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結婚照曝光驚網絡 楊慶俠是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16日訊】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2月15日,京港台時間2月16日,我是秦鵬,歡迎收看「秦鵬政經觀察」時事天天聊。

今天焦點:石破天驚,徐州案結婚照曝光;北大清華等校友聯署要求中南海調查,遭全網追刪;網民齊問:「小花梅去哪兒了?」

2月15日,前調查記者、知名公益人鄧飛在微博上晒出徐州鐵鏈女當事人的結婚照,女方的照片震驚了網絡。全民大競猜:這個楊慶俠小花梅還是另有其人?為何與鐵鏈女看似兩人?真實小花梅現在到哪兒去了?

北大百名校友聯署,要求中共中央調查徐州豐縣鐵鏈女案,遭中國網絡追刪。為何鄧飛等帖子安然無恙?此案將走向何方?這是高潮已經到來,還是決戰在後面?

結婚證曝光震撼網絡 楊慶俠是誰?現在哪兒?

我們先來看看鄧飛曝光的這個結婚證,這可以說是迄今為止,對徐州案真相最有力的證據之一了。

鄧飛在微博中說到:「收到網友發來楊某俠和董志民陳舊結婚證照片,顯示1998年8月登記結婚,楊出生日期是1969年6月6日。」這顯然和中共央視新聞之前發的視頻中的住在精神病院的楊某俠52歲對應起來了。

但是,大家最關心的實際上還是這個楊某俠長得是不是像12歲的李瑩照片呢?很明顯,她的長相不像年少的李瑩,也不像現在飽經風霜的鐵鏈女,那麼是誰呢?

網友用AI軟件自動修復結婚證上的「楊某俠」,發現她根本不是現在被狗鏈拴住的李瑩,極有可能是失蹤的小花梅。

隨後,鄧飛確認女方就是小花梅,還說照片和來自亞谷村的視頻相符。

我們今天也在推特上,看到了@幸福個鳥貼出的據稱是小花梅的媽媽、姨媽和妹妹的照片,大家看一下。

是不是很明顯的,擁有中國西南少數民族的臉龐和大鼻梁?大家看看,和結婚證裡面的楊某俠是不是更像?

這個推特網友很明顯到了當地考察,他發出了很多當地的照片和視頻。他還說,「村莊裡有很多老年人都記得小花梅。每個人都能確定,江蘇徐州鐵鏈女不是小花梅本人。有人記得江蘇徐州兩位警察上星期來過,和他們講述了鐵鏈女不是小花梅。但是江蘇徐州警察做假了。」

更早一點,鄧飛稱已經向中共公安部報案,「我們將收到的身分證、結婚證等照片材料整理完畢,已寄江蘇省公安廳,@公安部刑事偵查局@最高檢察院@《人民日報》和全國人大全國政協。除了繼續支持徐州警方查明真相,我們也期待中央層面關切和督促妥善處理豐縣事件。」

預計這個事情,將在中共高層引發爭議,也會爆發中共內部激烈的鬥爭,這個方面我們回頭再說。我們還是先繼續來詳細討論,觀眾朋友們和網友們非常關心的結婚證相關的幾個話題。

第一個,結婚證真假討論和辨識

這份曝光的結婚證,引發了很多爭議,我們經過判斷認為是真的,是俗稱的假的真結婚證,就是說有信息不符之處,但是毫無疑問是由官方頒發的。而且,也得到了徐州官方、豐縣官方的背書。怎麼會這樣呢?我們一一來剖析一下。

我們先看這個結婚證上的不符合常理之處:1. 無簽寫字號,這是一種編寫序列的方式;2. 先蓋章後簽字,而不是正常的先簽字後蓋章;3. 發證日期為1998年8月2日,這日為週日,按理說是不上班的;4. 結婚照片不是合影,而看似兩個單人照的拼接;5. 楊慶俠的身分證號部分空白,沒有填寫;6. 沒有常見的江蘇省民政廳婚姻登記專用章;7. 是由鄉鎮辦發的……

很奇怪對不對?但是,綜合各方面信息,我的判斷是,這個是真的結婚證件。因為它有特定的中國歷史背景,並且得到了徐州官方的背書:

1. 實際上2004年之前,全國很多地方都是鄉鎮辦發結婚證,後來因為地方存在造假和濫發現象,才把權限收回縣級民政部門,所以這個鄉鎮辦不是問題。

2. 在中國,結婚證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必須有結婚證,才能辦理孩子的準生證,隨後才能給孩子辦出生證明和戶口,否則這個孩子就成了黑戶。而目前,我們知道,董某民的孩子除了2014年的女兒至今沒有辦理準生證明之外,都是有準生證明和落了戶的。董某民也因此,才能每年從歡口鎮獲得數萬元人民幣的補助。

