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徐州抓人欲定案 八孩媽處境危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12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2月11日(星期五),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丟車保帥?徐州抓捕董志民人販子!DNA身分比對疑雲籠罩,徐子八究竟是誰?5大疑問直擊官方,徐子八或面臨危險!

開始今天的話題之前,先和朋友們說明一下,今天的內容比較多,線索比較雜,可能會有點枯燥,但今天我們討論的內容非常重要,所以希望朋友們保持耐心觀看。

【徐州抓捕董志民 徐子八DNA檢測結果披露】

就在昨天,徐州官方發出了最新一份關於徐子八案件的調查通報,這是當地縣市兩級政府發布的第4份通報,也是徐州市級政府的第二份通報。這份通報和我們此前與朋友們討論分析的幾乎一模一樣,正式拋出了董志民和桑某某作為犯罪嫌疑人,只是多出了一個此前從未提到過的桑某某丈夫時某忠。

這份通報是一個分水嶺,標誌著官方層面已經公開釋放信號:徐子八一案到此為止。此前被各種爆料可能涉案的村鎮幹部,以及拐賣案可能牽扯的更多體制內人物等等,都被切割乾淨了。儘管可能還會有後續的官方情況通報,但從此次通報的內容看,當局顯然已經至少在部級層面及其以下達成了共識,要就此大事化小定案了。

我們看到徐子八事件從曝光到現在已經接近兩週,閱讀量已經近30億,但直到這第四份官方通報公布以後,這個話題才第一次被允許出現在了微博熱搜排行榜。

更為重要的是,從這份通報出台開始,作為受害者當事人徐子八的處境,很可能會發生轉變,甚至可能面臨某種危險。為什麼這麼說呢?今天我們就重點來討論這份通報存在的問題,以及與此相關的、被輿論忽略了的重要信息。

首先,我們從大眾對此次通報的反應來看,當局想要大事化小的算盤有點一廂情願。

這份最新通報比較短,只講了三件事:1. 經部、省、市公安機關對楊某俠、光某英(小花梅同母異父妹妹)與普某瑪(已去世,小花梅母親)生前遺物進行DNA檢驗比對,結果為普某瑪與楊某俠、光某英符合母女關係,因此認定楊某俠即是小花梅。

2. 董某民因涉嫌非法拘禁罪,桑某妞與其丈夫時某忠涉嫌拐賣婦女罪,此三人已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3. 當地民政、教育及婦聯等部門已經做出安排,確保董家老人孩子得到照料。

【董志民強姦罪為何消失】

這份通報僅在微博一個平台至今就已有近13.5萬評論,超過21萬次轉發,其中位居榜首的獲得了高達33.7萬點讚的一條留言是這麼寫的:「姓董的只有非法拘禁罪嗎?強姦罪呢?虐待罪呢?」

這條留言,實際上已經揭開了徐州發布的最大一個破綻:在舉國、甚至是舉世圍觀、眾目睽睽之下,在無數普通網友都能夠一目了然看到徐子八案件中被晾晒在陽光下的罪惡的情況下,徐州官方依然自以為高明地給出了這份有著明顯準備大事化小的通報。

此前我們討論過了,徐州官方自己在第三份通報中已經承認,徐子八(也就是官方說的小花梅,但鑒於小花梅這個身分依然存在重大疑問,所以我們這裡還是暫時以徐子八來指代這位落入人間地獄的女子)早在雲南的時候就已經有精神障礙。

所以,無論當時她是被董家買去的還是所謂被「收留」的,根據《婚姻法》,她和董志民的婚姻都是無效的,而董志民與一個毫無自主行為能力的女性發生關係,而且生下了這麼多子女,這已經是任何人都能看見的犯罪事實,這和那種需要進行調查核實的犯罪嫌疑,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這是一個常識。

如此明明白白的犯罪,徐州官方都可以視而不見,都可以避重就輕,僅僅以一個一般最多判到3年有期徒刑的非法拘禁罪刑拘董志民,這份通報的公信力如何,是可想而知的。

【官方為何不提徐子八年齡】

第二個大問題,是徐子八的年齡。我們在此前的節目中多次討論了,徐州官方在第三份通報中自己也提到了,說警方通過查閱戶籍底冊,比對照片和口音確定了小花梅的身分。

既然查閱了戶籍底冊,為什麼在第四份通報中列出了董志民、桑某妞等三人的年齡,偏偏對大眾一再追問的受害人年齡隻字不提?為什麼徐州官方既不公布董志民與徐子八1998年辦理結婚證的原件照片,也不公布雲南那邊查到的亞谷村戶籍底冊的原件照片?

