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冬奧現亡黨徵兆 400徐州官賣活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09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日焦點:彭帥退休受訪的陰謀、陽謀!363名外國人繼續遭北京隔離,多人哭慘,參賽者抱怨食物不足;少女選手朱易兩次摔倒,為何微博「禁罵」?新華社官員談拐賣。

現在北京冬奧剛剛開幕,沒幾天,但是人們談論的相關話題也不少了。我們今天節目一開始呢,就聊聊這些事。

冬奧藏一中共「大凶之兆」 普京的「無情」 習國宴的尷尬】

華人圈,普遍大家做事都講個「吉利」二字。逢年過節的,更是如此。這北京奧運的時間點,落在了華人新年的大年初四。按說,這一天,既是年節時光,在中共看來,也是它自己非常矚目的冬奧的開幕,大陸知名導演張藝謀不可能不懂這點,可是在開幕式的總體策劃上,卻犯了大忌!這也許不是他意識不到,也不是他周圍的人都笨到這都看不出來,而是我們常說的「天意」。

李白是我非常喜歡的詩人。他,還有李世民、岳飛,是中國歷史上我最感興趣的三個人,他們的傳記我都比較仔細地讀過。古人講立德、立功、立言,他們每個人在這三方面都有寶貴「財富」留給後人。而李白是大詩人啊,語言很生動,寫詩講究「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他的「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他的「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他的「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長風幾萬裡,吹度玉門關」,等等,有好多膾炙人口的佳句佳作。哎呀,我太喜歡李白詩,我跟您在這咱們能談一宿,說不完的話題,但咱們還是得講新聞。

就說啊,按說中共既然重視北京冬奧,這「大導演」張藝謀應該有數之不盡的、取之無窮、用之不竭的素材可以挑來作為主題,從李白的作品中找不出,用用別的唐朝詩人的佳作,也行啊,邊塞詩人岑參的「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雖是送別詩,但是很熱烈,意象的使用也很積極,基調是「依依不捨」的,感情是奔放的,這就是一個非常好的、歡迎國際友人的詩句。

但是,張藝謀偏偏挑了李白的一首《北風行》,這是一首女子思念戰死沙場的丈夫的詩句,裡面有句說:「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軒轅台。」只看這一句,人們以為是寫景的,但是放眼整首詩,就知道這悲涼悽苦之感。比如「箭空在,人今戰死不復回。」還有「黃河捧土尚可塞,北風雨雪恨難裁。」再回頭看詩中那句「燕山雪花大如席」,大家渾身發冷的感覺應該就有了。而這其中還有含義,結合歷史背景,我們就能讀出。有學者就說啊,這個「席」字常常是形容沙場戰死的士兵,屍體草草掩埋的情景,所以「燕山雪花大如席」,這從天而落的雪花,不只是形容它的「大」,而且詩人是用此暗指,雪花是落在死者的「屍體」上,像「蓆子」,蓋在了那些曝屍荒野的將士遺體身上,而雪花落的地方「軒轅台」,就在北京西郊以外不遠,在冬奧舉辦地張家口和延慶區之間的河北省涿鹿縣。這首詩的題目「北風行」,也被認為出自《詩經》中的作品《北風》,而《北風》描述的正是政權傾覆,「貴族逃亡」,人們也紛紛出逃的悲苦亂離的「亡國景象」。

張藝謀選用了這麼有「內涵」的一句詩,這麼有深意的詩歌背景,若非是膽力過人的「高級黑」,便是馬屁拍到蹄子上的典型代表。按照張藝謀的解釋,2月4日晚在鳥巢舉行的北京冬奧開幕式,他把「燕山雪花大如席」作為一個主線來貫穿整場演出,是「講了一朵雪花的故事」,各種雪花匯在一起,最終構成一張「燕山雪花大如席」的景象,實乃黨國大凶之兆。

