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江蘇通告繼續掩蓋真相 包庇徐州當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進行了系列維穩、將相關人員封殺後,調查「八孩女」慘劇入場不久的江蘇省調查組於2月23日發布了通告。果然不出所料,江蘇省繼續著徐州當局的無恥,繼續睜眼說瞎話,繼續掩蓋真相,繼續與廣大的民意背道而馳。其通告重點如下:

一、延續徐州當局說辭,認定結婚證上的楊某俠是雲南的小花梅,「八孩女」就是楊某俠,因此「八孩女」就是小花梅,否認「八孩女」是四川的李瑩。

通告還煞有介事地解釋說為何本人與照片上的容貌有差異,是因為「受年齡增長造成的皮膚老化、毛髮退化、脂肪組織液化以及牙齒缺失等因素影響」而發生了變化,2月22日,經公安部物證鑑定中心人像鑑定,楊某俠與董某民結婚證照片與楊某俠在雲南第一次結婚照片、網傳視頻截圖楊某俠照片、楊某俠身分證照片、楊某俠近照反映出的人像特徵相同,認定為同一人。

此外,楊某俠與李瑩母親的DNA檢驗比對,此前經南京醫科大學司法鑑定所鑑定已被排除母子關係,2月20日,由公安部物證鑑定中心鑑定,再次排除李瑩母親和楊某俠存在生物學親子關係。據此認定楊某俠與李瑩不是同一人。

江蘇調查組、或者說其背後所有介入此事的官員、具體辦案人員,眼睛該瞎到什麼程度,將明明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人硬說成是一個人,將明明很多人打眼一看就絕不會將兩人認定為一個人的人,生生扯到一起,而且將其歸咎於年齡增長造成的變化。然而,再變化,人的面貌的基本特徵也不會有如此改觀吧?!

至於拿DNA說事,也已經同樣沒有說服力。官家的檢驗機構,為官家服務,有多少可信度呢?況且此前網友早已經對南充警方提取李瑩母親DNA的超速度表示高度懷疑。沒有公開透明的有監督的檢測,沒有人會相信的。

二、通告詳細介紹了小花梅從雲南省福貢縣被拐賣到江蘇省豐縣的過程,並稱已對拐賣者桑某妞、時某忠的犯罪行為立案偵查。

在排除了楊某俠是李瑩,而是小花梅後,通告公示的拐賣過程或許是真實的小花梅的故事,或許同樣是編造出來的,但李瑩被拐賣、被強姦、被輪姦的慘劇則就此被掩蓋。江蘇省或者介入此事的官員們的心不痛嗎?作為人,怎麼會如此無動於衷、無恥之極呢?

三、通告介紹了所謂楊某俠(小花梅)的精神與身體狀況,並稱2022年1月30日,經徐州市醫療專家會診,診斷其患有精神分裂症。2月19日,經南京腦科醫院司法鑑定所司法鑑定,得出同樣結論,還稱受目前精神狀態影響,難以正常接觸交流。2月20日,省公安廳委託中國政法大學證據科學研究院(法庭科學技術研究所)進行覆核鑑定,結論一致。目前,楊某俠正在醫院接受治療。

讓人不無擔心的是「八孩女」的命運,從中共當局的一系列診斷看,或許會讓其永遠都停留在精神病的狀態中,或者是用藥物一直控制,或者實行殘忍手術,讓其失憶,或者在某個時間段讓其徹底消失。邪惡的中共是完全做的出來的。

還有通告中稱,其牙齒也不是被某些人用鉗子拔掉的,而是因為患有重度慢性牙周炎,這是未發現外傷致牙齒缺失的客觀證據。

請記住這些所有介入的機構和醫院、專家:南京腦科醫院司法鑑定所、中國政法大學證據科學研究院、徐州市口腔醫學專家、南京市口腔醫院專家、北京大學口腔醫學院、首都醫科大學北京口腔醫院、浙江迪安鑑定科學研究院3名專家。他們都是為這份無恥通告提供證詞的幫凶。

四、通告繼續沿用徐州當局說辭,稱八個孩子皆是楊某俠與董某民生育,又是南京醫科大學司法鑑定所和公安部物證鑑定中心證實,至於為何生育了第一個孩子後十年未生育,是因為採取了節育措施。之後再生育,是因為節育措施失敗。

明顯的謊言卻依舊硬著頭皮推出,大概還是為了圓八孩女並非是小花梅的謊,更是為了迴避之前曝出的當地有權勢官員參與強姦八孩女,其孩子中很可能有這些官員的孩子的事實。

五、通告最終推出了需要為此承擔罪責的人選,包括極有可能入刑的董某民、拐賣、買賣人口的桑某妞、時某忠、徐某東、劉某柱、霍某渠、霍某得、譚某慶、李某玲等小人物,至於一干「黨員幹部和公職人員」只是「失職瀆職」,被輕輕地懲罰了一下。

他們是豐縣縣委書記婁海被撤銷黨內職務、政務撤職處分,豐縣縣委副書記、縣長鄭春偉被免去黨內職務,責令辭去縣長職務;

豐縣縣委常委、宣傳部部長蘇北,違反工作紀律,工作不負責任,未認真核查事實,發布信息不實的情況通報,造成嚴重不良影響,決定給予其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免職處理;豐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孫寸賢被降級處分,徐州市婦聯黨組成員、副主席高偉、豐縣歡口鎮黨委書記徐善修、豐縣歡口鎮黨委副書記、鎮長邵紅振被採取留置措施……其他都是基層的小嘍羅,或開除黨籍,或給予處分。

這些有罪的「替罪羊」的級別顯然都是不高的,最高的不過是縣委書記,而徐州官場沒有一個官員被觸及。也是奇怪了,發出四份自相矛盾通告的徐州官場真的一塵不染嗎?沒有人相信。

不過,在中共當局看來,既然「查清」了所謂的真相,既然有了替罪羊,引起極大民憤的「八孩女」意味著就要告一段落,至於其他的鐵鏈女有沒有和有多少,徐州其他的拐賣案件,通告不涉及一字。同樣,對於網友們披露的諸多真相以及對了解真相的人的封殺,通告更是一字不敢提。

可以說,每一字每一句都透露著中共無恥的江蘇省通告,無疑徹底澆滅了那些渴望真相人們的期盼,尤其是中共公安部的介入,證明北京當局業已介入此案,並讓江蘇以如此難以服眾的方式結案,目的就是避免事態的擴大,這也表明若想翻案實在是很難很難。而無數的人自此覺醒,明白了中共在一天,就永遠不會有真相。雷洋案如此,鄭州水災案如此,無數災難都是如此。

不過,中共當局莫要忘了,人行惡,人不治天治,江蘇、徐州、豐縣上下將會為此付出怎樣慘痛的代價呢?中共當局真的以為自欺欺人就可安然無恙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