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中共下血本 冬奧「分鐘級」天氣預報的背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京2022年冬奧開賽不到一週,從糗事到醜聞層出不窮。

諸如:「徐子八」與彭帥事件,印度外交抵制,開幕式驚現反習元素、西方大國元首缺場、普京打盹拿錢走人,39億美元縮水預算穿幫,荷蘭記者被紅袖箍野蠻驅逐,朱易谷愛凌雙標待遇,多國運動員遭中共恐怖隔離,韓國代表團控訴中共作弊······

線上線下、場內場外、國內國際,伴隨北京冬奧「冰雪之約」的負面「精采」,中共極權向世界呈現出的醜陋與黑惡元素,不斷刷新著人類的認知底線。

中共深陷冬奧醜聞窘境,卻強裝鎮定,依舊鼓吹「簡約、安全、精采」的2022冬奧主題。日前,多家媒體吹噓北京冬奧首次實現「百米級、分鐘級」天氣預報能力,不料卻被網友直接打臉。

中共下血本,研發冬奧「百米級、分鐘級」項目

高山滑雪運動對氣象要求十分苛刻,少不了能在風速風向、氣溫、降雪和能見度等方面實時預報的精準氣象服務。

從中央到地方,中共的天氣預報給老百姓的印象,就像中共本身一樣的「說話不算數」,不靠譜。據北京市氣象局官員介紹,全國範圍內,中共氣象預報分辨率已經提升至每3公里,逐小時的滾動預報,京津冀地區預報分辨率是1公里,城區內是500米。

為了應對冬奧室外高山滑雪運動,中共稱已經實現了「百米級、分鐘級」業務天氣預報能力,即在冬奧賽區能實現預報分辨率100米網格範圍,每10分鐘更新預報。

中共2018年就啟動了「冬奧會氣象條件預測保障關鍵技術」的重點專項研究,由北京城市氣象研究院副院長陳明軒帶隊研發「百米級」天氣預報技術體系,該項目由20多家高校、科研單位、社會企業共同參與。

項目引用人工智能,歷時4年,在北京城區、延慶和崇禮及周邊地區共建各種現代立體探測設施441套,在延慶和張家口賽區布設了多套激光測風雷達,實時獲取精細氣象觀測數據,形成數據集,為冬奧氣象預報技術研發和實際服務提供了精細的天氣「背景」數據。

據北京市氣象局總工程師季崇萍向《21世紀經濟網》介紹,中共2017年始,從北京市氣象部門、中央氣象台及周邊省區市氣象局等抽調業務骨幹人員,組成服務運動員、教練員及賽事組織方的預報團隊,連續5年冬季在賽區開展實地預報訓練,所謂「五年磨一劍」。

季崇萍介紹稱,科技冬奧「百米級、分鐘級」天氣預報技術體系所有產品實現落地應用,賽區「三維、秒級、多要素、多尺度」綜合立體觀測網穩定運行。冬奧數據服務形成互聯互通、數據共享、相互備份格局。建立「三級六方」會商協同機制,實現多點靈活的現場視頻會商。

針對中共吹噓「百米級、分鐘級」冬奧天氣預報系統,有網友直言:「我對天氣預報達到百米級、分鐘級表示由衷的讚賞,對於我國天氣預報技術的提高表示由衷的高興。但是我也希望這樣的黑科技可以多用於平時的天氣預報來避免比如鄭州那樣的大雨給老百姓造成的損失。」

鄭州「千年一遇」洪災,無法避免?

僅氣象保障一項內容,中共為了保冬奧順利進行,耗時、耗資、耗物、耗力所花費的百姓納稅錢就難以想像。對比2021年7月20日前後的鄭州洪災,中共在冬奧保面子和洪災保民生兩種情形下的處理方式,有著天壤之別。

我們可以從新浪網2021年7月21日的一篇題為《「720」特大暴雨突襲鄭州 氣象部門預報了,然後呢?》的文章裡,看出一些端倪。

關於「720」鄭州洪災,該文章稱「國家減災委專家委員會委員、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防洪減災研究所原所長程曉陶在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時指出,這次在預報大雨時,一開始氣象部門預測降雨中心會在焦作,但最後實際是在鄭州,稍有一些偏離。這是現有的氣象科學技術上無法避免的誤差。」