怪不得普京在2月4日晚的開幕式上昏昏欲睡,也沒有出席習近平2月5日舉辦的所謂「國宴」,而是在跟習近平匆匆在2月4日下午,簽了總價值約5000億人民幣的經濟協議後,在開幕式上打個盹、等飛機,便匆匆離去。揮一揮衣袖,沒有帶走一片雲彩,而是捲走了一箱箱的金錢,原定兩天的行程,縮短到一天還不到,這連裝都不想裝一下。然後中共國有個別網民還給普京睡覺做了個阿Q一般自我安慰的註解:說只有在最「安心」的地方才睡得著,普京老爺子辛苦了,休息一下。但是外人誰都看得明白,中共黨已經到了給錢都買不足面子的時候了。這說明什麼,說明一切的、哪怕表面上那麼一點點的恩、情、義、禮都不必講究了,跟中共的交往只要「你給錢、我辦事」就好,這就成了約定俗成的東西,甚至中共外交語彙中常提到的「14億中國人民的感情」,那傷害就傷害了吧。特別是,針對俄羅斯老子,任憑普京怎麼不給面子,中共什麼都不敢說,還是網友點評等那句最精簡到位:百善孝為先啊。

而2月5日,習近平夫婦親自出席的「晚宴」,則被《南德意志報》稱為「獨裁者晚宴」,充滿惡意。舉辦晚宴的地方是北京大會堂的金色大廳,寬闊的長桌上,中間是花雪輝映、河草青青的人造景觀,四周是嘉賓列席的位置。而這場面隆重的所謂「國宴」,卻根本沒幾個中國人認識的外賓,不信我問一下,屏幕前的朋友,塞爾維亞總統是誰你知道嗎?土庫曼斯坦總統是誰您知道嗎?卡塔爾埃米爾是誰,您知道嗎?很多就都是這些地方,當然也有一些人、一些國際機構領導人大家可能熟悉。但幾乎所有大國、西方民主國家領袖都未列席。普京真的是聰明得很,他沒有出席宴會,是很明智的,而且在冬奧的開幕式上,他也是一度自己坐在一邊,不跟任何人坐在一起。這說明什麼。這是普京給世界傳達的明確信號:我來北京,目的單純可愛,我就是來要錢的,拿完就走,至於那幫貨色,我跟他們不一樣。保留了自己跟西方主流國家繼續對話的一個政治色彩上的身分自認,老謀深算。而習近平這邊,還在稱讚剛剛血腥鎮壓民眾抗議的哈薩克總統托卡耶夫,又在國際媒體刷了一波熱度,當然,說的都不是好聽的。其實中共都沒敢在媒體上公布具體列席的名單,外界是根據習近平會見的一些外國領導者,才能對出席宴會的人,有一定了解。

悲催的開幕、尷尬的「國宴」,就連策劃得好好的公關表演,也被看穿。

【新疆火炬手點火後迅速「蒸發」 「彭帥受訪」背後的陰謀】

開幕式上,一位來自新疆阿勒泰的「火炬手」衣拉木江(Dinigeer Yilamujian),吸引了人們的視線。她早就被當局挑選,而當時正是各國對新疆問題批評的高峰。除了開幕式扮演火炬手外,她本身也是個參賽運動員,但是成績太平凡,在2月5日的越野滑雪女子雙追逐的比賽上,她只排到了第43名,這樣的成績,她為何可以成為火炬手呢?很顯然,就是她的新疆身分。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在2月6日直言,中共找衣拉木江當火炬手,就是別有用心,轉移新疆人受迫害的注意力。此言不假,因為在此前一天,2月5日,衣拉木江這個本來中共拿來做包裝的噱頭,在比賽之後,儘管有眾多媒體記者等在現場,而且還是運動員的必經之路,衣拉木江也沒有再現身,直接就在冬奧現場「人間蒸發」。而在衣拉木江點火炬之時,中共央視轉播中出現的那些在北京3000多公里外,看直播的20多個親戚,也像煙花秀一樣,一天就沒了熱度。而且當時還有人說,這一大家子,怎麼大都是女人呢?男人都哪裡去了。早有報導說,新疆好多村子裡,大多剩下老幼婦女,青壯男子很多被抓去做奴工。而這個衣拉木江及其家人,是來也悄悄,去也悄悄。美國《華爾街日報》為此還發了一篇報導,稱此事為「24小時旋風」。

