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李瑩媽否認鐵鏈女 律師:讓她出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19日訊】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2月18日,京港台時間2月19日,我是秦鵬,歡迎收看「秦鵬政經觀察」時事天天聊。

今天焦點:李瑩叔叔再提DNA鑑定鐵鏈女;網友嘲笑徐州參與鑑定李瑩媽是「墳頭上燒紙」;中國律師:讓鐵鏈女自己出來;這可行嗎?

財新網2月17日的一篇報導引發網絡熱議。該文稱,他們對李瑩媽媽進行了採訪,還說江蘇和四川兩次DNA鑑定均否認鐵鏈女是李瑩。然而,外界對這樣的結果存疑,而李瑩叔叔呼籲在第三方的監督下重新比對。

目前,我從各方面獲得的消息看,江蘇省調查組主要功能不像調查,而是編劇。它們的最重要目標,是把目標從李瑩身上轉移。而中國民眾也普遍對該調查組信任度存疑,有中國律師要求讓鐵鏈女公開出來講話。這可行嗎?

官方鑑定鐵鏈女非李瑩?李瑩叔叔再提DNA鑑定

昨天和今天,我們看到鐵鏈女、8孩媽事件再次有了大的進展,財新網引述消息人士稱,豐縣「鐵鏈女」事件輿情發酵後,徐州公安和南充公安對李瑩母親和「鐵鏈女」各進行過一次DNA比對,結果均沒有配對上,李瑩叔叔呼籲在第三方的監督下重新比對。

也許只是巧合,關注鐵鏈女事件的有影響力人士鄧飛和中國網《名家訪談》欄目主持人製片人、王聖強等人,也都提出來,要官方滿足李瑩叔叔的DNA檢測要求。

鄧飛在微博說,2月7日,李瑩叔叔向公安部遞交赴徐州重新比對的申請書,他打電話給李瑩父親李大忠的戰友女兒@自由的藍色鳶尾,問:「如果不是李瑩怎麼辦?」@自由的藍色鳶尾回答說,官方之前通報,一說不存在拐賣,二說2020年她的DNA樣入庫,現在南充公安說和李媽媽沒比上,但如何保證2020年入庫DNA樣就是鐵鏈女性的真實樣?所以,李瑩叔叔才懇請公安部主持比對。

@自由的藍色鳶尾還說,她們只有兩個請求,1. 確認從鐵鏈女性取DNA樣,2. 確認有公信力第三方比對。「如果她真的不是李瑩,沒有人會胡攪蠻纏,相反我們可以幫助來澄清這個事,可能更有說服力。」

2月18日晚,中國網《名家訪談》欄目主持人製片人、導演王聖強在微博提出同樣要求:「李瑩叔叔好幾次要做DNA比對,江蘇都沒同意。這個要求,不過分吧。父親去世了,叔叔跟親爹一樣。能不能在多方監督的場合下,讓鐵鏈女和李瑩叔叔做DNA的比對,或者多個機構來做。畢竟,你們懂。」

他還貼出了@自由的藍色鳶尾一段話,2月9日時,李瑩叔叔要求被徐州拒絕,「9號我接徐州JC電話提出過李瑩叔叔想見八孩媽,想採驗DNA,JC說會轉達,沒有下文」。

從事件發展的時間順序看,徐州警方這樣的行為很可疑。我們簡單回顧一下,大家看看這期間發生了什麼:

2月7日,李瑩叔叔公開信向中共公安部提出檢驗DNA,當天半夜徐州官方發布了第三份公告,因為聲稱通過雲南亞谷村村幹部和村民,通過照片和口音識別確認小花梅就是鐵鏈女,被網友駁斥得體無完膚。——請注意,這裡面沒有最可靠的DNA檢驗,同時他們卻拒絕了李瑩叔叔的請求。而中共公安部也離奇地沒有回應。

