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鏈女」悲劇誰是罪魁?逾八成民調指向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19日訊】中共官方在輿論壓力下宣布調查徐州「鐵鏈女」事件,但民憤難平。美媒最新民調顯示,逾八成網民認為,中共政府及體制是導致「鐵鏈女」悲劇的罪魁禍首。

自由亞洲電台2月16日在推特上發起「豐縣鐵鏈女悲劇,誰是罪魁禍首?」的民意調查。截至19日上午,已經收到了5500多人次投票。(自由亞洲民調鏈接

80%網友認為,罪魁禍首是中共政府和中共體制;13%網友認為是蘇魯農村買賣婚姻傳統;不到5%的網友認為是人販子;2%的網友認為是董家人。

对此,長期關注中國人權的旅美異議人士呂京花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我覺得(大部分)網友的看法是非常準確的,因為就是這個制度惹的禍,而不是人販子(造成的),就連販毒分子也要有買家啊。你不能只是除掉這些人販子,而不追究制度問題。」

「中國拐賣婦女的這種野蠻落後的文化之所以能夠長期存在,我認為與中共的這種長期縱容有關。」旅美活動人士楊子立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地方政府是拐賣婦女犯罪產業鏈的一環,沒有政府當保護傘,拐賣人口這樣非常明顯的犯罪行為不可能長期存在,而且不可能這麼普遍。

楊子立說,很多法律專家指出,在拐賣過程中涉及到非法拘禁、強姦、虐待、毆打、侮辱等各種非常嚴重的罪行,但中共政府用拐賣婦女這個較輕的罪名掩蓋了這些更重的罪,這是個法律問題。

海外公民力量副主席韓連潮在推特表示:「(中共)體制是作惡利益鏈條的主要部分,應對通過改變體制來從根本上解救成千上萬的鎖鏈女。」

徐州豐縣「鐵鏈女」事件曝光後,在官媒集體消聲,社交媒體持續降溫的情況下,中國民眾對「鐵鏈女」生出的強烈同理心,並沒有被中國新年、冬奧開幕、谷愛凌等熱點轉移視線,關注度持續居高不下,令中共始料未及。

公眾號「水木丁」撰文說,「鐵鏈女」事件持續一個多月,不斷被(官方)降熱度和遭遇人工屏蔽,依然沒能消聲匿跡,這是他「見證的中國網際網路發展的這麼多年來,前所未有的一次經歷」。

「鐵鏈女」不僅引發社交媒體聚焦,國際主流媒體也開始關注,美國之音、英國廣播電台(BBC)、德國之聲、法國廣播電台、台灣中央社等媒體持續追蹤報導。

徐州豐縣試圖掩蓋「鐵鏈女」揭示的拐賣婦女罪惡,先後發出4個相互矛盾的公告,被輿論嘲諷為編造的鬼故事,完全失去政府公信力。

在鋪天蓋地要求調查真相、解救被拐賣婦女的輿論壓力下,徐州省政府2月17日宣布對「鐵鏈女」事件進行調查。但網民對此並不買帳,持續關注「鐵鏈女」的「驕傲女孩」18日發推文說,官方調查組不是去調查問題,而是要「一錘定音」的封殺,試圖徹底否定「鐵鏈女」與四川失蹤少女李瑩之間的關係。

來自豐縣的中國網《名家訪談》欄目製片人、導演王聖強日前在微博披露,「鐵鏈女」就是李瑩,他們老家的人都知道,但是有人不能讓她是李瑩。

「因為李瑩的父親是軍人,保家衛國,自己的女兒都不能保護的了,好說不好聽。被拐賣到豐縣,名字誰給改的?戶口誰給辦的?結婚證誰給辦的?政府官員不參與能辦這事?一扯能扯出一窩來,所以堅決不能是李瑩!」王聖強後來接到老家電話威脅刪除了微博。

楊子立表示,官方宣布調查,處理豐縣的一些不作為的,或是涉嫌犯罪的官員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再往上一級,處理徐州的那些弄虛作假的官員,我還是不太樂觀的,因為畢竟上下級之間有一定的利益關係。

旅美時事評論人士秦鵬在《秦鵬政經觀察》節目中說,官方對「鐵鏈女」事件是一次系統性的撒謊,豐縣的人口販子、派出所和公安局人員可能被追責,徐州方面因為第三、第四份公告惹起眾怒,也可能會找出替罪羊來,但是不太可能觸動徐州更高的官員。

秦鵬表示,從「鐵鏈女」說出,「這個世界不要俺了」,「這一家子都是強姦犯」來看,她也不是一般的精神病人,很可能通過治療恢復,當局也可能害怕她獲釋之後,成為民眾關注的對象,而嚴加防控,所以,對她獲得自由方面不是很看好,這方面民眾需要盯緊了。

他還列舉了徐州歷史上三次較大規模的打拐行動,第一次,1989年,解救被拐婦女800多人,全國婦聯領導專程到徐州讚揚;

第二次,1992年,解救被拐婦女兒童1,200多人,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領導也是到徐州讚揚;

第三次,2000年,解救12,000多婦女、5,400兒童,這一次是中共公安部到徐州來讚揚徐州打拐成果全國第一。

秦鵬直言,徐州「鐵鏈女」事件充分暴露出中共這些成果的真實性,越打越嚴重,地方官員依然是相互袒護。

不過,他認為「鐵鏈女」事件讓很多人認識到中共就是邪惡的總根源,中共每一次掩蓋,都會再次觸發這個脆弱的政權危機。中共邪惡政權離分崩離析的日子不遠了。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