3. 徐州第三次通報,相當於給了他們的結婚證明一個背書。這份公告說,警方在翻閱楊某俠和董志民兩人婚姻登記的申請材料時,發現其中有「雲南省福貢縣亞谷村」字樣,所以他們就派人前往。既然如此,那麼證明他們結婚是有登記的。而且,公告還留下了頗有意味的說明「在辦理結婚登記時,鎮民政辦工作人員未對其身分信息進行嚴格核實」。意思是如果有錯,也是因為董某民遞交的資料有錯,工作人員沒配合作假……

4. 大家可以注意到,結婚證上是有鋼印的,這是只有特定的機構才能製作的,普通人根本無法仿冒。我知道,很多警察鑑定證件真實性,最重要的依據就是看鋼印。

5. 這個結婚證曝光之後,還得到了豐縣官方的間接認可。2月15日,財新網巧妙獲得豐縣背書:結婚證為真。豐縣宣傳部相關人員回應財新記者的詢問時說,已經關注到鄧飛微博所發的楊某俠的結婚照片和由此引發的輿論,正在調查此事。我相信之前,官方這些人員是了解了真實信息的,這也是中共文宣部門和外交部的一個特點:他們了解真相,但是因為屁股決定腦袋,所以他們就是要撒謊。現在,他們不直接否認而是說要調查,顯然已經慌了神,不知道接下去該怎麼做了,所以想給自己按一個暫停鍵,和豐縣的有關領導們一起討論一下再做決定。

那麼,有朋友可能會追問,你怎麼解釋結婚證的辦理時間是週日、沒有填寫身分證號碼信息等問題呢?

這些方面確實都不符合規定。包括我們平常看到的結婚證上的照片,是肩膀和肩膀挨在一起的,壓著半個肩膀。

但是大家不要忘了另外一個非常中共特色的、也更加重要的問題,那就是中共官場的腐爛是非常嚴重的,從上到下的腐敗,某些地方政府更是無法無天,否則也就不會有拐賣人口、買賣器官等嚴重違法甚至反人類的現象,在中國包括豐縣長期存在了。據統計,僅僅是徐州一地1986—1989年之間就有48,100名拐賣來的婦女。而她們被買來當然就是要傳宗接代的,生了孩子要給孩子辦理戶口,而這足以也證明,這些地方的政府包括民政局、派出所等等,長期在幫助這些買媳婦的人辦理假身分證和假結婚證。

所以,我們能夠得出來的結論是,有關部門是收了董家的錢,在週日這種處理違法的事方便的時候,特事特辦,讓董志民過去,給他做了這樣一個有問題的真的結婚證。徐州官方在這次查詢相關資料時,很顯然也發現了這個問題,所以在第三份通告預埋了一個將來推卸責任的伏筆:「鎮民政辦工作人員未對其身分信息進行嚴格核實」。

第二個大問題,楊慶俠去哪兒了?鐵鏈女是誰?

既然結婚證上的楊慶俠長得明顯不是現在的鐵鏈女,更像小花梅。那麼,楊慶俠後來去哪裡了,鐵鏈女又是誰呢?

先分析失蹤的楊慶俠去了哪裡。網友質疑,有沒有可能被董某虐殺?背後是不是牽扯了謀殺案?也有人質問,被董集村人稱為「吊死鬼」的鍾某仙又來自何方?有沒有可能,她才是真正的小花梅?

網友注意到,兩名去雲南亞谷村實地訪問的調查記者拍攝的小花梅舅舅的照片中,有他們這個特定的少數民族傈僳族的高鼻梁等特徵,而這一點似乎和常年躺在地上的鍾某仙驚人的相似。

所以,我的看法是,董家父子三人把真實的小花梅賣給鄰居,又買了一個年輕貌美的李瑩發洩慾望,是完全可能的。我們會繼續跟進,看看這種猜測對不對。也希望大家幫助關注,看看鍾某仙的照片和視頻有沒有更清晰的。

這樣一來,大家一直存疑的,董某民的8個孩子的問題似乎得到了解釋,大兒子和二兒子之間,長達10年多沒有生育。所以,很可能是董志民和楊某俠之間生育了第一個孩子,其後的孩子才是鐵鏈女的。

這方面,知情網友也有信息披露,說董家長子董香港於1997年3月出生,並且董香港的身分證信息是得到了官方系統的驗證。

而豐縣官方通告說,1998年6月董家父親撿到女方,1998年8月結婚。

所以,從這個角度看,很顯然,這個大兒子不可能是鐵鏈女的。

當然,我們昨天提到過,內部人員的信息作證說,鐵鏈女在2011—2015年的醫院生產記錄被人找到了,父親確實是董志民,但是女方登記的姓名並不是楊慶俠,而是楊慶英,好嘛,憑空又多出來一個楊慶英。身分證號碼也不是當地的,而是隔壁的沛縣。

這也意味著,鐵鏈女可能還有另外的身分證。那麼,楊慶英是不是之前也有他人在使用這個身分,還是鐵鏈女專用的呢?我們還會繼續關注。

北大等校友給中央聯署被刪 對抗高潮要到來?