這兩個要素,都涉及到受害人的年齡,這屬於本案對嫌犯定罪量刑的核心要素,絕非可有可無。

在央視播出的豐縣精神病院視頻中,我們可以看到鏡頭特意給了一個病房中的床位牌畫面,上面的部分字樣被模糊了,但有一個明顯應該是顯示為年齡的位置可以看到數字「52」。

這個手法非常雞賊,央視記者並沒有明確說這個床位牌就是徐子八的,但又明顯在暗示這個52歲的15床病人就是徐子八。

海內外網絡上很多網友對這個信息的反應幾乎已經到了快要破口大罵的程度。為什麼呢?原因很簡單,這實在太過侮辱大眾智商。

任何稍有常識的人看看徐子八的視頻或照片,都不太可能認為一個被禁錮摧殘了24年,尤其近10年幾乎不間斷地生下7個孩子,又被鐵鏈鎖在冰冷黑暗小屋裡的52歲大媽,還能如此駐顏有術,看上去最多也就40歲上下。

【徐州警方雲南調查疑雲】

第三,在這次徐子八事件中有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從2月7日徐州官方發布通報聲稱通過照片比對確認了徐子八就是雲南福貢縣亞谷村村民小花梅開始,雲南方面迄今一直保持沉默。

按中共行政的官方程序,這麼一件轟動整個國際社會的大案,徐州警方前往雲南當地調查,當地是必須派遣人員進行協查的,因為小花梅是當地人,這個人被拐賣失蹤了,這是當地的懸案,當地也必須要通過協查然後給出一個答案,一份結案的報告,要給當地人一個交待的,因為這麼一個本地大活人失蹤了二十多年,現在造成了重大國際影響,當地是否存在失察的責任,這些必須給出說法。

但云南地方至今沒有發表對徐州官方結論的任何表態,沒有否認,但也沒有承認。

即便在大陸的網絡上,我們看到也已經有了解情況的網友在發出質疑,質疑什麼呢?就是質疑徐州警方自稱前往雲南當地進行調查的真實性。

這種質疑並沒有過硬的證據,但從情理上和邏輯上,我認為至少是說得通的,也就是說,徐州官方應當對相關疑點給出更詳細完整的說明才能取信於人。

這個質疑的核心信息鏈條大概是這樣的:

從豐縣第二份通報1月30日出台,到徐州第三份通報2月7日公布,中間經歷了7天時間。

在這7天之中,徐州官方需要迅速完成調查組的籌備與成立工作,然後立即調查所有相關案件資料,並迅速找到「雲南亞古村」這個此前明顯被豐縣調查組遺漏或故意隱匿的關鍵線索。

然後徐州方面必須立即與雲南方面進行溝通協調,需要火速辦完跨區域調查所必須的大量行政協調方面的公文程序及文件的申請、批准等等工作。

然後調查人員需要從徐州飛昆明至少3小時,然後乘車至少9小時才能到達亞古村。亞谷村屬於少數民族傈僳族村落,民居散布在陡峭的怒江峽谷之中,總計有460多戶,超過二千人。

也就是說,徐州必須在福貢縣當地警方的協同下,迅速完成對該村大範圍的撒網式排查,然後很幸運找到當地老人憑藉長達二十多年不忘的記憶認定小花梅身分,而且還更幸運地挖出了桑某某這個關鍵線索。然後警方還需要神速找到千里之外的桑某某地址,同步完成對桑某某的調查筆錄。

所有這些工作,都只能在7天之內完成,而且還正好是過年大假期間。這樣的超高效率,想不讓人質疑都難。

徐子八DNA檢測疑雲】

第四大疑問,也是最關鍵的問題,就是徐子八的真實身分。儘管徐州官方在最新通報一開頭就強調說,經過了公安部、江蘇省、徐州市三級公安機關對楊某俠(徐子八)與小花梅母親生前遺物及其同母異父妹妹進行DNA檢驗比對,認定符合母女關係,言下之意這就是最終定論了。

有個別微博大v立即為此背書,說自己獲得獨家可靠信息,這是從小花梅妹妹保留的母親的衣物上提取了DNA樣本。

聽上去似乎這就是最確鑿無疑的證據了,但問題依然存在。

最大的問題就是小花梅母親這個生前遺物究竟是什麼?既然是生前遺物,那就不可能是開棺驗屍取得的樣本,唯一可能的就是死者生前物品遺留了毛髮或指甲等物質,尤其毛髮可能性最大。因為已經有網友去了亞谷村實地調查,證實小花梅母親早於2019年因食道癌去世。