2月9日,徐州警方打電話給女孩@自由的藍色鳶尾,要求她閉嘴。@自由的藍色鳶尾再次通過他們轉達李瑩叔叔要求、隨後被無視。

2月10日,徐州警方姍姍來遲地發布了第四份通告,聲稱做了DNA檢測報告,再次稱小花梅就是鐵鏈女。——時間上這很可疑,因為調查組的核心人員、那些資深警察當然知道DNA校對的重要性,肯定會優先去考慮採集。但是,所以按理說至少徐州警方應該在1月30日接手案件後,就會儘快去採集DNA樣本,而檢測最多只需要1-2天,為何2月7日還要說用照片和口音校對確認小花梅身分,又為何在3天之後在網上對它們的檢測方法質疑、輿情洶湧的背景下,才公布所謂的DNA檢測結果呢?

再之後,2月15日,公益人@鄧飛將董某民和52歲的楊慶俠結婚證曝光,民意再次沸騰,認為這和鐵鏈女完全是兩個人。中共官方沉默幾天後,不得不宣布啟動江蘇省調查組。

好了,回顧完整個過程以及李瑩叔叔的要求,我們再來看財新網的報導。裡面透露出的內容,被網友普遍發現存在至少三大疑點,包括:DNA鑑定謎團,徐州警方很詭異的2020年那次DNA檢測,李瑩媽媽否認不像的依據也很奇怪。我們來一一分析一下。

財新網的報導稱,「鐵鏈女」事件輿情發酵後,警方先後做了兩次DNA檢測。第一次是李瑩媽媽梁曉清說,在1月30日,四川南充警方就採集了她的血液樣本,「第二天區公安就電話告訴我,我和豐縣被鎖女子的DNA樣本比對結果是沒有配上」。第二次,則是接近警方的消息人士告訴財新記者的,說「鐵鏈女」事件輿情發酵後,徐州警方也做了一次,沒有匹配上。

這兩次檢測具體是怎麼做的呢?第一次,南充公安是從李瑩母親的血液中提取DNA樣本,與豐縣「鐵鏈女」錄入公安系統資料庫的DNA樣本,運用常染色體STR多態性檢測方法進行檢測。第二次,則是徐州警方從「鐵鏈女」的血液中提取DNA樣本,與李瑩母親錄入警方DNA資料庫的樣本,進行檢測。

大家注意到什麼沒有?是的,網友們普遍的觀點也是,檢測過程不可信。因為,兩次鑑定都有徐州參與。徐州警方和豐縣是利益相關方,後兩份通告中與豐縣前兩份通告自相矛盾,徐州警方不僅不去質疑,還試圖圓謊,它們的結果怎麼值得信賴呢?——這是我們說的第一個疑點。

從檢測的先後順序看,應該是先有了1月30日南充方面的檢測,後來才有徐州方面的檢測,不過,徐州的檢測結果很奇怪沒有出現在2月7日和10日的第三和第四通告中。這樣一個有助於提高徐州公信力的檢測,為什麼不通告?這是讓我覺得無法解釋的地方。

另外,1月30日,南昌警方比對的對象,很明顯是豐縣官方在第二份通告裡面所稱的:2020年11月,(豐縣)警方曾將被鎖女子楊某俠的DNA錄入「全國公安機關DNA資料庫」對比,至今未比中親緣信息。

而2020年,豐縣警方為什麼要去採集、錄入和檢測楊某俠DNA呢?這實際打臉它們第一份通告,它說「不存在拐賣行為」,而當時,豐縣縣委宣傳部還告訴極目新聞記者,網傳(拐賣)說法不實,女子也是該鎮(歡口鎮)的人,和丈夫1998年結婚,因其有暴力傾向才被家人安排單獨住在小屋裡。

既然不存在拐賣,既然鐵鏈女就是歡口鎮的人,既然在最近幾年歡口鎮將該村視為幸福典型,按理說沒有道理將楊某俠的DNA錄入系統進行檢測的。而且,我們注意到,在2月15日鄧飛所透露出的結婚證照片中,楊某俠的「身分證號」部分是空白、沒有錄入信息,那麼也不存在該身分證號被發現是外地人,豐縣或徐州警方被外地警方要求去採集和錄入楊慶俠DNA的問題。

所以,2020年11月,警方曾將被鎖女子楊某俠的DNA錄入「全國公安機關DNA資料庫」對比,為什麼要這麼奇怪的操作呢?

