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普京入侵在即?美俄烏各自啥打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15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2月14日(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公民記者亞谷村挖重磅內情,徐州調查小花梅舉止反常!徐子八(徐州八孩母,楊某俠)身分證照流出,藏細思極恐黑幕?美歐各國撤僑,傳普京16日入侵真假?

中共一心想辦一次熱熱鬧鬧的冬奧會,到目前為止,可以說這個設想得到了遠超預期的實現。只不過這種熱鬧,並不是中共希望的那種八方來朝式,而是八方掃興式的熱鬧。

在賽場內,從愈演愈烈的谷愛凌國籍風波到可能影響韓國大選的中韓罵戰;在賽場外,從閱讀量遠超冬奧會10倍以上的徐子八事件到傳說普京不給習近平面子即將入侵烏克蘭事件等等,無一不在大幅削減習近平這場苦心經營的象徵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盛會的成色。

今天我們準備和大家來說說看起來一觸即發的烏克蘭戰爭,但在討論這個重大國際事件之前,我們還是要先更新一下徐子八事件的一些重要進展。

【公民記者調查亞谷村挖出重要信息】

在上次的節目中,我們對徐州檢測小花梅母親DNA的方式提出了質疑,隨後收到多位朋友的反饋,說現有的技術已經可以不需要髮囊,直接從髮幹部分成功提取DNA。我核查之後發現的確如此,在此要感謝朋友們的幫助和指正,由於做節目時間倉促,錯漏之處在所難免,幸好有大家一起努力,參與到我們這個聊天討論的平台來共同還原事實真相。

儘管徐州官方有可能通過小花梅母親遺物來提取DNA,也宣布確認了徐子八就是小花梅的身分,但這仍然不能驅散圍繞徐子八真實身分的疑雲。這裡最主要的是基於兩個因素:

1. 從豐縣兩次發布到徐州兩次發布,關鍵信息模糊混亂,前後結論相互否定之處太多,這使得整個徐州官方的公信力已經喪失,所以我們對徐州官方的DNA檢測結論難以採信。

2. 在上週末,有兩位公民記者(《雲南信息報》的前記者)自費前往亞谷村,全程採訪了小花梅的親友和當地村民,並以長文方式發表。從這份第一手實地調查的報導中披露的信息看,徐州官方對小花梅身分的認定,無論是照片口音比對方式還是DNA檢測比對方式,都存在重大疑問。

與此同時,豐縣當地還發生了派出所公然拘留兩位前往豐縣的女志願者事件,而微博上一直堅持對徐州官方公開質疑的部分大v帳號也被屏蔽。

這意味著事件性質在開始發生變化,就像我們此前說過的那句話,徐州官方現在已經走過了「不管你信不信」的階段,開始進入到「只問你服不服階段」。

這兩位公民記者在2月12日發表了他們獨家前往雲南福貢縣亞谷村進行採訪的長文報導,題為「尋找小花梅」。

文章分為兩大部分,第一部分是對小花梅同母異父妹妹光某英的採訪對話實錄,第二部分才是他們前往亞谷村的實地調查記錄。由於文章很長,相關信息很多,為防止被刪除,我已將全文存檔,並將鏈接貼在今天節目的文字介紹中,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查看詳細內容。

為節約時間,我個人對其進行了歸納提煉,將我認為最重要的信息羅列如下:

在公民記者與光某英的對話這部分,確認了以下信息:

1. 小花梅是傈僳族,出生年份大概在1979年前後。

2. 徐州警方並未出示徐子八視頻進行辨認程序,而是直接告訴光某英說有個人可能是你姐姐,然後取了光某英的血樣和她母親遺留的唯一一件衣物,也沒說要幹什麼用就走了。截至2月12日下午4點採訪的時候,徐州方面都沒有聯繫光某英告知任何事情,包括DNA檢測結果。

3. 光某英明確說僅憑視頻和口音無法確認徐子八是誰。

4. 光某英聽母親說過小花梅被一個親戚帶走了,但親戚是誰,人去了哪裡都不知道。

在公民記者前往亞谷村實地調查的部分,獲知了如下信息:

1. 當地經常發生婦女拐賣事件,小花梅的鄰居、舅舅、堂弟和當地的村支書都明確表示僅憑視頻無法辨認該女子是誰,同時也有多人肯定視頻女子(徐子八)的口音不是傈僳族語,個別人認為更像彝族口音。唯獨有一個喝醉的街坊給出了肯定答案,但隨即被他妻子否認,顯然難以採信。

2. 確有徐州警方個別人員到過亞谷村,但該村僅有一條主街,全村主要的商店、飯店和人流都集中在這裡,但記者沿街調查得到的結果是:無人能夠認出視頻中女子是誰,也都否認有人來調查過。

3. 可以確認徐州警方接觸了小花梅的舅舅和堂弟,但他們都不能辨認視頻中女子身分。

【徐州警方調查小花梅4大疑問】

這份實地調查報導非常重要,因為從報導中我們至少可以看到幾個關鍵的疑問:

1. 徐州警方在2月10日就已經公開宣布DNA檢測結果證實徐子八與光某英都符合與小花梅母親的親子關係。按常理這個大好消息應該第一時間就通知光某英,並安排其前往豐縣探望徐子八。為什麼直到兩天後的2月12日,徐州官方仍然沒有與光某英取得任何聯繫?