我們說了,雖然公安部等之前其實已經知情,但是鄧飛現在把材料向中共公安部等舉報,除非公安部鐵心要跟著挨罵,否則就不得不進行調查和追責。

而這個案子再往下追查下去,就不僅僅是鄉鎮辦事人員,給董某民一個假結婚證,需要承擔責任這麼簡單了。因為事實證明,豐縣和徐州官方從開始到現在,說的幾乎每一句話,都是假的。那麼,對徐州和豐縣的書記、市長和縣長的追責,也會隨之而來。

而且,接下去還要追問,如果小花梅不是隔壁的鍾某仙,那麼她是否活在人間?鐵鏈女的孩子到底怎麼回事兒?……深究下去,很可能會查出驚天殺人案和更多的拐賣強姦幼女案。

巧合的是,我們在互聯網上隨便搜索,也確實能夠看到豐縣經常性地發現奇怪的女屍。這些人,是不是因為對拐賣婦女的虐待、虐殺造成的呢?

另外,追查下去,還可能把江蘇的更多官員,包括江蘇省的醫科大學的領導給揪出來。官方之前說「經南京醫科大學司法鑑定所DNA鑑定,八個孩子和董志民、楊某俠均符合生物學親子關係」。這樣的報告,從官方目前的通告,1998年6月撿到小花梅,8月辦理結婚證明,不可能生出一個1997年的孩子,所以這也只能是假的,對嗎?

網友曝光了豐縣的渠氏家族的部分可能涉足其中的名單。包括,1. 央視新聞35s時楊某俠的主管醫生——渠立泉,2. 豐縣財政局副局長——渠立桂,3. 豐縣民政局副局長——渠立新,4. 豐縣歡口鎮黨委書記——渠慎鵬,5. 豐縣歡口鎮副鎮長——渠立國, 6. 南京醫科大學和豐縣是定點扶貧單位。此外,精神病院的副院長和主管醫生渠立泉,和南京醫科大學醫學碩士畢業的渠立泉重名,恐怕這也不會是巧合,很可能是同一個人。

至此,之前參與扶助辦理假身分證件的民政局、給董家補助和宣傳的歡口鎮政府,就看起來和渠氏家族的官員、醫生等聯繫在了一起。他們造假的動機也就有了,因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在這一次大事件中,要麼一起保命,要麼一起爆炸。

而當豐縣爆炸之後,之前幫助他們發布虛假信息的豐縣縣委縣政府還能保住嗎?徐州呢?所以,我們不難理解,為什麼會像豐縣出身的作家、學者王聖強在微博上曝光,為何政府不敢承認她是李瑩:「她可以是王瑩,可以是張瑩,就是不能是李瑩。李瑩的父親是jun(軍)人,保家衛國,自己的女兒都不能保護的了,好說不好聽。被拐賣到豐縣,名字誰給改的?戶口誰給辦的?結婚證誰給辦的?ZF(政府)官員不參與能辦這事?一扯能扯出一窩來,所以堅決不能是李瑩!」

即使簡單為了避免被一窩端,這些人也會負隅頑抗、死扛到底。

但是,這恐怕也只是他們的一廂情願罷了。結婚證曝光,是整個徐州鐵鏈女案的一個里程碑式的事件,很可能炸翻整個徐州和豐縣官場。

另外,我們也看到了就在最近兩天,外界關注和壓力越來越大。包括,有北大的100名學子,聯署給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的公開信,要求徹查豐縣。

隨後,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李瑩所在省份的四川大學等的校友,也發起了類似的聯署信。這樣的壓力,恐怕當局不能不感到恐懼。

此外,也有作家、河南風雅頌置業有限公司總裁曹天在社交媒體呼籲,即刻解散在整個事件中,裝聾作啞、毫不作為的中共全國婦聯及文聯。

當然,說到這裡,很多人可能會問,為什麼鄧飛的這個信息披露沒有問題,而北大清華等名校校友的聯署會遭到中共網絡監管部門的連續、嚴格的追刪呢?這是因為追查豐縣,畢竟還是地方問題,沒有到中共核心部分。但是,中共害怕學生聯合起來,可能顛覆它的統治,所以才會區別對待。

不過,問題可能在於,目前越來越旺的民眾的怒火,真的會簡單地燒到徐州豐縣就足矣了嗎?徐州四省的周邊縣市會不會也因為大量的拐賣婦女案曝光,會被燒個人仰馬翻?而江蘇省,會不會在第五份通告的時候,不得不露面,在繼續撒謊的時候,把自己也牽扯進去呢?……

我個人的認識,2022年,徐州8孩子媽媽、鐵鏈女這只黑天鵝的影響,恐怕會超出所有人的預料。

今天,美國的華裔學者李江琳女士跟我說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話,她說:「死死盯著豐縣就行,火從底下燒,煙會往上冒。」這個煙會到哪兒呢?會不會燒到過去三十多年應該為此負責的那些中央大員和大老虎、老老虎呢?

我們將會為大家繼續關注和及時分析。也希望大家關注我們的頻道,並且積極評論和轉發,讓更多人了解這個真相。

謝謝大家。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