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元:董志民趙富強張高麗們的保護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辭牛迎虎。牛年歲尾,趙富強在楊浦區政府眼皮底下圈養性奴,引發6億瀏覽量的熱議還未消退;虎年伊始,又爆出「徐州八孩母」被鐵鍊拴頸過著非人生活的駭人視頻,引發輿論海嘯;在全球高度關注下,又上演了彭帥「電視認罪」否認張高麗性侵一幕。從農村到大都市、到中央,都在庇護做惡者,打壓威脅受害者,這樣的國度豈不成了惡者的樂園、善者的煉獄?做惡者還能逍遙多久?

「平安上海」趙富強鬧市區圈養性奴

2021年12月初,大陸微博突然熱轉趙富強「上海小紅樓案」,是因為當年主審此案的法官張錚在11月落馬。12月5日高達6億的流覽量被刪除,整個滬媒(包括自媒體)集體沉默。

從江蘇來到上海的小裁縫趙富強,2000年從兩家「暗娼」美髮店起家。2014年他買下楊浦區許昌路一棟六層樓房,坊間稱為「小紅樓」,距離楊浦區政府、楊浦區婦女聯合會僅有兩百米。他堂而皇之地在紅樓,用謊言和暴力強迫女子們賣淫,取悅各路權貴。有的女子還被強迫取卵配種,成為別人的生育工具。

有大批官員做後台,趙富強巧取豪奪,在上海擁有上千處商鋪,10億資產。他經常說:「在楊浦沒有我搞不定的事情」。當地派出所所長、副所長都是他的座上賓。

上海有個法治欄目《平安上海》,居然被趙富強接手經營,可見他與上海市公安、政法系統的關係非同一般。這個法制節目也成了趙富強綁架女人、逼良為娼的幌子。

2017年從美國留學回國的一位女子,就是通過這個欄目的公開招聘,落入了趙富強的魔掌。她被強姦,被拍裸照視頻,被強迫賣淫。

一次,該女子趁去銀行取錢的機會報警。在派出所,她多次要求警察檢驗她身上被趙富強毆打的傷痕。警察既不驗傷,也不做筆錄,甚至有警察說:「跟著趙富強不是挺好嗎?」後來,她被趙富強從派出所領走。

領回去後,她遭到趙富強暴打,隨後被送私人診所取卵。連續十幾天被強制注射催卵針,她患上了嚴重的腹腔積水,永遠失去了生育能力。小紅樓中被取卵的女子不下三人。

由於幾位受害人持之以恆地報警、實名舉報,加上所謂的「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剛巧來到上海。2019年5月趙富強被捕,2020年9月趙富強被判死緩。

涉案下獄的13名官員都是楊浦區的,最大的官是區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盧焱。趙富強的上千個店鋪遍及上海,僅靠楊浦區的一干官員怎能搞的定?

2019年美國海外電視網披露,時任中共上海市常務副市長陳寅、市委祕書長諸葛宇傑、市政協副主席金興明等高官均出道於楊浦區,都曾是盧焱的上級。

另外,《平安上海》是用來講好上海公檢法故事的欄目。上海市委書記韓正非常關注這個節目,並以此為政績之一,晉升政治局常委。趙富強能成為這個節目的老闆,表明上海市的公檢法都在為這個黑社會頭目做背書,韓正對此也是首肯的。而韓正,歷來被視為江澤民的馬仔。

徐州八孩母」被鐵鍊鎖脖過非人生活

2022年正值北京舉辦冬奧會之際,「徐州八孩母」事件引發全球輿論海嘯,迄今為止,全球的各家社交平臺總閱讀量,至少有100多億次。

「徐州八孩母」,二十多年前被拐賣至徐州市豐縣董志民家,被強暴生了8個孩子,強姦她的,還有董志民的父親和弟弟。她因為反抗,牙齒幾乎被拔光,舌尖被剪,常年被鐵鍊套脖、拴在一間淩亂破舊的土房裡,過著非人的生活。

董志民家一貧如洗,也沒什麼背景,他淩辱一個女子這麼多年,而且超生7胎,當地政府為何視而不見?知情網友透露:當地多位村幹部、歡口鎮黨委幹部,都參與了強姦八孩母,還發生過鎮幹部妻子因此事與自己丈夫大鬧的風波,這也說明八孩母被當地幹部強姦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鐵鍊八孩母】視頻流出後,江蘇豐縣和徐州市政府輿論先行,1月28日~2月7日,連發三份公告:第一次通報,說八孩母是本地人,與董志民領證結婚,不存在拐賣;第二次通告說她是董家收留的來歷不明的流浪女;第三次通報說她是千里之外怒江邊的一位叫小花梅的女子。

2月10日發布第四份通報,最初斷定「不存在拐賣」的徐州當局,首次承認徐州八孩案確實涉及拐賣。同時宣布:現年55歲的董某民涉嫌「非法拘禁罪」,桑姓婦人及其丈夫時某忠涉嫌「拐賣婦女罪」,上述「三人已被採取形式強制措施」。

四份通告前後自相矛盾,漏洞多多,疑雲重重,欲蓋彌彰。徐州當局輿論造假的同時,也開始加強維穩。

不少網民前往豐縣董家集尋找真相,遭到員警阻撓。網上視頻顯示,一名戴口罩的員警說:「你們幾個挑頭的,你一旦挑頭你就被抓,你就要坐牢,我明確跟你說,你以為你是什麼?我們現在上百號警力在戒備……」

