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江蘇調查組全力維穩封口 北京冬奧最後的狂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22日訊】江蘇調查組全力維穩封口;鐵鍊女事件突破人性底線,民眾覺醒;北京冬奧:最後的狂歡?| 唐靖遠 Jason | 方菲訪談 02/21/2022

【方菲訪談】江蘇省調查組聲稱要徹查豐縣鎖鏈女案,不過所為之事都是封口維穩。然而民間的關注有增無減。目前外界分析此事已經讓官方公信力蕩然無存,甚至動搖中共執政。 在全民關注鐵鍊女事件下,北京冬奧尷尬落幕。張藝謀稱閉幕式是「最後的狂歡」, 是否會一語成讖?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2月21號星期一。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下,江蘇省政府2月17號成立聯合調查組,聲稱要徹查豐縣的鐵鏈女案。然而調查組成立後,第一件事卻是調查結婚證的照片如何外洩,並傳喚各地近百人,同時將董集村嚴密封鎖,並開始輿論管控。然而民間關注的人群越來越廣泛,甚至連紅三代也為鐵鏈女發聲。

目前外界分析,此事已經讓官方的公信力蕩然無存,甚至動搖中共執政。在全民關注鐵鏈女事件下,北京冬奧尷尬落幕。這次的冬奧讓中共更長臉還是打臉?張藝謀稱閉幕式是最後的狂歡。是否會一語成讖?今晚我們請來兩位嘉賓來討論這些熱點事件,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方菲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給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Jason博士,Jason博士您好。

Jason: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好的,那我們先來討論一下鐵鏈女案件的最新發展。唐靖遠先生先請您來解讀一下,我們看到江蘇省調查組是上週四成立的,當時成立時候很多人說這個調查組要一錘定音,這個並不是一個什麼好的兆頭。結果事態的發展,我覺得跟很多人預期的也差不多。現在基本上很多人認為,它是一個維穩、封口的這樣的一個組。所以先請您點評一下,迄今為止這個調查組到底做了些什麼?那您怎麼看,它能調查出來什麼?

唐靖遠:照我的看法,它們最主要是做了起碼是5個方面的工作。首先第一個,它們一上來第一件事就是追查結婚證的下落,追查結婚證是誰洩露出去的,這明顯擺露出來,表現出來就是這是在解決提出問題的人,而不是解決這個問題本身了。同時這個鐵鏈女據說現在有比較可信的消息,是鐵鏈女已經不在豐縣當地了,已經不在那個精神病院了,而且不但不在豐縣,連徐州都不在了。

所以說現在不知道這個人現在被轉移到哪去,那麼這個毫無疑問是一個,相當於是一個封口的動作,不讓鐵鏈女跟外界有任何的接觸,這個是第一個。第二個就是這個董集村當地據說是被用鐵皮,把它整個村都把它給圍起來。但這種圍起來我們現在不太清楚,他們這個調查組究竟想要做什麼,因為圍起來它只能產生一個效果,就是說裡面的人一個都不准跑出來,那麼外面的人你也一個都別想進去,它其實起到是這麼一種效果。

換句話說,不是還有消息報導,這個是自由亞洲報導,它們得到比較合適的,整個董集村已經是被當地的武裝部人員所接管。那麼就帶來一個問題,我們都知道武裝部它其實是在1996年就已經被歸屬到中共的軍隊系統去指揮了,就是一般的地方的行政政府它是沒法去指揮它的。現在它既然由武裝部來接管,其實相當於董集村已經進入到一種事實上的軍管狀態,我是這麼來看的,這是第二個他們做的動作。

第三個動作就是他們在全網,對重點的一些大V,就是比較活躍的,為這個鐵鏈女事件去發聲的,進行了消聲、封殺。

主持人:就是打招呼,你們不能再說話。

唐靖遠:各種形式都有,有的它是打招呼,讓他們自己把發的這些敏感的微博給刪了,比如說像王聖強,王聖強曾經有公開地曝光嘛,說這個鐵鏈女就是李瑩什麼的。同時也有一些大V是整個號就直接就炸掉了,像那個什麼這個數據庫是吧,存量數據庫等等這些號。同時還有一些人是,讓他自己把他所寫的東西全部就撤掉以後,然後對他的號進行一定時間的限制,比如說這個半個月還是一個月,你不能夠發聲等等,反正就是它程度不等。

但是它這一波的消聲,它主要是集中在一些大V,和一些就是受熱捧的,因為很多人都寫了很多文章,用自己的公眾號嘛,有個人號的這種寫了很多文章,把一些熱點文章什麼全都給屏蔽掉了。但是他們在這點上他沒有敢,就是做到完全一刀切,禁止任何人來談論鐵鏈女這個事情,他們還沒有敢。所以現在你要到微博還是微信群,你可以看到一般的普羅大眾,就你沒有什麼影響力的,你就說我還是就這個事情發表一些議論、一些看法,你這個還是可以,它沒有敢完全封殺掉,所以它現在是這麼一個狀態,這是第三個動作。

