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北京冬奧會,中共給各國上了一堂人權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疫情,監控,耗資巨大,人權陰影,今年二月,北京冬奧會在前所未有的爭議聲中登場。

嚴厲的隔離措施,讓那些一入境就被確診陽性、並遭隔離的各國運動員、代表團和記者見證了所謂防疫抗疫的中國模式:清零,或曰動態清零。這才體會到過去兩年裡,中國人民經受了什麼?那就是,以防疫抗疫為名,政府可以強制採取一切措施,剝奪和踐踏人權。封死的武漢,飢餓的西安,是最集中的體現,而全國各地,都是大大小小的武漢和西安,諸如雲南瑞麗、河南禹州等。

他們終於相信:中國存在嚴重的人權侵犯,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獨裁國家。如果這些還嫌不夠,中共警察還乾脆直接上演封殺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戲碼:一群中共警察公然阻止荷蘭記者在冬奧會開幕式場外的正常報道,連拉扯帶推搡,並讓這一幕醜劇直播於全世界面前,讓各國見識:何謂警察國家?何謂國家恐怖主義?

籠罩在北京冬奧會上的另一道陰影,是新疆問題。中共在新疆遍設集中營,關押超過百萬計的維吾爾人並強迫勞動。為了杜絕外界的悠悠之口,中方特意安排一名維吾爾運動員依拉木江出場,在開幕式上點燃奧運火炬。然而,點火後,這名運動員迅即消失,既無法讓媒體採訪到她,也無法讓媒體找到她。亮相即消失,絲毫沒有釋疑維吾爾人遭受人權迫害的悲慘命運。亮相即消失,本身就是一出詭異的政治秀。

彭帥的亮相更加說明了問題。彭帥在哪裡?是冬奧會的話題之一。在國際社會的千呼萬喚之下,彭帥終於出場。只要看看中方安排彭帥接受法國體育大報《隊報》的專訪所開出的前提條件,就完全曝光彭帥的處境。這些條件是:

—《隊報》所提問題必須提前提交中方。意即,中方須對提問清單進行審查,有所取捨和修改,並提前安排彭帥和相關人士彩排,以便讓彭帥在回答時做到萬無一失
、滴水不漏。

— 彭帥只能用中文回答,而由陪同她的中國奧委會官員翻譯。意即,彭帥不得使用英語或任何其他外語,確保中方官員和幕後的監控者聽得懂;而中方官員翻譯時,既可能是彭帥的原話,也可能有所修改。中方官員完全掌控回答內容。

—《隊報》必須按照彭帥的回答,一字一句地報道,不得有任何修改、修飾和額外解釋。

所有這些前提條件,正應驗古老的中文成語:做賊心虛。中方如此嚴密地防範和彩排,但彭帥在訪談中仍然泄露天機。當《隊報》記者問到:自從她和張高麗的事情曝光後,中國政府有沒有對她本人採取什麼措施?彭帥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轉了話題,說:我的個人情事、隱私應該與體育和政治分開。

令人玩味的是,她的這句話,是說給這家媒體聽還是說給中國政府聽?因為,正是中國政府讓她的博文消失、並取消了她的微博帳號,僅僅因為她披露了個人情事和隱私。正是中國政府,把她的個人情事、隱私與體育和政治掛鈎。原因很簡單,彭帥揭發的性侵、性亂主角,是中共(前任)政治局常委兼副總理,是最高利益集團的成員,位高權重。

彭帥的出場和亮相,非但沒有解除外界對她處境的擔憂,反而再一次證實:她處境不妙,遭到了中共當局的監控和軟禁,或變相監控、變相軟禁。如果硬要說她還有人生自由,那只是有限度的人生自由。彭帥在採訪中透露從此退役,至少表明,她失去了出國的自由。

凡此種種,中共相關班子的幕後策劃和台前表演,不可不謂拙劣之至。欲蓋彌彰,此地無銀三百兩。北京冬奧會,中共給各國上了一堂生動的人權課。

(2022年2月11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