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拜登政府在南太平洋反制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烏克蘭危機炒得沸沸揚揚之際,7日,布林肯開啟亞太行,顯示美國的長期戰略重點仍在印太。布林肯首站澳洲,重在推進美日印澳四方安全會議機制(Quad)和美澳英國AUKUS協議,以應對中共的軍事擴張。第二站——斐濟,這是1985年以來美國國務卿首次訪問斐濟。為什麼南太平洋小國斐濟能進入布林肯的重要行程呢?因為拜登政府已將深化美國與太平洋島國關係、對沖中共影響力作為戰略優先事項之一。

南太平洋,是連接亞洲與南北美洲的交通要衝。其戰略地位之重要,看一個歷史事件即可明白:二戰時美日太平洋海戰,即在南太平洋。寬泛的講,在南太平洋,除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外,共有27個國家和地區,國小人少,其陸地總面積僅55萬平方公里,總人口為750多萬,分布在1萬多個島嶼上,分屬美拉尼西亞、密克羅尼西亞、波利尼西亞三大群島區。

近幾十年,中共全球野心日益膨脹,在南太平洋快速滲透和擴張。例如,1997年,中共在南太平洋地區建立的第一個永久設施——位於基里巴斯塔拉瓦拉環礁的衛星跟蹤站,用以測控太空船神舟飛船和一些中國衛星,但同時也可監視馬紹爾群島中的美軍導彈靶場。又如,封殺台灣,2019年的一週之內所羅門群島和基里巴斯先後與台灣斷交,使台灣在南太平洋的邦交國只剩4個。再如,南太平洋島國成為中共「一帶一路」的重點方向,2017年6月《「一帶一路」建設海上合作設想》稱「經南海向南進入太平洋,共建中國—大洋洲—南太平洋藍色經濟通道」,等等。

中共的種種作為對美構成重大挑戰,而且這種挑戰是全面的(政治外交、經濟、軍事諸方面)、長期的和戰略性的,這就迫使美國重手反制,開始高度關注長期以來游離在美國的全球戰略版圖之外的南太平洋島國。

2021年拜登政府上台後,在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SC)新設印太協調員職位,由外交界元老級人物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出任。坎貝爾將南太平洋島國視為中美「競技場」,即「在價值觀、聯合國中作用、健康挑戰、氣候變化、潛在軍事價值、漁業資源等方面已經日益成為競技場」。美國開始重拳出擊。

當年8月,美國總統歷史上首次以視頻方式出席太平洋島國論壇並致辭。拜登政府計劃向14個南太平洋地區主權獨立的島國每年投放10億美元。從金額來看,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美國在南太地區用力最大、規模最廣的金援計劃,內容涉及該地區青年社會參與活動、民主治理體制建設、經濟發展項目、公共衛生、氣候變化、海上安全和災害預防等等,被中共方面驚稱為「南太平洋版馬歇爾計劃」。

進入2022年,拜登政府判斷中美在太平洋競爭態勢嚴峻。1月10日,坎貝爾在華盛頓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演講,提及美國在太平洋地區的盟友時稱,美國在印太地區具有「巨大的道德、戰略和歷史利益」,但美國對該地區的援助力度還是「不夠」。

坎貝爾預測太平洋地區未來或許是全球最可能出現「戰略意外」(strategic surprise)的地方。坎貝爾說,「如果你觀察並且問我,我們最有可能在(全球)哪個地方看到某種戰略意外、(建立)基地或某種協議或安排,(那)很可能是在太平洋。」坎貝爾強調,「最擔心在接下來的兩年內」,「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需要與澳大利亞、新西蘭、日本、法國等合作夥伴加強合作。」

在這個背景下,就不難理解美國國務卿為什麼36年來首次訪問斐濟。訪問期間,美國和斐濟將共同主辦與太平洋島國領導人的虛擬會議,聚焦氣候、疫情和災害援助等問題。美方透露,拜登政府計劃與盟友和合作夥伴啟動一項新的太平洋島國倡議,希望聯合區域國家「提高在氣候、海洋和交通等問題上所定下的目標」。

美方透露,美國還將完成與馬紹爾群島、密克羅尼西亞聯邦以及帕勞簽署「自由聯合條約」的談判。美國與前兩個國家的條約將在2023年到期,與帕勞的條約2024年到期。該條約包含美國對這些國家提供經濟援助、免簽等條款。作為交換,美國則會獲得航道獨家使用權等利益。

大體來看,拜登政府在南太平洋的戰略部署有如下幾個方面。

其一,規劃、加強在南太平洋的軍事部署。南太島國處於第二島鏈和第三島鏈,具有重大地緣戰略價值。拜登政府目前推進「太平洋威懾計劃」,2022財年撥款71億美元,並有望在未來五個財年內達到270億美元的總額上限。鑒於中共的導彈威脅,美軍在第一島鏈加速實現兵力分散部署和設施前置部署;同時,也在加強第二島鏈和第三島鏈的防禦能力,比如在處於「第二島鏈」核心位置的關島建立「陸基宙斯盾」系統,並與位於帕勞的高頻預警雷達系統和天基雷達系統一道運作,構建「360度持續綜合防空能力」。

其二,力防中共在南太平洋島國建立軍事基地,避免「戰略意外」。例如,基里巴斯2019年與台灣斷交、與中共政權復交,基中關係發展迅速。去年5月5日,路透社報導,基里巴斯國會議員披露,中共已擬定計劃,要在該國坎頓(Kanton)島興建升級簡便機場和橋梁,以恢復二戰期間曾駐紮軍用飛機的一個基地。有評論稱「這座島嶼將成為海上航空母艦」。雖然基里巴斯表示,中共的計劃非關軍事,僅止於改善交通和促進觀光。但坎頓島位於夏威夷美軍基地西南方3,000公里,在坎頓島的任何重大建設都將為中共提供一個據點,使其深入二戰以來一直與美國及其盟國緊密站在一起的地區。美國對此高度敏感。當然,美方是有反制手段的。因為基里巴斯1979年獨立,與美簽訂友好條約,據此,美放棄對菲尼克斯和萊恩等14個島嶼的主權要求,基允許美保留對其軍事設施的排他性使用權和在基經濟區的捕魚權。

其三,為南太島國提供不同於「一帶一路」的另一種選擇。南太島國具有「小島嶼、大海洋」特點,經濟不發達,但專屬經濟區資源豐富,中共大舉經濟滲透和擴張,與巴布亞新幾內亞、斐濟等11國相繼簽署「一帶一路」合作諒解備忘錄。去年舉辦首屆中國—太平洋島國外長會,正式啟用中國—太平洋島國應急物資儲備庫,等等。對此,拜登政府提出「南太平洋版馬歇爾計劃」,還將於今年推出「印太經濟框架」;此外,聯合澳、新、日、法等盟國加強對南太島國的支援,如為預防中共掌握該地區的通信網、支配信息流動以及動搖民主根基,美國、日本、澳大利亞決定將合作建設南太平洋地區通信網絡。

在美方的強力反制下,中共在南太平洋的野心和企圖恐難以得逞,華為參與競標的「東密克羅尼西亞光纜項目」被擱淺就是例子。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