但關鍵在於,用毛髮採集DNA樣本是有先決條件的,這個條件就是必須是拔下來且毛囊保持完整的毛髮,自然脫落和剪下來的毛髮都不行。拔下的毛髮如果用紙巾之類包起來即便放低溫環境(冰箱)最長也就可保存十天左右,時間再長,毛囊就會壞死,DNA就會降解從而無法提取。

指甲的情況也類似,常溫狀態下,指甲採集DNA需要一週以內的,極限情況一般不超過一個月。

那麼問題來了,小花梅的母親去世已有3年左右,徐州公安要想從一件常溫常態保存的衣物上成功提取DNA樣本,必須滿足以下幾條:頭髮都是拔下來的毛囊完整,而且經過了長達3年而沒有腐敗降解;樣本量必須足夠,因為通報說對小花梅姐妹倆都進行了比對;此外,小花梅的妹妹不但隨身保留母親的髒衣服而且還得3年都沒有清洗過才行。

大家看到了吧,我們從一開始就說了,徐州官方的通報就是一份不管你信不信,只問你服不服的通報,我想朋友們現在可能對此會有更深刻的理解了。

【徐子八口音之謎】

第五,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疑團:我們剛才提到了,福貢縣亞谷村是隸屬於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管轄,村民都是傈僳族,當地交通不便,屬於經濟不發達地區,村民相互溝通也都是說傈僳族語。

我們都知道,徐子八事件剛曝光的時候,多位當地人都證實徐子八是四川口音,不但會說普通話而且還會說英語。我們現在看到徐子八開口說話的幾個短視頻中,她都說的漢語而且的確帶有四川一帶口音。而徐州官方在第三份通報中白紙黑字寫了,說通過照片比對和口音確認了徐子八就是小花梅的身分。

這就帶來兩個非常關鍵而又難以解釋的問題:第一,24年前的亞谷村,是一個深山峽谷裡面的極為閉塞的少數民族村落,生活在這裡的小花梅,是從哪裡學到了四川口音的漢語,學會了普通話,甚至還學會了英語?

第二,官方說通過口音比對確認了身分,那麼唯一的可能性只能是徐子八曾經說過傈僳族的語言,因為亞谷村的村民只能從傈僳族本族語言才能確認這是小花梅,如果僅僅憑藉徐子八說漢語的口音是無法認定的。

這是一個常識,如果徐子八就是小花梅,那麼她是傈僳族,說漢語相當於說外語。我們都知道,說僅憑一個金髮碧眼的外國人說漢語的口音,就可以確認他是美國人還是歐洲人,那就是一個天方夜譚的笑話。

徐州官方既然敢於這麼篤定地發布確認徐子八就是小花梅的通告,看起來充滿了四個自信的樣子,那麼徐州官方敢不敢公開一段徐子八流利使用傈僳族語言說話的鏡頭?

這個話題討論到這裡,我想朋友們已經看清楚了,徐子八的真實身分究竟是誰,仍然存在巨大的疑問,徐州官方以為把公安部搬出來背書就可以安全過關,但他們精心撰寫的報告漏洞太多,我們完全無法相信。

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個人傾向於這麼一個結論:小花梅可能是真實存在的,她被桑某某拐賣到了徐州等情節可能也都是真實的,但這很可能是董集村另一個人的故事,一個已經消失了的人的故事,她的身分和經歷被完整嫁接到了徐子八的身上。

【鍾某仙被拐賣 財新報導被刪】

董集村的拐賣婦女非常多,與徐子八幾乎同時被發現的就還有另一家也有精神失常的女子,說在地上生活已經二十多年。

2月8日,財新網曾經發表了在董集村的採訪報導,證實這位女子名叫鍾某仙,和徐子八差不多同時期來到董集村,生育有兩個孩子,大兒子也已成年到了結婚年齡。

而據財新網採訪的知情人披露,鍾某仙丈夫曾經直言不諱告訴他,鍾某仙是花1,000多元買來的,而且村裡還又為此罰款了1,000多元。至於鍾某仙長期在地上生活的原因,其丈夫公開向抖音博主介紹說是「打針打壞的」。

