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第八十三回 三大師收獅象犼

作者:石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萬仙陣」裡面有一些描繪老子、元始天尊等人的境界,我以為這展現出這些神本身的尊嚴,我不知道怎麼跟大家分享,因為,用人的嘴去形容神,我個人認為有點兒欠缺!當小說講,無所謂,但是,當你知道(神的尊嚴)的時候,就不太好講!這些神、仙,有祂們「永遠」的含義在裡面,我們終歸是在人的環境中。

按照老子的說法:「紅塵不能待!」對吧!從「十絕陣」「黃河陣」等,我們可以看到其中相應的故事……裡面我能理解的就是:無論多高的神仙,如果下到人間,在人的環境中遇到貪、色慾的話,都是巨大的威脅。這都局限在我個人的理解啦!

偶然看到(有些書指)「三界」是:慾界、色界、無色界。其它書我從來不看,只是就書論書。我以為這個三界跟「天、地、人」有相應的聯繫。我講書表面的解釋:慾界,是指人的肉身;色界,有色身,沒有色慾;無色界,看起來很複雜,講得很細。

我們單純地理解「慾界、色界、無色界」就是對應著「人、地、天」(金、木、水、火、土組成的物質世界)。人的身體是「精、氣、神」組成的,而生命在宇宙之間相互接洽。如果人能夠感悟出「身體就是一個宇宙」,(這個生命)就能超越「三界」。

神造人。人的身體足以超越「三界」,只要拋棄人的想法,就能超越三界。人的「三魂」就是對應「天、地、人」;「七魄」是對應時間、七的「定數」。三界裡這一圈的萬物都在定數中。

(以上)不一定對——受層面的局限,但有點兒像「一通百通」「一點即透」,(隨之)理解所有東西都沒問題了。

第八十三回〈三大師收獅象犼〉,這是講三菩薩。

在元始天尊的十二金仙裡面,後來,有三大師成為了佛家四大菩薩當中的三菩薩。祂們各自都有自己的坐騎,而坐騎的本身卻來自於通天教主的大徒弟。我們上回已經講了一個,就是文殊菩薩收了「青獅」。

這裡面同樣還是出現「三」,就是在大菩薩當中有三個菩薩是從元始天尊的門下轉過來的。我們只是品其中的味道。大家一定要明白:你照這東西去修是修不了的。我們只是品味中國傳統文化給今天的人所留下的這種生命文化,這對今天的人理解個人生命內涵有借鑑之處。

跟大家表明:《封神演義》不是全對的,我覺得它(故事內容)有著時代的局限性,和它使命的局限性。就像「變更」的概念——像燃燈道人去破「十絕陣」,從一開始到最後結束,中間出現了距離。

詩曰:
一鉤明月半輪秋,三點如星仔細求。
獅象有名緣相立,慈航無著借形修。

文殊、普賢、慈航道人跟通天教主那三個大徒弟(獅、象、犼)之間,我以為是有緣分的。那些是動物來的,都到通天教主那兒(修煉)了。他們(後來)都修成人(形)了。

朝元最忌貪嗔敗,脫骨須知罣礙讎。
總為諸仙逢殺劫,披毛帶角盡皆休。

我以為這是對比了元始天尊的弟子跟通天教主弟子之間相互的關係。帶毛的、帶角的都不可能(修成),只有人能夠修成。而修成「五氣朝元」最忌諱的就是貪、嗔——他叫「貪嗔敗」。

貪與嗔,就是罣礙,這裡講「罣礙讎」。通天教主不能夠約束自己,他的弟子同樣都沒有約束自己,也就全完了。原因是他們生命的本質造成的(披毛帶角的),所以就不行了。但反過來,他們必須這麼做,來淨化這個環境——「諸仙逢殺劫」——我以為這是「相生相剋」對應出現的。

滿有趣的!可以看到《封神演義》整個演繹過程中,把佛家也引到東方來了。因為準提道人看到在東方有著無限的紅光與他有相互的關聯。我以為祂們(西方教主)來,是有著更高的使命。