但是,如果中共能拿出北京冬奧「百米級、分鐘級」業務天氣預報能力的一半研發決心與投入來,洪災還是「無法避免」嗎?北京冬奧「百米級、分鐘級」項目的一個最大亮點就是針對中小尺度氣候觀測數據進行採集和建模分析、預測。

北京市延慶區區委副書記黃克瀛日前對《光明日報》表示,「百米級、分鐘級」冬奧預報服務系統,實現了延慶賽區100米分辨率10分鐘跟進循環,可模擬近百個天氣形勢下延慶賽場三維氣象高清模擬數據集,做到0到10天無縫隙實時預報預警,為做到精準預報,延慶區在核心區建立多個氣象觀測點位,其中最高的觀測點海拔達到2198米。

《「720」特大暴雨突襲鄭州 氣象部門預報了,然後呢?》一文還稱,「1975年河南『758』暴雨後,中國氣象局召開了專門針對北方暴雨的『北京會戰』研討會。第二年,來自北方14個省份的50多名科學家又在南京空軍氣象學院專門研究『758』特大暴雨成因。但此後,少有大規模對於北方暴雨的研究。中科院大氣物理所研究員高守亭表示,『科技部立了幾個973項目,都是研究華南和長江流域流域暴雨,沒有一個大的課題支撐北方暴雨的研究』。」

河南「758」洪災,直接和間接死亡人數達20多萬,受災人口1000萬,中共居然就開一兩次研討會就萬事大吉了。而為了一次能露臉顯擺的冬奧會,中共可以組織大量專業團隊花5年時間採集氣象數據,花4年時間耗巨資立項建模研發世界一流的天氣預報系統。

中共為推卸720鄭州洪災責任,可以胡說暴雨「千年一遇」,鏡頭切換到冬奧時,卻又吹噓,23次冬奧運動會,有19次受到不良氣候影響,而2022北京冬奧氣象科技創新實現兩個「首次」,首次在我國中緯度山區組織實施了複雜地形下的冬季多維度氣象綜合觀測試驗,首次實現了「百米級、分鐘級」業務天氣預報能力。

北京冬奧極端天氣預案VS 「720鄭州洪災」應急處置

《21世紀經濟網》相關報道稱,冬奧期間,北京市氣象局成立「1辦10組」工作機構,與冬奧組委和城市運行保障指揮部等10個機構緊密對接,明確78項正賽服務需求。編制總體工作方案和10個專項「兩案一表」,細化8類風險事件、80個風險隱患場景,做足人員、設備、場地備份措施。開展風險應急演練,強化應急處置能力。

同時,北京交通委設立冬奧保障道路設施應急備勤點70餘處,備勤人員1300餘人,搶險機械設備800餘台套,交通部門保障人員24小時在崗值班值守,運用北京MaaS一體化交通出行平台、新媒體、室外電子屏等傳播頻道,廣泛發布實時交通信息,引導群眾減少出行,以應對冬奧期間極端天氣變化。

再看看去年720鄭州洪災,中共當局的應急處置。

中共為保所謂的疫後復工、開工的政績,河南和鄭州當局對氣象部門的紅色預警反應遲鈍,這還不說,地鐵灌水後,官方和運營方為自保不犯錯,竟無一人敢出面要求地鐵停運。僅中共國務院災害調查組發布的《河南鄭州「720」特大暴雨災害調查報告》中,就自曝了「應對部署不緊不實、應急響應嚴重滯後、應對措施不精準不得力、關鍵時刻統一指揮缺失、缺少有效的組織動員、遲報瞞報因災死亡失蹤人數」等六項罪責。

而在《河南鄭州「720」特大暴雨災害調查報告》中點名涉及到的責任事故問責部門有包含鄭州市委在內的地方黨委政府、應急管理部門、水利部門、農業農村部門、城市管理部門、交通運輸部門、城鄉建設部門、公安機關、統計部門等八大部門機構,此外還有鄭州地鐵集團有限公司、中鐵第四勘察設計院集團有限公司等9個有關企事業單位。

中共國務院調查組的調查報告實際也只是披露了災害的一部分,就死亡與失蹤人數這一項數據而言,調查報告公布的死亡與失蹤人數就和民間估算的實際人數相差數十倍。實際上,中共河南與鄭州當局是災害的最終與最大的罪魁禍首,它們是災難的製造者、實施人與掩蓋方。