很簡單,這就是中共用來作秀的,你外國媒體根本是無法近身採訪的,就算能,也要經過當局的層層監視和審核。這就像是2月7日,在北京一家高檔酒店的16樓套間裡面,接受法國《隊報》採訪的中國網球運動員彭帥一樣,這是她去年底舉報張高麗性侵之後,第一次接受外媒「採訪」。儘管她會說英文,全程採訪中,還是被中共當局全程安插了一個「翻譯」,彭帥只能用中文回答記者提問。

這讓我想起來中共多次邀請外國記者去它的「監獄」裡參觀,還有中共外交部邀請外國人到新疆「看一看」。可是所有布景、人員、包括你媒體走的路線,全都是安排好的,真實的場景你根本看不見。《隊報》的採訪是毫無意義的,但是中共就抓住媒體會追逐事件熱點和當事人的心理,引導著媒體一步步,走向各方都心照不宣的、明知故做的,設好的局。就連問彭帥的問題,都是被一一審核好的,必須照單提問。

不用想,彭帥的回答,一一如我們預期。她在此否定自己被性侵,說自己從未被消失,外界對此所有相反的說法都是「誤解」。《隊報》的編輯們後來說,彭帥不斷重複中共官方說法,而且他們的在地記者知道,去採訪風險很大,但他們也想親眼看看,彭帥的身體狀況。可這樣做的結果,就是滿足了中共反過來利用外媒,宣傳彭帥「平安」的陰謀。《隊報》根本不該接這一茬。

從《隊報》拍的現場照片中,我們可以看到,滿面堆笑的彭帥,還有一側鏡子中的兩個中國男子,其中一人是中共奧委會官員王侃。顯然,中共在現場安排得相當嚴謹。事實上,彭帥受訪,當局更害怕,一定是擔心任何地方出紕漏,對彭帥本人,也不知在採訪前施加了多少壓力。美媒CNN在北京報導時提到彭帥二字,信號立即被掐斷。這些都透露出此事的敏感,和當局的緊張。需要提到的是,在此次接受《隊報》採訪時,彭帥順便正式宣布自己「退休」,這個意思就是說,以後網球場上看不見彭帥,還問「彭帥在哪」的人,你們可以閉嘴了。

其實共產黨這都是明目張膽耍流氓。但是一般的西方大媒體都是本著新聞學的嚴謹和平實,並不是痛痛快快揭穿。咱們是自媒體就可以直接講,中共安排的「彭帥受訪」,這就是明目張膽面向世界耍流氓。一個女人,被性侵了,還要跪著說強姦者好話,還要否定自己的指控。無論這個女人當初是不是心甘情願想怎麼樣,但是她最終選擇揭露了,選擇說出來,但也確實被共產黨的鐵拳砸得稀巴爛,這個角度講,她就是需要被同情的那一個受害者。在中國,這樣的人很多,違心地否定自己的委屈,把這些人編織到一起,再摻點腦子給洗懵的小粉紅,就變成了中共的「盛世」、「大國」、「東昇西降」,多麼壯觀,多麼壯烈!

這些還都是賽場外,中共搞出的名堂,在所謂的冬奧「閉環」內,包括賽場上,也發生了一連串的故事。《新聞拍案驚奇

【多國運動員「大哭」 瘦到皮包骨 參賽者也指食物不足】

運動員們在冬奧「泡泡」裡面經歷的種種防疫故事,簡直可以出一本《冬奧日記》,或者《張家口十日》之類的。我們上期節目提到一位比利時運動員遭受反覆檢測的經歷。2月7日,還有一位波蘭去的冬奧選手對路透社說,她2月5日凌晨,正在中共設置的隔離點內,原本被告知可以出去了,可是突然有挎著相機的工作人員來敲房門,說是她不能去原定的預賽訓練了,不能出去,因為先前對她的檢測有誤,她還是陽性,不能解除隔離。然後就匆忙把她帶到救護車上拉走了,而工作人員也沒有告訴她突然發生這一切的細節,只說是這裡是中國,有很多政治上的東西。因此她一直在救護車上哭,說自己沒有任何安全感。到了2月5日晚上,她的最新檢測結果變為陰性,這一切才結束。但是這場經歷被她形容為「創傷」。