但董集村至少有兩位村民向財新記者表示,鍾某仙曾受虐待,她丈夫早些年經常把她吊起來打,打得慘叫連連,村裡人都知道,因此而給她取了一個外號叫「吊死鬼」。

這位鍾某仙目前也在豐縣精神病院接受治療,而且極為巧合的是,財新報導說鍾某仙出生於1970年,今年恰巧也是52歲。這篇報導現在已經被刪除了。

大家可能還記得吧?前面我們提到央視那個暗示這是徐子八的醫院床位牌鏡頭,顯示的就是52歲。所以,這個巧合迫使我們不得不懷疑,這種有意的張冠李戴就是央視新聞為什麼要把病人姓名打碼模糊的真實原因。

【徐子八處境面臨危險】

聊到這裡,我想不少朋友們可能都會有一個疑問了,就是為什麼徐州官方都承認了有拐賣了,就非要移花接木來造假,認定徐子八是小花梅而不是李瑩?如果徐州官方造假,為什麼公安部和央視都要來配合造假?

這就涉及到我們剛才開頭時提到過的,為什麼說徐子八現在的處境面臨一定危險的原因所在。

都是被拐賣 小花梅和李瑩有什麼不同

都是被拐賣,小花梅和李瑩究竟有什麼不同呢?大家都看到了,小花梅父母雙亡,僅僅有一個同母異父的妹妹遠在河南。而且小花梅被拐賣的案情很簡單,涉及到的只不過就是桑某某夫婦而已。所以如果徐子八被確認為小花梅,無論她的精神病是否好轉,她很可能只能繼續待在豐縣當地,處於政府嚴格管控之下,因為她家鄉沒人了。

如果徐子八被確認為李瑩,那麼李瑩被誰拐賣的?這個真凶要查起來恐怕就比較棘手。而且李瑩的母親和叔叔等至親都在,她勢必要被送回到南充家中,在親人的陪伴照顧下,她的精神病非常有可能好轉。

在這裡有一個重要概念需要澄清一下,官方現在給徐子八下的結論是「偏執型精神分裂症」,以此說明她有暴力傾向。但我個人從徐子八的經歷來看,不能排除她是應激性精神分裂的可能性。也就是說,她不是先天的精神問題,而是後天遭受重大創傷或刺激後而導致。

這種精神分裂的預後良好,只要杜絕了刺激源,甚至可以達到終身痊癒的效果。

如果徐子八是李瑩 回家可能恢復正常

換句話說,如果徐子八是李瑩,她回家就存在完全恢復正常的可能。她一旦恢復正常,她說出來的東西,可能對整個徐州官場都是一場毀滅性的大地震。這就是李瑩和小花梅兩個身分之間最大的不同。

據此前我們提到過的那個「驕傲女孩」團隊的披露,徐子八是被當地很有勢力背景的兩兄弟販賣的,參與這個販賣產業鏈的不僅有警察,也包括了交通、衛生、民政、教育等多個系統的至少400多名公職人員,其中級別最高的據說已經坐到了廳級的位置。

我無法核實這個團隊的信息真偽,所以這裡也只是在明知官方撒謊的情況下,給出一些民間信息供朋友們參考。我之所以認為「驕傲女孩」給出的信息值得參考,是因為他們早在官方發布通告前就曝光了桑某某的名字叫桑禾妞,而官方通報之後才將桑某某改稱為桑某妞,這等於印證了這個團隊的信息。

所以,徐子八事件發酵到現在,已經遠不是豐縣或徐州一個地方的事情,對中共來說,如果李瑩開口道出這20多年的黑幕,對整個體制都將是一場災難。

將徐子八指定為小花梅 中共打算長期控制

所以,當中共官方上下勾連造假、對徐子八事件拍板定案發布通報之際,也就意味著徐子八的身分開始轉變了,她開始從一個受害人被迫轉變成為了潛在的證人,而且是唯一的證人。

中共就有了充分的動機要將徐子八指定為孤家寡人的小花梅,如此才能保持將其控制在自己手中。

這就是我們說的危險,也就是說,徐子八本來有希望回到親人身邊,有希望獲得病情的恢復,但中共極有可能為了掩蓋集體罪惡而再次毀掉她與親人團聚的唯一希望,甚至以精神病未能痊癒為由,將徐子八事實上永久關押。

不要以為中共做不到,比這更黑暗更歹毒的事情中共都幹過。

我們今天在這裡持續發聲、吶喊,就是希望所有有良知的人們都保持關注,睜大眼睛盯著中共政府,我們不能眼睜睜看著董志民一家毀掉徐子八一次之後,徐州當局甚至中共當局再第二次摧毀她。

這是我們作為一個人,一個萬物之靈最起碼的底線。

好的,今天我們就暫時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