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暗戰美元 第三方支付或成中共先頭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14日訊】北京冬奧會引發了不少爭議,其中包括中共欲借奧運窗口向國際社會宣傳其野心勃勃的數字貨幣。美國政界已對此表達了擔憂,不過美國民眾可能未意識到,中共數字貨幣的先頭兵或已經潛伏在身邊。

1月12日美國國會聯邦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致信總統拜登(Joe Biden),對中共推出的數字人民幣表示了強烈的關切,並呼籲保護美國奧運運動員在北京不受監視和操縱。

1月5日中共央行曾宣布全面展開數字人民幣試點。早前大紀元已在1月2日的《起底數字人民幣挑戰美元的布局》報導中預測,中共將借冬奧之勢,加速推廣數字人民幣。

中共第三方支付滲透美國

為了利用冬奧會這個對外宣傳的窗口,中共目前正在深圳、蘇州、雄安、成都、上海、海南、長沙、西安、青島、大連以及冬奧會場景(北京、張家口)等11個試點地區全力推廣數字人民幣。

對於不關心甚至抵制北京冬奧會的許多美國人而言,數字人民幣就和北京一樣遙遠。

然而一個易被忽視的事實是,中共的貨幣「暗戰」可能距離美國人只有一個「錢包」的距離。這個「錢包」就是來自中國大陸的第三方支付(third-party payment)。

2022年1月11日,中國遊客在美國使用手機上網購買餐館食物。圖為手機app中用支付寶(Alipay)付款的界面截圖。(大紀元)

來西雅圖探親的中國遊客周安妮(Annie Zhou),最近在用某手機app上網買菜時,驚訝地發現居然可以使用支付寶(Alipay)消費。據該網上超市官網介紹,這是一家總部設在美國舊金山灣區的華人網上超市,目前對美國41個州和DC特區提供送貨服務,註冊用戶超過500萬。

在美國,接受支付寶等中國第三方支付的網上超市還有不少。而實體中小型商家則更多,甚至藥店巨頭CVS與Walgreens等美國主流商家都接受支付寶付款。

據彭博社2017年5月8日報導(鏈接 ),支付寶母公司螞蟻集團與美國支付處理公司First Data達成協議;消費者可以在First Data服務的400萬家美國商戶中使用支付寶購物。

First Data是美國最大的金融數據服務公司之一Fiserv的前身。螞蟻集團隸屬中國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曾計劃於2020年11月上市,當時成為全球歷史上最大規模IPO(首次公開募股),但在上市前兩天被中共當局突然叫停。

2017年1月螞蟻集團還曾啟動對全球第二大匯款機構、美國速匯金(MONEY GRAM)公司的收購。螞蟻集團一度溢價36%、以12億美元的報價來收購速匯金。一年後該交易被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的理由給否決。當時中共外交部專門向美國政府提出過抗議。

但螞蟻集團並未停下向海外擴張的步伐。2019年2月螞蟻集團正式收購了英國跨境支付公司WorldFirst;雙方未透露具體金額,據此前《金融時報》報導,收購價可能在7億美元左右。在收購前夕,WorldFirst突然終止了美國站點的所有業務,並將其美國子公司Worldfirst US更名為Omega(網址 ),後者將獨立運營。

儘管螞蟻集團理論上擁有Worldfirst在美國的金融服務牌照,但截至目前,分離出的Omega尚未在美國恢復運營。

事實上,美國政府已認識到第三方支付的影響力。例如國稅局(IRS)要求2022年起,PayPal、Venmo、Zelle、Google Pay等第三方支付應用平台須向IRS報告600美元或以上的商品和服務的付款。

大紀元記者已經向美國國稅局求證,新規是否涵蓋在中國大陸擁有逾10億用戶的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根據國稅局的回覆,包括外國支付平台在內的所有第三方支付都需遵循新的稅務規則。

然而,支付寶和微信支付仍可能遊走在陰影中,因為依據IRS的其它規定,如果第三方支付平台是通過電子支付協調方(Electronic Payment Facilitator,EPF)向收款人付款,那麼報告交易的稅務責任就在於EPF,而非第三方平台。

根據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官網,兩者都是通過美國的合作機構與美國商家結算美元付款。

記者向螞蟻和騰訊公司求證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是否會遵循IRS的新規則,截至發稿前暫未收到回覆。

支付寶(Alipay)和微信支付(WeChat Pay),都屬於第三方支付。

所謂「第三方支付」,是指由第三方業者居中於買家、賣家之間進行收付款作業的交易方式。這種模式起源於美國,但在中國大陸獲得高速發展。

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成為數字人民幣的「錢包」

儘管央行反覆聲明數字人民幣(E-CNY)主要是用於國內零售支付領域,但第一財經等多家中國財經媒體都對數字人民幣能否成為主流支付工具,表示了質疑。這些中國財經媒體認為,在支付寶和微信在零售支付領域中占據了絕對主導地位的前提下,數字人民幣並無多少優勢。

截至2022年1月,已有九家中國銀行正式接入數字人民幣,其中包括網商銀行(支付寶)和微眾銀行(微信支付)。(數字人民幣錢包app截圖)

不過,中共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在2020年10月25日的演講中透露了些許關於數字人民幣的謀劃。他在演講中強調,微信和支付寶是「錢包」,數字人民幣是錢包裡面裝的錢。

穆長春的這一比喻似乎暗示了中共的數字人民幣戰略,那就是E-CNY或許不易被中國和海外社會廣泛接受,但只要裝載數字人民幣的「錢包」,即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被接受就行。