俄羅斯選手瓦斯涅佐娃(Valeria Vasnetsova)也在北京隔離,她說自己在隔離酒店經歷的是惡夢一般的遭遇,網絡很差,食物不僅分量不夠,也很難下嚥,這對一個運動員來說,都是很要命的事,沒有網絡即意味著不能跟團隊密切溝通,吃得不好會影響到表現。她後來說,連續至少5個日夜,她得到的食物都是沒有任何調味的意大利麵、烤焦的骨頭,還有一點點土豆,一點青菜葉都見不到,說自己這幾天能活下來,主要是靠意大利麵。到了隔離後期,她說自己已經只剩下皮包骨。就算是參賽的外國運動員和教練,也有不少人抱怨賽會方麵食物供應不足,他們又不被允許自己跑到北京去買。而最不易的就是那些被隔離的人員。

【仍有幾十運動員被隔離 當局護著「朱易」的原因】

而截至2月7日,美聯社報導說,還有363名各國人員,因為檢測陽性被隔離中,這其中有幾十名運動員,如果不變成陰性,他們是不被允許參賽。有的選手在比賽過程中,被檢測陽性,也要立即被隔離。比如澳大利亞冰壺選手吉爾(Tahli Gill)和休伊特(Dean Hewitt),在贏得第一場比賽後,其中一人因為被發現檢測陽性,他們的賽事便受到巨大影響,比賽狀態一路下滑,甚至差點被迫離境。

不過,中國的參賽選手們,也不都是順心如意的。中國女子花式滑冰選手「朱易」,是放棄美國籍,跑到中國來比賽。可是在2月6日和7日連續兩場比賽中摔倒,整個中國的花式滑冰隊伍,也受此影響,差點出局,沒拿到任何獎牌。因此,「朱易跌倒」等詞彙變成微博熱詞,在網上跑火,大家對朱易的表現,很失望、憤怒,就算朱易在第二次摔倒後哭了出來,也無濟於事。而以朱易的水平,為何能站在奧運的賽場上,成了人們議論的重點之一。原來,朱易就是出生在美國的,父親朱松純是人工智能專家,還曾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教授,可是2020年回到中國,幫助開發人工智能技術。所以,很多人懷疑朱易是「入鄉隨俗」,到了中共體制下,憑藉「拼爹」的本事,靠走後門進了奧運隊伍,就連知名選手陳虹伊都沒能參賽,可是朱易卻有資格到賽場上亮相。而大家在網上對朱易的評論,也成了當局審查的對象,把一些有關朱易的詞條統統刪除,這不是因為他們愛護一個「小女生」,而是因為這個小女生能夠入隊參賽的背景,可能真的是見不得陽光。而且其父朱松純的背景經歷,從美國學成後,又跳回國內,在美國嚴厲打擊「千人計劃」、中共知識產權竊取的當今,還沒準誘發什麼「國際矛盾」,當局自然是會進行慣性的網上維穩。

【新華社官員發的微博遭封殺 學者揭拐賣人口駭人實情】

同樣在這幾天被封殺的,竟然還有黨媒新華社對外部的主任「韓松」,2月6日,他發微博說,自己更關注的不是冬奧,不是電影《長津湖》第二集的那個水門橋之戰,而是「拐賣婦女」的問題,是徐州那個被虐精神失常的女人。此短文發出後,立刻被微博封殺。估計他本人也會被有關部門約談。