準提出手會烏雲仙 了前緣

話說準提道人命水火童子:「將六根清淨竹,來釣金鰲。」

童子向空中將竹枝垂下,那竹枝就有無限光華異彩,裹住了烏雲仙。烏雲仙此時難逃現身之厄。

準提叫曰:「烏雲仙,你此時不現原形,更待何時!」

只見烏雲仙把頭搖了一搖,化作一個金鬚鰲魚,剪尾搖頭,上了釣竿。

童子上前,按住了烏雲仙的頭,將身騎上鰲魚背上,逕往西方八德池中,受享極樂之福去了。

正是:八德池中閒戲耍,金蓮為伴任逍遙。

你看!八德池中的鰲是這麼來的——就是當初的烏雲仙!當時準提道人的意思是「保住他的人身」,那烏雲仙不幹……

咱們一再講:正的,往往是後出手,一旦出手,惡的、負的這些再也沒有回頭機會了……·

話說準提道人收了金鰲,趕至萬仙陣前。通天教主看見準提,怒沖面上,眼角俱紅,大呼曰:「準提道人,你今日又來會吾此陣,吾決不與你干休!」

你看!(通天教主)根本不是一個修道之人。他的境界那麼高,但是,完全動了凡心,就像人一樣。

準提道人曰:「烏雲仙與吾有緣,被吾用六根清淨竹釣去西方八德池邊,自在逍遙,無罣無礙,真強如你在此紅塵中擾攘也!」

在準提道人的眼睛裡,這個層面已經被稱為紅塵了。其實反襯過來:無論通天教主境界多高,當他注入六根不清靜的怒也好、瞋也好、貪也好,或者妒嫉也好,(他的境界)就跟紅塵一樣。

