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八孩母事件成立調查組 前媒體人曝黑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18日訊】江蘇徐州八孩母親」事件發酵20多天之後,中共宣布成立調查組,稱嚴懲犯罪。但網友們並不買帳。之前中共刪帖封號,抓捕志願者,激起更大民憤。雖然徐州當局堅稱「八孩母親」是雲南的小花梅。有大陸前媒體人到雲南探訪,曝出更多黑幕。

2月17號,中共央視新聞稱,江蘇省委省政府決定成立調查組,對「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進行全面調查。對有關犯罪行為嚴懲,對責任人員追責。但網友們並不買帳。

「看來徐州已經無力再出第五份報告了,怕繼續打臉······如果不是因為全網關心這件事······,不會有這樣新的進展。」「只查清一個鐵鏈母親有什麼用,徐州有千千萬萬個,通報裡可沒說查拐賣人口產業鏈。」

「八孩母」遭鐵鍊鎖破屋的悲慘遭遇在1月28號曝光,引發全民關注和同情。然而中共官媒集體禁言,社交平台刪帖封號。徐州當局則連續發布四份通報前後矛盾,至今堅稱「八孩母」是雲南的「小花梅」,卻一直不公布她的真實姓名和年齡。

於是目前社會上出現了一種全民挖真相、人人都是公民記者的局面。大批志願者前往徐州豐縣尋找真相,遭到當地警方的威脅恐嚇,其中有兩名志願者被拘留。

另有兩名前記者到雲南亞谷村,採訪了小花梅的親友和當地村民,並發表《尋找小花梅》一文,指出徐州警察造假。

大陸前媒體人趙先生2月16號介紹,他11號前往「小花梅」的家鄉,在村裡待了4天探訪真相。他說,兩名記者已經在亞谷村做了採訪,證明小花梅不是「八孩母」。所以他在當地只是調查當地人口拐賣的深層原因。

趙先生(变音)「我也去拜訪了一些包括小花梅家人在內的一些鄉村的原住民。 這個村寨大概是有500個居民,主要是傈僳族,也有少部分怒族和漢族。這個村寨的大部分村民是基督教徒,他們也都很善良。」

趙先生說,當地人處於一種原生態,特別淳樸,也不太會講漢語,很容易受騙上當。

趙先生: 「我跟很多村民接觸了,我也出示了鐵鏈女的照片,每個見到的人都說,這個人不是小花梅。那麼我作為一個外人,我來到這個村寨,我憑我的直覺和感官,下意識就能判斷,鐵鏈女完全不是當地的人。因為那種五官的結構、舉止和膚色都和當地人相距甚遠。」

趙先生說:當地人的個子比較矮,無論男女,臉孔都比較瘦,皮膚很黑。

趙先生說,這個村寨一些村民有戒備心,他接觸了一個婦女,之前她說了一些場面的話,再深入接觸後,她流著眼淚說,自己的三妹妹被拐賣,她的父母過世的時候,想見到她失蹤的妹妹,就是找不到她。

趙先生了解到,小花梅16歲嫁到了其他的地方,等她再回家時,精神不太正常了。

趙先生: 「之後她就被同村的另外的一個人,給拐賣到江蘇一帶了,之後就杳無音訊。然後我也拿到了小花梅的照片,是他的舅舅給的。她有兩個舅舅,還有一個同母異父的妹妹在河南的周口。小花梅現在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大陸調查記者鄧飛15號在微博公布八孩父董志民的結婚證相片,網友們發現,女方與「小花梅」同屬一個人。但和「八孩母」不是一個人。

那麼八孩母又是誰?是否是12歲時失蹤的四川女孩李瑩?之前,網上晒出的李瑩和八孩母的對比照高度相似。網上最新曝光的「八孩母」大兒子的照片,跟李瑩也極為相似。

趙先生說,對於八孩母是李瑩的判斷,也是目前中國全民一致性的判斷,他認為,這將是一個滔天巨浪,一定能觸動一些高官的良知,最終出面解決這件事。

此外,「八孩母」事件持續發酵中,網民們扒出更多黑幕,包括當地還有數千名被拐賣的女性,遭非人虐待;豐縣河中發現不少女性屍體,警方沒有後續通報;而且當地法院不支持被拐賣婦女的離婚主張。

採訪/ 顧曉華 編輯/李韵 後製/ 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