而按照常理,我們知道,四次通告暴露出徐州、豐縣是官官相護、層層相互,對當地數十萬被拐賣人口給予上戶口、發結婚證、孩子上戶口,所以,合理的一個推測也是:即使因某一個原因,徐州警方被動採集了楊慶俠的DNA、要與失蹤人口等數據庫進行比對,為了避免暴露楊某俠的身分是拐賣婦女,豐縣警方也一定會想方設法去採集了假的DNA數據,所以,這一次錄入的DNA數據是不可信的!

李瑩媽媽用口音辨識和外形辨識 認為鐵鏈女不像李瑩
財新網的這一次報導中還提到,李瑩媽媽用口音辨識和外形辨識的方式,認為鐵鏈女不像李瑩,這也被網友認為是第三個不可信的地方。

李瑩媽媽梁曉清是這樣說的:「網上有人比對李瑩小時候的照片和豐縣鐵鏈女的照片,說相似度非常高。但現在網上比對的李瑩照片不是我掃瞄上傳的原始照片,網上的照片做過一些修正,看起來確實是像,但是我看了豐縣被鎖女子的視頻,憑著母親的直覺,從外貌上和口音上我覺得差異還是挺大的。李瑩的鼻子比視頻中的女子更塌平,李瑩是內雙眼皮,眼睛近視400度,看人眼神有點虛,而且我們南充的口音和視頻中被鎖女子差別很大。」

但這樣的陳述,被認為可信性不足:

第一,口音問題。網友@柳拂堤這樣說:口音說是個屁,我90年代9月初到上海讀大學,大家都講普通話,我好幾天都沒開口。後來開始講普通話,國慶節高中同學來找我玩,我一句家鄉話都講不出來[允悲]硬憋幾句都是走音的,我急死了,有腿不能走的感覺,他們都笑話我[允悲]寒假在鎮上下了車,我到一個理髮店坐了好久,找到家鄉話的感覺,才敢回家

另外,也有一個非常典型的拐賣兒童方面的案例,這幾天也在國內網絡被熱傳。這是2001年,《南方週末》的一篇熱門新聞報導《被拐六年》,受害人張小丫(化名,為保護女孩隱私)當時只有14歲,是北京的一名初中女生。記者陳韻秋的文字沒有半點聲淚俱下的控訴,但僅僅是樸實的描寫,平靜的敘述下令人不寒而慄,令人窒息。

女孩被強姦時只有14歲半,而買她的「丈夫」、河北高碑店的田志賓已經30多歲了。女孩買回來不久便遭到強姦並被安排結婚,在田志賓的「老姨夫」村黨支部書記徐金池的運作下,女孩有了新的高碑店出生的戶口本、合法的身分號碼以及警方出具的結婚證。戶口本上還寫著,與戶主的關係:妻子。

就這樣一個被販賣的14歲的孩子的身分就這樣「合法」化了,小丫於是每天都在被「合法」強姦。

15歲,張小丫就懷孕了,孩子生下來後,長到4歲發現是個啞巴。她多次逃跑,多次被抓回挨打。因為全村人都看著她。

2000年12月9日,張小丫終於逃回北京的家。回家前,她給媽媽打了一個電話,報導中是這樣說的:媽媽接到小丫從良鄉打來的電話怎麼都不相信電話的那頭是自己的女兒:「口音全變了,和小時候說話的聲音一點都不像,一口的河北腔。」

而這個張小丫離開北京的家不到6年,而1996年12月6日,李瑩失蹤,迄今25年多了,她的媽媽認不出來很奇怪嗎?

