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鐵鏈女」案水很深 震動北京高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22日訊】徐州「鐵鏈女」案引發輿論憤怒,同時震動中共高層,地方當局被迫宣布調查,但有學者指出,這個案件背後的水很深,但無論中共說什麼,民眾都不會相信。

「鐵鏈女」案持續發酵,當地豐縣和徐州市政府先後發布四份前後矛盾、漏洞百出的調查通告,令民眾更加憤怒。

據美國之音2月22日報導,「鐵鏈女」案成為中共建政以來面臨的最大輿情之一,中共當局公信力陷入危機。

現在江蘇省政府接管案件,要求」進行全面調查,徹底查明事實真相」,對有關違法犯罪行為和責任人員「依法嚴懲」和「嚴肅追責」。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對美國之音表示,「鐵鏈女」案的水太深,以至於官方無法和盤托出,這次無論中共說什麼,別人都不會相信。

胡平表示,徐州政府的四次通告破綻百出,不單是那些不相信政府的人不相信,就連那些想相信政府的人都沒法相信。

胡平說,徐州政府這次表現得這麼差勁,編謊編得一點都不像,說明這件事背後的水很深。因為徐州政府發現,這件事的全部真相是不可以和盤托出的。如果單單是這一件事那還好辦,問題是這種類似的事太多。董集村有這種事,別的村也有這種事;豐縣有,江蘇別的縣也有;江蘇有,全國很多地方都有。

要是不及時擋住這個話題,都扯出來、沒完沒了,那麻煩就大了。所以他就想個辦法編個謊,把它搪塞過去,讓這個話題就此打住,這是他的意圖。結果弄巧成拙、引火燒身。

胡平提到,聽說好像習近平聞訊大怒,彭麗媛表示要親自處理這個問題,追查到底。這個話給人感覺好像高層的人原來不知道,現在才知道,所以他才發怒。這當然不是真的。因為拐賣婦女這件事在中國就是房間裡的大象,人人都知道它的存在。

他說,現在中共政府和官媒面臨的問題是,你們明明知道在中國有很多地方都有大量拐賣婦女的事件,為什麼這麼多年都漠然置之?為什麼不認真地解決?這是當局無法迴避又無法回答的問題。

胡平還表示,「鐵鏈女」事件未來的調查走向將反映出北京的態度。

他說:「徐州政府連謊都沒編圓,逼得中央不得不把調查升級。可是現在省政府介入了,和原來的徐州政府一樣,也面臨同樣的問題,就是怎麼把握分寸,說什麼不說什麼。而這點其實是取決於中央,中央的態度才是最根本的。所以這次江蘇省委省政府在這個問題上將要表現出來的態度,其實就是反映中央的態度。」

此前,徐州當局對於「鐵鏈女」案曾先後發布四次通報,說法由最初的「楊某俠」與董志民為「合法夫妻」,最終改口為董志民等人涉嫌「非法拘禁」及「拐賣婦女」罪。

中共官方的幾個「調查版本」被指「前後矛盾」,「越描越黑」。

1月28日,徐州市豐縣官方首次發布通報,稱楊某俠「1998年8月與豐縣歡口鎮董某民領證結婚,不存在拐賣行為」,並指楊某俠「患有精神疾病」,經常「無故毆打孩子和老人」。

1月30日,江蘇徐州豐縣第二次發布調查通報稱,「楊某俠1998年6月在歡口鎮與山東魚台縣交界處流浪乞討時,被董某民的父親董某更(已故)收留」。通報稱「未發現有拐賣行為」。

2月7日,徐州市官方第三次發布通報,稱楊某俠原名為「小花梅」(父母已故),雲南省福貢縣亞谷村人。「小花梅」1994年嫁至雲南省保山市,1996年離婚後回到亞谷村,當時已表現出言語行為異常,同村的桑某某將「小花梅」帶至江蘇治病。兩人到達江蘇省東海縣後「小花梅」走失,當時桑某某未報警,也未告知「小花梅」家人。

但前《雲南資訊報》記者馬薩、鐵木近日到雲南省福貢縣亞谷村和普洛村實地採訪探詢真相,2月12日在微信公共號發表了《尋找小花梅》,顯示官方通告所謂的實地調查為謊言。

北京律師郝亞超也發文質疑徐州報告移花接木,漏洞百出,嚴重違背常識。

在輿論壓力之下,2月10日,徐州市官方發布第四次通報稱,經對楊某俠(此姓名為董某民所取)、光某英(小花梅同母異父妹妹)與普某瑪(小花梅母親,已去世)生前遺物進行DNA檢驗比對,結果為普某瑪與楊某俠、光某英符合母女關係,並認定楊某俠即是小花梅。

「鐵鏈女」事件曝光後,許多民眾指「鐵鏈女」就是早年四川南充市被拐賣的女孩李瑩。

「驕傲女孩」近日發推文說:「在南充,除了李瑩家不承認鐵鏈拴着的是李瑩,全南充都知道她是李瑩!這就是現實!」

此前,出身豐縣的中國導演王聖強也曾在微博透露,豐縣當地人都知道「鐵鏈女」就是李瑩,但中共當局「不能讓她是李瑩」,因為李瑩的父親是一名老兵,承認此事會動搖軍心。

中共當局的四次通報均避談李瑩。旅美的人權律師吳紹平對大紀元表示:「為什麼官方幾次通報的信息均不一致?為什麼官方通報都沒有提到楊某俠的年齡,以及她當時結婚的年齡情況?因為這裡涉及到四川南充失蹤的女孩李瑩的情況。」

「從照片看,李瑩與楊某俠的相貌高度相似,有人對此進行了專業比對,基本確定了兩人是同一個人。而且有人注意到楊某俠的口音是四川口音,官方卻指她是雲南亞谷村人,兩地口音區別很大。李瑩的親屬李大成來尋親,為什麼官方避而不談李大成要求驗證DNA的情況?顯然,官方避開了當地官員的瀆職問題。」吳紹平律師說。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