截至1月5日央行全面展開E-CNY試點時,微信和支付寶也正式接入數字人民幣。

2020年10月27日,在上海的一個市場攤位上展示的支付寶(左)和微信支付(右)二維碼。(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馬雲和他的阿里巴巴開拓了中國的第三方支付產業,使得支付寶從最初的淘寶第三方擔保交易工具,擴展至更多的領域和行業,甚至滲透進中國社會的方方面面。

據阿里旗下螞蟻集團2020年招股書,支付寶國內總支付交易規模高達118萬億元人民幣(約17.1萬億美元),相當於中國2020全年GDP的一倍多,美國GDP的八成以上。

而在日趨流行的移動支付領域,《華爾街日報》2017年報導援引研究公司Forrester數據說,阿里(支付寶)和騰訊(微信支付)領跑該領域,2016年中國的移動支付產業規模是美國的90倍。

與移動支付已占主流的中國大陸不同,美國的第三方支付目前仍是以信用卡為主。

國際支付巨頭PayPal,是美國和世界上第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但目前全球交易量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平台是阿里支付寶。

2016年,馬雲在自己拍攝的視頻中提到創辦支付寶的發展過程,稱如果要坐牢,就自己去。(馬雲自拍視頻截圖)

2003年馬雲在忐忑不安中創辦了支付寶。不同於西方法治國家,在中共治下,任何未被中共許可(控制)的經濟活動都屬於「灰色地帶」,隨時可能遭到當局的打擊。因此馬雲在創辦支付寶時曾說,「如果辦電子支付要坐牢的話,就讓我去。」

那時的馬雲可能沒想到,支付寶沒讓他坐牢,反而在壯大後被中共盯上,被鎖定為數字人民幣的「錢包」。

10年前中共就盯上第三方支付

支付寶創立8年後,中共盯上了高速發展的第三方支付產業。

微信支付/財付通的支付牌照(圖片來源:微信支付/財付通官網)
支付寶的支付牌照(圖片來源:支付寶官網)

首先是給參與者所謂合法地位。2011年起中共以規範監管為名開始實施支付牌照制。當年5月發出首批27張第三方支付牌照,獲牌公司包括阿里支付寶和騰訊的微信支付(財付通)。

支付寶和微信支付主導的第三方支付產業,不斷深化同中國銀行系統的合作,對後者的影響力也日益見長。

央行2016年表示「一段時期內原則上不再批設新支付機構」,從此幾乎停放支付牌照。截至目前,中共累計發放271張支付牌照,註銷逾30張支付牌照。

不同於美國以市場和法治原則為主導的金融監管機制,中共對第三方支付產業的監管更像是養蠱遊戲,放縱官商勾結、野蠻成長,例如一張支付牌照一度被炒賣至30億元人民幣的天價。

期間阿里支付寶和騰訊微信支付幾乎壟斷了中國大陸的移動支付市場,兩者所占份額逾九成。

2017年起中共加強了對第三方支付產業、主要是對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控制。

2017年1月13日,中共央行發布了《關於實施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存管有關事項的通知》(銀辦發〔2017〕10號),開始逐步要求支付機構將逾萬億元規模的客戶備付金交出。這筆巨額資金絕大部分原本由支付寶和微信掌控。

2017年8月4日,央行發布《關於將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由直連模式遷移至網聯平台處理的通知》(銀支付〔2017〕209號),要求第三方支付機構切斷與銀行的直接聯繫。而與銀行系統的直接聯繫,原本是支付寶和微信拓展出的最重要的競爭優勢之一。

2018年支付寶和微信支付被納入央行旗下的銀聯和網聯清算平台。這種「收編」意味著,第三方支付的核心業務,百分百受控於中共央行。

但中共要的遠不止這些。例如2020年11月,當局叫停螞蟻集團(支付寶)上市後,又多次約談螞蟻,要求「打破信息壟斷」,合法經營個人徵信業務,實際就是要支付寶交出手中的用戶數據。期間阿里於2021年4月遭當局處以創紀錄的182.28億元人民幣 (27.8億美元)罰款。

2021年11月,中共央行宣布,螞蟻集團與中共浙江省政府控制的浙江省旅遊投資集團合資成立錢塘徵信有限公司(Qiantang Credit Reporting Co.),螞蟻和浙江旅遊是並列第一大股東,分別持股35%。這代表著螞蟻(支付寶)最終向中共交出了其所擁有的最重要的資產——大數據。

抖音通過收購武漢合眾易寶,獲得中共的支付牌照。 (圖片來源:武漢合眾易寶官網)

值得一提的是,已經被美國政府拒之門外的華為(Huawei),以及差點被封禁的抖音(Tik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都已拿到了中共的第三方支付牌照,其中抖音支付已於2021年1月上線。

(抖音支付界面截圖)

儘管川普政府曾經試圖封禁,至少剝離TikTok,但抖音母公司字節跳動最終仍是TikTok控股公司。據2020年8月TikTok的公開聲明,TikTok在美國的月度活躍用戶人數超過1億人,每日用戶人數超過5000萬人;全球月度活躍用戶人數接近7億人。

TikTok曾經多次表示不會把用戶資料交給中共政權,但其控股公司字節跳動顯然受制於共產黨。例如2021年字節跳動1%的股份出售給了由三家國有企業所有的網投中文(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後者隸屬於中共互聯網審查機構所設立的一家基金。

依據中共的《網絡安全法》《數據安全法》等法規,無論阿里、騰訊或抖音都和華為一樣,無法拒絕中共政權的任何要求,包括交出用戶資料。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