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暴徒攻擊紐約退黨點 凸顯中共的恐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22年2月10日美東時間下午3點20分左右,一名身穿黑色短袖的青年男子出現在紐約法拉盛緬街,他從南往北來到黃金商場門口,對著法輪功「真相點」暨「退黨服務點」的真相展板揮拳猛砸,暴力破壞真相點。這起暴力犯罪事件全程被現場的退黨義工拍攝了下來。

視頻顯示,施暴男子大概二十多歲的樣子,在疫情肆虐的當下沒有帶口罩,故意漏出兩臂和胸前的紋身,面目猙獰,用拳頭朝著寫有「真、善、忍」的真相展板猛力反覆砸,並且在把展板砸倒後繼續用腳狠狠地在上面踹……

這個男子還掀翻了擺放退黨資料和法輪大法真相資料的桌子,導致資料撒了一地。隨後他開始撕真相資料,臨走時還將被損壞的展板拉走,害怕留下犯罪證據。

事發後,退黨中心的義工報了警。警察來了之後看了暴徒作惡的現場,並查看了義工拍攝下的視頻。全球退黨服務中心指出,這是仇恨犯罪,呼籲紐約警方徹查作惡者。

1. 誰是2022法拉盛暴力事件的幕後黑手?

首先我們看,暴徒攻擊的是退黨真相點,用拳頭砸的是寫有「真、善、忍」的展板。那麼一個最直接的問題就是:誰懼怕退黨點?誰懼怕真相傳播,誰又仇恨「真、善、忍」呢?

2004年,大紀元社論《九評共產黨》(《九評》)橫空出世,揭露出共產黨「假、惡、鬥」的邪教本質,並首次直接點明了中共背後的共產邪靈。自那時起,《九評》在中國大陸以及海外的華人圈子裡掀起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大潮。

法輪功學員相信,中共自1999年開始的上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對法輪大法倡導的普世價值「真、善、忍」的迫害,也是對全體中國人的迫害。確實,中共這種對法律的踐踏、對人權的迫害,已經一步步地延伸到了普通百姓身上。於是,越來越多的法輪功學員加入了勸三退的行列,很多海外學員成為了退黨點的義工。

據法拉盛黃金商場門口退黨點的義工徐衛國先生介紹,自2008年起,退黨中心的義工們每天都在這裡擺攤,風雨不誤,目的是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告訴有緣的同胞。

退黨義工們十幾年如一日、以和平理性的方式揭露中共的殘暴和邪惡,告訴人們善惡有報的天理,希望人們能與中共決裂,在天滅中共的淘汰中能躲過劫難。在海內外退黨義工的共同努力下,越來越多的人都看清了中共禍國殃民的邪惡本質。截止到2022年2月10日,全球已經有超過三億九千一百萬的中國人選擇了三退。

2020年8月,一位大陸男士對海外退黨義工說:「謝謝你們所做的一切。如果沒有你們的堅持,不會有今天的局勢。你們真的了不起,非常感謝你們!」、「我也跟我的朋友說過,法輪功一直堅持這麼多年,一直在這樣做,真了不起。你們真是咱們國家的希望。」

法拉盛退黨義工徐衛國先生表示,長年以來,義工們一直受到美國政府和民眾的支持。

可是,退黨點以及義工的存在卻讓畫皮被撕下來的中共政權寢食難安。而法拉盛是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的所在地,這讓中共十分懼怕,如芒在背。也因此,多年來法拉盛退黨中心屢屢遭到中共暴徒的攻擊和破壞。較為典型的一次,就是2008年法拉盛事件。

2. 2008法拉盛事件的真相早已浮出水面

2008年5月17日,也就是汶川地震發生後的第五天,法輪功學員在法拉盛緬街圖書館前舉行集會,揭露中共為了奧運「維穩」,瞞報地震預警,再加上豆腐渣工程導致很多災民死於人禍的罪惡,聲援中國民眾和海外華人退出中共的黨、團、隊。

然而,當天的現場來了很多暴徒,這些不速之客手裡舉著紅旗,喊著統一的口號,高聲謾罵法輪功學員,有甚者衝撞、毆打法輪功學員。同時,紐約的親共媒體和中共喉舌也到現場發「消息」,顛倒黑白,宣稱法輪功學員「幸災樂禍」,並偷換概念,將退黨義工打出的「天滅中共 天佑中華」歪曲成「天滅中國」,以此煽動華人對法輪功學員的仇恨。

此次暴力事件發生五天後的5月22日,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國際」)對此展開了調查,結果發現這是一場中共精心部署的陰謀,用以攻擊退黨中心、煽動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

「追查國際」的調查員打通了中共駐紐約總領事彭克玉的電話。在電話中,彭克玉對中領館唆使暴徒攻擊法輪功學員的事實供認不諱。部分錄音摘錄如下:

調查員:「你們這次在這個法拉盛跟這個法輪功作鬥爭,搞得很轟動啊。」

彭克玉:「對。上前天我也去現場了。我們必須很小心,要不然會被人家說你是總領館在背後鼓動啊……」

追查國際的調查報告全文鏈接如下(內有調查錄音):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1931

3. 2022法拉盛事件中一個慣犯的身影折射出什麼?