第四個動作就是他們針對關鍵人物的維穩,你可以看出來,他們非常明顯的一個特徵,就是它是針對關鍵人物,像定點清除一樣。雲南亞古村的小花梅的相關的親屬,都受到了嚴厲的警告。像小花梅的舅舅,我們現在可以看到最新的消息是說,他已經收到,第一個收到了警方的電話,第二個據說中央電視臺已經派人到他家裡去拍攝了。拍了很多東西,不知道他們究竟會怎麼來講這個故事。

但是這個小花梅的舅舅就已經非常緊張,因為你想他就一個村民,沒見過什麼世面的,這種陣仗把他嚇住了,所以他都已經推翻了他自己以前的說辭。

主持人:好像改口了。

唐靖遠:這個是第四方面。第五方面就是我們可以看到現在有很多的五毛、這些粉紅,或者這些就出來開始洗地,發表了很多這些非常噁心的、無恥的這種言論,就是為鐵鏈女這個事情洗地。好像一方面他是把這個董志民說成是,好像董志民他這麼做也是有苦衷的。另一方面,好像這個鐵鏈女實際的生活狀態,並沒有像大眾所認為的那樣子的淒慘,她還是就是還比較,甚至還有說的比較幸福的等等。就是很多這樣的無恥的,非常的這樣的一些言論,大體上就是這五個方面。

主持人:然後據說這個調查組的成員,居然還有原徐州公安局的局長。然後人家說你這是自己查自己嗎?那這種情況您覺得他能查出什麼?他會給第五份通報嗎?大概有可能往哪個方向走呢?

唐靖遠:第五份通報我認為它肯定是會要給的,因為這個是官方,它是既定的這個程序,既然成立了一個新的調查組,它無論如何它要給出一份通報出來。只不過我認為它這個,首先這個調查組的成立,就像你剛才說的,它已經違背了一個最基本的原則,就是迴避原則,利益相關方而且是重大的利益相關方,你都沒有迴避。別說這個調查組的成員,他以前曾經當過徐州市的公安局的局長,包括江蘇省的很多官員,他們其實和徐州這個地方,它都有很多千絲萬縷的這種聯繫的。

你在這種情況之下,你根本就無法保證這種調查可以公平、公正地去進行,這個是一個。第二個,我覺得他們最終所得出來的結論,它很有可能,你從現在他們做的這些做法,就剛才我們歷數了這麼多,你已經可以看出它這個趨勢了。即便是它最後有可能真的把,比如說把董志民這三個人已經抓著了嘛,它可能會處一個比較重的刑罰,然後也不排除。它可能會拋出少數的這樣一些基層的官員,來作為平息眾怒的一種方式。

但是它一定會有一個大趨勢,我覺得它不會變的。他們會把這個案子整個案子最大限度地把它縮小、壓縮,就是把它局限化,把它說成是這個只是一個極其特殊的個案,沒有任何的代表性,也不具備任何的普遍性。而且甚至它還會把它歷史化。什麼意思呢?就是它會把它說成是這是一個陳年舊案,你看這是發生在20多年以前的案子了。意思就是現在其實應該已經不存在,或者說這樣的現象已經極其的少了。

即便它不管說是完全已經斷絕了,沒有這種現象了,但是它一定會把它局限化、歷史化,就是這只是過去的歷史遺留問題。我們現在的這個,你看黨的政策也好,我們的這個現代人民的生活也好,還是充滿陽光,黨依然還是偉光正的,民眾的生活依然是充滿陽光,是非常幸福美滿的,這種只是屬於極個別的這種現象。我認為它基本上整個大的這個基調,是在往這個方向上去走。

而且然後它由官方的媒體,現在大量的官方媒體,包括這些五毛是都被發動起來。明顯就是他們要和整個這個民眾自發的這股巨大的輿論的力量,去進行一個爭奪,爭奪對這件事情的話語權和解釋權。它最後要把它完全掌控在官方的手裡時候,官方說它是黑就是黑,官方說白就是白,反正一切都是由官方來說了算。只要這個定性一旦定了,如果說民眾還有誰再不服的,你要再說我認為還有什麼疑點要質疑或者怎麼地,它就可以給你扣上一個,你這是尋釁滋事啦,或者你這個就是傳播謠言啦,給你扣上很多罪名來打擊你。

主持人:對,我覺得它這個官方的算盤肯定是這樣的。甚至以前人家覺得說,你會不會太有可能把低層的一些人拋出來作為替罪羊,我覺得這個都很難說。但是這個事情我覺得有一個不同尋常,很多人意識到了說,這個事情你如果讓它再這樣過去的話,那就是沒有希望了。我看到網上有一位歷史學家,他就說如果這個事情就這麼過去了,徐州勝了的話,那它是一個社會脫序的一個轉折點。

那很可能就是你,接下來這種所有的信任、希望全部失去,就是說你這種暴虐的事件會越演越烈。所以現在其實我覺得民間的話,它那個反應倒好像是一種,就是它的反響越來越大,而且形成這種跟官方的博弈。所以您怎麼看迄今為止民間的這個反應?好像不同的人,你比如說像深圳的前市委書記歷有為,對吧,然後紅三代葉劍英的孫女都出來發聲了。

