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江蘇省宣布調查 喉舌也發聲 是奉命行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19日訊】 觀眾朋友們好,我是橫河,歡迎大家來到《橫河觀點》頻道,2月18日,星期五。

今天焦點:從縣到省層層升級,江蘇調查組能查出真相?政府為什麼不開始就把謊撒圓了。

鐵鏈女案,江蘇省成立調查組,一個嚴重的刑事犯罪案需要最高層「震怒」才能調查,董家另兩個女人哪去了,結婚證真假辨,各級政府扮演什麼角色,中共不是設計謊言,而是自然反應,民間和官府不同的價值觀,希望在民間。

江蘇省宣布調查,喉舌也發聲了,是奉命行事?

先說一下調查進展,江蘇省宣布成立調查組,看來真的是一層層往上走,現在豐縣有一個調查組兩個調查報告,徐州市有一個調查組2個調查報告,我們都分析過了,現在升級到省了,而且沉默了20多天的各種喉舌都突然一齊報導了,VOA報導中說觀察人士認為是得到了中央的批准,我倒是認為江蘇是接到了命令。VOA的報導甚至引述了網上流傳的習近平調查和研究,彭麗媛堅決要求一查到底的決心。

我相信江蘇省的動作和喉舌媒體的突然關注都是習近平發話的結果,但對結果不抱任何希望。這不是一個非常複雜的案子,當然從刑事案的角度,可能不是簡單的一個婦女被綁架後轉賣,被強迫成為性奴、生育機器,不過既然根據透露出來的蛛絲馬跡網友們都能把案情查個八九不離十,擁有所有資源和權力的當局查清案子應該是輕而易舉的,卻讓這樣的罪行持續了20年,而且還是普遍現象,這種簡單的刑事案居然要習近平下令才能啟動調查,還能指望有結果?

董家三個女人,另兩人哪去了?
這裡有幾條線,有些談過的就簡單過一下。

董至民家發生的事情。這裡有三個女人,大兒子的母親,結婚證上的楊慶俠,現在的鐵鏈女。這些大家都分析過了。大兒子出生於1997年,而楊慶俠被「撿到」和「結婚」這兩件事都是1998年,可以對得上,但和大兒子對不上,也就是說,大兒子另有來歷,那時候計劃生育最嚴格的時候,兒子金貴的很,不可能是收養別人的,那大兒子母親是誰?到哪去了?結婚證上的楊慶俠和鐵鏈女肯定不是同一個人。

從長相看,楊慶俠倒是很像雲南那邊的,有可能是小花梅,而鐵鏈女是李瑩的可能性更大。那麼,那個結婚證上的楊慶俠到哪去了?這裡是否還有另外兩條人命?這是江蘇省調查組必須交代的。

從鎮到徐州市各級政府扮演的角色

各級政府。1998年髮結婚證,從格式來看,那是1994年版本的結婚證,是真的, 如果現在補辦一個假的,不一定能找到那個版本的,現在通用的是2004年以後的版本。但結婚證是真的,只是說確實是1998年辦的,但很可能當時辦的就是假證。

1)手寫而不是打印,在鄉鎮這一級,這不是什麼大事,而且寫字的都不一定是鎮辦事員,而就是董志民,

2)沒有填身分證號碼,這在法律上是必須的。 所以這張結婚證是無效的,

3)楊慶俠的名字,據說是董志民給她取的名字,也就是說,結婚時沒有核對女方身分,而精神病人在神智不清時是不能結婚的,估計女方根本就沒有去現場;

4)日期,是星期日,不過這在鄉鎮到不是什麼大事。不是什麼後來補的,多半是董志民找了關係,送了點禮,鎮辦事員直接給他個空白結婚證讓他自己填的。作為國家公務員,這應該算什麼罪行?這是鎮政府1998年的責任。

事發以後,縣委縣政府的責任是:在明知非法結婚和拐賣婦女的情況下宣布是合法結婚而沒有拐賣。為什麼說他們明知,因為調查組說是合法結婚,那一定是查了結婚證,那樣的結婚證還看不出是非法的嗎?

徐州市委市政府的責任是:雖然不知道具體細節,但可肯定兩次偽造DNA檢測結果。第一次是8個子女和鐵鏈女,我們基本可以確認大兒子肯定不是楊慶俠生的,所以結果是偽造的。

第二次是鐵鏈女和小花梅的妹妹以及母親的DNA對比,我原來以為是用的小花梅母親的遺體的一部分,如骨頭什麼的,結果居然是她母親生前穿過的一件衣服,而從衣服上提取到幾年前的DNA機會是非常小的,如果洗過了,幾乎不可能提取到。

而且既然第一次公布了DNA檢測部門,為什麼第二次不公布?只能說就是編出來的故事。而江蘇省委省政府根本就不作為,直到上面下令。

婦聯的真實面貌

這次婦聯成為大眾憤怒的發洩點之一。為什麼對著婦聯,因為婦聯屬於官而不屬於民,但在官裡卻是比較邊緣的,是可以批評的,婦聯是中共的外圍組織,嫡系的外圍組織,以前叫工青婦,工會、共青團和婦聯,這和政協的民主黨派不同,民主黨派屬於外人,是要團結的對象,而工青婦是自己人,是去團結別人的。

