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冬奧會開幕式後 習近平等再隱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月4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在冬奧會開幕式集體亮相;2月5日和6日,習近平連續會見了參加開幕式的一些外國政要;之後中共高層就從人們的視野中消失了。直到2月15日元宵節,過去的一週多裡,中共黨媒的頭版頭條為了習近平的報導再次煞費苦心,又進入了拼湊賀電、文章回顧和簽署命令的模式。

冬奧會的最後籌備、外賓接待,和如臨大敵的安保,令中共上下不少官員都沒能過好年,冬奧會開幕式結束,大概可以鬆口氣,卻仍然沒法好好休息。冬奧會沒能展現萬邦來朝的「盛世景象」,而且不斷遭遇詬病、相當難堪,冬奧會宣傳也屢屢弄巧成拙,中共高層們不願意露面,似乎也能理解。當然,中共高層還可能密切關注烏克蘭局勢,說不定真動了什麼冒險的念頭,正閉門不出、專心謀劃。

長篇反習近平文章之外,反習派還有其它動作,應該也令習陣營吃驚不小,自然少不了暗地裡順藤摸瓜,再重新清理一遍可能的危機來源,搞不好又有人要出大事了。

世界各國疫情防控相繼放鬆之際,中國大陸疫情卻此起彼伏,香港公布的確診病例數字,與中國大陸形成了巨大反差。奧運村內外的檢測陽性數字對比,也缺乏邏輯,北京及周邊的疫情恐怕早就超出了人們的想像,中共高層們還可能紛紛離開北京避疫。

2月15日,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央視繼續了無聲無影的文字報導,應該又是一次視頻會議。李克強並未真正亮相,其他政治局常委都杳無音信。政治局編外常委的王岐山,2月11日在「一個海洋」峰會上視頻致辭,算是露了一面,但中共黨媒的報導沒有像以往那樣,稱王岐山在北京通過視頻致辭。

中共高層們大概也沒有繼續過年的心情。北京冬奧會花的錢算是天價,中共領導人卻沒能找到君臨天下的感覺。中國隋朝時,隋煬帝曾下令,外國使節下館子不用花錢,還故意把絲綢纏在樹上,以顯示富裕的「盛世」景象;但不少使節在途中看到了沿路百姓過的苦日子,好面子的隋朝很快就退出了歷史舞台。冬奧會上各國運動員的飲食確實免費,不過飯菜質量卻被不斷吐槽,甚至滑雪賽場本該有的高熱量食物還不足。

北京冬奧會為了請到一些外國政要,可不只是擺了一道奢侈的國宴,花掉的美元肯定不少。俄羅斯總統普京應該收穫最多,不過冬奧會開幕式上卻獨來獨往,對中共的國宴更是不屑一顧,似乎沒打招呼就提前回國了。中共花了巨資,北京周邊為了藍天還停工停產,領導人想要的面子卻沒有得到。

中共本想讓谷愛凌們為黨「爭光」,沒想到搞出了雙重國籍的大烏龍,中共金牌戰略的宣傳沒能實現,不想卻為美國的體育強國地位而背書,連胡錫進都不得不提出降調宣傳。中共為了奪金牌,可謂無所不用其極,在裁判身上估計沒少下功夫,中共治下屢見不鮮的「黑哨」,自然引發了各國的強烈反感。中共的金牌戰略凸顯了大眾體育和競技體育的雙重空白,不但在國際上不能露臉,中國老百姓也漸漸知道有多麼勞民傷財了。

東北已經被中共放棄,為了北京冬奧會,中國隊的集訓基地都搬到了北京,冬奧會後估計哪來的又回哪去了。臨時雇來的外國運動員,大多數應該也就是北京冬奧會的一錘子買賣。中共為冬奧會算是下了血本,可惜沒能得到想要的回報。

中共在奧運村內顛三倒四的防疫舉措,徹底捅破了「動態清零」的真相;或許不用中共限制,運動員們大概自己都不敢隨便出去轉轉。彭帥被再次露面,自然是又一大敗筆。冬奧會結束之後,估計各國運動員會爆料更多的故事,中共的丟人事還遠沒有結束。

冬奧會期間,還偏偏鬧出了鎖鏈拴著的「八孩母親」事件,實在令中共臉上無光,中共高層們哪會願意露面呢?

長篇反習近平文章,也恰恰在冬奧會期間被不斷轉載,反習派不僅僅試圖造輿論,應該還有小動作。2月10日,紐約的中共暴徒忽然又攻擊法輪功學員,估計不是現任中共高層安排的,而是反習派故意在此敏感時期給習陣營添堵,令習近平為迫害法輪功背黑鍋。美國和西方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正因為中共迫害人權,紐約暴徒恰恰選在冬奧會期間忽然跳出來。

2月12日,瀋陽皇姑區公交汽車突然發生爆炸,還被稱作「被爆炸擊中」。到底當事者是訪民,還是背後有不能說的祕密?北京戒備森嚴,誰也難以動手腳,但在北京之外搞事,大概防不勝防。在習陣營看來,這恐怕不是偶然發生的。

中共高層再度隱身,可能涉及內鬥,也可能冬奧會的局面太難看,還可能因為疫情,也不排除想趁烏克蘭危機攪局。對老百姓來說,冬奧會大概沒有多少看頭,操心生計之餘,被中共刻意掩蓋的疫情,應該是老百姓目前最大的風險。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