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間諜金無怠潛伏美國三十多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中國大陸,有一本名叫《世紀》的雜誌,由中央文史研究館、上海市文史研究館主辦。

2019年第1期《世紀》雜誌發表錢江的文章《燕京中人「超級間諜金無怠》。作者稱,金無怠「肯定列名世界情報史上最著名的潛伏者之一」。這是大陸公開發行的雜誌上第一次正式報道金無怠。

文章稱:金「潛伏時間長達37年之久,而且進入了美國中央情報局系統。」直到20世紀80年代初,「由於(國家)安全部官員俞某叛變」,將金的情況透露給美方,導致金被捕。「在證據面前,金無怠知道無法掩蓋,最後承認為中方提供了情報」。

金無怠被逮捕

據海外第一部完整、詳盡介紹金無怠案的英文著作《內部間諜——金無怠和中共對中情局的滲透》介紹,1985年11月22日下午,三名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探員開著一部普利茅斯型公務轎車,專程到華盛頓附近的亞歷山大市(Alexanderia)敲金無怠家的門。

金親自開門。探員向他表示,正在調查一樁機密資料泄漏給中共情報單位的事,想請教金幾個問題,或許對案情有幫助。金毫無疑心地邀請三名探員到飯廳坐下來談,並說很願意回答問題。

談話持續了六小時,因為探員已經掌握了金做中共間諜的確鑿情報,金不得不承認向中共提供了情報。金還談到,他得到了中共情報部門的15萬美元。

當晚10點37分,聯邦助理檢察官亞若尼卡授權FBI正式逮捕金無怠。

FBI還搜查了金的辦公室和住所,收繳了幾大箱證物,包括六本日記。

金無怠被監控

FBI在逮捕金之前,對他進行了較長時間的祕密監視和調查,了解到與他有關的不少信息。

比如,FBI在北京的線人提供了潛伏在美國中央情報局的中共間諜的如下消息:1982年2月6日,此人搭乘美國泛美航空公司的班機,抵達北京,入住北京前門飯店553號房間。在客房裡,他打電話聯絡了中共公安部外事局副局長朱恩濤。為了安全起見,兩人用英文交談。在北京期間,公安部舉行了一個聘請儀式,他被任命為副局級官員。當天,中共情報界高層悉數出席,還為他舉辦了一個高規格晚宴,發給他五萬美元獎金。

FBI經過仔細調查發現,線人提供的班機應為中國民航的一架班機,2月6日飛北京,2月27日返回美國。FBI查閱了2月27日中國民航的返程記錄,又請舊金山海關調出當天的入境信息,根據線索一一核對:發現潛伏在美國中央情報局的中共間諜叫:金無怠,61歲。

1983年4月14日,美國外國情報監視法庭授權FBI監聽金的電話,並對他的信件、住所及行動進行監控。代號「鷹爪行動」的調查正式啟動。

金無怠被定罪

1985年11月27日,美國聯邦檢察院對金無怠提起訴訟。指控金1952年至1985年的三十多年間,向中共提供了大量情報;因涉及國家安全,金不能保釋,必須立即轉入監獄。

1986年2月4日,「美利堅合眾國訴金無怠案」在弗吉尼亞州亞歷山大市東區地方法院正式開庭。2月7日,陪審團裁定:金的17項控罪全部成立,其中包括共謀間諜罪、危害國家安全罪、泄露機密罪等,定於3月4日宣判。

陪審團對金的指控主要有:從1952年起,作為聯合國軍的翻譯,金就開始向中共提供情報。在以後的三十多年中,金給中共提供了大量情報,包括1960年代,美國對華政策的情報;美國總統尼克松希望和中共建交的情報;越南戰爭期間,為中共和北越提供美國政府的對越態度,包括發動戰爭、退出戰爭等。

金多次往返美國、香港、多倫多、澳門和北京,同中共情報部門接頭,提供文件、照片和其它資料。

金無怠獄中自殺

1986年2月21日,金被捕三個月、宣布罪名成立後半個月,金突然死在了弗吉尼亞馬納薩斯聯邦監獄,時年63歲。家屬得到通知,金是用一個塑料袋套頭,然後,在頸部用一根鞋帶紮緊塑料袋,窒息而死。