中共「科技冬奧」項目砸巨資,燒民脂民膏

旨在研發「百米級、分鐘級」天氣預報能力的「冬奧會氣象條件預測保障關鍵技術」,只是中共冬奧眾多科技研發項目中的一個子項目。

中共十九大提出「籌辦好北京冬奧會、冬殘奧會」的要求,隨後中共政府出台《北京2022 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籌辦工作總體計劃和任務分工方案》,從2018年始,由科技部會同北京冬奧組委、北京市科委、河北省科技廳以及體育總局等部門,共同制定了國家重點研發計劃「科技冬奧」重點專項實施方案。

「科技冬奧」重點專項執行期從2018 年至2022 年。擬在科學辦賽、運動訓練與比賽、安全保障、智慧觀賽、綠色智慧綜合示範等方面安排21 項任務。比如,京張高鐵智能化服務關鍵技術與示範、國家體育場(鳥巢)智能場館關鍵技術研究、賽事用雪保障關鍵技術研究與應用示範、興奮劑檢測關鍵技術平台研究、穿戴式冰雪運動裝備運動風險和效能評價關鍵技術平台研究、冬奧會智慧醫療保障關鍵技術、冬奧會開閉幕式大型表演智能化創編排演一體化服務平台關鍵技術等等。

據《「科技冬奧」重點專項2018年度-2021年度定向項目申報指南》顯示,2018年「科技冬奧」重點專項國撥總概算約4億元人民幣;2019年國撥總概算約4.6億元人民幣;2020年申報指南討論稿國撥總概算為5.5億元人民幣,後實際執行的是4.3億元人民幣,估計應該是受到疫情衝擊經濟下滑的影響,預算縮水;2021年國撥總概算約0.83億元人民幣,目前沒有公開2022年的國撥預算經費數目。

僅2018-2021四年「科技冬奧」重點專項國撥預算總額就達13.73億人民幣,中共在每年的申報指南裡還要求,針對每一項科研項目,地方財政經費、單位及社會渠道須進行配套資金支持,配套資金支持力度與國撥經費比例,每個子項目不一,少數子項目為5:1,即中央拿1個億,配套資金就需要拿5個億。半數以上項目的配套資金與國撥經費比例為3:1,小半數為2:1或1:1。

年度申報指南沒有列具每個子項目的國撥經費,我們就按每個子項目的配套資金均為3:1來計算,國撥預算總額13.73億人民幣乘以4倍就是54.92億人民幣,按匯率6.4計算,折合美元8.58億。而這近9個億美金根本沒有列支在中共39億美元的冬奧帳表內。此前,美國《商業內幕》披露中共冬奧花費是公布出的預算的十倍,達385億美元。

冬奧:中共極力歌頌的經濟殺手

據中共國家統計局的2022年1月經濟數據顯示,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非製造業商務活動指數和綜合PMI產出指數分別為50.1%、51.1%和51.0%,剛過50%的榮枯線,但較2021年12月分別下降0.2、1.6和1.2個百分點,說明中共經濟持續下滑。

數據還顯示,中型企業PMI為50.5%,低於上月0.8個百分點,小型企業PMI為46.0%,低於上月0.5個百分點,說明中小微型企業處於存亡危機之中。如果說非製造業服務業指數回落是疫情導致,那麼製造業指數下行除卻生產淡季因素之外,冬奧會的舉辦是重要因素之一。

去年11月-12月,網傳2022年1月1日-3月8日,河北唐山、石家莊、承德、天津,以及山東濟南、威海、濰坊,山西太原、大同、長治,河南洛陽、鄭州等地重污染重工業企業可能會面臨冬奧停產停工禁令。

2021年12月16日,北京冬奧組委會新聞發言人嚴家蓉稱,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秋冬季節減碳防污停產與冬奧無關,是常態。但中共生態環境部發布的《重點區域2021—2022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方案(徵求意見稿)》,顯示中共當局擴大冬季減碳攻堅區域。中共為保奧運藍,大面積停工是大概率事件。

大面積停工停產不只是工人發不出工資、企業生產遇冷、市場預期進一步走弱,還意味著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債務償還能力下降,中共去年用通貨上升換來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以此來扶持小微企業刺激生產的金融政策施策效果將大打折扣,中共總是幹這種賠了夫人又折兵的蠢事。

因冬殘奧會持續時間較長,疊加疫情衝擊,料想中共2022年一季度的經濟增長可能會持續下滑。如此,2022冬奧註定將成為中共極力歌頌的經濟殺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