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紀委專訪了谷愛凌,是否也該採訪一下彭帥?

作者:李宇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谷愛凌在自由式滑雪女子大跳台決賽中奪冠後,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獨家專訪了谷愛凌。其實,冬奧會前和期間,中紀委就多次報導過谷愛凌。

中紀委報導奧運會,在意料之中、情理之外。這幾年隨著國內「打虎、拍蠅」、海外「獵狐」,中紀委也名聲在外了。趁著這個勢頭,在冬奧會之際講講「中國故事」,展現一下中共的「高大上」形象,在意料之中。但是,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的主業是反腐,為二十大保駕護航,這是目前最重要的政治任務,體育並不是它關注的。不是說不要把體育政治化嗎?2008年奧運會,好像沒聽說中紀委網站也報導了。如今,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獨家專訪谷愛凌,不得不讓人產生聯想。

谷愛凌奪冠後,中國體育總局冬運中心、北京市委和市政府都發來賀電,讚揚她為國家贏得榮譽,希望她「為黨和人民爭取更大的光榮」。

實際上,谷愛凌贏得金牌,對於中共來說,並沒有什麼值得榮耀的地方,相反應該感激和感到羞愧——感激美國培養了谷愛凌;羞愧自己沒有這樣的能力。谷愛凌在美國出生、長大、學習,考入美國名校斯坦福大學;在美國獲得一流的滑雪培訓,長期代表美國隊參加國際比賽。換句話說,是美國教練培養了她,是美國造就了谷愛凌。唯一和中共有關聯的是她有一半中國血統,或者說還有她備受爭議的國籍問題。

谷愛凌說:「當我在美國,我是美國人;當我在中國,我是中國人。」很多人覺得這個回答很巧妙,其實不然。試想有哪個美籍華裔或者已經放棄美國國籍的中國人會說這樣的話?這句話只能說明一個人內心的歸屬感,但不能解釋國籍問題。國籍是哪就是哪,它不會隨著你的感覺走。谷愛凌未成年時就宣布要代表中國參賽,美國法律規定未成年人無法選擇放棄美國國籍。如今她18歲了,也從未明確表示過放棄美國國籍,美國也查不到她放棄美籍的公示信息。

中國不承認雙重國籍,但這裡面有一個灰色地帶——你在大陸加入中國國籍,你的美國國籍不被承認;你到了美國,美國允許雙重國籍,你用美國國籍,中國管不了。很多人包括名人都選擇了雙重國籍或外籍。當年,歌頌中共的主旋律電影《建國大業》明星雲集,27位主要演員和配角都是外籍或移民香港。很多網友調侃:弄了一幫外國人來演中共的「建國大業」。表面上看入籍外國是為了「辦事」方便,實質上是對中共骨子裡的不信任和高度不安全感。從國家主席劉少奇到阿里巴巴的馬雲、「鋼琴王子」李雲迪,中共為了自身的利益和需要,說打倒誰就打倒誰,說辦你就辦你,都用不了三天。太子黨和權貴們的雙重國籍現象更加嚴重,他們更了解中共,更了解中共權力鬥爭的厲害。有了雙重國籍,不僅兩邊都可以漁利,危險時至少還有條退路。

中共對此心知肚明。但是,「金牌至上」,為了往臉上貼金,一切都好商量。中共經常講「雙贏」,在這一點上,谷愛凌團隊在商業運作上無疑是成功的,中國巨大的市場和對世界市場的影響力給了她們回報。

但是,對於另一位國際體育明星,恐怕是「雙輸」了。谷愛凌在回答記者提出的彭帥問題時說:「我真的很感激看到(彭帥)很開心,很健康,又出來做她的事兒了。」

問題是,一個弱女子,把這麼一件丟人的事,「即使是以卵擊石,飛蛾撲火自取滅亡」也要說出來,彭帥真的很開心嗎?

彭帥也曾經是時代的寵兒,被球迷稱為「中國公主」,一如現在被稱為「雪上公主」的谷愛凌。但自從彭帥公開和前政治局常委、副總理張高麗的不倫關係的微博發表後,彭帥就從公眾視線中被徹底消失了。在西方媒體中,關注彭帥的熱度不亞於谷愛凌,人們給彭帥貼上的標籤是「Metoo」「婦女權益」和「人權」。

在最近的採訪中,彭帥說她刪除了博文,否認遭到性侵。人們普遍懷疑,自己刪了博文,為什麼會衍生一大堆敏感詞?相關話題為什麼被封禁?也許彭帥自認為是一段感情經歷,但在外界看就是性侵。並且張高麗違反了《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理應受到處分,這本該是中紀委要管的事。從這個角度來講,中紀委是不是也該採訪一下彭帥,批評一下張高麗呢?特別是在「從嚴治黨」的現在。就如同中紀委批王力宏的文章《立藝先要立德》,從政更要立德。

但是,中共採取的是封鎖信息、迴避質疑、拒絕調查、嚴控輿論。因為在高唱冬奧會凱歌、展現中共形象、制度優勢、抗疫成就的當下,彭帥、張高麗事件實在是擺不上檯面的「中國故事」。在金牌、臉面面前,人權、政德都排不上號。

對這一點,谷愛凌的美國經紀人湯姆·亞普斯(Tom Yaps)似乎比彭帥看得清楚,他曾表示:「如果(谷愛凌)參與的文章當中有兩段話是批評中國和人權的,那就會對她在那裡有影響。只要有一件事,那整個生涯就會遭到破壞。」

彭帥就是被毀掉的其中的一個。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