而且,韓松在這篇短文裡,還列舉了別的例子。比如四川女孩曹小青,被關在內蒙窯洞15年,吃喝拉撒都在一個鐵鍋裡,還被賣過四次,最後一次是賣給了一對兄弟做所謂「共妻」,期間備受蹂躪,生了兩個孩子,每次想跑都被抓回去毒打,屋子裡的牆壁上,寫滿了「跑」字,後來被解救的時候,精神已經不正常了。還有上海一個研究生班的高材生,去鄭州做社會調查,被人販子騙走,賣給一個中年農民。還有貴州省一個婦聯的人,想去救人,結果自己差點被人販子賣掉。

經歷微博刪帖事件後,韓松很快在微博上變了一個腔調,發文說:冬奧太好看了,坡道追逐、短道速滑,那些動作不是人類能做出來的。但是言語中,似乎都是不走心的捧臭腳之詞,總感覺帶著一絲酸味和嘲諷。

韓松是作家出身,還帶有自己感性、人性的一面。也許作家們,大抵都有對社會罪惡的憎惡,和對事件探知入微的本能。旅美經濟社會學者何清漣,也在自由亞洲發專文,關注中國大陸拐賣婦女一事,舉了好多例子。

她說《海南紀實》一書曾揭露,60年代初的三年大饑荒時期,是人販子的一個「輝煌」時期,一個人販子講述自己當時從河南、安徽、江西等地帶走了幾百名女性,甚至有的是一家人都被拐走,包括丈夫兒女,然後賣到了西北,人販子在販賣過程中,自己也「採百花」,非常無恥。而在江蘇徐州,那更是一個販賣人口惡名昭著的據點,當地的出租車司機,據《古老的罪惡》一書介紹,半數的司機都參與過拐賣女人的罪行,只要是在車站拉到的單身女子,出租車司機轉身就會賣給人販子。

看過這些,大家都提出一個問題,就是在監視鏡頭遍布中國街道、大數據監控如此發達的今天,拐賣人口的問題始終解決不了,那問題不是出在人販子身上,而是該管的人沒管,甚至是共犯,這才是問題所在。比如2月5日,就有大陸網紅發出了幾個疑問,包括事情發生這麼長時間了,當地的婦聯等機構去哪了?官媒哪裡去了?此事為何沒有進展?有沒有相關部門介入調查?有沒有人為此擔責?等等。

【徐州400多官員參與賣人口 真正鎖住女人脖子的是公安】

一位網名是「驕傲女孩」的人發帖揭露說,那個徐州「八孩母」,當初是那戶董家兄弟,通過姚氏兄弟姚戰峰、姚戰傑這兩個人販子買去的,而姚戰峰早有近親在徐州公安局任職,現在已經是一個派出所的副所長,而且他們還認識江蘇省的一個廳級官員。這篇名為「江蘇性奴案」的帖文還指出,僅徐州一地,就有超過400名公職人員參與人口販賣,這些人魔,有的都已經老病而死。帖文還透露,徐州當地有人回憶說,他們說的就是那個「八孩母」所在的董集村,說至少有30多個女性,因為不堪折磨而死,有的是被打死的,也有的是自殺。

這些就是中共當局的中國夢嗎?強迫買來的女性性奴,跟自己一起在被窩裡做夢?如果不是,為什麼當局從不在全國去清除這種罪惡呢。而為了權鬥,共黨官吏之間的內部鬥爭,可是一直打得很凶。

最近,有個匿名人士,在海外網站發表了四萬字長文,去評價習近平。宣稱習近平底下的官吏,都「彷佛集體陷入了魔怔」,習打掉政敵,權力前所未有地集中,卻時刻都陷入在不安和缺失之中。文中提到,2022年,習近平即便抱著權位,2027年也可能面臨全面破敗。而這,不僅是習近平選擇保黨的最終走向,也是共產黨作為罪惡整體的歷史必然。《新聞拍案驚奇》

好,今天我們的節目就先到這裡。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觀眾討論群是t.me/xwpajq_us,節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還有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dayuus.com。也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那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節目再見。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