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鏈女」引發社會怒火 分析:恐成中共黑天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18日訊】徐州「八孩鐵鏈女」事件升級,在國內外強大輿論壓力下,當局最終宣布對此事進行「徹查」,但網民並不買帳。有分析認為,「鐵鏈女」引發社會怒火的總噴發,可能成為中共的黑天鵝事件,現在高潮才剛剛開始。

鐵鏈女」迫使北京轉換策略

2月17日,徐州所在的江蘇省政府宣佈成立調查組,對「鐵鏈女」事件進行「徹查」,嚴懲犯罪行為,追責責任人員。

美國之音說,此舉顯然是中共最高當局在國內外強大壓力下,採取的一項安撫公眾憤怒情緒的措施。江蘇政府並非獨自作出的調查決定,應該是獲得了中共最高層(習近平)的批准。在壓制不住的強大輿論壓力下,北京或被迫轉換策略。

然而,當局姍姍來遲的調查並未能平息民眾怒火,不少網民質問:「網絡輿論發酵了半個多月,早幹嘛去了?」

「周YOYOO是辣媽」:「看來徐州已經無力再出第五份報告了,怕繼續打臉,······如果不是因為全網關心這件事的人們在不懈努力,不會有這樣新的進展。」

徐州豐縣「鐵鏈女」被拐賣、性侵、拔掉牙齒、生育孩子、被摧殘至精神失常的悲慘遭遇,觸動了每一個有良知的人,引發全網關注,有關信息全球閱讀量已高達100億人次。

但中共政府對此事刻意隱瞞和封鎖真相的意圖十分明顯,中共婦聯、官媒全都保持沉默,微博刪帖,抖音封號,前往豐縣調查真相的兩名女子被逮捕,在網絡上曝光真相的知情者受到威脅等等。

日前,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浙江大學的校友及在校學生聯署呼籲中共最高當局徹查「鐵鏈女」事件,但公開信隨即被刪除。

河南一企業家和北京大學一名教授公開譴責中共婦聯,指原本應該保護婦女兒童的中共婦聯在「鐵鏈女」事件中麻木不仁、豪無作為,呼籲解散婦聯。北大教授微博被禁言。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助理教授方可成曾經是《南方週末》時政記者,他對中央社表示,自己最驚訝的是徐州八孩案這麼一個低層級的事件,居然花了那麼長時間都沒有平息。從網上的回應來看,許多網友不只是對事件本身憤怒,也是不滿官方的處理方式,不拿民意當回事。

徐州豐縣對「鐵鏈女」事件先後發出4個互相矛盾的通告,不能讓民眾信服,當謊言被一個個揭穿,更激發全民追討真相的浪潮。

文昭:「鐵鏈女」或成為中共黑天鵝事件

時事評論人士文昭在其自媒體節目上表示,「鐵鏈女」事件帶動了民眾廣泛的共情心態,已經形成了一股強大的社會問責的輿論聲浪,社會怒火的總噴發。從精英到草根,從學生到企業家都參與其中了,民眾已經喊出「解散全國婦聯」,明天說不定就能喊出「解散共產黨」了。

他認為,拐賣人口問題不是某一任官員或某一個地方的問題,而是整個中共政權體制的結構性問題,這個事情上噴發出來的怒火,已經成了對中共體制性的拷問了。「到這一步,靠簡單的封殺和鎮壓,已經變得不那麼可行了。有人已經提出,這可能是2022年中共遇到的第一個黑天鵝事件,會造成意象不到的後果」。

文昭還注意到,在這波全民追討真相的浪潮中,五毛洗地的聲音很小。他認為,這是因為最近兩年,文革回潮,防疫清零又不停地折騰老百姓,中國民眾生活艱難,對政府普遍不滿,所以在這個事件上找到一個出氣口,就是不閉嘴,就是要到處說。

他表示,中共為了維持整台鎮壓機器的反應速度和效率,所以高層一般會縱容下層的掩蓋和胡作非為,但「鐵鏈女」事件使這套潛規則受到嚴峻挑戰,玩不下去了,再拖下去,習近平本人也脫不了責任。「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它確實構成了對中共政權的一起黑天鵝事件,現在剛剛進入高潮」。

時事評論人士秦鵬12日對美國之音說:「因為質疑的聲音來自社會各個階層, 甚至好多很主流的一些階層,所以我覺得從未來對於能夠推動中共解體上來講的話,這麼一個大事件,我覺得這可能是很重要的,大家將來回過頭來,可能看到這是里程碑一樣的事件。因為它非常全面的暴露出來中共的這麼一種黑暗的一面。」

谷愛凌和「鐵鏈女」誰代表中國?

中共官方對「鐵鏈女」沉默的同時,極力吹捧中國冬奧選手谷愛凌。中國網絡上正在激辯谷愛凌、徐州八孩母誰代表真正的中國。

對此,前比爾暨梅琳達蓋茲基金會(Bill&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北京首席代表李一諾9日發文指出,「谷愛凌的成功,和普通人有什麼關係」,「現實是,絕大多數女性沒有機會成為谷愛凌,而小黑屋裡豐縣女性的悲劇,如果沒有法制的進步、文化的覺醒,才是真真切切可能發生在每一個人身上的」。幾個小時後,她的文章被刪除。

微博網民「原來是阿威」也表示:「我們不僅要關心金牌掛在了哪個女孩的脖上,更要關心鐵鏈鎖住了哪個女人的脖子。因為大部分的我們、我們的女兒成不了前者,卻很可能一不小心成了後者。站出來為豐縣八孩女發聲,不是蹭熱度,是社會責任。」

網民獻計:高喊「反動」口號是最有效的自救

官方17日宣布調查「鐵鏈女」事件後,「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調查組成立」的詞條登上微博熱搜,點閱量超過17億。但第二天,輿論關注度如此之高的話題卻從熱搜上消失,顯然當局並不希望民眾繼續關注「鐵鏈女」事態發展。

事實上,許多網民對官方的調查結果並不期待,反而更關注徐州豐縣現有多少被拐賣的女子?她們的情況如何?其中多少人受虐待得了精神病?多少人不幸死亡?

社交媒體上有消息說,豐縣當地人介紹,有30多名被拐至董集村的女性死亡。老人說,最開始死一兩個的時候是「扔河裡」,後來多了,就有縣城裡的人「收屍體」,收的屍體大多數賣給了徐醫(即徐州醫科大學),徐醫收不完的,又轉到其它地方如南京醫大。

「鐵鏈女」事件也引發對女性安全的擔憂,有網民獻計:如果遇到被綁架拐賣時,高呼「反動」口號是最有效的自救方法,「越反動越好」。因為經驗表明,中共對於政治異議人士出手「又快又準」。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