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反習勢力正在策動「罵習」攻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月18日,旅居澳洲的法學家袁紅冰對大紀元記者透露,據他從中共體制內得到的消息,反習勢力正在策動「罵習」輿論攻勢,要把習置於千夫所指的境地。

現在正值中共二十大前夕,習與反習勢力圍繞二十大的權力鬥爭,已趨白熱化。雙方都在出招,甚至時不時地「亮劍」。一些事實表明,袁紅冰的說法有一定道理。

2月18日,新加坡《聯合早報》發表評論文章《任期制:共和國重要的制度基礎》。此文被不少海外媒體、社交平台轉發,引發關注。有評論者認為,這是一篇「挑戰習近平」的反習文。

文章稱,「在今天的世界範圍內,一些共和國的領導人,雖然也經由選舉產生,(暫不論選舉程序如何),共和國的法律雖然也規定了任期年數的限制,卻沒有規定屆數限制,於是,領導人幹完一任接著第二任、第三任。國家名義上雖然還是共和國,實質卻已變質為獨裁社會。」

文章雖然沒有點名批判習近平,但聯繫到習廢除了憲法中關於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規定,文章批判習的意圖明顯。尤其是習正謀求在中共二十大上「三連任」。文章直言「領導人幹完一任接著第二任、第三任」,是搞「獨裁」,其反對習「三連任」的態度也很明顯。

作者在《聯合早報》上標明的身分是「上海市法律與公共政策學者」。資深媒體人姜維平經查詢後認定,作者是上海財經大學法學院教授梁興國。

目前,上海財經大學法學院官方已經打不開了。估計這篇文章已傳到國內,引起有關方面關注。

1月29日,馬雲旗下的香港《南華早報》,發錶王向偉的文章《資本過渡擴張與監管不力之過》。文章一開篇就提出質疑:「資本是邪惡的嗎?」

文章說:2020年底,中共領導人首次提出要警惕「資本無序擴張」。在中央發出警告後,一波又一波的嚴厲監管行動如期而至,從科技公司到地產企業,從網絡遊戲到教培機構,都成了重點監管對象。

針對中紀委指控原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與資本勾連,支持資本無序擴張」,王向偉認為,這也許意味著,已持續一年多的監管行動將進一步強化,今年或將有更多高官和商人被牽涉進來。這次監管風暴原本是針對大型科技公司的,後來擴大到了其他私營領域。同時,這意味著「當局已把資本、資本運營者及背後支持者視為對共產黨執政的一種新威脅」。

王向偉稱,習上台後,「加強了對全社會的意識形態控制。這引發了對民營經濟作用的擔憂」。「隨著監管拳頭不斷揮向民營企業主導的領域,這種擔憂也日漸加劇。除了嚴厲監管行動,領導人去年8月還首次提出的『共同富裕』概念,但由於普遍認為是針對中國富裕階層的指涉,因此更加劇了人們的不安情緒」。

王向偉認為,資本無序擴張的責任在習近平:「事實上,在過去10來年裡,由於不透明、法規不健全及監管缺失,政府才應承擔資本過度擴張的主要責任」。

文章最後稱,「若把資本視為威脅,甚至謀求斬斷所謂權力與資本勾連紐帶,實非明智之舉,效果亦或會適得其反」。

「如若大肆宣揚資本的威脅,只會加劇人們的擔憂之心,擔心中國是否會拋棄40年來支撐經濟強勁增長的創業精神,和其他市場經濟原則。」

這篇文章有意混淆了很多概念,將「資本」、「資本無序擴張」、「權力與資本勾連」、「民營企業」、「共同富裕」等「一鍋燉」,在似是而非中,給讀者傳遞著反習的信息。在正常市場經濟國家,允許「權力與資本勾連」嗎?

這篇文章實際上對習去年針對螞蟻金服、阿里巴巴、滴滴出行、花樣年等公司發起監管風暴的否定。

最近,罵習最火的一篇文章要數四萬字長文《客觀評價習近平》了。此文1月19日在海外「留園網」發表;2月4日,經法國國際廣播電台中文網轉載後,在海外廣傳。

這是一篇與薄熙來家族關係密切的人寫的反習文。文章在全盤否定習之後寫道:「就他(指習近平)的現狀來說,已經很難在從政之路上持續走下去;2022 年將會是他最大的轉折點,即便他能用某種魔術式的手段獲得連任,他也會面臨滿途荊棘,並在 2027 年前迎來全面的破敗。」

此文發表後,有評論認為,這是反習勢力發出的「重磅炸彈」;也有人評論,文章「寫得比較單薄」,沒有新東西。

1月31日,金融巨頭索羅斯在胡佛研究所發表的預先錄製講話中稱:「中共內部有很強的反對習近平的力量,習近平精心編排的把自己提升到與毛澤東和鄧小平同等地位的事,可能不會發生。」索希望有人取代習。

這是索羅斯去年8月13日、30日,9月8日在《華爾街日報》等媒體上接連發表三篇反習文以來,再次炮轟習。

袁紅冰稱,現在中共體制內有三股反習勢力:第一是太子黨,第二是支持鄧小平的人,第三是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一股勢力。

習自2012年上台以來通過反腐打虎,查辦了551個副省部級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幹部,其中多數都是江、曾提拔重用的。因此,以江、曾為首的這一股勢力,是最恨習的。在海外罵習最多最狠的,可能是這一撥人。

上述第一篇文章出自上海。上海是江、曾的大本營。最近,不斷有上海學者在海外發表矛頭對準習的文章,或許是江、曾的人馬在暗中操作。上述第二篇文章的作者是原《南華早報》總編輯。據旅美學者程曉農講,《南華早報》名義上是馬雲的,實際上是曾慶紅在香港的勢力控制的。因此,這篇文章很可能是代曾慶紅發聲。上述第三篇文章,明顯親薄熙來。薄當年是江、曾提拔重用的最重要的親信之一,因此,這篇文章也可能與江、曾有關。

索羅斯則代表了習上台以前江澤民當政或當「太上皇」時期,與中共權貴家族一起「悶聲發大財」的美國權貴。

上述反習文的共同特點是反習不反共。

而中共之惡,才是當代中國一切問題的根源。不從根本解體中共,反習不反共,是沒有出路的。

習為什麼遭那麼多人恨?除了習反腐打虎觸動了太多人的切身利益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習上台時,中共就已經是全世界最腐敗的黨了。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統治中國63年(1949-2012)積累的問題,在習上台後來了一個總爆發。習成為毛、鄧、江統治時期所有問題的總接盤者。

習上台十年來一直在反腐打虎,卻越反越腐。一個腐敗分子倒下了,千萬個腐敗分子馬上被「複製」出來了。何故?百年中共已經走到了歷史的盡頭。百年中共欠下的血債、造下的罪孽,使中共完全喪失了自我更新的能力,中共氣數已盡。

中共目前所處的時期與狀態,就像中國曆朝歷代最後一個王朝的最後一個皇帝當政時一樣,最後崩潰前的敗象都顯現出來了,任何人想它不亡都不可能了。

接下來,反習勢力的「罵習」攻勢可能更猛。但是,按照習的行事方式,習對反習勢力的打擊可能更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