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鐵鏈女」的出現與消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徐州豐縣的「鐵鏈女」事件似乎要漸入尾聲了,因為關鍵人物「鐵鏈女」一如她突然出現時那樣,於近日又突然消失在公眾的視野中。2月20日,「驕傲女孩」對外發消息稱,「豐縣精神病院的人,都不知道李瑩在哪了」。

鐵鏈女」突然消失讓人細思極恐、揪心難過,但似乎並不像她出現時那樣,令人感到震驚意外、難以想像。人們驚訝、憤怒之餘,或許未曾留意,當初她的突然被曝光就充滿了戲劇性和偶然性。

據網文《豐縣究竟發生了什麼:鐵鏈女事件全網最詳細整理》中介紹,2021年12月,豐縣歡口鎮某鎮幹部一拍腦袋,想起要搞一次給低保戶「獻愛心」活動;再一拍腦袋,又想起了該鎮低保戶董志民「努力拚搏」、「多生多育」,正好可以拿來宣揚自己的政績。想到這兒,鎮幹部已經得意忘形了,哪裡還會記得董家另有兩間暗無天日的黑屋,並且這其中一間裡就關著拐來的「八孩媽」。

當地官媒還專門報導了董志民家的情況,並稱「各級領導雖然都已盡力幫助,(他家)仍然是生活在拮据之中」,同時還表彰了幾十位愛心人士「為這個低保家庭獻上四千多元慰問金」。這一忽悠,大量的短視頻愛好者們紛至沓來,都將鏡頭對準了這個需要「愛心」的貧困戶。就這樣,「鐵鏈女」被囚禁的小黑屋最終被一位視頻拍攝者發現。很多人都看到,她呆滯地佇立在鏡頭前,「寒冬臘月,穿著單衣,床上一條薄被,桌子上擱著一碗凍成一坨的白粥」、「頸子居然還有一條鎖鏈」。

現實慘烈地呈現在眾人面前,可大家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如此「天平盛世」下,竟然還會有這樣的足以挑戰正常人認知、刺痛文明人視線的「螻蟻」?一直到近日「鐵鏈女」消失,中共元帥葉劍英的孫女葉靜子也仍在震驚地表示,「21世紀還存在這麼原始行為,人性去哪裡了?」

可以說,「鐵鏈女」出現在人們的意料之外,以及被喪失人性、毫無人道的對待,正是觀者震驚、民意沸騰的最關鍵原因所在。尤其當外界得知,她遭到毒打、拔牙、割舌以及被多人輪姦等各種慘無人道的虐待、欺凌時,眾人內心的震驚、憤怒、難以置信的情緒就更難撫平了。

如今「鐵鏈女」突然消失,中共在徐州、江蘇等地的官員搞了一系列騷操作之後,很多人的情緒卻出現了逆轉,內心獨白也由當初的「怎會這樣」轉變為「原來如此」。這足以表明,相比事件發生時的意料之外,中共換湯不換藥的邪惡伎倆更在人們的意料之中。

豐縣這樁醜事一經曝光,中共由上至下第一反應就是裝聾作啞。黨媒、官媒集體失聲、當地政府不回應、婦聯、殘聯、文聯都把嘴捂得嚴嚴實實。沒有「最高指示」,每天只想著如何諂媚上級、升官發財、從不關心民間疾苦的地方官僚又怎會去關心一介村婦?更何況,「鐵鏈女」事件涉及到行政、公、檢、法等幾乎所有官僚機構的官官相護、甚至共謀,因此中共更不可能允許任何人去揭露、深挖了。

為把中共「狗官」幹的醜事壓下去,當地官方通報中的信口雌黃、前言不搭後語的滿紙謊言也就成了一種必然。看到民間輿論不依不饒,就再攢出一個高級別的調查組。結果豐縣一夜就成了「封縣」,嚴密的調查好像都不是為了問題,而是直奔著發現問題的人而去。看來,對這個調查組來說,「鐵鏈女」是不是被拐賣的少女李瑩並不重要,明顯能證明「鐵鏈女」不是楊某俠的那張董楊結婚照到底是誰散布出去的,才是關係到「我黨」存亡的大事。

封鎖消息、掩蓋真相本就是中共的老本行。這種邪惡、醜陋的伎倆多出現一次,就只會讓人更加認識到,相信中共的調查就等於相信「母豬會上樹」。

中共「反腐」多年,也無法阻擋扶貧、醫療、養老等民生領域加速淪為「腐敗重災區」。更令人慨嘆的是,自廣東省前紀委書記朱明國因涉貪超過2.3億元而被判死緩,中央紀委第四紀檢監察室原主任魏健因受賄而被判15年之後,中央的巡視組前副組長董宏也於去年被控受賄超過4.6億元。對此,大陸網民們都一針見血的指出,「查腐敗的人自己搞起了腐敗」;「這身分和金額都令人感到非常吃驚」。

回到江蘇,從官方報道中也能看到,「1989年,徐州開展專項行動,解救被拐婦女800多人」;「1992年,解救被拐婦女兒童1200多人」;「2000年,解救被拐婦女12000多人、兒童5400多人」。再往前,「1986–1989三年,徐州六縣拐賣48100人,日均43.8人」,似乎更令人觸目驚心。人們始終不解:拐賣4萬多、卻只能解救幾百、幾千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呢?每天幾十人被拐,但是在十幾年間,徐州卻只開展了三次「打拐」行動,其結果不僅「越打越拐」,還得到了全國婦聯、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公安部領導的高度稱讚。

中共麾下的司法、公安要不是眼瞎,那就是在刻意包庇。拐賣在一個徐州就能有如此龐大的市場,這條牽涉巨大利益的鏈條背後又怎會沒有權力來開道、護航?要知道,中共由上至下的腐敗早已滲透到各個領域、各種罪惡當中了。

既然真相不可能從中共的嘴裡說出,真相中存在的活生生的人就極有可能逐一被消失。尤其是直接揭開了中共「盛世」畫皮的「鐵鏈女」,她被精神病、被失蹤的結局也必然會不幸的出現在許多關注者的意料之中。人們甚至越來越不感到驚訝,因為他們相信至邪至惡的中共定然幹得出這種滅絕人性、喪盡天良的勾當。

翻開中共的歷史,「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中共在過去幾十年中,即使對無辜者、善良人,也從未停止過下毒手,更別說它拿來當洩慾、牟利工具的性奴了。中共惡魔般的「黨性」已吞噬了其成員的人性,黨官們普遍習慣了不把人當人,於是濫殺無辜、草菅人命也就成了他們的家常便飯。中共作惡是無底線的,只有認清它到底有多邪惡,才能避免慘遭其蹂躪、奴役和迫害。作為中國人也應該深刻的認識到,只有生活在一個沒有「鐵鏈女」的國家,才能擁有真正意義上的平安和幸福;只有解體了中共,「鐵鏈女」的悲劇才會停止上演。

本文只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