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鑰】算命人的祕訣:告訴你算命準與不準的原因

作者:泰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26日訊】算命問卜有不少愛好者。但是到底靈不靈,有此道中人道出了祕訣。先來看清朝官員宋永岳親歷的兩個對比的實例。

宋永岳是清朝人。家境殷富,捐了廣東香山、新安巡檢,升遷海陽丞。除了任職官場,他本人又精通醫術。晚年他遊歷山川,自號青城子,著書自娛。在他寫的《亦復如是》一書中,記載了他親自經歷的兩件算命問卜的事情。

湖南安福縣,有個叫鄧文會的人,精於占卜算命之術,所占之事,十分奇驗。宋永岳曾經僱船前往澧州(今湖南省澧縣),在船上丟失了銅錢二千文,船家懷疑是水手所偷,但水手們都不承認。此時剛好有以占卜聞名的鄧公在當地州城,於是宋永岳就同船家前往占問。

當鄧公擺好占卜器具之後,就問船家說:「你船上有姓朱的人嗎?」
船家回答說:「有。」
鄧公又問:「此人面上有麻子嗎?」
答說:「是的。」
鄧公就斷言說了:「就是這個人了,他用藍布單衣包裹著錢,放置在石橋旁大樹下的水中,前往可取得也。」

船家在數日前丟失去了一件藍布單衣,怎麼尋也找不到。因此以此事問朱姓水手,朱姓水手無法抵賴,只好一同到石橋旁樹下起出銅錢。鄧公凡是占卜失物和逃亡的事,都是如此這般奇驗,實證例子非常多。

宋永岳也曾見有卜者占事,對已往發生的事十分靈驗,但占未來的事就不驗,此等人本來就不精於術數之學,不過是用引誘、套話的方法來謀生而已。宋永岳曾經借居在津市(今湖南津市)的關帝廟,與一姓陳的人一同居住,這人是以占卜算命為生,這裡就稱他陳卜。

一個風雨交加的日子,一整日大雨不停。有一人年約五十多歲,冒雨前來,請求占算疾病。

陳卜擺好占卜器具之後,即問道:「先生是從南方而來?」
那人說:「是的。」
陳卜又問:「你兒子生病了?」
那人答:「是。」
接著又問道:「數日來病勢頗重,服藥無效是嗎?」
那人又答:「是。」

最後陳卜說:「三日後當癒。」來人驚以為神,放下謝金而離去。

事後宋永岳問陳卜:「你何以一一預知,真的是這麼靈驗嗎?」
陳卜笑著回答說:「你不見今日之風向嗎?整日吹北風,其人背乾面濕,必是迎著北風而行,故知其從南方來也。」

宋問:「你怎麼知道是他兒子病了呢?」
陳卜回答:「凡人之子愛父母,終究不若父母之愛子。如果不是關心兒子的病,誰肯冒著大雨來問卜呢?」

宋又問:「你又怎麼知道他兒子病重,服藥無效?」
卜者說:「我見他其形神倉皇,必然是因為病重服藥無效,沒有解決之方,所以才來問卜決疑的。」

宋繼續問:「你怎麼知道他三日後會痊癒呢?」
陳卜回答說:「這只不過是隨口應酬之話,只求一二語令他當時信服,誰計較事後驗與不驗?況且三日後如果痊癒,證明我的占算靈驗矣;如果三日後死去,他想我前面的一一算對,必以為我知道他兒子會死,不過不肯明言罷了,所以當作反話來講,在我來說,仍不失為神算也。」

宋笑道:「你標榜自己是『神算』,原來是『神』在這裡了!」
陳卜回答:「你見過天下有幾人是真正靠本事來算的嗎?凡算命問卜,都離不開這些;能夠做到這些的就是『神』,除此之外,無所謂『神』也。」
宋說:「既然如此,那麼天下之所謂『神算』者,現在我知道了!」

從上面的記載可看出,作者宋永岳第一次遇到的鄧公占算之事,應該不是用引誘、套話的方法得算出來的。因為鄧公擺好占卜器具後,就直接根據布策說出了偷錢人的三個特徵:一是姓朱,二是面上有麻子,三是錢用藍布單衣包裹著,放置在石橋旁大樹下的水中。這三個特徵這麼具體,而且事後一一應驗,這不可能從船家身上察言觀色等套話的方法套出來的。所以鄧文會是個得到真傳實學的占卜人,但這樣的人很少,可遇不可求。在現代社會中,這種人恐怕已經失傳了,只是不知道在深山老林中還有沒有。

