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新冠疫苗如何抑制免疫系統(中)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oseph Mercola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鏈接上文,點擊這裡可看

新冠疫苗會使免疫系困惑

斯蒂芬妮·塞内夫(Stephanie Seneff)博士指出,新冠疫苗是如此不自然,以至於免疫系統從此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我的感覺是,免疫細胞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免疫細胞大量產生這種有毒蛋白質(刺突蛋白)。這是極不尋常的。沒有任何病毒感染的跡象,因為這些核糖核酸看起來就像人體核糖核酸一樣。」

「就好像人類免疫細胞突然決定製造一種非常有毒的蛋白,——這正是它們正在做的事情——而免疫系統對此完全感到困惑。免疫細胞完全不知道怎麼辦。」

「當然,充斥著刺突蛋白的免疫細胞就說了,『我必須擺脫這些東西』,於是它們以外泌體的形式運出。(外泌體中的)核糖核酸認為受體細胞將需要這些特定的信號分子,來幫助它竭盡所能來應對這種毒物。」

「這樣,在我看來,人體就把刺突蛋白散布到全身——只為了消解脾臟中的毒性,這些外泌體也非常適合訓練抗體。有一篇很好的論文顯示,釋放出的外泌體在其膜(外層)內有刺突蛋白。」

「刺突蛋白在那裡現身,這很好,因為這讓免疫細胞——需要近距離接觸它的B細胞和T細胞能夠認清楚如何製造抗體。與暴露在外泌體表面的有毒蛋白相匹配的抗體得以形成。」

「在第二次(疫苗接種)約14天後,外泌體誘導抗體反應。(研究人員)認為外泌體在這種由B細胞和T細胞(適應性免疫系統)產生的極端抗體反應中起著關鍵作用。」

「但我認為疫苗的起效方式是,除了製造抗體之外,你別無選擇。這是你唯一能與之抗爭的辦法。這些免疫細胞生成出一種有毒的蛋白,你唯一能做的就是製造抗體。」

「它們(免疫細胞)努力大量製造抗體,以黏附在有毒的刺突蛋白上,並阻止它們通過ACE2受體進入細胞。這就是抗體要做的事。它們一開始做得很好……。它們確實可以保護你免受疾病侵害。可惜,抗體水平會劇烈、急速地下降。」

還有一些抗體會促進疾病而不是對抗疾病,這些抗體水平的下降速度比保護性抗體慢。由此,幾個月後,你最終會陷入負面的免疫反應。換句話說,你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感染病毒。塞內夫解釋道:

「有那麼一個交叉點,促進疾病的抗體強過了保護性抗體。這時,你就會出現『抗體依賴性增強』(註:antibody dependent enhancement,簡稱ADE,即病毒在感染細胞時,體內已有的相關抗體會增強病毒的感染能力)。人們過去在(其他)冠狀病毒疫苗中看到了這種現象。我們仍在探究(新冠疫苗)是否屬於這種情況。我們有一些零散的證據,但還不(足以得出結論)。」

細胞毒性T細胞的重要性

在那項印度研究向塞内夫和彼得·麦克劳(Peter McCullough)博士提示了干擾素問題後,他們偶然發現了一項中國的研究,該研究追蹤了新冠疫苗隨著時間的推移對免疫系統的影響。在這裡,他們發現感染導致了CD8 + T細胞的增加,CD8 + T細胞是重要的細胞毒性T細胞(cytotoxic T cell),可以殺死受感染的細胞。

塞内夫指出,CD8 +細胞是防禦新冠病毒的重要組成部分。重要的是,CD8 + T細胞在應對自然感染時得到增強,應對新冠疫苗時不會這樣。他們同樣發現了疫苗接種後的1型干擾素抑制。因此,接種疫苗的後果,不單是人體最前線的反應——1型干擾素反應降低,你清除受感染細胞的免疫反應那部分也不見了。

導致心肌炎風險的微核糖核酸

由新冠病毒自然感染產生的第三種微核糖核酸是miR-155,它對心臟健康起著重要作用。在疫情早期,有報導稱新冠肺炎會導致心臟問題。

塞内夫懷疑含有miR-155的外泌體也可能在疫苗注射後存在,並且可能在報告的心臟損傷中起著作用。具體而言,miR-155與心肌炎有關。如前所述,微核糖核酸抑制某些蛋白,然後引起複雜的(免疫)級聯反應。當作為關鍵參與者的特定蛋白被微核糖核酸抑制時,就會發生完全不同的級聯反應。

