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八孩母事件網絡延燒 中共為何不「秒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18日訊】徐州「八孩母親」事件升級,江蘇省當局出面調查。同時民間輿論的熱度也持續不退,甚至蓋過北京冬奧會。儘管如此,官方罕見的沒有全力封殺事件的相關言論,這也引發外界好奇。

徐州「八孩母親」事件在1月底曝光後,官方調查從豐縣到徐州市,目前升級到了省級。江蘇省當局2月17號表示,要對此事進行「徹查」,及時向社會公布結果。

同時民間輿論也不斷延燒,熱度甚至超過北京冬奧會。除了受害女性引起人們同情,官方通報自相矛盾激發民間自主調查,另外一個重要因素,是官方罕見的沒有全力封殺。

對比冬奧會前,網球女將彭帥指控中共前副總理張高麗性侵的醜聞。相關消息當時在中國社交平台被封的死死的,至今一個字都不能討論。

但「八孩母親」事件中,當豐縣第一份否認「人口拐賣」的通報出來時,網管就沒有刪光網友質疑和批評。隨即民間質疑的聲浪越來越大,志願者自發前往豐縣尋找真相,當地派警力封村,威脅恐嚇志願者,拘留了兩人。北京大學等四所高校校友聯署致信中共最高當局,呼籲徹查,也被網管刪除。儘管如此,網管封殺的力度完全敵不過網上全民挖真相的氣勢,甚至民間戳破官方謊言的調查也能夠在網絡存活一段時間。事態就在官民拉鋸戰中越演越烈。

為什麼當局沒有全力封殺?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碩士賴建平認為,這就像事件的曝光一樣,是一個偶然現象。

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碩士賴建平:「它並不是說公權力的性質有什麼變化,可能是技術手段的疏忽,可能是經費不足,可能個別的執法人員為了自保,他害怕惹火上身。那麼還有更重要的就是民間不懈的努力,是多方面的因素造成的。」

新唐人特約評論員傑森博士分析,中共為了管控言論建立了龐大的系統,但目前當局沒有「秒刪」八孩母親的相關輿論,反映出高層態度不明。

新唐人特約評論員傑森博士:「最高層就是政治局常委那個層面的人,可能沒有對這事有明確的說法。所以說他的各個部門之間行動不一致。你比如說他在刪稿這個體系裡頭,他就沒有要求必須秒刪,誰不秒刪我開除誰。而在公安這個體系裡頭,他就可以讓山東的警察開始支援徐州。所以說,很可能因為最頂層的決策層沒有發話,所以說低層他的行動上有差別。」

中共官場僵化的上下級關係在應對突發事件時,曾多次導致延誤先機。例如武漢被質疑掩蓋中共病毒的爆發,但武漢市長周先旺暗示,當時因為沒有獲得上級授權,不能及時披露疫情。

知名法學家袁紅冰引述黨內良心人士話說,中國官員都躺平了。

知名法學家袁紅冰:「中共黨內良知人士開玩笑講,現在中國國內最大躺平的一族不是什麼年輕人,就是中共的官員。你比如說就最近這個,八個女孩的母親被鎖鏈捆綁的這個事件。這個事件出來以後,幾乎所有的官員都躺平,應該作為的至少有婦聯吧,紅十字會你要作為吧。習近平不發話,沒有任何人管這個事。」

中國資深法學家、原公安大學法律系講師趙遠明則認為,網管「不秒刪」和「八孩母親」事件曝光的時機一樣,都有蹊蹺。

中國資深法學家、原公安大學法律系講師趙遠明:「過去老說中共網絡管制封鎖很嚴,為什麼這麼多事情能夠突破它的封鎖?你再深入想下,為什麼現在2月、3月?中共的二十大什麼時候舉行?因為(人口拐賣)這個事情不是昨天晚上突發的,是存在了多少年。你現在給他抖摟出來了,為什麼要在冬奧會,趕在二十大以前?」

趙遠明指出,像徐州人口拐賣這樣範圍大,歷時久的犯罪,江蘇省不可卸責,層層領導都有利益關係,因此目前江蘇省雖然出面調查,主要目的還是控制輿論。

編輯/尚燕 採訪/李韻、駱亞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