說共產黨寄生,實際上中共還有一大批總數至少相當的外圍組織也是寄生的,這裡就包括工青婦在內。別指望婦聯會為婦女說話爭權利。至於喉舌媒體就不用說了。

政府為何撒謊,為何一開始不把謊撒圓了

下面談一下中共造假的問題。很多人有疑問,為什麼每個報告都不一樣,為什麼不能從一開始就不編的好一點?現在江蘇省又成立調查組了。因為這是屬於突發事件,並不是策劃的,按照維穩的要求,最基層一開始就要輿論引導,就先編個故事對付過去,沒想到事情持續發酵,民眾不是傻瓜,一下就把謊言揭穿了,以後就越來越難了,因為下一個謊話不能否定前一個,也不能完全肯定前一個,這是這個特定事件。

但這其實是一個規律,所有事件發生後當局都是撒謊的,並不是謊撒的圓不圓的問題,而是中共這個系統中,在突發事件發生後,多個處理選項中,都是撒哪一種謊,說真話永遠不在選項中的,而多種謊言的選項中,首先發布的部門並不知道哪一個是最佳選擇,即使是權衡過的,因為畢竟不是真的,總有破綻。

之所以不怕被揭穿,是因為謊言還有輿論引導和信息封鎖配合,不過這一次,很可能是因為起因是徐州的鄉民,不可能在一開始就啟動全國性的網路封鎖,而一旦發酵以後,再封鎖難度就大很多,而且效應已經出去了。

歷史上多次政治運動,到對法輪功和宗教信仰的打壓,目標之一就是讓人不敢說真話。在一個習慣性制度性撒謊的官場中,撒謊是不用思考也不會去思考的。其實造假即使是精心策劃的也很難不被揭穿,就像2001年天安門自焚案,現場有遠、中、近三套鏡頭,可算鐵證了,然而那麼大的突發事件,能預設三套鏡頭本身就是構陷的證據。謊言不被揭穿是不容易的。

鐵鏈女案和買賣婚姻不是一回事

現在有些說法,我覺得是似是而非的,比如有人說買賣婚姻已經幾千年了,買賣婚姻當然不符合當代人權,不是什麼好東西,但鐵鏈女並非買賣婚姻,而是綁架、強姦、非法拘禁等刑事犯罪,即使是被轉賣,轉賣過程也不是買賣婚姻。

這是在當今世界上人口管制最嚴格的國家和也是在中國管制最嚴格時期發生的,而且是在中國人口最密集、經濟最發達、信息最流通的江蘇省發生的。隨著網友們的挖掘和實地調查,發現越來越多的類似的被綁架的女子。這種普遍綁架在中國歷史上,如果不是戰亂時期,是很少見的。所以這是個中共統治的特色。

官員都在坐等出事

江蘇省已經成立了調查組,不過這不是為了調查出真相,如果目的是調查真相,就不會等20多天。這是為了給習近平交差。中共官場還有個特點,就是對上匯報的時候主要不是提供真實消息,而是提供他們認為上級喜歡的或希望看到的內容。

2014年,中紀委網站發表過一篇文章《從癸酉之變看作風建設與歷史周期律》,講的是清朝嘉慶年間因官員怠政差點丟了王朝的故事,其中一句話「官員都在坐等出事」,被中共用來警惕自己不要走那條路,沒想到8年過去了,無論是反腐還是整黨,官場情況都沒有改變,甚至更糟了。

希望在民間,不在高層震怒

這次鐵鏈女事件,有一個以前重大事件少有的現象,就是國內外持續發酵,緊追不捨,非要討個公道,甚至包括世界很多國家媒體,包括非西方民主國家,都廣泛報導,這才是江蘇省介入調查的真正壓力的來源。其實也多少反映了中國大陸的民意。

我們知道,中國大陸因為各種原因,包括嚴格的網路監控、輿論引導、五毛粉紅等,真實的民意甚至民眾真實的價值觀都很難得知,但這次鐵鏈女的事情,可以看到中國還是有相當多的人保留了正義感,只是平時無法表達而已,但在特定的情況下還是會爆發的。

記得前幾天美國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和斯坦福大學聯合發布的報告,中國存在「『沉默的大多數』,他們並不支持中共的選擇」。

當然從調查方法,如何定義支持不支持,以及結論都可以有不同的解讀,但在一個發表政治觀點有重大危險的國度,往往民意會通過政治上不那麼敏感的話題表達出來,而深層體現的是對中共當局的不信任,和當局不同的價值觀。

在鐵鏈女事件中,我們看到的就是民眾和官場,至少是徐州的官場,完全對立的價值觀。這是從這個悲劇中看到的希望,這個希望不在習近平震怒,不在江蘇省成立了調查組,而在民間的正義。

如果喜歡我的節目,請別忘記訂閱、點贊和轉發。我在優樂客會員網站的專題片節目,每週六晚上美東時間9點會油管播出,播完後就放到優樂客會員網站上,錯過的朋友可以到會員網站去看。希望大家訂閱支持。好,感謝大家收看,也感謝觀眾朋友對我節目的支持。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優樂客會員新年優惠方案:
2022年費通票大優惠,每個月只要不到2美金(優惠只到2/22喔!馬上行動)
訂閱優樂客【橫河觀點】會員:https://www.youlucky.biz/henghe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