唐靖遠:我覺得這個裡面它背後有主要是兩個原因,首先第一個,就是由於這個鐵鏈女這個事件本身,它不是任何,至少表現出它不是任何政治事件,它不帶任何政治事件,從表面上看的就是一個單純的刑事案,而且它的這個善惡是非的這個性質是非常的清楚,沒有任何模糊地帶。所以所有的任何一個這個公民他站出來為這件事情去發聲的時候,官方它就沒有辦法做任何的這樣的,就是去為董志民辯解,或者說是去否定他,它不敢這樣做,因為它的這個善惡的這種性質太清楚了,就是怎麼說呢,非常的絕對,它沒有任何模糊地帶的存在。這個是一個,就是鐵鏈女的這種遭遇,她因為過於慘烈,基本上是觸動到了,我認為是觸動到了每一個人的最起碼的那個良知的底線,尤其董志民的這麼殘酷的這種折磨,這個是超越了人的這個認知和底線的。於是很多認為在現在我們這種,它和現在當前中共自己的那種宣傳形成一個極其,大國崛起啊,甚至是大家都這個超英趕美,都活得非常的好,跟這樣一個這個場景,它形成一個強烈的對比,我認為它其實這個作用,從這個角度上講,它等於是刺破了很多人的過去的認知的那種,他認為的這個大國盛世的這麼一個虛幻的景象。

主持人:而且它不是一個個案呢,它很有代表性,而且甚至可以說是冰山一角。

唐靖遠:對,所以我覺得這個是一個原因,另外一個原因就是說,它本來剛開始的時候大家都把它當成這只是一個就是普通的一個拐賣案,是不是,只是一個普通的刑事案,但是隨著是中共官方自己,中共官方它自己通過四次的通報,再加上很多民間人士不斷的這種爆料,把這些相關的黑幕給挖掘出來,拔出蘿蔔之後帶出泥。結果讓所有人現在發現,原來這個普通的刑事案,其實是不普通的。它原來真的和中共的體制是有關係的,拐賣婦女這種罪惡,它是跟這個體制的很多的事例,很多的這個是緊密聯繫在一起的。

這樣一來,它就帶來一個非常關鍵的後果,所有人,他就立馬覺得自己的安全都受到威脅,他立馬都覺得自己他的安全沒有任何的保障了。原來曾經一度認為離自己很遙遠,因為過去認為拐賣婦都是這麼在窮鄉僻壤,那個農村的婦女,可能有這種危險。他認為我生活在城市,是吧,我覺得我們受過高等教育,可能不存在這個問題。等這些黑幕都被挖出來的時候,他才發現,在這種一個這麼一個就是沒有保障的體制,一個極權的體制這樣下,你哪怕你是城市裡的人,哪怕你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你同樣不可避免,這樣的會遇到遭遇這樣的命運。

所以這種危險就讓很多人感覺到,幾乎所有人他都感覺到這個危險就在我的身邊。所以這樣一下子,讓所有人我必須建立,他要不為這個事情發聲,他就會知道,那麼將來他自己下一步,很有可能就會輪到他,下一個就會輪到他。所以這個案子,從這個角度上講,他真的和那個南京當初判決那個彭宇案一樣,它對整個社會的那個價值觀的走向,它有一種決定性的分水嶺式的一種意義,如果這個案子就這麼被黑下去,從此以後,我覺得中共的整個社會的它這種價值觀,和整個社會的善惡的這種顛倒的程度,它會遠遠的,就是出現一個跨越式的這麼一個變化。

主持人:是,那Jason博士也請您很快的點評一下,就是一個就是徐州調查組這樣的一個做法,甚至可以說明目張膽的這種封口,維穩的做法啊,讓您吃驚嗎?

Jason:我不吃驚,就是週末節目我是談了,他們這次核心目的就是,包括這一次一定是從中央,因為是必須是江蘇的這個調查組,它是中央指派他做這個事兒的,那麼中央一定是從最高一層,制定了一整套所謂的作戰計畫。那麼呢,他們是在嚴格執行這一條作戰計畫,而且呢,在整個你剛才談到一個詞,叫做一錘定音。這個詞非常關鍵。什麼叫一錘定音呢?就是因為前面四錘,全都是,越錘整個這個事情鬧得越厲害。它要一錘定音意思是啥呢?什麼叫一錘定音?就是說別人的聲音都壓下去以後,它敲啥就是啥。

那麼整個這個過程中的話,我當然也就是沒有想到這麼惡劣,我就是週末做自己節目的時候呢,我覺得它還是會體諒民意,但是呢,沒想到它第一步先做的是壓制民意,這是後來想想有一錘定音這樣一個指導,也必須這麼做,因為啥呢?因為歷史上每一錘,中共敲了四錘,每錘都敲的這個事情越熱鬧的原因就是,它每敲一錘網上就有新的消息爆出來,然後呢,把它駁得體無完膚,就包括它第三錘、第四三錘,敲出一個小花梅這個概念,也會被一個這個結婚照的照片徹底打的體無完膚。

