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觀察】海外放風文章與中共二十大變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09日訊】中共二十大預料今年秋季舉行,習近平能否成功破規連任最高領導人,近期成為熱點話題。日前一篇自稱「客觀評價習近平」的四萬字長文,在海內外熱傳。背後涉及的中國政局敏感動向令人關注。

北京冬奧會正在舉行期間,一篇作者為「方舟與中國」,發表在海外留園網的超四萬字長文《客觀評價習近平》(下稱《客》文),突然引起關注。大紀元記者查詢發現,這篇文章始發於1月19日,已經流傳了一段時間,但最近才引起更多注意。

這篇文章前部分比較全面回顧和分析了習近平執政近十年的種種情況,試圖通過對習近平性格、心理的分析,揭示其政策失敗的個人因素。後半部分集中分析習近平的三大危機:一是「破滅的金縷衣」——霸王硬上弓式的虛構政績;二是「潰敗的蟻穴」——習近平權位的政治基礎已經被他自己掏空;三是「絕對不忠誠」——習近平與「整個中共官僚系統對立」。作者最後部分用很多筆墨對比薄熙來和習,並有很多抬高薄氏的表述,甚至個別言詞對和薄一樣、同被公認是人權惡棍的江澤民也頗為抬舉。

一些中國分析家認為,這篇文章對了解中國政治還是有參考意義,或顯示中共二十大可能還有變數。但該文反習保黨立場是個問題。

李恆青:反習力量集結 二十大有變數

華裔經濟學家李恆青2月8日對大紀元表示,目前這個時間點是反習力量集結,各方在中共二十大前這個時間,要把最後的所有力量投入。

他說,文章現在也在國內流傳,「甚至國內的好幾個朋友都給我轉了」。

他認為「方舟與中國」撰寫的《客》文,釋放一個比較強烈的信號。過去我們大家都在講習近平連任應該阻止不了的,因為現在他已經拿到了權力。但是目前來看,未必那麼簡單。「他在二十大上能不能順利地連任,存在很多的變數。」

李恆青認為,這篇文章從內政、外交諸多方面大篇幅寫習近平的問題,很多內容其實只是據外界的過往分析做了一個疏理和總結。

陳維健:反習不反共是要害問題 有人希望薄取代習

《北京之春》主編、新西蘭資深媒體人陳維健對大紀元分析網絡流傳的《客》文,他認為,本身「方舟與中國」這個作者名就是帶有隱喻的。「把整個習近平這十年當中的方方面面都梳理了一遍,可以說是國內對國際社會的一個呼應。」

陳維健認為,《客》文中,很多對習的評價還算是客觀的,但其立論是反習不反共的,這是一個要害問題。

陳維健表示,這篇文章立場有問題。「他的立場是建立在共產黨的立場上,認為要換掉習近平,就是說:我們的政府,我們的黨不能讓習近平給綁架了。在習近平綁架之下,我們政府也崩潰,黨也崩潰。它是這樣的一個立論。」

另外,《客》文最後部分抬出了薄熙來,把薄熙來跟習近平做了一個對比。比如說習近平打黑、搞共同富裕等都是抄襲薄的,讚揚薄具有領袖魅力、有西方政治家的風采……,甚至說出「不免會讓越來越多的人懷念他」。

陳維健表示,「從中可以看出,這個文章的作者非常希望薄熙來取代習近平,有這樣的味道。雖然他也批判了薄唱紅打黑的一些文革的做派。但他認為這是一個形式上的東西,實際上不是這樣的,這篇文章的要害就是反習不反共。」

薄熙來歷來被認為人格低劣,前香港《文匯報》駐大連記者姜維平曾表示,薄熙來一貫是政治舞台上標準的兩面派,是不講信譽、出爾反爾、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這樣的一個人物。姜維平分析,薄熙來本身就是一個黑勢力,他在重慶上演的打黑不過是出於權力鬥爭的一場戲,並且製造大量冤案。