2. 徐州警方與小花梅堂弟有微信聯繫,但在官方公布確認小花梅身分的通報後,徐州警方也沒有及時告知,這位堂弟是11日被公民記者採訪後才得知官方已經確定了他表姐的身分,這不反常嗎?

3. 公民記者的調查顯示,包括小花梅幾位近親在內,當地幾乎無人能夠認出視頻女子身分也無法辨認口音,而且當地拐賣婦女事件常有發生,被拐賣者不少,那麼徐州警方是如何從照片和口音確定這個人就是小花梅並迅速發布通報的?

4. 在無人能夠識別視頻女子身分的情況下,徐州警方又是如何鎖定人販子桑某妞的?要知道,當地人販子不少,公民記者就直接採訪到了一個。

【「楊某俠」身分證照流出】

除了公民記者的調查,還有大陸前調查記者鄧飛在微博首次公布了徐子八的身分證照片,並指該身分證是兩年前辦理低保的時候做的。

這張照片與我們現在看到的徐子八顯然不是同一個人,而該身分證顯示其出生日期為1969年6月6日,現年52歲又8個月了。而根據公民記者調查顯示,小花梅的年齡與此相差了10歲左右,所以這張身分證上的女性也不可能是小花梅。徐州官方查閱過小花梅戶籍資料,應該對其出生日期非常清楚。

那麼問題就來了,這張身分證顯然是偽造的,當地公安部門存在與董志民夥同偽造身分證的嫌疑。此前我們已經知道,董志民結婚登記的時候並未出示徐子八的身分證或戶口簿證明,那麼民政部門也顯然涉嫌有夥同偽造徐子八身分的嫌疑。

在公安、民政兩大部門都涉嫌參與造假的情況下,我們如何能夠相信結婚資料記錄的「雲南省福貢縣亞谷村」這個地址就是徐子八的來源是真實的?我們如何能夠相信徐州官方所做的DNA鑑定結果是真實的?

董志民結婚日期:暗藏細思極恐黑幕?】

此外還有一個重大的疑點:根據董志民自己在抖音視頻中公開的說法,說自己34歲了還沒結婚,被村裡人恥笑,所以現在當了8個孩子的爹很有揚眉吐氣的感覺。也就是說,董志民很肯定自己是在34歲以後才與徐子八結了婚。

大家注意,徐州官方通報說的很清楚,董志民現年為55歲,而且官方通報也說了結婚登記資料顯示徐子八是在1998年8月結婚。徐子八從那時起進入董家到現在接近24年。那麼問題就來了,1998年那個時候董志民只有31歲,如果他聲稱自己是34歲以後才結婚的,那麼1998年與徐子八結婚的究竟是誰?

這只能有兩種解釋:一個很簡單,就是董志民視為奇恥大辱的結婚年齡記憶出錯了;而另一個就有點細思極恐了,就是說1998年徐子八的結婚登記對象曾經是另外一個人,在3年以後,董志民都34歲了,徐子八的結婚對象才通過某種操作變成了董志民。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徐子八已經23歲的長子就不可能是董志民的兒子,官方說的那8個孩子的DNA鑑定結果就有問題。

我們現在無法確定哪一個是正確答案,但我們都知道在海內外輿論排山倒海都要求公布徐子八原始結婚登記檔案的情況下,徐州官方至今一直不肯出示這份文件原文並且沒有給出任何解釋。

可能不少朋友都看到了,徐子八事件持續發酵到現在,已經引發了官方的驚恐,到目前為止,已經有兩位女性志願者前往豐縣探望徐子八,但被豐縣警方拘留,具體罪名不清楚,但這樣的動作顯然是想殺雞儆猴阻止更多的人前往豐縣。

與此同時,網絡上的管控力度明顯也在加大。目前已有多位持續關注此案的網絡大v被銷號,而且有人連轉世號也被迅速封殺。幾大門戶網站也在開始對一些相關報導進行刪除操作。

而民間也開始不斷有人走上街頭,或在自己家中拍攝視頻,公開呼籲徹查徐子八一案。此外,很多民眾開始自發抵制徐州,拒絕購買徐州的商品。

我們說過了,這次的維穩是中央級的,其根本原因在於徐子八案件如果公布真相,極有可能產生拔出蘿蔔帶出泥的效應,徐州地方政府參與的產業化販賣性奴案可能引發一場大地震。

在當局日益升級的維穩手段與還在不斷發酵的強大民意之間,誰能占據最後的主導權?這是一場多少年來都罕見的官民爭奪戰,當局如果潰敗,這個巨大的膿腫被刺破之後會引發什麼樣的後果誰都不知道。但如果民眾再次被全面噤聲,案件真相被掩埋,那麼從此以後無數家庭的女兒將失去最後的安全防線。