文殊破太極陣 收虯首仙 青獅為騎

通天教主聽罷大怒,正欲與準提廝殺,只聽得太極陣中一人作歌而出。

歌曰:
大道非凡道,玄中玄更玄。
誰能參悟透,咫尺見先天。

這話真的挺厲害的!能夠理解到這兒,不容易的。

話說太極陣中虯首仙提劍而出:「誰人敢進吾陣中來?共決雌雄!」

其實準提道人跟元始天尊他們已經知道將來元始天尊幾個弟子裡面誰轉到佛門去。

準提道人曰:「文殊廣法天尊,借你去會此位有緣之客。」

準提道人把文殊廣法天尊頂上一指,泥丸復開,三光迸出,瑞氣盤旋。

元始天尊遞一旛與文殊,名曰:盤古旛,可破此太極陣。

這裡,準提道人先叫文殊出來——在四大菩薩當中,文殊是首。

準提道人並沒有跟元始天尊打招呼,一上來就說:「借你去……」而且直接就在文殊的「頂上一指」,把他的天門打開(「泥丸復開」)。

應該是在「黃河陣」之後,他們(泥丸)都被封了,對不對!所以當「萬仙陣」這個時候復開,就表示他們從黃河陣延續過來的那一份劫難完全結束。

「三光迸出」可能就是「三花聚頂」的概念。都是三!這裡面,無論怎麼樣,都是三,原因就是:所有這些事情發生,是跟三界有關。我以為就這樣,所以盡講:人的珍貴……

文殊廣法天尊接旛作偈而出。

偈曰:
混元一氣此為先,萬劫修持合太玄。
莫道此中多變化,汞鉛消盡福無邊。

汞、鉛,這是道家說的。「汞鉛消盡福無邊」:修成了。

他們修持那麼長的時間,走到今天遭此劫難,這境界超過今天一切有形的境界。

文殊廣法天尊歌罷,虯首仙大呼,曰:「今日之功,各顯其教,不必多言!」仗手中劍砍來。文殊廣法天尊手中劍急架相還。

今天比武,大家都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

未及數合,虯首仙便往陣中而去。文殊廣法天尊縱步趕來。虯首仙進陣,便祭起符印,只見陣中如鐵壁銅牆一般,兵刃加山。

文殊廣法天尊將盤古旛展動,鎮住了太極陣,廣法天尊現出一法身來。

文殊當時已經有「法身」了。

怎見得?有囋為證。

讚曰:
面如藍靛,赤髮紅髯。渾身上五彩呈祥,遍體內金光擁護。降魔杵滾滾紅焰飛來,金蓮邊騰騰霞光亂舞。

正是:太極陣中皈依大法現威光,朵朵祥雲籠八面。

他這裡用了「大法」,我以為還是跟佛家有關。道家不那麼說。

虯首仙見廣法天尊現出一位化身,甚是奇異,只見香風縹緲,瓔珞纏身,蓮花托足。虯首仙無法可治,正欲迴避,文殊忙將綑妖繩祭起,命黃巾力士:「拿去蘆蓬下,聽候發落。」

虯首仙明顯不如文殊廣法天尊。

文殊現出一個「法身」來,表現出祂的境界。祂的境界已經超然了,虯首仙自然對祂一點辦法都沒有。

廣法天尊收了法像,徐徐出陣,上蓬來見元始,曰:「弟子已破太極陣矣!」

元始命南極仙翁:「去蘆蓬下,將虯首仙打出原身。」

仙翁領命至蓬下,見虯首仙縛住一團。南極仙翁對虯首仙口中念念有詞,道聲:「疾!還不速現原形,更待何時!」

只見虯首仙把頭搖了兩搖,就地一滾,乃是一個青毛獅子,剪尾搖頭,甚是雄偉。

這就是文殊菩薩後來騎的(青獅)。

南極仙翁回復元始天尊命令。元始吩咐:「就命廣法天尊坐騎,仍於項下掛一牌,上書虯首仙名諱。」

這元始天尊作實了要羞辱通天教主!

滿有趣的!通天教主的門下都是各類動物。我以為那動物本身與造人的時間點有關,因為人與禽、獸是同一個時間生的。「人生於寅,禽生於寅,獸生於寅。」

本來禽、獸是為人服務的,但是(被造出時)時間點上和人沒有差異,從而促成我們現在看到:他們都有可能修出人形來!

「天開於子;地闢於丑;人生於寅、禽生於寅、獸生於寅。」——三層(天、地、人)。所以,時間是絕對的——時間是個神(具決定性)。

我以為,當真正體會到「時間點」的時候,是可以超越自己的慾望。到了至高的位置就沒有時間了(編注:超越時間的制約)。當然這都是我自己的理解。如果朋友聽不明白,就當聽故事啦!反正他們就是打仗!

次日,老子與元始親臨陣前,問:「通天教主何在?」

左右報與通天教主,逕出陣前。老子命文殊騎了青獅至前面,老子指與通天教主看,曰:「你的門下,俱有此等之物,你還要自逞道德清高,真是可笑!」

麻煩就在這兒!只有人能修煉,所有動物無論他修煉多高,最後都成了妖。

當時文殊是祭起了「綑妖繩」不是「綑仙繩」,所以「人身難得」,也反襯過來,無論那個人再笨、境界沒那麼高,但你是人,你有機會(修成仙)。動物越往上修,只有被鏟除的可能,沒有任何歸正的機會。

就把個通天教主羞紅滿面,大怒曰:「你再敢破吾兩儀陣麼?」

老手尚未及回言,只見兩儀陣內靈牙仙大呼而出,曰:「誰敢來破吾兩儀陣麼?」

所以是一陣套一陣,一陣套一陣——太極、兩儀、四象。先破掉的是太極陣。

正是:袖裡乾坤翻上下,兩儀陣內定高低。

靈牙仙現白象原形 轉為普賢坐騎

靈牙仙逕出陣來,問:「誰敢來見吾此陣?」

元始命普賢真人曰:「你去破此陣,走一遭。」遂將太極符印付與普賢真人。

真人至陣前曰:「靈牙仙,你苦行成形,為何不守本分,又來多此一番事也!只怕你咫尺間現了原形,當時悔之晚矣!」

普賢敢這麼講他靈牙仙,其實普賢已經知道他是什麼了。

靈牙仙大怒,仗雙劍飛來直取。普賢真人仗手中劍火速忙迎。未及數合,靈牙仙便往兩儀陣中而去。普賢真人趕入陣內,靈牙仙祭動兩儀妙用,逞截教玄功,發動雷聲,來困普賢真人。