那麼它意識到的話,它要一言堂,它要一錘定音,就必須得要把所有別的聲音全部壓下去。那麼它第一做的就是這個事情,把內部有同情心洩露消息的人控制起來。把民間有正義感、有影響力的人控制起來。包括一些大學了,企業單位了,就是你單位都傳遞消息,不許在網上再傳這個事兒了,把民間的意願壓下去,而且呢,他們也在塑造民意。剛才你談到了小花梅,就是雲南那家人,包括她的舅舅,已經開始收聲,甚至否認以前的說法。

其實我們沒注意到17號晚上,就是在成立江蘇這個調查組的那個公布的當天,大家滿懷希望的時候,17號晚上在民間有比較高一點的財新網的這樣的一個就比較高聲望的財新網,大家認為它不是官方,最赤裸裸最無恥的媒體,居然也有一個特殊的報導,報導李瑩的母親,說網上流傳的李瑩對比的照片是做過手腳,但它沒有說具體怎麼做手腳。而就說,整個這全是在塑造民意,這個過程中的話,其實就是把你以前的,因為大家很多中國人對這麼淒慘的事情,有人知道這是中共一貫在做的,如果他對中共有整個的認識,大部分在中共長期欺騙的環境下,他是有那種將信將疑,甚至不願意相信這麼的淒慘的事情發生在中國,這樣的一個潛在的心理底蘊。

那麼這個底蘊下,如果中共稍微給他一些藉口,讓他否認這個事情,就可能把一些不是所有的民怨,一些人的想法拉回來,因為畢竟過去這麼一年多、兩年,中共在疫情上好像聲稱自己做的很好,而經濟上宣稱自己做的很好,中國的這種很多人的這個幸福感一下爆了棚,甚至說是這個中國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國家。所有這些概念,讓很多人很興奮的情況下,遇見這個事,很多人就打擊得非常厲害。那麼中共如果給他一些自圓其說的說法,那麼這個人有可能就願意相信中共這個說法。這叫塑造民意,就是不同層面的瓦解現在整體的這種反抗的民意,然後呢,在過程中塑造民意。那麼這個過程中,沒有任何其它的聲音,在塑造出它希望你往上走的民意,最後它說出任何想說出的話,你都沒有辦法反駁。

主持人:對,我覺得這個是中共的這個如意算盤,但是就是說,其實現在,並不是像它想得這麼簡單啊,你看這個胡編,對吧,胡錫進自己都說了,說這個事件,是這個體現了這個給中共的什麼公信力敲了警鐘,就這意思。

Jason:你看他這個話是什麼時候說的。是中共有了統一決定以後說的,還是這是,在這之前很多人都說,就是分水嶺,事實上是在17、18號,17、18號以後說的話的人,和17、18號以前說話的人,你要看成兩個狀態。

主持人:對,但是您覺得就是說這個事情對於中共的公信力,因為至少我看很多人他們對於官方第五份通報,或者後面的這個要說什麼的,他們是不相信的。就是基本中共說這個DNA比對比不上呢,很多人說我不相信,就是現在這種對於中共的這種不相信的話,我覺得在這個事情上是體現的比較明顯的。所以,很多外界的分析就說,其實中共現在它是陷入一種塔西佗陷阱,就不管你說什麼人家都不相信。所以您覺得這個事情對中共的公信力是有這樣的打擊嗎?

Jason:對,就是對於你、我這樣的人,我們觀察中共已經觀察十幾、二十年了。所以說呢,我們其實是沒有任何吃驚的地方。但是對於很多中國人,特別是年輕一代中國人,這個事情就是一個再教育的概念。這個再教育的過程本身的話,其實就是在讓一群新的人,對中共的這種公信力產生就是徹底的這種讓中共公信力徹底破產的這個過程。

妳剛才談到的塔西佗現象,事實上是,這個塔西佗現象不是說就在中國出現一次就完了,因為不停的有人出生,不停的年輕一代全是在中共那個謊言中成長起來的,你幾乎可以默認80%從他們中學、大學出來的孩子,你都叫粉紅級的那種孩子。那麼這個事件,其實就在讓這一批人清醒很多,這次參與的很多人都是年輕一代,而這個年輕人這個過程中很多人就是說,就是整個人就是理念崩塌的那種打擊感,網上有這樣一個一些說法。就是其實這就是我說的,就是中共不斷的洗腦培養出自己的小粉紅,但是又用自己的行為不斷地讓這些小粉紅中一些還有理性的人清醒起來,這也是上天對於中國這個地方的人,特別是年輕人的一種眷顧。

主持人:對,你剛才說的,也是我看到的,就是有一位網友她不是被抓嗎?她是去豐縣當時看鐵鏈女兩個被抓的女性之一,後來她出來以後,她又在微博上發了很多她的經歷。我印象很深,她說沛縣的經歷讓她世界觀崩塌,她說以前她一直相信政府宣傳的東西,全部現在發現是謊言,而且變為利劍刺入她的身體。

