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鐵鏈女」與「白毛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從新年前到現在,是凡有良知的中國人,我敢說沒有一個不為徐州「鐵鏈女」事件牽腸掛肚的。這位被拐賣、被鐵鏈拴脖、被拔的只剩兩顆牙齒的苦命女子的慘狀,時不時的在我眼前閃現,讓我心緒難寧。

今天一早,當這一幕又在我眼前重現時,不知怎的,我忽然想起了我們這輩人耳熟能詳的「白毛女」。

白毛女是中共炮製的紅色歌劇《白毛女》中的女主角,又名喜兒。劇中,農民楊白勞為了還債,被迫把女兒喜兒賣給了地主黃世仁,喜兒遭黃姦污,黃想霸占喜兒,喜兒不從,逃進深山,以廟中供果充飢,頭髮因此變白,被村民稱為「白毛仙姑」。後來喜兒由過去的戀人,現已參加八路軍的大春救出,一起下山,召開鬥爭大會,分了土地,打倒了地主。顯而易見,這部紅劇的立意在於借白毛女這個藝術形象,表現 「舊社會把人逼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這個主題,以此對共產黨歌功頌德。

但現實中其實並不存在「白毛女」。據據大陸作家流沙河考證,這個虛構的形象來源於晉察冀民間關於「白毛仙姑」的傳說。傳說在河北省平山縣的一個山洞裡,住著一個渾身長滿白毛的仙姑。仙姑法力無邊,能懲惡揚善,扶正祛邪,主宰人間的一切禍福。歌劇《白毛女》中的白毛女就是以她為雛形虛構的。

之所以由鐵鏈女想到白毛女,我想是因為,白毛女純屬虛構,鐵鏈女卻是真實的。退一步說,就算白毛女確有其人,但鐵鏈女的遭遇也比她要慘多了。白毛女只被地主強姦了一次,鐵鏈女呢?被董某強姦了幾十年,這幾十年裡據傳還被其他人強姦過;白毛女雖以廟中供果充飢,但她是有基本的人身自由的,鐵鏈女卻被一根鐵鏈拴著,毫無自由可言;董某把鐵鏈女的牙齒拔的只剩下兩顆,地主拔過白毛女的牙嗎?

可見,要說把人變成鬼,虛構的白毛女毫無說服力,有說服力的不是她,而是生活在21世紀當下中國的鐵鏈女。只不過把鐵鏈女由人變成鬼的,壓根就不是共產黨推翻的「舊社會」,而是共產黨當權的「新社會」!

現實中,由人變成鬼的又豈止是一個鐵鏈女?!

據大陸財新網報導,就在楊某俠所在的董集村,還有一名被拐賣的女子,叫鍾某仙,是花1,000多元買來的。鍾某仙的丈夫脾氣暴躁,早些年經常把她吊起來打,打得她慘叫不已,村裡人都知道,把她叫「吊死鬼」。現在的鐘某仙神經已經不正常了,也無法正常行走,每天都被拴著。有視頻顯示她趴在土泥地上,對著鏡頭「嗷嗷」叫,不能言語。視頻中一名男子介紹說:「這二十多年都是在地上生活,衣服都不能穿,就是弄條被子就這樣裹著,很可憐的。」

不用說,這個鐘某仙的境遇比楊某俠還慘。而繼楊某俠、鍾某仙之後,近日徐州又一名疑似被拐賣婦女被曝光。

推特帳戶「中國悲劇檔案」發消息說:「徐州,又一個疑似被拐母親,被拴著生了兩個兒子,牙齒沒了,生第二個時大出血,摘除了子宮,男的74歲!」

有大量的信息足以證明,類似楊某俠、鍾某仙這樣被拐賣後常年過著連鬼都不如的非人生活的悲慘女子在中國還有許許多多。她們每個人的不幸身世,都是在共產黨的「新社會」把人變成鬼的鐵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