只見普賢真人泥丸宮現出化身,甚是兇惡。怎見得?有讚為證。

讚曰:
面如紫棗,巨口獠牙。霎時間,紅雲籠頂上。一會家,瑞彩罩金身。瓔珞垂珠掛遍體,蓮花托足起祥雲。三首六臂持利器,手內降魔杵一根。

正是:有福西方成正果,真人今日已完成。

這就講述普賢最後在西方、在佛家裡成正果。

「真人今日已完成」其實就是說「他能修成」,今天這一戰是關鍵。

萬仙陣就奠定了西方佛家裡面這三大師——普賢、文殊、慈航道人到西方又走了一遭,最後修成正果,前、後的關係。他們自身都已經具有「法身」的法力。

話說普賢真人現出法身,鎮住靈牙仙,仍用長虹索,命黃巾力士:「將靈牙仙拿去蘆蓬下,聽候指揮。」

對人而言,動物都是邪的,無論它怎麼修,即便修出了人的身體,但追本溯源,它就不靈了——邪不壓正!反襯過來就是:人身難得。

你看普賢真人沒做什麼,祂的泥丸宮被打開之後,祂的法身一顯現出來,這個靈牙仙基本就完了,就無力。普賢一展現他的法力,那種震懾之感!對方就沒了。

普賢真人破了兩儀陣,逕至蘆蓬上,參謁老子。老子命南極仙翁:「速現靈牙仙原身。」

南極仙翁領令,將三寶玉如意把靈牙仙連擊數下。靈牙仙就地一滾,現出原形,乃是一隻白象。

普賢騎白象,是這麼來的。

老子吩咐:「與白象頸上也掛一牌,上書靈牙仙名諱,與普賢真人為坐騎。」復至陣前。

老子發力,那南極仙翁聽命。南極仙翁拿三寶玉如意(是元始天尊的)給他們全都打出原形——這些都是通天教主大弟子。反過來,就是羞辱他通天教主。

慈航道人破四象陣 收金毛犼為騎

通天教主見青獅在左,白象在右,不覺大怒!正欲上前,只見四象陣中金光仙大呼,曰:「闡教門人不要逞強,吾來也!」乃作歌而出。

通天教主當然知道這些都是他的徒弟來的——都是經過上千年才修出的「人形」。所以才講「人的珍貴」。

歌曰:
妙法廣無邊,身心合汞鉛。
今領四象陣,道術豈多言。
二指降龍虎,雙眸運太玄。
誰人來會我,方是大羅仙。

太極、兩儀、四象,表現出三層,等於一個萬仙陣。通天教主三層全吃了。

元始見金光仙出得四象陣來,勇猛莫敵,忙吩咐慈航道人曰:「你將如意執定,進四象陣去,直須如此如此,就變化無窮,何愁此陣不破也!此是你有緣之騎。」

顯然,元始天尊跟老子都知道通天教主的門下這些弟子的來處和跟他弟子之間的相互關係。我覺得就像個遊戲一樣。這裡邊被迷住的反而是通天教主。這些動物都是他的弟子,他並沒有料到他的弟子最終成為了元始天尊弟子的坐騎。

所以各自都迷在自己的環境跟境界中,這是我個人在《封神演義》中能夠體會到的一點。無論你是誰,你會迷在自己的環境中。這值得引為借鑑!