Jason:對。其實這種人是表達力非常準確的人,而且有膽、有勢、敢有行動力的一個女孩子。實際上我的感覺,就是你知道這個事情的點擊量、閱讀量已經上百億了。其中多少人沒有這麼明確像她這樣走到最前線,但是如果中共將來出臺一個,侮辱全民智商的第五個官方報告,我想有一大批人會在這個過程中,再次像這個女孩子一樣清醒起來。對於中共描述的很多東西都開始有最根本的懷疑。所以在我看來,中共在所謂維穩的過程中,它其實做得越過分、越赤裸裸,將來出的報告越匪夷所思。在我看來,起到真正讓中國人清醒的效果越好。

主持人:現在我們看到,其實官方的輿論管控已經開始了。比如它還跟這個學校的學生說,誰也不能再談鐵鏈女的事情,去管控微博大V,或者自媒體。但是確實現在不同領域的人,包括金融領域、包括文藝界,像我剛才提的,以前體制內的人物,他們都在發聲。所以您覺得中共這次能不能還像過去一樣,通過維穩的方式,很快把這些聲音壓下去呢?

Jason:中共有槍桿子、有控制一切媒體,最終這事兒它是會壓下去的。但是壓下去的效果肯定不如,就剛才說的是災難性,它不知道這將是災難性的一個效果。在我看來,這個事情剛才你跟唐靖遠也都分析得非常好了。這個事兒如果歷史上,你對於一些政治問題,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問題、民族問題,你還有一點點非道德因素,讓你做出一些跟隨中共的決定,這個事兒是沒有任何的理由,讓你再完全追隨中共的,據說連塔利班都看不過去。

主持人:阿富汗國家塔利班。

Jason:對,連塔利班都覺得這樣子對待婦女是受不了的。你可以看到,你只要還是個人,你在這個身上其實就沒有選擇。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知道連唯利是圖的,債券圈、中國的金融圈的人都開始抵制封建這種國家發的集資的債務。這個過程中,它實際上是擺放位置。很多網上也說了,如果男的對這個事兒是這麼一個態度,你可以離他遠遠的。實際上就是一個最根本的,在這個事情上是一個最基本、最基本,人類沒有比這個再低的底線來衡量這個人是不是人了。如果在這個世上他仍然把所謂黨的名聲,所謂政府的穩定放在這個概念之上的話,這個人的是非觀念已經低在最基本人這個標準以下,他已經是跟動物那種,所謂的弱肉強食,這種極端殘酷的動物那種生活方式已經沒有區別了。

主持人:是。唐靖遠先生您怎麼看這個事件造成中共政權公信力進一步喪失,還有對民眾覺醒起到的作用?

唐靖遠:首先塔西佗陷阱,其實照它這個名詞定義的本身來說,它是只當一個政府,如果它要是失去了公信力的話,無論它說什麼、做什麼,大家都不會相信它,而且都會給它往負面的方向去下一個判斷。即便它說的是真話,大家也都不會相信它,認為它是在撒謊,它是指的這個定義。其實我覺得這個定義毫無疑問,它大體上它是能說明當前中共政權所面臨的這麼一種困境,但是我覺得它還不完全很準確。因為為什麼呢?因為我們至少就這個事件本身而言,我們可以看到鐵鏈女這個事件,從發展到現在,它表現出來的是所有官方所說的這些話,最後都被證實是謊言。它還不存在它失去公信力,它即使說了真話大家都不相信它,最後發現它所說的全部真的都是謊言。包括剛才就是提的那位女士,她的網名叫做什麼,我能抱起一百二十斤,我們簡稱。

她所寫的那個文章寫她整個進去的一個經歷,寫的還非常長,閱讀量也非常的高。其實這個經歷本身就暴露出來,其實說明了一個非常典型的東西,她用一個非常清晰、非常真實的一個角度,讓所有人都看到了中共的警察是如何的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就是踐踏了所有的法律、踐踏了所有人最基本的準則,想要怎麼弄你就怎麼弄你,想要怎麼治你就怎麼治你,完全是憑著他們的,只要符合他們的利益。所以其實這篇文章等於是起到了,從另外一個角度又反過來讓所有人看到,的確中共所謂的官方、所謂的司法部門,這些本來應當都是擁有公信力的部門,他們說出來的話是多麼的一錢不值。

我覺得它其實是起到這麼一個巨大的作用。所以這一次鐵鏈女的事件,我覺得它對整個中國人來說,的確是一個非常巨大的一種驚醒,就像潑了一盆冷水一樣,讓很多人突然一下就他們說的,從大國榮光、歲月靜好的那種狀態之中,他一下子清醒過來了,因為這個是中共自己造成的。剛才我們說了,中共不是發了四份通報,本來剛開始大家都認為這只是一個孤立的、簡單的一個拐賣案,婦女拐賣案。結果它通過這四份通報,中共自己把自己這個拐賣案與中共的體制之間那種深層的聯繫,它自己給暴露出來了,所以才讓所有人感到一種空前的危機,原來我們這樣可怕的事情,它就在我的身邊。