【傳俄國16日入侵烏克蘭】

好的,剩下的時間我們再來說說另一個倍受關注的國際事件:烏克蘭局勢

烏克蘭東部局勢近日突然有了變化,上週五,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說,俄羅斯已經在烏克蘭附近集結了足夠的軍隊,足以隨時發動大規模入侵,而且很可能以空襲開始。同時,他還敦促所有美國公民在48小時內離開烏克蘭。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也公開表示說:「我們處在入侵隨時可能開始的窗口期,明確地說,這包括奧運會期間。」美國的警告很快引發輿論反應,德國《明鏡》週刊引述知情人的報導說,美國中情局和軍方11日通知了美國政府與其它北約國家,說俄國可能最快在16日襲擊烏克蘭。據說美方在祕密簡報中還提供了許多細節,包括入侵路線等。

連入侵具體日期和路線都給出來了,國際社會的反響是可想而知的。儘管美國國防部發言人柯比稱此消息無法證實,但截至目前為止,已經有包括美英法德日和以色列等國家在內的二十餘國已經公開要求本國國民迅速撤離烏克蘭。

與此同時,拜登和法國總統馬克龍先後再次與普京進行了緊急磋商,結果是拜登說並未取得有效進展,而普京則對馬克龍說指控俄羅斯計劃入侵烏克蘭是一種「挑釁性揣測」。

德國總理舒爾茨(Olaf Scholz)也立即決定在今天飛往基輔,與烏克蘭總統會面,然後還要在明天飛往莫斯科與普京會面,目的是敦促莫斯科緩和與烏克蘭的對峙局勢。

至於俄羅斯這邊,除了官方發言人不斷批駁入侵說法是「歇斯底里」外,最新的情況是俄羅斯電視台公布了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今天向普京匯報工作的視頻畫面,表示俄國仍然有機會與西方達成協議。

這個視頻被公開,其釋放的信息很清楚,就是目前不會有戰爭,我們會繼續與西方談判。

所以,目前整個烏克蘭局勢看上去非常有意思,美歐各國都非常緊張在釋放隨時可能開戰的信息,同時不斷向烏克蘭運送大量軍備援助,而普京這邊則不停地表態說我們想談不想打、包括烏克蘭自己也極力表示說戰爭沒那麼近。

【烏克蘭內部現分歧】

在這種高壓背景下,烏克蘭的態度開始發生了一些變化。

就在今天,BBC報導說,當烏克蘭駐倫敦大使被問及是否會改變對加入北約的立場時,他回答說:「我們可能會——尤其是受到這樣的威脅,受到這樣的勒索。」

但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在今天的新聞發布會上仍然堅持說:「只有加入北約才將保證我們的安全和領土主權。」

看起來似乎烏克蘭在釋放矛盾的信息,但我覺得這可能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烏克蘭內部對是否堅持要加入北約已經存在分歧。

這個信號其實很重要,因為這就是普京最想看到的,這不僅是他施壓高壓的一點成果,也是他避免事態惡化的可以下來的台階。而且比較微妙的一個現象是,中共外交部今天剛剛表示,中共駐烏克蘭大使館不會撤離。

至於美國這邊為什麼頻頻發出戰爭警報呢?這背後可能存在兩個原因:一個是俄羅斯通過某種途徑釋放了假情報,讓CIA信以為真充當了一把施壓西方的工具,畢竟經歷阿富汗撤軍以後,我們對拜登當局的軍事應對能力確實不敢高看了;而另一個原因,不排除美國是刻意的。

一方面,美國以此為藉口在源源不斷軍援、武裝烏克蘭,另一方面這也是一種外交手法,意思就是在判定普京不想真打的情況下,反過來擠兌對方:我們都準備好了,你非要拿腔作勢地要打,那就來吧,一大堆制裁等著呢,我們看看最後誰吃虧。

從這個角度看,引而不發對普京是有利的,而全面入侵一個主權國家則得不到任何好處,還會因此而失去所有正當性成為國際社會千夫所指的對象,連中共可能都無法公開支持。

所以,我個人依然認為俄羅斯在近期大舉入侵烏克蘭的可能性不高,但不排除俄國會在頓巴斯等地區唆使當地叛軍搞事,繼續糾纏施壓,把棋局繼續拖下去。

好的,今天我們就暫時討論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