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驚濤駭浪」更凶險 中南海虎年熬日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月10日,中共《人民日報》在評論版發表評論文章《正確認識和把握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文章又見一個這幾年中頻頻出現的字眼:驚濤駭浪。驚濤駭浪的解釋是洶湧嚇人的浪濤,還有兩層意思,一是比喻險惡的環境,二是指尖銳激烈的鬥爭。無疑,虎年針對中南海的驚濤駭浪不一般,要更強於以往。

文章開頭即說:「更好統籌發展和安全,守住新發展格局的安全底線」,要在「各種可以預見和難以預見的驚濤駭浪」中增強所謂的生存力等,要「抓早抓小,著力避免發生重大風險或危機」。兩句話透露出的是中共當局深深的憂慮,那就是現在時局很不安全,有預見不到的驚濤駭浪襲來,極有可能發生重大危機。

隨即,文章進行了具體分析,不無擔憂地提到現在所面臨的風險,那就是:國際形勢波譎雲詭,周邊環境複雜敏感,改革發展穩定任務艱巨繁重。儘管具體的風險,文章不敢明言,但從中共在北京冬奧會遭到多國直接或間接的抵制和開幕式的落寞看,從歐美出台的一個又一個制裁舉措看,中共在國際反共大勢下,內外交困已成為現實。而且,由於北京針對台灣不斷升級的恐嚇,中國周邊國家對其越來越充滿了不信任,也正在與其拉開距離。雪上加霜的是,疫情封鎖導致本已不堪的國內經濟,更是一落千丈,哀嚎一片,社會不滿之聲是從上到下,遍布所有階層。

面對這樣的國內國際形勢,雖然中南海最高層早已意識到重大風險,並在過去幾年「反覆提醒」,提出各種要求,化解了一些風險,但文章坦言,未來仍將面臨「可以預料和難以預料的各種風險挑戰,既有國內的也有國際的,既有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等領域的也有來自自然界的,既有傳統的也有非傳統的」。因此「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鵝」事件,也要防範「灰犀牛」事件」。

此外,文章還特別用一整段提到了防範化解金融風險,稱「防止在處置其他領域風險過程中引發次生金融風險」,以及要「壓實企業自救主體責任」。這大概與此前江派勢力發動金融政變有關。

顯然,對於虎年將發生的風險,文章傳遞的是風險將來自多個領域,而且範圍極廣,且有些是不可預測的。這樣的表述過往並不多見。這不是在暗示虎年的驚濤駭浪更強更猛嗎?不管該文是何人授意而為,其濃濃的憂懼已無需多言。

「驚濤駭浪」之語最開始引起媒體關注是在2018年12月,當時習近平在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說了這樣一句話:「改革開放每一步都不是輕而易舉的,未來必定會面臨這樣那樣的風險挑戰,甚至會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

驚濤駭浪這個成語在習近平過往的講話中並不少見,但之前基本都用在如下語境中:世界經濟的驚濤駭浪,紅軍面對亂雲飛渡、驚濤駭浪,在驚濤駭浪不斷的革命大潮中等,很少指自己所面臨的國內國際形勢和環境是驚濤駭浪。

然而,從2018年底,這個成語開始更多地指向後者,而且從那時起,就出現了非常非常罕見的「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的說法。彼時,中美貿易戰開打,國內利益集團不斷製造障礙,經濟急劇惡化,等等,這些大概都屬於驚濤駭浪吧。

三年多走過,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不但沒有轉成風平浪靜,反而繼續被黨媒嚴肅提及,昭示著虎年的驚濤駭浪絕非一般。

目前在國內,中共嚴打各階層以及因貿易戰和疫情的一定程度上的閉關鎖國,已經導致外資進一步撤離、民間投資意願低,普通民眾、中產階層、富豪消費意願和外國人採購中國商品的意願也急劇下降,這意味著中國經濟已然出了大問題。而國營私企招聘人數下降、裁員劇增,民企大量倒閉,多家企業工人提前放假回家,大學生難找工作,消費降級等身邊觸目可及的情況,也都在傳遞著寒冬已至的現實。

在國際上,從夢中醒來的歐美,業已將中共視為了最大的威脅,美歐正在或將貿易、外交、軍事、科技乃至從所有方面採取對立競爭的態勢,共同遏制中共在全球的擴張。冬奧會就是檢驗中共在世界上處境的一塊試金石。而美國多名共和黨議員近日提出《制裁中共法》議案,全面鎖定中共官員及親屬,包括中共最高層在內的人大2千多名成員及其家人,如若通過,將成為來自國際的一波驚濤駭浪。

不過,虎年的驚濤駭浪雖然可能出現在中美關係、中歐關係中,但更凶險的可能出現在中共黨內和國內。北京高層面臨的這方面挑戰包括防黨內陰謀問題、各種利益博弈問題、腐敗能否得到根治問題、官僚體制內的消極抵抗問題以及政府公信力徹底喪失、民眾不斷用腳投票和暴力反抗等問題。而習近平沒有將中共黨內最大的禍害江澤民及其殘餘黨羽一網打盡,更是給自己埋下了難以預測的深坑。

近日,美國富翁索羅斯預言習無法連任之語以及海外流傳甚廣的四萬字反習文章,就是中共黨內反習勢力、極有可能是江派針對習的第一波「驚濤駭浪」,其對中南海、對中共黨內、對各國政府都將產生不小的影響,而習將採用何種方式回擊,世界都在拭目以待。但不論怎樣回擊,都會引發新的驚濤駭浪。

可以想見的是,面對國際國內的雙重巨大壓力和一再襲來的一波波驚濤駭浪,本就搖搖欲墜的中共政權只能一天天熬著、維持著,而說不定不久後某一天一個前所未有的大浪,就會將其徹底打翻,埋葬在大海之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