主持人:而且你碰上你還解決不了,誰都救不了你。

唐靖遠:你這沒法解決,因為這是體制性的,整個體制都在幫著那個罪犯掩蓋,整個體制都在縱容這樣的犯罪,都在視而不見,都在不作為,甚至還主動的參與,很多警察甚至都參與進行拐賣。所以這就讓很多人覺得他的三觀完全顛覆,就像這個一百二十斤一樣,她覺得她不經歷這麼一次,她完全不可想像,原來所謂的人民警察居然會是這麼的流氓,是這麼的無恥,突破了所有的底線。所以這種震撼性的東西,我覺得這個其實它對促進中國人真正的清醒過來,讓他們意識到、看清楚當前這個政權,它的真正的面目,覺得它是有非常大的好處。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我覺得它又不完全是那個標準的塔西佗陷阱。

主持人:所以您覺得現在很多不同的人群都在發聲,您覺得中共能很快壓下去嗎?

唐靖遠:從技術手段上面講,我認為中共至少在短時間之內,它是可以做得到的。因為它現在有大數據統,有定點清除的,非常精準的這麼一整套,而且有非常豐富的經驗了,它們已經做過很多次了,但是我不認為它們這次一定能夠成功。因為這個就像物理上有一個定律說,這個作用力越大,可能反作用力是越大的。很多人他一旦清醒過來以後,他即使暫時的表面上他不能夠說話,但是那個怒火、那個東西、那個能量是積壓在那兒的,將來說不定在某一個,就像這個鐵鏈女事件本身一樣,看上去是就像拐賣案件,案件過去已經發生過無數次了,沒有哪一次會像這次這樣,突然一下發酵到這種令人不可思議的這種程度。

其實說白了為什麼這次能發酵這個程度,其實也是長久以來,民眾對政府的這種不信任,政府不斷的撒謊、不斷的被揭穿,這種不信任的積累、積累、積累到一定程度之後,突然來了這麼一個爆發。所以像這樣的事情,我認為在將來不排除可能還會再次出現。儘管它可能現在在全力的封口,壟斷了這個解釋權,官方可能出來一個第五份通報,然後用強力把它給壓下去了。但是說不準可能又因為一個什麼微不足道的,這麼或者一個小小的事件,可能又讓這個事情突然又爆發出來,又讓它最後面臨一個不可收拾的局面。

主持人:我覺得這個事情有一點點不尋常,不一定政府真的能壓下去。現在好像很多人自己自發的在地鐵上,比如說發傳單,甚至用手機把這個訊息傳給隔壁的人,air job什麼的。所以我覺得中共很可能它的老一套不一定能起作用,我們拭目以待。

唐靖遠:這種行為本身就是再對抗政府這種消聲、封口,本身就是一種對抗。

主持人:對,非常少見。好,還有點時間,我們再談一下另外一個話題。這個話題我請Jason博士先來解讀一下。我們看到北京冬奧落幕了,當然現在基本上很多人都在關注鐵鏈女的事情,對冬奧的關注並不大,但是冬奧不管怎麼說,官方辦了這麼一次,現在落幕了,很多人也都在分析說這一次冬奧到底給中共帶來了什麼?它是得到了什麼?失去了什麼?特別是冬奧的閉幕式,那個張藝謀那麼一句最後的狂歡也讓很多人在解讀:你這是什麼意思?就是這東西雖然說可能是無意中說出來的,但是他真的有一點點宿命的那種感覺。所以請您給談談您對整個冬奧的一個總結或者綜述。

Jason:其實你用的宿命這個詞我覺得很恰當。你要是看中共的話,它的巔峰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那麼此時此刻的話,你感覺好像中共是歷史上沒有現在經濟這麼強大,自我感覺這麼良好。其實它已經是從經濟各方面,已經在走下坡路了。它實際上生命最旺盛的時候是2008年,但是此時此刻真的是在最後的狂歡。

從這次冬奧會的整個國際的反響,你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一點。這次冬奧會之後,幾乎國際上所有對這次奧運的西方文章,我看了所有的文章,大家都清醒地看到了這次奧運會,事實上是一個中共想主導世界的一個奧運會。這個結論本身的話,就是一個對於中共未來的世界事務上參與的一個極其危險的信號。因為啥呢?因為你辦完奧運會以後,大家就像是您請了一個客,花那麼多錢,結果大家感覺不是你這個人很好客,招待我們很高興。反倒是說這個人很危險,我們以後一定要防止這個人。那麼這堆錢就是白花,而且是起了負面作用,而且有實質的負面作用。

你比如說這次奧運的過程中,在好像有幾個項目它直接跟韓國在直接拚。那麼韓國就感覺中共在很多法規制約上,都在欺負韓國,韓國民怨在整個冬奧過程中爆棚的反共。這個結果韓國3月9日要大選,大選的兩個人一個是中共特別想讓上的,一個是中共特別不想讓的。因為一個是親美,一個是想中美之間保持平衡。那麼這個過程中,發現民調各方面都對於韓國的這個總統大選產生重要的影響。當然最終結果我們知道得到韓國到時候再看,但是不管怎麼說你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一次它在國際的影響是非常非常糟的。

