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教授為女毒殺村民 八孩媽慘劇何時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徐州被拐並被慘無人道對待的「八孩媽」關注度遠超北京冬奧會之際,徐州當局第四份通告再次被證實有疑點。根據前《雲南資訊報》記者馬薩、鐵木近日到雲南省福貢縣亞谷村和普洛村實地採訪確定,當地除一名醉漢外,無一人確認視頻中的楊某俠就是官方所說的小花梅,而且其口音明顯不是傈僳語或怒族語,且與其親人的DNA比對結果,並未讓其親人看到。

此外,傳聞徐州當局要對楊某俠實施腦葉白質切除手術後,引起了更多人的憤怒。面對民間洶湧的怒火,徐州第五份通告該怎樣編下去,繼續自以為是地愚弄民眾呢?

而隨著「八孩媽」慘劇的曝光,越來越多被拐女子悽慘的命運在網絡登出。13日筆者在網上看到的《真人真事 | 研究生女兒被拐,莫教授投毒復仇》一文,看得人心裡哇涼哇涼的。文章記述了一位大學教授緣何走上了投毒復仇之路,作者勞夫系西安局原社保中心主任,曾任列車段段長,此事乃是其三十年前親身經歷。

三十年前,應該是在1992年前後。彼時勞夫在寶雞到連雲港列車車隊工作。一天,他在徐州附近的一個車站倒交路(倒車),車站客運侯主任陪他在軟席候車室說話。兩人正說得高興時,外面出事了。門外站台上站著黑壓壓一片農民,手裡拿著各種各樣的傢伙,原來他們來搶村中要被帶走的毛蛋「媳婦」。

帶走毛蛋「媳婦」、真名為莫華的是她的父母、上海化學研究所的莫教授和吳教授以及上海的兩名警察。原來,研究生莫華五年前到當地考察,被人拐賣給毛蛋做了媳婦。此時的莫華是蓬頭垢面,破衣爛衫,目光呆滯。

然而,毛蛋他們村的人認為既然他們已經花錢買了,說什麼也不能讓人離開,於是一百多號人拿著傢伙衝到了火車站。儘管上海警察指出買賣婦女是犯法,婚姻並非自願,但面對如此多無知的村民,想離開確實很費勁。爭辯中,村民們還透露莫華被迫生下的兩個孩子,都被她自己捂死了。可以想像她心中是何等的恨和決絕。

僵持不下中,毛蛋村的村長最終做了和事佬,要求莫教授付一筆錢後可以將人帶走,原因是毛蛋後面買媳婦還要花錢。在被敲詐了兩千元後,莫教授一行才得以脫身。當時勞夫一個月的工資才一百多塊錢,幾千塊錢是一個大數字。

大半年過去,勞夫在車上遇到了村長。兩人聊起了天,村長告訴他,拐賣媳婦這事上上下下都知道,沒有人管,也不敢管。因為娶媳婦幫不上忙,總不能讓人家斷子絕孫。他們鄉上的計生專干說,全國鄉下男的比女的多了幾千萬,只能打光棍。下面的問題不解決,拐賣婦女終是個事,這話犯忌,實話難說啊。

一年後,勞夫又見到了侯主任,得知村長被莫教授毒死了。原來莫華被父母接回後,得了嚴重的精神病,加上內疾己沉。治病又不配合,不到兩個月就死了。死前斷斷續續哭訴了這些年幾次逃跑都被村裡人追回來,兩條腿都打斷的慘事等。她找過村長,但村長不僅不管還背地裡對毛蛋說,打出來的媳婦,揉出來的面,只要有了孩子,就乖了。

在莫華走後,吳教授也選擇了服毒自殺,遺言是「替華華報仇」,還留了一大瓶裝滿劇毒的藥瓶。莫教授撕了遺書,藏好劇毒藥瓶,在妻子後事辦完後,將自己的房子轉賣給一個遠房的親戚。之後,他返回,在毛蛋他們村的鎮上租了房子。通過多次的偵查確定了村裡飲用水井位置和每日用水量,並計算出了向水井投毒的劑量。

莫教授先後三次投毒,包括村長在內的一些村民先後死亡,但警方並未查出原因,直到莫教授確認村長死了,主動向公安局投案自首,並留下了事情發生前後的全部相關資料,真相才大白。

莫教授為女兒的復仇讓人淚奔和辛酸,一家三口就這樣被毀掉了,而那些被毒死的村民雖然罪不至死,但莫華的悲劇他們卻逃脫不了干係。

無疑,涉事的村長無意中透露的欲言又止的話,揭穿了莫華和楊某俠悲劇的直接根源,那就是中共的計生政策。村長的話糙理不糙:下面的問題不解決,拐賣婦女終是個事,而他也知道「這話犯忌,實話難說啊」。

眾所周知,「計劃生育」1982年9月被中共定為基本國策,同年12月寫入憲法,即推行一胎化政策。中共宣稱,其主要內容和目的是提倡晚婚、晚育,少生、優生,從而有計劃地控制人口。然而,此「國策」自製訂以來,直接導致中國男女出生比例高達118:100;不僅扼殺了約4億多胎兒,而且導致3,000萬男子找不到配偶,同時也帶來人口老齡化、養老難、空巢、留守兒童等諸多問題。

一胎化政策推出三十年後,上述問題已然出現,首當其衝的社會問題是很多男子、尤其是貧困鄉下的男子很難找到對象,這也是導致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開始迄今為止的拐賣婦女猖獗不絕的原因,而各級基層官員為了避免引起麻煩,基本採取了漠視、放任的態度。

除了中共殘酷的計生政策是造成莫華、楊某俠等女子悲劇的根源外,中共將曾經善良樸實的鄉民變成了喪失同理心,變得如此冷漠和愚昧之人,也是另一根源。

七十多年來,中共通過一次次運動,通過對傳統文化的徹底摧殘,通過鼓吹無神論,推崇假惡暴,打斷了眾多知識分子的脊梁,尤其摧毀了農村教人向善的士紳,導致讓無數中國人道德急劇下滑,無法分清真正的善與惡。尤其在中共「六四」血腥鎮壓後,陷入無望的中國人在中共的刻意誘導下,開始全面的向錢看,社會和人們越來越物質化、功利化,道德更是一日千里下滑著,很多人在迷茫中渾渾噩噩地度日。中國很多農村亂象更是難以描述。

毫無疑問,中共不僅是莫華一家、楊某俠一家悲劇的根源,也是中國人命運多舛的根源。如今老天也已經對此忍無可忍了。如果不想讓類似的悲劇繼續在中國大地上演,唯一的辦法就是全民唾棄中共這個邪惡的黨,將朗朗晴天交還到中國人手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