第二次,他在關帝廟遇到的陳姓占算者,據陳自己供認,是靠引誘、套話的方法來算的,並認為大多數算命問卜的人,都離不開這些,能此則神,捨此就無所謂的神算了。這一類是世人最常遇見的。

後來江湖上出現四大祕本:《英耀篇》《軍馬篇》《扎飛篇》《阿寶篇》,多是以揣摩人的心理來算的。雖然內中也有很多經驗和口訣,及一些真傳的東西可以借鑑,但基本上還是以察言觀色,迎合客人的心理,從而達到求財謀利的目的。所以便會出現「已往甚驗,事後即不驗」的結局。

現試以《英耀篇》幾段來分析下:

「入門先觀來意,既開言切莫躊躇。」
其意思是指:問卜的人一進門,就要先弄清他想問什麼;一旦弄清了,開口就不要猶豫。

「天來問追欲追貴,追來問天為天憂。」——
父親來問兒女的命,是想知道兒女將來能否富貴?子女來問父母的命,是為父母的事情擔憂。

「八問七,喜者欲憑七貴,怨者實為七愁。七問八,非八有事,定然子息艱難。」——
妻子問丈夫,面色喜的是問丈夫何時發財發貴,面色愁的是為丈夫之事憂愁。丈夫問妻子的事,如果不是妻子出事,一定就是沒有子女。

「疊疊問此事,定然此事缺;頻頻問原因,其中定有因。」——
如果求卜者老是問同一件事情,必定是在這件事上有所欠缺;求卜者頻頻問原因,其內中一定有原因。

「急打慢千,輕敲而響賣。隆賣齊施,敲打審千並用。十千九響,十隆九成。敲其大而推其比,審其一而知其三。一敲即應,不妨打蛇隨棍上,再敲不吐,何妨撥草以尋蛇。先千後隆,無住不利;有千無隆,帝壽之材。故曰:無千不響,不隆不成。學者可執其端而理其緒,學一隅而知三隅。隨機應變,鬼神莫測,分寸已定,任意縱橫。慎重傳人,師門不出帝壽,斯篇玩熟,定教四海揚名。」——

這一段,更是相士們看相算命的精要,能掌握它們,就認為能無住不利了。「千」是他們的術語,廣東話也有「出老千」之語,意思是說出計謀去騙人。

「急打慢千」是相命時的基本要領,就是說給人算命時,必須瞅準時機,突然發問,擊中要害,陷對方於猝不及防的境地,使對方在倉促中忘記來時的戒備心理而透露出真情實況。

「急打」是指要有突發性,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使其無暇自顧,從而瓦解他的心理防線,如此,不愁他不從實招來。所謂「慢千」,就是在獲悉對方的「情報」後,要運用恐嚇的手段,再給對方以強烈的刺激,使他驚詫、懼怕,擔心有大禍臨頭之感。這樣,他自然會求教於你,向你討教消災避禍的法術。為什麽「千」要慢呢?因為你要有時間組織一套語言,來欺騙對方,語調必須做到平穩而有力,切忌急躁和語無倫次,一字一句一板一眼慢慢吐出,威嚴,陰森可怖,擲地有聲,震懾對方的意志,粉碎他的抵抗。

「輕敲而響賣」,就是說,在套取對方的情況時,要採取旁敲側擊的手法,不能直敲直槌敲錯地方。一敲就要敲到與對方心事有關連之處,起到敲山震虎的功效。「響賣」就是經過「敲」又揣摩到對方的底細線索後,順勢而入,以肯定的語氣把底牌亮出來,端出己見,使對方大為驚異並且深深地佩服你的高明。所謂「響」,就是一經探明路數,就要毫不猶豫,果斷地出擊直點對方的「穴位」,牢牢地抓住對方,在對方心中樹立你的信念和權威感,由此,你可以左右逢源。

然而,僅僅有打擊和刺激,是不行的,還必須配之以「隆」,就是奉承恭維,誇贊和鼓勵,給對方以希望,使他相信時來運轉可以避禍之說,一切不幸均可化解;使他相信厄運之下,他仍是富貴命,幸運將降福於他。所以「賣」和「隆」要結合起來加以實施,單有賣,會把對方嚇跑。你越是給他看到吉祥如意之光環,他越會乖乖地聽你的「調遣」。算命結束,兩者皆大歡喜,如若結局不是如此,那就失敗了。同樣道理,「敲打」、「審千」也必須並用不悖,缺一不可。這樣自會「十千九響,十隆九成」。

從以上兩個例子的對比中和《英耀篇》的「祕訣」可見,算命問卜之事,為何有些占已往發生的事十分靈驗,但占以後的事即不驗了。

資料來源:清ㆍ宋永岳《亦復如是》

─點閱【人生之鑰】系列─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