而且這一次它的不擇手段只剩下錢這個概念,其實讓中國人也理解了。奧運會其實是體現本國民眾參與這個運動、參與這個遊戲的過程中,然後集中起來把精英在全世界做一個競賽。它事實上從最開始產生都是某種意思上講,是基於民間自發展現出來的。但是在過去這麼多年裡頭,共產主義國家始終把奧運會重新定義成了體現他們制度優越性的一個標杆。但中共不幸的是,在這個過程中始終在冬奧這個項目上是上不去,各種項目上不去。那麼它就只剩下錢了。

這次冬奧會一個最大的一個主題,就是很多中共奧運會的代表團的成員,事實上是違背中國基本國際法的雙國籍人士。包括給中共掙兩枚金牌、一枚銀牌的這個谷愛凌。沒有她,中國的獎牌就是低於美國,有她就是高於美國。那麼這樣子勝出來的一個結果,中國人閉著眼睛去歡呼。其實你仔細想一想,你是在頌揚中國的民間冬運體育項目在蓬勃發展,還是在頌揚美國的這個體育項目在蓬勃發展?

你某種意思上講,你會體現到中共只剩下用錢來全世界贖買,來給自己壯名聲,連它的體制的優越性在過程中已經完全不在乎是不是能體現出來了。那麼當然最後一點的話就是你剛才談到了,整個奧運會其實是被鐵鏈女這個事件完全給覆蓋住了。其實奧運會488家媒體鼓噪,結果據說有10億個點擊量,但是這個鐵鏈女現在是上百億的點擊量。其實你可以看到老百姓說了:奧運金牌離我十萬八千里,但是我跟這個鐵鏈女的區別就是一個悶棍的一個區別。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跟自己身心更相關的是什麼,所以說在民眾中,這次奧運也是徹底的失敗。你可以看到國際上失敗、體制上失敗、民眾中收買人心也失敗,只有極傻的那些人還跟著好好。那個好好的人我都不知道他是不是拿錢買的五毛。整個來說在我看來這次奧運,事實上是中共可以說是最後的狂歡。它用所有的錢砸進來做這個事情,結果是在給自己買來國內、國內外了很多的厭惡者和敵人。

主持人:對,而且在國際上它又被俄烏這個危機掩蓋。因為是普京來了拿了一堆錢,然後回去以後在烏克蘭那邊不消停,結果把中共這個冬奧會的光芒又給蓋過了。

Jason:是,是。其實就是不管怎麼說這一次冬奧會為了讓人來,給普京給了幾千萬的單子,其他的國家包括中亞幾國也是,每個國家多少億美元的這種單子。最終買來的什麼呢?讓人嘲笑,就是你對比2008年來的這些國際的人士和今年2022年來的,你可以看到中共的沒落。當時你還可以說是高朋滿座,現在就是剩下那些黑朋友了。

主持人:好的。

Jason:但是它這個黑不光是皮膚黑,還包括它國體黑各方面的。

主持人:好,了解。那唐靖遠先生,如果讓您對這次北京冬奧做一個總結和綜述,您會怎麼說呢?

唐靖遠:它毫無疑問是所失遠遠要多於它的所得,它被打臉是打得很慘的。我們可以這麼看吧,就是中共這次開奧運會它最起碼想要達到四大目的。但是這四大目的全部都被打臉,而且打得非常的嚴重。第一個它不是想要表現這個大國盛世嗎?就是剛才說的,剛才Jason已經分析得很詳細了。它就是相當於被鐵鏈女這個事件,等於完全撕下了它所有的這些偽裝、它所有的一些裝飾。那麼第二個目的它是要營造一個所謂的萬國來朝的這麼一個假象,結果這個所謂萬國來朝的假象也被,國際上不是很多外交抵制嗎?

主持人:對。

唐靖遠:由於你踐踏人權的這個抵制,相當於把你給廢掉了。那麼第三一個它其實想要營造一種就是所謂東升西降,習近平不是所謂東升西降嗎?那個假像,尤其是為什麼拚命宣傳這個谷愛凌,就是想把她作為一個,你看一個美國精英,為了嚮往中國,寧願放棄在美國…

主持人:為中國效力。

唐靖遠:過來,然後為我們中國這個效力。它其實想營造這麼一個就是作為一個政治象徵來進行敘事,來進行宣傳。其實這個谷愛淩因為這個國際糾紛到現在弄得灰頭土臉、兩頭不是人,其實有點已經變成是這樣子的。所以其實相對沒起到它想要的那個效果。那麼最後一個就是,它一心想要把這個奧運會和他那個什麼人類命運共同體要掛鉤,他甚至在這個發言當中都已經公開地把它提出來說:這個奧運會的理念和人類命運共同體都是相通的,怎麼怎麼的。他想要從政治上來操弄它。

但是結果實際上我們看到是在整個這次奧運會,比如說由於這些黑哨的風波,再加上對外國運動員的進行言論管制。好幾個例子了,一個是有德國的運動員得了金牌之後,她在那不敢說話:我要回到我國家以後,我才來發表這個言論,還有就是有的運動員不是屋裡漏水嗎?漏水之後結果被拍了這個照片發到社交媒體上,被中共這邊第一時間要求他先把那個刪除掉。就這些事件,其實你別看事情小,其實它在國際上引發的反響非常大。因為它造成了一個直接後果,就是它讓全世界所有人都看到,你所謂鼓吹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原來就是這樣的一個待遇。

