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失業潮繼續擴大 中共如何穩預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27日訊】這幾天,看到一則網上很火的新聞,說是廣東省河源市和平縣,計劃要引進82名高學歷人才,結果竟然有810名的博士碩士報名,其中還有來自美、英等多個國家的名校留學生。

而這個和平縣引進人才一直都很困難,因為它只是一個粵北山區的偏遠小縣,還曾被列入到了扶貧開發的重點縣。不過,今年這個和平縣,卻拿出了3%的地方一般公共預算,大約是2,000萬,作為人才發展專項資金,承諾的待遇頗為優厚,結果就是報名情況超級火爆。


不過,這也說明中國目前的經濟形勢確實很嚴峻。尤其是今年的高校畢業生,將破紀錄超過一千萬,但是就業前景卻越來越差,因為裁員潮還在持續。那說到裁員,就不得不說到兩個行業,一個是房地產行業,另一個就是互聯網行業。我們今天就來說說這兩個行業的最新動態。

房貸市場鬆動 但開發商償債壓力大

我們先來說說房地產行業。雖然中共當局仍在強調「房住不炒」的定位不變,但是房貸市場鬆動的信號越來越明顯。

據路透社2月22日報導,中共央行上海總部,對轄區內商業銀行涉房貸款做出指導,要求月度房貸增速不低於各項貸款增速,且當月末房貸餘額不低於去年同期,以及開發貸增量不能為負。

再看房產研究機構貝殼研究院的最新報告,2月份,首套、二套房貸利率,均環比下調了9個基點,也就是0.09%,是2019年以來的最大單月降幅。同時,報告中所監測的103個城市的平均放款周期為38天,也比上月縮短了12天,其中,近四成的城市放款周期不足一個月。

另外,據媒體報導,中共六大國有銀行從2月21日起,下調廣州地區房貸利率,首套和二套的房屋貸款利率,均下調了20個基點,降到5.4%和5.6%。

而深圳大部分的銀行,日前也已經下調了房貸利率,首套和二套分別下調了15個和35個基點,降到了4.9%和5.2%。

路透社引述分析認為,這是今年以來房地產行業最重要的政策變化。

在此之前,17日時,山東菏澤市出台了一個新政策,如果購房者名下沒有住房,也沒有個人住房貸款紀錄,首付比例可以降到20%。

另外,在廣西,南寧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也在幾天前發布通知,從3月1日起,二套房公積金貸款的首付比例,下調到30%。據《上海證券報》統計,已經有20多個城市上調了住房公積金貸款額度、降低二套房的首付比例等。

分析認為,未來可能會有更多城市效仿跟進,特別是城市基本面弱、市場調整壓力較大的三、四線城市。這也說明,支持剛需首套房的購買,將會成為未來政策變化的主要方向。

雖然這些措施,都會在一定程度上刺激房地產的需求,但是,民營房地產企業仍然深陷泥潭。

2月18日,排名30的房地產開發商正榮集團傳出了爆雷消息,承認無法在3月5日贖回一筆2億美元的債務,結果21日上午,正榮集團的港股一度暴跌17%,而今年以來,正榮股價已經下跌了80%。

另外,上星期,大型房地產商世茂集團提議,將一筆60億元人民幣的信託展期,但是進展不順利。彭博社報導說,中信信託將繼續和世茂協商,敦促世茂履行還款義務。今年以來,穆迪已經兩次下調了世茂集團的信用評級,並將其評級展望調整為「負面」。而世茂集團,曾經是中國運營情況最佳的房地產開發商之一。

《華爾街日報》引述分析認為,即使中共政府近期推出針對性寬鬆政策措施,房地產業的流動性緊縮依然存在,開發商仍處於債務困境之中。

據新浪財經報導,今年中國房企需償還的海外債務規模達到大約3,000億元,再加上境內債2,300億元,對於房企來說,今後3年都會是「償債大年」。

其中,存量海外債最大的三家公司,分別是碧桂園、恆大、佳兆業,均超過了百億美元。而今年到期的海外債最大的三家公司,分別是恆大、佳兆業和綠地集團,均超過25億美元。

另外,Wind數據顯示,過去半年內,房企發行的海外債基本都在3年以內,多數在1年期。1年期成本多在9%左右,而2年期的成本則在12%左右。

也就是說,當前房企的流動性壓力仍然很大,尤其是民營房企的處境更是艱難。

2月11日,萬科集團的主席郁亮,在集團2022年的年會上總結說,房地產行業已經是到了10%左右微利的「黑鐵時代」,對萬科來說,今年更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戰」的一年,要麼生,要麼死,沒有中間狀態。所謂黑鐵時代,就是指痛苦而悲慘的時代。而建業集團的董事長胡葆森則表示,對很多已經「躺平」的企業來說,連「黑鐵時代」都談不上了。

但是,即使能夠度過這一次的危機,房地產企業「國進民退」的格局,也已經是板上釘釘了。

比如世茂,已經在2月16日表示,正在和深圳市政府討論,引進國資入股。另外,正榮地產也在23日表示,公司正在和現有的合作方以及央企、國企,洽談項目股權轉讓事宜。

據《時代周報》18日的報導,今年以來,浦發銀行、廣發銀行、招商銀行、興業銀行等,都已經發行或計劃發行房地產項目併購主題債券,據不完全統計,融資額度高達580億元人民幣。

