律人士提醒,採集證據非常重要,但也要注意「八孩母親」的風險;新疆法律人李婷婷也發推文說,官方通報說她:其它健康指標正常,看了這麼多細微之處,如今只能企求「八孩母親」能活著。

董廣平說,這麼慘烈的案件真相一旦曝光,在人口販賣和摧殘婦女上,所有罪責都會指向中共,為了面子,它會採取所有手段措施消聲。

董廣平:「這個跟普通案子還不一樣。比如說一個高官,他可以把他拿下,又成他的功績了,但是這個事情,就算是他處理了一大批人。他還是洗脫不了中共的罪行,因為它是這個制度的罪行。這個專制體制的罪行。」

時評人長平2號刊文說,在人口買賣的重災區,官方積極參與和維護人口拐賣網路。受到懲罰的往往不是買家和人販子,而是揭露人口販賣的人。

採訪編輯/李韵 後製/ tony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