據大紀元資料顯示,2008法拉盛事件後,一個來自大陸的名叫李華紅的婦女,開始固定在法拉盛街頭擺攤,散發攻擊法輪功的傳單。她曾多次暴力攻擊法輪功學員以及法輪功的支持者。

據退黨中心義工Michael Yu說,李華紅充當中共的打手,替中共在海外行惡,「這些年李華紅不時過來騷擾,對著退黨義工拍照,說你敢回中國嗎?我把你的照片給(中共)領事館,你回國就把你抓起來。」

而據《紐約郵報》報導,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2012年曾派助手朱一彪到紐約,頒給李華紅「敢鬥獎」。此後李華紅還經常出入中領館與中共外交官員會面。

據悉,李華紅外號叫「石頭」,受命於中共政法委和610辦公室,充當中共走卒,在海外為中共散毒。她與天津一名610辦公室的男子關係密切,稱該男子為「弟弟」。中共610辦公室的人甚至來法拉盛「考察」工作時,由李華紅接待,住在喜來登飯店。

李華紅在海外騷擾、迫害法輪功的經費,來自中共天津政法委和610辦公室。李華紅手上有一張公務銀行卡,她在組織「干擾破壞法輪功」的活動之後請吃請喝,這些經費列入了中共外派機構的預算開支。

據法拉盛退黨義工徐衛國先生回憶,2022年2月10日當天的暴力事件中,李華紅也出現在了案發現場。

徐衛國先生說,當黑衣紋身男破壞真相點的時候,李華紅站在黃金商場外看著,並用手機錄像,還陰陽怪氣地對退黨義工說:「你們報警啊。」

徐先生說:「李華紅得意忘形地說,拍我幹什麼,跟我有什麼關係嗎?哈哈哈,你們報警啊,你們為什麼不報警啊。」作惡者囂張的程度可見一斑。

李華紅的醜惡表現再一次折射出中共就是2022法拉盛事件的幕後黑手。

4. 中共幫凶作惡遭報的前車之鑑

中國有句古話:「暗室虧心,神目如電」、「禍福無門,惟人自召」。

中共的「刀把子」政法委以及610辦公室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直接幫凶,這些年來大量的政法高官與610頭目遭到惡報,包括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無期徒刑)、前中央610辦公室主任李東生(有期徒刑15年)、前廣東省政法委書記朱明國(死緩)、前天津政法委書記宋平順(死在辦公室)、前吉林省610辦公室主任孫恆山(被下屬持刀捅死)、前遼寧省610主任蘇宏章(有期徒刑14年)、前河北政法委書記張越(有期徒刑15年)、……。

而一年多以來中共當局「刀刃向內」,加大力度「刮骨療毒」,針對的恰恰是政法系統和610。

去年6月10日,中共政法委祕書長陳一新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了「刀刃向內」對政法隊伍教育整頓取得的「四個階段性成效」,其中處分了違紀違法的幹警7萬多人、立案審查並調查涉嫌違紀違法的幹警有近3萬人。

表面看這是中共內部權鬥的表現,而實質上是上天對那些助惡為虐者的報應。

那麼,中共在海外的作惡者又面臨著何種下場呢?下面我們可以從幾個典型的例子中來見微知著。

4.1 中共前加拿大多倫多副總領事潘新春為何痛哭?

前中共駐加拿大多倫多副總領事潘新春,2003年在《多倫多星報》上發表了一篇對法輪功學員的污衊文章,因此在同年8月被法輪功學員以誹謗罪告上法庭。

2004年2月3日,潘新春被加拿大安大略省高等法院判誹謗案成立,並判決他做出賠償。潘新春非常後悔,全家在加拿大抱頭痛哭。

潘新春因拒絕支付罰款而被凍結銀行帳號,最後不得不離開加拿大,逃回國內。

4.2 前中共駐法蘭克福總領事李海雁匆匆回國為哪般?

從2008年起,法蘭克福年年有神韻演出。中使、領館也年年給劇院施壓,要求對方不要將劇院出租給神韻主辦方,但每次都遭劇院回絕。

2009年1月6日,時任中共駐法蘭克福總領事李海雁,以外交公函形式致信德國黑森州州政府辦公廳,污衊詆毀神韻藝術團。此外,他還照會各國駐法蘭克福的外交代表機構,阻攔他們觀看神韻。

然而,李海雁的舉動不但沒有達到破壞神韻演出的目的,反而讓更多的人為了解神韻而前往觀看。李海雁更沒有想到的是,這封公函還被德國人權組織曝光,成為中共濫用外交特權,輸出獨裁意識形態的證據。

當年9月,李海雁猝患腦癌,匆匆離開德國。中領館的人都非常驚訝,因為李海雁平時身體非常好。8個月後,李海雁死亡,時年52歲。

4.3 「西班牙世界華僑華人反X教協會」頭目何結局?

西班牙華人李成昌主持成立了所謂的「西班牙世界華僑華人反X教協會」(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對法輪功竭力攻擊、污衊。

短短一週後,李成昌患急病住院,出院後回國突發腦癌,醫治無效死亡。從李成昌成立該協會到患腦癌死亡還不到2個月。

此前,李成昌的身體非常健康,據說還曾做過私人保鏢。

結語
儘管目前中共還在通過冬奧的舞台向世界表演著「大國崛起」、「最民主國家」,然而「彭帥被張高麗性侵」、「徐州八孩鐵鏈母親」等醜聞讓世界看到了大陸真實的人權狀況。事實不斷地給中共打臉。

如今,中共又喪心病狂地唆使暴徒攻擊法拉盛退黨服務點,凸顯出中共對真相的憂懼,以及不擇手段作惡的愚蠢。法輪功學員不會被這種低劣的流氓行徑嚇倒,而更多的人也會從中共的暴行中看清中共的醜陋嘴臉,從而退出中共。

希望還在追隨中共的人,無論是中使領館的工作人員,還是被收買的海外華人,能夠看清真相,及時得懸崖勒馬,為自己和家人留條退路,不給中共當陪葬。

也許作惡者暫時還沒有看到後果,可那是上天留給你們醒悟和彌補的機會。如果執迷不悟、繼續迫害修煉人,那麼當陰德耗盡之際,也是惡報來臨之時。而人間法律的懲治只是惡報的開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