第二,梁曉清說的,12歲的李瑩「近視眼,看人眼神有點虛」,這其實也不奇怪,因為我們知道,小孩子的近視眼都是假性近視,如果常年不用讀書看電腦之類的,那麼也很容易恢復。所以,這一點也並不能夠作為否認她是李瑩的足夠證據。

第三,關於梁曉清說的網上李瑩照片和圖片不像、做了美化的問題,我們來比對一下,尋親公益網站「寶貝回家」上的照片,和網上做對比用的照片有什麼明顯的眼睛、鼻子等關鍵部位的改變嗎?這些才是臉部識別公認的標準。可以看出,並沒有做出特別改變,只是利用AI對清晰度做了修復。

另外,李瑩的同學提供的班級參加菊花展的時候合影中,提取的李瑩照片,大家也可以看看,是不是和「寶貝回家」上的照片一樣?

其實,真正可疑的,反而是中共官方的所謂照片比對方式,它們承認了鄧飛發布的董志民和楊慶俠的結婚證照片,而之前又說他們到了雲南亞谷村「組織幹部比對照片、口音」得出小花梅就是楊慶俠的結論。大家看看,這兩個那一點像?

更何況,別忘了鐵鏈女還有那著名的一段帶有四川口音的話:「這一窩都不是東西,全家都是強姦犯!」大家也可以再來看看,回顧一下。

這也讓我又想起來,原籍為徐州豐縣的製片人、導演王聖強之前披露的,他們老家的人都知道「八孩母」是李瑩,但是,有人不能讓她是李瑩。

揭祕調查組神祕目標 律師:讓李瑩自己出來說話

講這個部分之前,我先說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希望觀眾朋友們和網友們和我一起去呼籲:那就是應該讓鐵鏈女到第三方可以信任的地方,比如上海或北京的一個醫院,並且在接受公眾監督的情況下治療,而不是繼續在豐縣治療。最好進行實時的網絡直播,讓我們看看她的真實情況。因為徐州官方很可能為了保護自己的信譽,而對她痛下殺手。

可以這樣說,其實,徐州鐵鏈女這個事件一開始只是一個村民、董某民涉嫌拐賣、強姦的個人刑事犯罪案件,但是在豐縣官方和徐州官方,以及江蘇省政府、中共公安部的參與之下,成功地變成了中共當局執政合法性的一個答卷。不得不說,當局的成績單慘不忍睹——0分!

就像胡錫進昨天哀嘆的那樣:「一個基層事件搞成現在這樣,江蘇省委省政府不得不另外成立調查組,確定真相,從政治上說,這是悲劇性的。它是官方公信力已經非常脆弱再清晰不過的警鐘。」

有一個網友說的非常有代表性:「本來我還不太敢確定是李瑩,但是徐州的做法,尤其是第四份公告,簡直是此地無銀,反倒讓人確定了那就是李瑩!如果徐州不心虛,如果鐵鏈女不是李瑩,它們沒必要急吼吼地否認,急吼吼地出公告說是雲南的小花梅,要知道徐州控制了董和桑拐子,鐵鏈女到底是誰,徐州官方早應該知道了。」

另有網友說:「是的。他們截止目前為止,謊話連篇,簡直就是墳頭上燒紙,哄死人。」

這也是我們看到民意滔滔,整個中國國內關注度高達60億人次,遠遠超過了對冬奧會的關注,北大、清華、人大、川大等校友出來聯署要求中共中央調查的原因,……我們這裡不是說,我們有100%的證據證明,這鐵鏈女就是李瑩。但是,官方的做賊心虛,實在讓人無法相信它。