大紀元曾報導,1999年江澤民下令打擊法輪功時,任大連市長的薄熙來最賣力,薄也藉此一路高升,迫害人權變本加厲。直至後來在權鬥中落敗成囚。

分析:不推翻共產黨 一切進步都不可能

陳維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自毛澤東去世,到鄧小平搞改革開放後,人們把所有的希望都集中在鄧小平身上,結果鄧小平又是鎮壓人民;後來有人把希望寄託在江澤民身上,結果江本身悶聲發大財,把中國搞得一塌糊塗;後來又把希望寄託在胡錦濤身上,認為胡錦濤是團派,這個人還是比較有可塑性,結果也不行;最後習近平來了,又把希望寄託在習身上,說習近平這個人比較忠厚,而且他父親習仲勛是一個具有改革開放精神的官員,他應該繼承父親的改革開放的思想。結果習近平一直要走回毛澤東的時代去。

「所以說我們一定要改變,把一個民族的希望,一個國家的希望,把自己的希望寄託在某一個中國共產黨人的身上,這個東西不改,中國人的苦難是不會結束的。共產黨要不下台,它是不可能進行徹底改革的。因為它身上負有這麼大的罪惡,從當年鎮壓反革命、文化大革命、『六四』鎮壓,罪惡在不斷累積,現在還在殺人。這樣一個罪惡纍纍的政權,你不能對它抱有幻想的。」

「但是我們希望(中共)黨內有人出來,像蘇聯的戈爾巴喬夫一樣結束共產黨,以共產黨總書記的名義宣布結束共產黨,由一些這樣的共產黨人把共產黨推到一邊,自己重新幹。而不是再通過某些改革,換一下習近平,讓中共這個政權再延長下去。那麼中國的苦難還要下去。」

陳維健還認為,《客觀評價習近平》這種文章出來的時間節點也是值得觀察。「因為現在全球的眼睛都看著中國,剛好舉行奧運。這一次奧運,西方國家在抵制,來參加的全部都是一些亂七八糟的國家,都是找習近平來討錢的,大把大把的錢拿回自己國家。」

「來的人有一個算一個,你看普京,請到的唯一的大國領導人,這麼大的訂單拿走了,他在觀禮台上打了個盹,連習籌備的豪華宴會都沒有參加。中共搞這種排場,這種虛假的東西,他根本不看。自己所求的東西拿到就走人了,甚至你習近平的臉面都不給你。」

陳維健認為,《客》文當中有些分析是對的,就是說習近平雖然現在黨內沒有力量搞定他,但是他會自己把自己搞垮。「但是這篇文章的觀點跟我們民運的觀點不一樣。它是只要把習近平換掉來保黨。我們是要把習近平跟共產黨連根挖掉,要全面推掉。前提就是推翻共產黨,否則所有的進步都沒有任何可能。」

索羅斯也籲「換習」 分析指「利益使然」

華爾街金融巨鱷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在北京冬奧會前也曾發聲籲中共「換習」。

索羅斯1月31日公開表示,習近平可能無法在中共二十大成功連任,因為房地產危機、疫情、黨內敵人和出生率下降等都是對習近平不利的因素。他還希望中共的溫和派取代習近平。

陳維健對大紀元表示,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時候,就是趙紫陽改革開放的時候,就有一個索羅斯基金會,中國很多的改革開放的項目都是索羅斯基金會支持的。

「他雖然是一個金融家,但是他是從東歐出來的,他也希望中國能夠像東歐一樣走向民主化的道路。」

陳維健表示,索羅斯應該是從作為金融家的角度,認為房地產是中國經濟的一個支柱,現在不行了,製造業也不行了。中共政權不換人就是整個政權跟習近平一起垮台,他的判斷主要是從經濟上來判斷。

李恆青則認為,索羅斯作為一個美國的投資者,在過去的投資歷史當中,有過很多不光彩的東西,「實際上他是跟共產黨內一些大的家族捆綁在一起的。前幾年他在海南做了大量的投資,賺了很多的錢。所以他現在出來叫板(習)也好,或者是反對也好,有他的利益使然。」

中國研究學者、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的馮崇義教授此前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索羅斯的言論代表他們一派的觀點。他們希望中共有人把習近平翻掉了,回歸到鄧小平那種繼續搞開放和江澤民那種有財大家發,悶聲發大財的狀態。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