為什麼注射新冠疫苗後可能會出現自身免疫問題

由注射疫苗產生的抗體中還具有幾個短肽序列,這些序列以前已經在與自體免疫性疾病相關的幾種人類細胞中發現。塞内夫解釋說:

「坎達克(Darja Kanduc)寫了很多有關文章。她是這些抗體的專家……(新冠病毒)刺突蛋白與人類蛋白高度重疊。這意味著當你對刺突蛋白建立非常強大的抗體反應時,這些抗體可能會混淆,它們可以攻擊具有相似序列的人體蛋白。」

「這是自身免疫疾病的典型形式,叫做分子模仿。有許多不同的蛋白與之匹配。這非常令人驚訝……它似乎經過了很好的設計:如果你生成針對刺突蛋白中那些序列的抗體,就會誘發自身免疫疾病。」

女性的神經系統問題

這些疫苗也與神經系統問題密切相關,例如無法控制的震顫和抖動。奇怪的是,這種副作用「一邊倒」地影響女性。這裡的機制再次涉及外泌體。塞內夫解釋說:

「我覺得這個想法有一個非常強大的信號在支撐著我正在推動的一個想法:那些免疫細胞在脾臟中製造刺突蛋白,並通過外泌體來釋放它。在對帕金森症的一些研究中已經表明,這些外泌體沿著神經纖維遊走。」

「它們會沿著內臟神經移動,它們會搭上迷走神經,它們會上到大腦裡,進入大腦中所有這些不同的神經。當你查看VAERS(美國疫苗不良事件報告系統)數據庫時,你會看到各種各樣的強烈警訊,表明不同的神經發炎了。」

例如,有12,000例與新冠疫苗相關的耳鳴病例,這只是報告了的案例。耳鳴是一個強烈的訊號。耳鳴是聽覺神經的炎症。這意味著外泌體必須從脾臟一直走到迷走神經,然後連接到聽覺神經引起耳鳴。

「還有貝爾氏麻痹(Bell’s palsy),這是面神經炎症。還有偏頭痛。有超過8,000多例偏頭痛,這與三叉神經炎症有關。」

「我懷疑,它可能也沿著脊柱的神經纖維走,可能會導致了所發現的一些癱瘓病例。還有很多與這些疫苗有關的行動不便問題。

「我看到了對髓鞘造成很大干擾的可能性,我們在論文中討論了這一點。它再次涉及複雜的信號。1型干擾素被破壞可導致髓鞘問題。

「這再次涉及一種稱為干擾素調節因子9(IRF9)的東西。這種蛋白可觸發肝臟產生腦硫脂(又稱硫苷脂),這種蛋白被我前面提到的微核糖核酸抑制了。」

腦硫脂是一種重要的脂質載體,是人體內唯一的硫化脂質。肝臟製造大部分腦硫脂,然後由血小板(血細胞)攜帶到身體其它部位。髓鞘含有大量腦硫脂,這是髓鞘保護機制的一部分。在脫髓鞘疾病中,腦硫脂受到侵蝕,最終使髓鞘受到攻擊。

塞内夫認為,在這些引發炎症的外泌體作用下,新冠疫苗會導致嚴重的髓鞘損傷。這種損傷不一定會立即出現,儘管一些接種者會受到嚴重的破壞性影響。脫髓鞘疾病可能需要10年或更長時間才會發病。

「我認為我們將看到人們比以前越來越早地患上這些神經退行性疾病」,塞内夫說,「我認為任何已經患有這些疾病的人(在接種疫苗後)病程都會加速。」

(未完待續)

作者簡介:

約瑟夫·默科拉(Joseph Mercola)博士是Mercola.com網站的創始人。作為一名骨科醫生、暢銷作家和自然健康領域的多個獎項獲得者,他的主要願望是通過為人們提供有價值的資源來幫助他們控制自己的健康,從而改變現代健康模式。

原文「How COVID Shots Suppress Your Immune System」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本文僅表達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