空也好!無也好!能體會到其中的「靜而不思」,你就品味到真正修行的人他不多說話、不思考,遇見什麼,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他不會順著自己(慾望)非要幹嘛,他只是順著(境遇)走。

慈航領命,作歌而出。

歌曰:
普陀崖下有名聲,了劫歸根返玉京。
今日已完收四象,夢魂猶自怕臨兵。

慈航一上來就提到了「普陀崖下有名聲」,所以祂們知道自己的來,也知道自己的去。

那老子也說,「萬仙陣」完了之後,他們(修煉)其實就OK了。

慈航歌罷,金光仙躍身而出,大呼曰:「慈航道人,你口出大言,肆行無忌,好個『今日已完收四象』,只怕你死於目前!不要走,正要拿你!」仗手中劍飛來直取。

因為元始天尊說金光仙就是個動物,這是你慈航的坐騎,那祂就得收了。祂收了,那可不就把金光仙直接給點撥了。

慈航道人手中劍急架忙迎。未及三合,金光仙便入四象陣去了。慈航趕入陣中。金光仙將四象陣符印發開,內有無窮法寶,來治慈航道人。

正是:四象陣遇金毛犼,潮音洞裡聽談經。

話說慈航道人見四象陣中變化無窮,忙將頭上一拍,有一朵慶雲籠罩,蓋住頂上,聽得一聲雷響,現出一位化身。

慈航自己也出一個化身,我以為,能夠達到這一面,是因為元始天尊、老子在開始破陣的時候已經在幫助祂們了。

怎見得:
面如傅粉,三首六臂。
二目中,火光焰裡見金龍。
兩耳內,朵朵金蓮生瑞彩。
足踏金鰲,靄靄祥雲千萬道。
手中托杵,巍巍紫氣徹青霄。
三寶如意擎在手,長毫光燦燦。
楊柳淨瓶在肘後,有瑞氣騰騰。

正是:普陀妙法莊嚴,方顯慈航道行。

觀世音菩薩,就是「普陀」。

哎呀!想了半天,生命就是個「過程」,遇到這種大的氛圍,更是一個過程。這個過程就是「萬劫不復」的。

看起來他們是下山來「開殺戒」,反過來,他們卻在一定境界內跟著他們自己的師父營造了不可泯滅的那種貢獻,淨化整個環境。同樣,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迷」的境界,所以在這種迷中,來考驗他們對修行和師父的那一份信念(這話說的……其實都不合適)。

其實就那樣:師父讓進去,你去不去?在他的概念中:進去就完了。

你看,當時在「十絕陣」的時候,文殊、普賢都有點怯場。大家回想十絕陣,他們一開始都不敢進,(等)燃燈道人後面敲鼓他們才進去,才慌忙把自己先保護起來。那個時候他們都沒有現出化身(好像只有文殊菩薩有化身)。

到這兒,他們都有化身出來了。所以從「十絕陣」走到「萬仙陣」,他們的境界是隨著師父一起把一定境界的環境淨化之後才提升。

且說金光仙看見闡教內門人這等化身,自歎曰:「真好一個玉虛門下,果然氣宇不同!」欲待逃回,早已被慈航道人祭起三寶玉如意,命黃巾力士:「把此物拿去蓬下,聽候發落。」

法身一出來,與對方過手都不用過,就完了。根本不是我們通常說的過手。

少時,力士平空把金光仙拿至蘆蓬下。南極仙翁在蓬下等候,忽見空中丟下金光仙來,南極仙翁見金光仙跌下蓬來,遵老子命令,將金光仙頸上連拍幾下:「這業障還不速現原形,更待何時!」

金光仙情知不能逃脫,就地一滾,現出原形,乃是一隻金毛犼。仙翁至蘆蓬回覆法旨。元始吩咐:「也與他項上掛一牌,書金光仙名諱,就與慈航為坐騎。」

仙翁一一如命施為。慈航騎了,復出陣前。

此乃是三大師收伏獅、象、犼,後興釋門,成於佛教,為文殊、普賢、觀音,是三位大士。此是後話,表過不提。

在整個《封神演義》過程中,「不是冤家不聚頭」,他們之間相互的聚頭,完成了彼此之間久遠之前曾經留下的恩怨、緣分。當遇到你緣分中必須遇到的或善、或惡、或好、或壞的事情的時候,你人的這一面是否動心?好、不好,都在人現代這一面能否約束自己的行為!出事了,都是現代人的這個行為。

