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人查閱2010人口普查:徐州沒有「小花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22日訊】「八孩母親」引出中國社會長期存在的拐賣婚姻犯罪的事實,並將徐州豐縣推到風頭浪尖。大陸自媒體人翻閱了《江蘇省徐州市2010年人口普查資料》,得出了一個震驚的現實。

結果顯示,徐州乃至蘇北的鄉村,有大量省外戶籍女性。其中豐縣鄉村的2,370名省外戶籍女性中,85%的遷移原因是疑似設計拐賣的所謂「婚姻嫁娶」。 即使在冊的外籍人口,徐州也沒有對得上「小花梅」身分信息的記錄。

大陸知名財經自媒體「吳曉波頻道」21日發表署名「巴九靈」的文章,分析了徐州市2010年的「跨省流動人口」數據,並對比當年江蘇全省乃至全國的人口普查資料,發現了很多異常。

文章稱,2010年,共有123,364人常住徐州但戶籍在江蘇省外(「跨省流動人口」),其中61,878名男性,61,486名女性——男女數量基本平衡。

但這很不正常,因為跨省流動多是外出務工,向來以男性居多。當年全國共有跨省流動人口8,587.6萬人,其中男性4,835.7萬人,女性3,751.9萬人,男性比女性高出近三成。江蘇全省的省外戶籍人口737.9萬人,男性也比女性高出兩成多。

此外,在徐州的市區和鎮上(務工主要地點),省外戶籍人口也是男多女少。但鄉村則恰恰相反。

以豐縣為例,豐縣鎮上有2,862名省外戶籍男性,2,032名女性。鄉村有510名省外戶籍男性,而女性則高達2,370名,男女比例18∶82。

豐縣鄉村的情況並非特例,在徐州各縣、縣級市中並不特殊,甚至更有甚者。例如宿遷市沭陽縣的鄉村,有省外戶籍男性293人,女性3,527人,相差12倍。

但江蘇乃至全國的鄉村並非如此。數據顯示,全江蘇的鄉村地區,有省外戶籍男性108.9萬人,女性則為94.5萬人。全國所有的鄉村地區,外籍人口男女比例57:43。

為什麼徐州乃至蘇北的鄉村,省外戶籍女性如此之多?

人口普查統計直接顯示,豐縣鄉村的2,370名省外戶籍女性中,2,013人(85%)的遷移原因是「婚姻嫁娶」。但一般來說,婚姻嫁娶是長期的,往往對應著「常住且已落戶」的情況。但詭異的是,這麼多女性因婚姻來到蘇北,戶口卻沒有隨之遷移。

徐州沒有小花梅

此外,徐州當地的少數民族人數也快速增加。

文章引述《徐州市志》的信息顯示,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時,徐州市只有18個少數民族。而到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時,徐州已有47個少數民族,其中1,984人分布在鄉村。至於豐縣鄉村,有111名少數民族男性,222名少數民族女性,多從雲、貴、川流入。

學者陳業強在《怒江傈僳族婦女跨省婚姻遷移研究》一書中記錄:福貢縣從1988年到2009年共有4,005名婦女外流,被拐賣外流的婦女有1,750人,超過四成。

傈僳族在徐州只有27人,2男25女,全部居住在鄉村地區。但豐縣卻沒有傈僳族人。

早前,徐州官方曾通報「鐵鍊女」事件,稱「楊某俠原名為小花梅(父母已故),雲南省福貢縣亞谷村人」。由於亞古村是一個傈僳族村落,很多人由此認為小花梅是傈僳族人。

但亞古村也有怒族和漢族居民。根據丁香醫生《偶爾治癒》對亞古村的走訪:「亞谷村多位村民回憶,小花梅和媽媽都是怒族。」

人口數據顯示,全徐州的怒族共有31人,16男15女,鄉村地區1男5女。其中豐縣鄉村有1名怒族女性。這名怒族女性就是「小花梅」?

據前調查記者鄧飛公布的「小花梅」的結婚證照片,上面顯示:揚慶俠,出生日期1969年6月6日。據此推算,在2010年11月1日人口普查標準時點,她應該是41歲。以及,發證日期1998年8月2日,那麼她應該在此之前就已來到豐縣。

但據《江蘇省徐州市2010年人口普查資料》顯示,31名在徐州的怒族人裡,40-44歲年齡段無人。

文章因此認為,「也就是說,至少2010年人口普查裡,徐州市沒有對得上小花梅身分信息的記錄。」

事實上,早前買下「徐州八孩母親」的董志民結婚證曝光,照片上的女子長相與「八孩母」明顯不符。 讓外界相信「小花梅」另有其人。 許多中國網友懷疑董志民先後「買」了兩任甚至三個女人,真實的「小花梅」已經遇害。

(責任編輯:林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