另有兩名女性志願者,前往醫院屢遭阻礙,探視八孩母未果,甚至還被搶走手機。她們11日前往豐縣孫樓派出所報案,失去音訊,被「尋釁滋事罪」拘留。

當地員警為何如此囂張?「驕傲女孩」在推特上發布帖文稱:「八孩母」年少時,是通過人販子頭目姚氏兄弟被轉手到了董家,而姚氏兄弟的近親屬是徐州公安局某派出所的副所長,他們背後還有廳級的高官做靠山。

帖文還提到:據老人回憶,僅僅是董集這一個村,就有30多個婦女因為不堪忍受性奴的生活而死掉,有的是被打死,有的是喝農藥自殺。

可以說,江蘇省從公安廳,一條線延伸至下面的公安局、派出所,都是人販子的保護傘,人口販賣產業鏈上的受益者。

首揭「中南海性侵」被認罪

中國著名女網運動員彭帥,2021年11月2日在自己微博中公開披露,她如何被祕密帶入中南海,遭到中共前副總理張高麗性侵,保持多年不倫關係,最後被始亂終棄。她的帖文、她本人,很快從大眾視野消失,引發全球關注。

美國國務院表示,美國密切關注彭帥的情況,期望她安全,並呼籲中共當局追究彭帥提出的性侵指控。國際女子網球協會,宣佈暫停所有中國賽事。

2022年2月7日,彭帥在冬奧封閉賽區一旅館,接受法國體育媒體訪問時「翻供」:重申未指控任何人性侵她,強調是自己刪掉張貼在微博的控訴文章。

採訪中,中國奧委會辦公室主任王侃也在現場。有一張採訪照片,從鏡子中能看見一白衣男子胸前雙手交叉緊盯的樣子。如此詭異的情況令外界更加憂心,國際女子網球協會主席西蒙,仍質疑彭帥的確切狀況。

作為女子網球運動員,被中南海高官性侵,彭帥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但她是敢於站出來曝光中南海高層性侵的第一人。

制度化的「中南海淫亂

中國前國家籃球隊隊員、加拿大籃球教練鞠濱說,女子網球隊是中共高層性騷擾的重點領域,最早可以追到1980年代。那時國內開闢了很多網球球場,給中央高層人物進行娛樂健身,他們都是找頂級運動員陪練。

鞠濱說:「我非常清楚這裡邊所產生的這些骯髒的事情,一些交易。這個體制裡面不停地在發生這樣的事情」,「你可以看到下層對上層唯唯諾諾的媚態」。他說這是非常明顯的一種奴隸制度的體現。「今天不發生,明天還會發生,不發生在彭帥身上,就發生在李帥身上,這個制度就是滋生(性騷擾)的土壤。」

這種為中南海高層提供性服務的制度,可以追溯到毛澤東時代的中南海舞會。當時中共領導人與「中南海文工團」女演員跳舞,常常熱烈至過頭,隨便到越軌。15歲舞蹈演員孟錦雲,是毛澤東的「專職舞伴」,後調到中南海照顧毛的日常起居。

時事評論家唐靖遠說:「從延安時代的換妻潮,到建政後的中南海舞會,再到相應級別高官的生活祕書、家庭保姆之類,中共高層的性特權,完全是一種制度化的方式在運行。」

到了江澤民時代,「腐敗淫亂治國」更是觸目驚心。江澤民首開官場「床上培養女幹部」之風,他的四大情婦均位居高位。江澤民的鐵桿親信曾慶紅、羅干、周永康、薄熙來、令計劃、徐才厚、郭伯雄、孫政才等,各個都是淫棍;其中周永康姦淫過400多位女子,薄熙來有情婦超過170人。可這些淫棍,卻在政府中擔任正國級、副國級的要職。

法學家袁紅冰表示,淫亂是中共暴政的一個基本特徵,整個中共從江澤民時代起,「所有的官員上至中共的總書記、國家主席,一直到下面的小科長。全部是一群貪官污吏,是一群衣冠禽獸。」據統計落馬的中共貪官,95%都包養情人。

「桂宮題楹帖,萬惡淫為首。所以惡報多,不如淫報醜。天刑件件奇,天罰樣樣有。或誘他人妻,己妻為人誘;或摟他人女,己女為人摟;或以姦殺身;或以姦絕後;或傾家業財;或奪功名壽;或生子孫賤;或隨誑騙走,淫報極紛紛,筆談難縷縷。此惡放過誰,伊何不回首……」

真人張三豐在《天口篇·淫惡篇》中指明:「淫」是所有惡行中最令人憎恨的。行淫惡者,惡報多而且會很醜。天懲罰淫惡者的形式應有盡有:因為姦淫,有的遭致殺身;有的招致絕後;有的蕩盡家業;有的丟掉功名;有的折福折壽;有的反被他人謀財害命……淫惡招致的報應太多,天道的懲罰從未放過誰,為何還執迷不返呢?

縱觀這些權傾一時、不可一世的中共貪官淫棍,到頭來還不是成了階下囚,蕩盡億萬家業,折福折壽。這些貪官的下場,看起來是權力鬥爭的犧牲品或者說保護傘不夠硬,其實正是應了張三豐所言。

萬惡淫為首。無論東西方,傳統上人類都把淫亂當成最邪惡的事。曾經輝煌的古巴比倫、古羅馬,不都是因為淫亂而遭天滅的嗎?

當天滅中共,中共紅牆倒塌之時,終極大老虎江澤民、曾慶紅等淫棍,能逃脫天懲嗎?哪個貪官淫吏還會有保護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