對於金自殺之說,金的家人提出三個疑點:第一,金自殺時所用鞋帶是在拘留所購買的球鞋鞋帶,但金一向不穿球鞋,且這雙球鞋比他正常穿的大三碼;第二,金在拘留所每天吃的是治療糖尿病的藥丸,而在他自殺當天早晨,護士卻給他注射了針劑;第三,金系窒息死亡,按常理,面部應有呼吸困難和掙扎的表情,金卻面容平和。

金無怠案的聯邦助理檢察官亞若尼卡說,金的自殺方式「需要無比的自制力。他像是專門練習過似的。人們的自然反應、直覺應該是把塑料袋扯下來。但金不是。他就那麼坐著……我認為,除非有人暗示他是時候結束這一切了,否則他應該不會這麼做。」

亞若尼卡所說的「有人」,指的是金生前接待的最後一位訪客——紐約《中報》記者陳國坤。《中報》當時是紐約華人社區一份親中共的中文報紙,與中共關係密切。

亞若尼卡說:「或許我過分解讀了這件事,但是當有這樣一位訪客,一位中國的記者,我確信他是中國情報部門的人,或大使館或領事館派來的。」

中共稱「不認識」金無怠

金的太太周瑾予1998年在台灣出版《我的丈夫金無怠之死》。其中談到,金被捕後,曾要求她到北京面見鄧小平,希望中共能與美國談判,像美國與蘇聯以前曾經做過的那樣交換間諜,讓自己回到中國。

但是,中共不承認與金有任何關係。

當時的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李肇星,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說:「金無怠事件是美國反華勢力編造的,中國政府愛好和平,從來沒有向美國派遣過任何間諜。中國政府不會承認這起反華事件,也不認識這位自稱是中國間諜的金無怠先生。」

北京出現金無怠的墓

三十多年後,2017年6月,有人在北京香山碧雲寺和臥佛寺之間,香山玉皇頂停車場附近的一個果園裡,發現了金無怠的墓。

墓碑高1.1米左右,寬約50厘米,厚約20厘米。碑上的主體文字刻著:先父金無怠之墓。右上首刻有碑主生卒年:1922-1986。碑左下方刻著三位立碑人的名字,分別是:女,美石;子,巨石、鹿石。

金無怠受命於中共

1944年,抗日戰爭烽煙遍野,在燕京大學還沒有畢業的金無怠,在美軍駐中國福州聯絡處謀得一份祕書兼翻譯的差事。

1985年11月22日,FBI訊問金的筆錄中,記載了金的一段話。金說:「聯絡處有位王醫生。他是中共黨員,給我灌輸了共產主義理想。那時候,中國很多知識分子都支持中共。1949年,中共在中國掌握了政權。我去了上海,在美國領事館工作。王醫生介紹我認識了當地的一名警察,也姓王,也是中共黨員。王先生鼓勵我儘可能地為他提供情報。我同意了。」

從1944年開始,金成為中共潛伏的紅色間諜。

1945年抗戰結束後,金辭職返回在北平復校的燕京大學繼續讀書。之後,考進設在上海的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1948年,轉到美國駐上海總領事館任翻譯,並在上海開始了第一段婚姻,育有一女兩子。之後,隨美國總領事館遷往香港。

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後,金奉調到韓國,在美軍戰俘營任翻譯。1952年,金由韓國返回香港,途經東京時,考取美國「外國廣播情報服務處」,從此,正式進入美國情報機關,一直工作到退休。金1965年加入美國國籍。

結語

1985年金無怠被抓捕後,中共一口咬定與金無怠沒有任何關係,根本就不認識金無怠這個人。

但是,2019年,《世紀》雜誌發表錢江的文章終於承認金是潛伏在美國中央情報局的「超級間諜」。《世紀》雜誌的主辦單位分別是:中央文史研究館、上海市文史研究館。

中央文史研究館是中共國務院領導下的具統戰性、榮譽性的文史研究機構,上海市文史研究館是上海市政府領導下具統戰性、榮譽性的機構。

中共講媒體姓黨,這兩個機構主辦的雜誌無疑屬於中共黨媒,是跟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否則,早就被中共查封了。上述錢江的文章能夠發表表明:作者的看法,是得到中共認可的。也就是說,事隔三十多年後,中共承認金無怠是中共打入美國中央情報局的「超級間諜」。

既然如此,想當年,中共是何等決絕地與金無怠一刀兩斷。金無怠的經歷值得今天仍在替中共當特務、當間諜的人深思。當中共不需要你時,它會像扔一個破抹布一樣把你扔掉。

百年中共,幹了太多過河拆橋、卸磨殺驢的事,前車之鑑,理當引以為戒。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