就連人最起碼的日常生活漏了一點水,這種話都不敢隨便說。那麼它就讓所有人,尤其是最初很多外國人其實對中國還有點好感,認為中國發展得很好,這個經濟好像很發達。結果一來之後,所有這些幻象全部都破滅了。我覺得它不相當於自己把這個所謂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台給拆掉了嗎?所以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上講,就是它這四大目的可以說全部都沒有達到這個效果。再加上剛才提到說張藝謀的這個大凶之兆的這種…

主持人:開幕和閉幕全都不吉利。

唐靖遠:對,尤其是他在開幕式用「燕山雪花大如席」,它是出自於李白寫的那個《北風行》。裡面特別有這麼一句詩,除了這個《北風行》本身它是描寫那個戰亂死亡,其實是非常悲慘的這麼一個景象。它是不吉之音以外,在那個裡面他特別有一句詩句說,就是這個婦女,她丈夫遺留下了一雙白羽劍,這個白羽劍她不忍見此物最後把它焚之已成灰,最後把它給燒掉了。白羽劍,我們都知道白羽兩個字合起來不就是習近平的習字嘛,這個可以說是犯了中共最大的忌諱。居然這樣的事情堂而皇之地被放到了奧運會的開幕式上。所以你能怎麼去解釋?我覺得它真的就是可以只能說是鬼使神差,它真的就是一種天象了。就是在告訴給你,你現在這麼折騰,其實它表面上看上去光鮮,其實背後很有可能你面臨的將來是一個非常可怕的結局。

主持人:對,所以最後的狂歡,你最後的狂歡的收尾真的是太貼切了。是,還有一個我覺得看到運動員,因為你剛才說禁言嘛。那麼運動員回國之後,我們看到有不少運動員在發聲。像德國的滑雪選手就說她以後再也不回中國了,那另外一個瑞典的,他批評國際奧會說,把這個冬奧會讓中共這麼一個沒有人權的地方舉辦,是極為不負責任的。所以感覺上就是這些運動員,其實他們在中國是經歷了一番屈辱的。那當然他現在就是到了一個自由社會,他能夠發聲了。所以您怎麼看這些對他們的影響?另外就是說這些運動員會不會以後能夠更加站出來,真正為自由發聲,而不是為了這個利益而去屈辱了,就是讓自己去屈身於這種屈辱。

唐靖遠:對,我覺得這個事情其實要從兩方面來看。首先第一個就是這些運動員他們儘管是回去了以後,他還是終於還是敢於發聲,其實至少說明很多人…他們應該是非常有代表性的。就是他們並沒有被中共這一台豪華盛大的,甚至奢侈的這個奧運會的外表的光鮮所迷惑。他其實還是看穿了這個外表光鮮的背後的那種可怕,它意味著什麼。所以他們回去之後,你看他說「我再也不會去中國了」或者說「中國不再適合舉辦奧運會了」,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個其實是個可怕的東西。他至少還敢於這麼說話,沒有受到這個迷惑,我覺得從這一點上講還是比較難得的,再加上中共不是還給他們很多大禮包嗎。

這個是一個方面,但是另外一方面我覺得其實它也反映出來,就是說很多的運動員他還是願意我寧可保持沉默。我先去得了它的好處、得了它的名和利以後,我回來再回到自由的社會,再來發表我的真實想法、看法。這個本身其實在某種程度上,你就是已經在向這個強權、在向這個極權制度去妥協了,你在去向它下跪了嘛。你其實還是無形中用你的這個行為,你去跟它做了一個交換。那麼這樣的行為,我覺得其實相比起那個像坎特這樣似的人物,他其實還是有一定的差距的。就至少看到坎特他可以很充滿自信地說,我可以不考慮下一筆這個…

主持人:對,他就說,有的時候挺身而出,比領到下一張支票更重要。

唐靖遠:對,所以我覺得就是說至少坎特,我覺得他是表現出他是把人的這個價值觀或是原則,對和錯、善與惡的原則我們先要放到第一位,至於說物質利益把它放到第二位。從某種程度上講很多的這些運動員,他表現出來我先閉嘴不說話,我符合你的要求我跟你交換一些利益之後,然後我回到安全的地方的時候我再來發聲,在來抨擊你。他其實還是有些差距,他其實客觀上反映出來什麼?恰恰說明中共所謂的這種極權模式,它對國際社會的扭曲、價值觀扭曲,已經體現出它的效果了。

主持人:是,我想這些運動員回國以後,可能會看到體內裡的報導。如果看到這樣的話,我估計他們下次可能還真的會考慮考慮要不要去中國參賽了。

唐靖遠:更加深刻的體會。

主持人:是,好的,那非常感謝今天二位的精彩點評,那我們節目時間快要到了。感謝觀眾朋友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