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孩母」事件持續發酵 中國百名藝術家在行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16日訊】徐州「八孩母」事件持續發酵,上百名中國藝術家發起「斷鏈」行動,為八孩母親及中國婦女的悲慘處境發聲,反擊中共當局掩蓋、阻擾民眾徹查真相的行徑。

中共壓制輿論 藝術家:「我這幾天特別憤怒」

「我這幾天特別憤怒」,中國藝術家張九雲對自由亞洲電台說,「所有有正常思維的女性都會是非常憤怒的。」

張九雲表示,「八孩母事件的惡劣程度超出人的想像,對女性的摧殘和傷害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更糟糕的是政府對這件事的忽視,不希望人們知道這件事。」

「八孩母」尚未成年就被拐賣到江蘇徐州市豐縣,20多年來,遭受非人待遇,脖子上套著鐵鏈,被所謂的丈夫囚禁在破爛的棚子裡,至少生育了8個孩子。「八孩母」的遭遇在網絡曝光後,震驚輿論,引起海內外網民廣泛關注。

之輿論壓力下,豐縣政府4次通報「八孩母」的身分,但說法不一,漏洞百出,政府完全喪失公信力。不僅如此,當局還阻止民眾徹查「八孩母」真相,封殺輿論,甚至抓捕兩名聲援「八孩母」的正義人士。

張九雲證實中共封殺「八孩母」的相關信息,「我用公眾號發圖文,很快就被刪除,我的微信號也被限制朋友圈跟群聊功能······」

在言論自由像被鐵鏈拴住的中國社會,藝術家開始用各種方式發出悲鳴。

張九雲發起「斷鏈」藝術行動,以「解去拴住她的鐵鏈,斷掉販賣她的金錢鏈」為主題收集作品,藉由在線展覽,希望引起更多人對八孩母親、對中國底層女性悲慘現狀的關注。

「斷鏈」行動受到海內外藝術家積極響應,兩三天內,張九雲就收到來自上百位中國藝術家的作品,有詩歌、音樂、繪畫、影像、雕塑、裝置等。而且新的投稿作品仍源源不絕地從中國,乃至世界各地發送過來。

張九雲表示,第一期作品展已於2月8日上線。目前已排定第二、三期在2月底、3月初刊出。

筆名邊界的詩人寫了題為《一個被狗鏈鎖住的春天》的詩歌,聲援「八孩母」,反擊中共:「牆國雪崩,盲山花祭。一個被狗鏈鎖住的春天。盛世冬奧,暗潮洶湧。一個被狗鏈鎖住的春天。扒光母親的衣服,掰開母親的雙腿。笑迎四海賓朋,笑迎四海賓朋。」

來自四川的七零後藝術家周平對自由亞洲電台說,「我並不是那種很好鬥的人,我這次是忍無可忍了······」

周平以四幅黑白色調的油畫作品參展,畫中是被破碎瓷器困住的女性人鳥。她說,女性人鳥是一種渴望自由的精靈象徵,他們在禁錮中掙扎。四幅油畫的最後是一張黑白老照片,照片裡的兩個女性是周平的大姐及外婆。

周平說,她的大姐五歲時在家附近玩耍被誘拐失蹤,母親一生都在尋找大姐,最終抱著遺憾離世。

「一看到她(八孩母親)也會去想起大姐······,不知道她會遇到什麼樣的事情······」,周平哽咽道,「不知道會遇到怎樣的······(哽咽)殘害吧,······一想著就心疼(哽咽)。」

詩人張興在發表的詩歌《村民》中寫道,「專制之下······我們與這個女人的命運,其實就差一記悶棍。今天不為她發聲,明天就不會有誰替自己發聲。」

發起「斷鏈」藝術行動的張九雲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她出生在雲南,那裡是拐賣婦女的重災區,她的舅母也被拐賣過,因價錢談不攏,被退回來了。

張九雲本人也遇到過人口販子,「我十三歲上初中的時候,就在我家不遠的地方上廁所,有個女的就過來問我幾歲?上初幾?想不想出去打工?說她可以帶我去找好工作。當時,我的判斷就是她可能是個人口販子,沒理她也沒上當。」

她說,很多鄉村地方的女孩,就是這樣被拐走的,而且很難再被找到。

中國民間聲援「八孩母」 真相不斷曝光

「八孩母」事件被認為是第一次完全由民間輿論推動,導致官方結論發生逆轉的重大社會公共事件。官方一再試圖掩蓋壓制輿論,卻引發更大的群情激憤。

日前,北大、清華、人大、浙大、川大等高校校友聯署聲援「八孩母」。2月15日,微博上出現「100位北大學子呼籲徹查徐州被拐女子事件」的公開信,要求北京當局徹查「八孩母」真相,嚴厲打擊拐賣婦女兒童犯罪。但帖文隨後就被刪除。

(微博截圖)

中國各地不少民間人士也公開聲援「八孩母」,相關視頻、照片在社交媒體熱傳。

還有許多知情人士不斷披露「八孩母」的相關信息。2月15日,前《鳳凰週刊》記者部主任鄧飛,在微博發出楊某俠(官方給出的「八孩母」姓名)與董志民1998年8月的結婚證照片。

結婚照上女子和拴鎖鏈的「八孩母」容貌相差很大,但與「小花梅」很相像,官方稱八孩母是雲南被拐賣女子小花梅。網民懷疑,小花梅是在「八孩母」之前被拐賣到徐州的,之前網傳小花梅已被迫害致死,政府用「八孩母」來頂替小花梅。

(微博截圖)
小花梅與八孩母對比圖。(網絡截圖)

原籍為徐州豐縣的大陸導演王聖強14日在微博披露,他老家人都知道「八孩母」就是四川失蹤少女李瑩,她的牙是用鉗子掰掉的,因為她反抗咬人。

(微博截圖)
「八孩母」(左)和李莹。(網絡圖片)

王聖強透露,「村民說他爺三用一個女人,那時候老頭還沒有死。」「這是一個大問題,不僅涉嫌強姦,還涉嫌輪姦,罪惡滔天!罪惡滔天!天理不容啊!」

他還解釋為何豐縣政府不承認「八孩母」是李瑩:「李瑩的父親是軍人,保家衛國,自己的女兒都不能保護的了,······被拐賣到豐縣,名字誰給改的?戶口誰給辦的?結婚證誰給辦的?政府官員不參與能辦這事?一扯能扯出一窩來,所以堅決不能是李瑩!」

不過,據王聖強說,因遭遇來自老家政府的壓力,不得不把相關內容全部刪除了。但他鼓勵關注「八孩母」的網民:「我覺得快接近真相了吧,網友們再努努力。」

有網民表示:「我做不到什麼,我只能看著。希望······圍觀就是力量吧。」「圍 觀,點贊,轉發,做你能做的。」

還有網民說:「家有女兒真的深深的恐懼和無力,每天都在關注,根本睡不好,真希望老天開眼幫幫這個可憐的女人。」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