今天,我看到有人主張公布各位成員信息供大眾監督。我覺得這確實是非常重要的問題,希望網友能想方設法去挖掘,公布出來,讓他們接受公開監督。

當然,這裡我們又回到目前非常關鍵的一個問題:江蘇省調查組可信嗎?我在昨天的分析中說了,它和徐州有太深的利益相關性,我做了六點預測,包括調查結束的時間、對鐵鏈女的身分認定結果等等,我說中共可能會打擊一小部分豐縣的拐賣,但是會繼續掩蓋徐州等存在的大規模拐賣婦女問題,還說中共會基本把處罰範圍限定在豐縣,而不會揭開徐州乃至江蘇省、中共政法委和宣傳部、央視等有組織的欺騙社會的問題。是不是這樣呢?也讓我們繼續觀察。

今天,有知情的朋友向我獨家爆料關於調查組的一些驚人的消息,也讓我進一步確定,目前的調查組的真正出發點很值得懷疑。目前衝在最前面的,不是調查者,而是兩撥人,一撥是徐州警方,一撥是中共央視他們都對李瑩等親人、小花梅的親人、村民們進行特定的警告和誤導,其核心目標有兩個,是要讓他們承認52歲的楊慶俠就是42~43歲的小花梅,另外讓她們拒絕承認李瑩和鐵鏈女有直接關係。

所以,這樣的調查組,到底是調查組,還是編劇組?

也許是巧合,我今天也發現這一段時間一直關注徐州鐵鏈女的推友@驕傲女孩也說:

1,他們已經安排了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各大平台的營銷號,徹底否定「李瑩」說,並說網上的那些圖片進行了修復,不可信!
2,他們拿的是小花梅的DNA與李瑩母親做的比對,而並沒有提取現在還在醫院裡李瑩的DNA與李母進行比對,
3,與四川方面配合公布:與李瑩母親DNA沒有對上!
4,召開新聞發布會,各大無恥官媒配合報導,徹底否定是李瑩!

她提供的一些內容,和我們目前看到的驚人相似。會不會當局就是按照這樣的劇本在做呢?我們且靜靜看著它們表演,也盯緊它們:鐵鏈女是誰?李瑩到哪兒去了?小花梅到哪兒去了?52歲的楊慶俠到底是誰,她現在在哪兒?是死是活?還有,哪些官員應為過去三十年人神共憤的黑暗負責?……

今天,還有一個非常重大的聲音,我覺得只得我們來講一下,那就是有律師公開呼籲《她是誰,讓鐵鏈女自己說》,北京執業律師、九三學社會員彭瑞萍說,她對鐵鏈女是精神病的鑑定結論持懷疑態度。

因為,她看過鐵鏈女相關的視頻,她應該是有表達能力的。她能說出「一屋子都是強姦犯」,她能非常清晰地說:「遠、遠、遠!咋可能走?不可能走!這個世界不要俺了」,「這個世界不要俺了」,如此有哲理的話,一般人都說不出來。

在央視的一段採訪視頻裡,當男醫生在凶巴巴地說:「睡一會睡一會就好了!睡吧,睡吧!」鐵鏈女說:「放我走吧!」

所以她認為,鐵鏈女並沒有完全失去表達能力,她應該是長期處於一種被虐待被凌辱的環境,暫時失去了一些語言表達能力而已。

彭瑞萍律師說,希望在一個很寬鬆的環境裡,身邊不要站著凶巴巴的醫生,讓鐵鏈女說出她是誰來。

這確實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我也看到鄧飛、老蠻等人,提出了類似的說法,那就是讓鐵鏈女自己說出來這些信息。

當然,我認為還有一個重要的事情,我們應該去呼籲:那就是應該讓鐵鏈女到第三方可以信任的地方,在公眾監督的情況下治療,而且要允許李瑩叔叔和網民代表去探視,只有這樣才能避免徐州官方對她再度傷害。也只有這樣才能保證調查的公正。

好了,我們今天的分享就到這裡,讓我們繼續努力,去尋求公正調查,也爭取解救千千萬萬的被迫害的鐵鏈女。謝謝大家!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