評級機構穆迪,也在近日的報告中指出,由於受困房企,急於出售有價資產以緩解其流動性壓力,國有企業將著手收購受困開發商手中的資產,在未來6至12個月內,此類交易會越來越頻繁。

互聯網企業再遭監管 失業人群在擴大

不過,受困的民營企業,並不僅僅是在房地產行業。

近日,中國教培行業的三大巨頭,新東方、好未來、高途都公布了財報,三家公司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虧損。其中,上市16年的新東方首次出現虧損。

財報顯示,截至2021年11月30日,新東方2022財年上半年營收19.67億美元,同比增長5%;淨虧損9.08億美元。

1月份時,新東方的創辦人俞敏洪就說過,2021年新東方的市值跌去90%,營業收入減少80%,員工辭退6萬人,退學費、辭退員工、教學點退租等現金支出,有將近200億元。

大家知道,2021年可以說是中共的「監管之年」,中國的房地產業、教培機構和互聯網企業,都被迫大規模裁員甚至倒閉,導致超過一千萬人失去了生計。

但是,進入今年以來,監管風暴並沒有隨著2021年的過去而消失。近日,中國最大的互聯網企業再次成為市場風暴的中心。

先是在2月18日,中共發改委等14部門聯合印發了一個《促進服務業領域困難行業恢復發展的若干政策》,羅列了一共43項的關於服務業、餐飲業、零售業等行業的紓困措施,其中包括「引導外賣等互聯網平台企業,進一步下調餐飲業商戶服務費標準,降低相關餐飲企業經營成本」。

但是,這個幫助餐飲業紓困的措施,卻意味著外賣平台拿到的利潤又要降低,所以,這一消息曝光後,外賣大戶,美團的港股立即暴跌了15%,創下一年多以來最低水平,當日市值縮水了260億美元。同一天,美團的大股東騰訊的港股,也下跌了1.9%;擁有外賣業務「餓了麼」的阿里巴巴,港股也下挫了2.8%。

隨後在2月21日,《科創板日報》報導說,有遊戲公司負責人透露,為防止青少年沉迷,對廢土題材、娘化男性、美化日本軍國主義、無政府主義等題材嚴格監管,一直都不允許;並提到,今年國內不發遊戲版號才是最大的利空。結果,當天港股的遊戲概念股就集體重挫:嗶哩嗶哩的跌幅超過了9%,快手跌了7%,騰訊的跌幅超過5%。

然而,壞消息還沒完。2月22日,路透社又在報導中提到,中共的監管部門已經要求國有企業啟動新一輪檢查,以查明它們對螞蟻集團的投資,以及和螞蟻集團的其它關聯。報導中提到,這一舉動,加劇了投資者對中共政府今年繼續整頓科技平台企業的擔憂,引發了22號科技板塊繼續遭到拋售,阿里巴巴股價最多下跌5.3%,達到1月28日以來的最低點。

我們看,這些政策也好、知情人的消息也好,讓投資者們極為敏感擔憂,媒體報導,在三個大幅波動的交易日之中,中國最有價值的三家企業,阿里巴巴、騰訊和美團,已經損失了超過1,000億美元。

與此同時,互聯網行業的失業人群也在繼續擴大。

2月14日,網傳中國網約車巨頭滴滴出行,開啟裁員計劃,並且覆蓋旗下網約車、貨運等各條出行業務,總體裁員比例大約20%,預計在2月底完成。

20日,中國社交平台微博也傳出正在大規模裁員,有的員工還被要求主動離職,已經有員工被約談,不過,微博否認,說公司為了加強優勢領域和業務聚焦,在進行結構調整。

《證券日報》,也在去年12月31日報導說,在去年7月22日,中國國家新聞出版署暫停了遊戲審批之後,已經有1.4萬家遊戲相關公司註銷。

那麼,這些企業裁員的結果是什麼呢?很顯然,就是收入減少,消費疲弱,加速經濟下行。22日的時候,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政治研究所國際投資室的主任張明就發表了一篇文章《宏觀政策仍需加快放鬆》,文中一共列舉了15個方面的問題,其中第三條就提到:導致消費偏弱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間發性疫情對服務業復甦的持續性箝制,另一方面是疫情重創了中低收入家庭的收入,而這些家庭勞動力主要在服務業行業就業。而這兩點,在短期內都難以得到根本性的改善。

另外,路透社15日的報導中提到,前中共國家統計局的副局長賀鏗認為,要實現「六穩六保」,首先,就要想辦法穩定和發展民營經濟。如果民營經濟不穩,國民經濟的根基就不穩。因為依靠在民營企業打工來養活的人口,保守估計有6.5億,占總人口的45%。

但是,現在中國經濟面臨的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預期轉弱」,也就是國民對未來信心不足,這對促進經濟健康發展影響很大。而出現預期轉弱的原因錯綜複雜,但更多的可能是政策層面的問題。

賀鏗認為,當前預期轉弱和民營企業所處的狀況直接相關,尤其是有些民營企業家缺乏安全感,他們不敢投資或者不願投資。

大家都知道,民營經濟才是中國經濟的「頂梁柱」,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以及90%以上的企業數量。

但是直到現在,民營經濟還在遭受中共監管措施的衝擊,這不僅打擊了民營企業家的信心,也讓普通民眾對未來經濟的預期更加悲觀。在這種情況下,中共要怎麼達到穩經濟、穩就業、穩預期的目的呢?在我看來,這顯然就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松筠
編輯: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訂閱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