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為什麼意識形態是文明的宿敵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Victor Davis Hanson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最終摧毀納粹德國和蘇維埃邪惡帝國的是破產的教條。瘋狂的意識形態摧毀了言論自由、破壞了任人唯賢,保護了執法的不平等,從而為更糟糕的狀況鋪平了道路。

納粹眼中的優越種族雅利安人的想法,決定了從物理學到坦克設計的一切。蘇聯的政委們也做了同樣的事,讓理性思維服從於共產主義議程。

兩個體系中的狂熱分子都滲透到大學和學校中,使灌輸制度化。

覺醒主義(Wokeism)雖然還不致命,但做法相似。種族覺醒主義認為,副總統和下一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種族和性別,優先於所有其它考慮因素。

但是,現任副總統和下一任最高法院大法官,是否會根據相同的預先確定的種族和性別標準,相應地選擇自己未來的外科醫生或是未來的飛行員?

除了意識形態之外,還有什麼能解釋為什麼在2003年和2005年,拒絕非裔美國法官珍妮絲‧羅傑斯‧布朗(Janice Rogers Brown)的提名,不是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而阻止喬‧拜登即將對一名預先選定的非裔美國女性提名,則是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呢?

在2020年夏天的120天裡,為什麼大多數搶劫、破壞、襲擊的「安提法」(Antifa)和「黑人命也是命」(BLM)組織的罪犯沒有被起訴,更不用說受審了?相比之下,為什麼媒體對1月6日的騷亂者或當前的加拿大卡車司機格外嚴苛?

如果1月6日同樣的騷亂者揮舞著彩虹旗(「同性戀驕傲」的旗幟)和BLM的橫幅,他們中的一些人是否會被單獨監禁一年,而仍未被起訴?

如果2020年夏天的犯罪抗議者和搶劫者都戴著紅色的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註:即川普總統的競選口號「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帽子,他們也會在沒有受到指控的情況下被無罪釋放嗎?

如果保守派示威者在西雅圖劃出一個沒有警察的「MAGA區」,而不是獲得豁免的「國會山自治區」(Capitol Hill Autonomous Zone)會發生什麼?警方會不會也同樣不聞不問,而媒體也同樣將這種非法行為浪漫化?

COVID-19 疫情封鎖和口罩政策失去民心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們(左派們)意識形態的腐敗。

2020年6月,數千人公然反抗防疫隔離措施,上街抗議,但1,000多名醫護專業人員卻為他們開脫,聲稱覺醒主義的議程違反防疫措施是正當的。數百萬美國人得出結論,政府的政策與拯救生命一樣,關乎身分政治。

2020年,哪些政客們抨擊疫苗計劃,宣稱計劃如果得到時任總統唐納德‧川普(特朗普)的支持,他們可能不會接種疫苗?

如果川普被妖魔化為選舉合法性的破壞者,那麼我們該如何評價落選的斯泰西‧艾布拉姆斯( Stacey Abrams)呢?她在喬治亞州州長競選中,以5萬多票之差敗北。然而多年來,她一直堅稱投票被操縱,當選的州長是非法的。

2000年,儘管無數的公共和私人審計證實了喬治‧W‧布什(George W. Bush)在佛羅里達州贏得了普選,但誰在數週時間裡對計票結果提出質疑?

誰在2004—2005年,史上第二次,在國會挑戰選舉人團投票?迫使國會投票推翻選舉結果,但未成功的31名眾議員和1名參議員,他們是哪個黨的?

2016年,是誰在大選結束後的數週時間裡,不停地播放廣告,懇求被選中的選舉人違反憲法義務,無視他們所在州的選票統計結果,轉而投票給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

又是誰在2016年聲稱希拉里的獲勝對手是非法當選總統的?是誰吹噓她正在加入「抵抗運動」以破壞川普總統的任期?是誰在2020年建議喬‧拜登如果輸了,也不要接受選舉結果?

如果保守派狂熱分子洗劫美國商店、在大城市劫持無辜者、使謀殺率飆升至歷史最高水平,拜登政府會不會動員執法部門確保逮捕、起訴和監禁?目前的市、縣檢察官會繼續視而不見嗎?

如果數以百萬計的反共產主義古巴人非法闖入南部邊境,他們會像來自墨西哥和中美洲的人一樣受到歡迎嗎?

如果到2024年,共和黨人當選總統,共和黨控制國會,那麼那些主張結束冗長辯論的保守派會有什麼反應?確保國家投票法的規定,要求所有投票者必須出示身分證?投票將最高法院大法官增加到15名,以保證共和黨控制的總統和國會至少有6個新提名?

當卡斯特羅治下的古巴、前蘇聯和委內瑞拉等國的意識形態扭曲了法律的適用原則,破壞了擇優評定資格的原則、壓制言論、適用法律不平等時,社會就解體了。

在這種意識形態的糟糕社會中,最終貨架都空空如也,貨幣變得一文不值,國家倒退到貧窮和混亂之中。這就是我們等待的未來嗎?

更可怕的是,意識形態確保這種混亂被譽為成功,批評者被妖魔化,受到圍攻。而諂媚的政府媒體向公眾保證,事情進展得很順利。

作者簡介:

維克多‧戴維斯‧漢森(Victor Davis Hanson)是美國知名的保守派評論家、古典學家和軍事歷史學家。他是加州州立大學(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古典學榮譽教授、斯坦福大學古典學和軍事史資深研究員、希爾斯代爾學院(Hillsdale College)研究員、美國偉大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Greatness)的傑出研究員。漢森寫過包括《西方戰爭之道》(The Western Way of War)、《沒有夢想的田野》(Fields Without Dreams)、《支持川普的理由》(The Case for Trump)等在內的16本書籍。

原文:Why Ideology Is the Ancient Enemy of Civilizatio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