所以我們說:遇到什麼,你從另外一個角度看,都可以看到它的根源。不動心的,就這麼勁直的做過去,其實就成了。而動了心的就全完了。藉著書中的話就是:貪、嗔、痴。動了肉身的貪、嗔、痴之念就完了。

與其說他們是隨著師父而淨化的過程,不如說他們同樣是自我淨化跟境界提升的過程。就是把他們曾經的恩、怨全都透過自我約束的這種行為而轉變、淨化過來。這應該就是他們修行的過程。

龜靈聖母因逢劫 難免群鋒若聚簪

且說通天教主見如此光景,心中大怒,方欲仗劍前來以決雌雄,忽聽得後面一門人大呼,曰:「老師不要動怒,吾來也!」

其實動怒就完了。

通天教主觀之,乃是龜靈聖母,身穿大紅八卦衣,仗手中寶劍,作歌而來。

歌曰:
炎帝修成大道通,胸藏萬象妙無窮。
碧遊宮內傳真訣,特向紅塵西破戎。

只見龜靈聖母欲來拿廣成子報仇。

其實他們面對事情都包含著私念。

這壁廂有懼留孫迎上前來,曰:「那業障慢來!」

老子、元始、準提道人三位教主是慧眼,看出龜靈聖母行相。

「行相」,其實是行走之相。

元始笑曰:「二位道兄,似這樣東西,如何也要成正果,真個好笑!」

你道他知何出身?有讚為證。

讚曰:
根源出處號幫泥,水底增光獨顯威。
世隱能知天地性,靈惺偏曉鬼神機。
藏身一縮無頭尾,展足能行即自飛。
蒼頡造字須成體,卜筮先知伴伏羲。
穿萍透荇千般俏,戲水翻波把浪吹。
條條金線穿成甲,點點裝成玳瑁齊。
九宮八卦生成定,散碎鋪遮緣羽衣。
生來好勇龍王幸,死後還駝三教碑。
要知此物名何姓?炎帝得道母烏龜。

龜靈聖母是炎帝年代就已經修行得道的烏龜。

且說龜靈聖母仗劍出來,與懼留孫大戰,未及三五合,急祭起日月珠打來。懼留孫不識此寶,不敢招架,轉身往正西而走。

通天教主大呼,曰:「速將懼留孫拿來!」

龜靈聖母飛趕前來。懼留孫乃是西方有緣之客,久後入於釋教,大闡佛法,興於西漢,正往西上逃走,只見迎頭來了一人,頭挽雙髻,身穿水合道服,徐徐而來,讓過懼留孫,阻住龜靈聖母,大呼曰:「不要趕吾道友。你既修成人體,理當守分安居,如何肆志亂行?作此業障!若不聽吾之言,那時追悔何及!你可速回,吾乃西方教主,大展沙門,今來特遇有緣,非是無端惹事。」

正是:若是有緣當早會,同上西方極樂天。

龜靈聖母不幹,因為他師父(通天教主)讓他追嘛!

龜靈聖母大呼曰:「你是西方客,當安你巢穴,如何敢在此妖言亂語?惑吾清聽!」也不及交手,急祭日月珠劈頭打來。

準提道人來的時候,接了三個——接了文殊菩薩祂們。那現在接引道人出現的時候,是接了懼留孫。現在出來的幾個人都跟佛家有關。

接引道人指上放一白毫光,光上生一朵青蓮,托住此珠。西方教主曰:「青蓮托此物,眾生那得知?」

龜靈聖母原非根深行滿之輩,不知進退,依舊用此珠打來。

接引道人曰:「既到此間,也免不得行此紅塵之事。非是我不慈悲,乃是氣數使然,我也難為自主。我且將此寶祭起,看他如何?」

龜靈聖母用日月珠去打接引道人,而接引道人卻用他的手一指,祂的青蓮接住了珠子,龜靈聖母不知好歹還繼續發力,那只能逼接引道人動手。而這個環境對接引道人而言,就是「紅塵」。

所以我個人的體會就是這樣,在他們這個層面裡動手的時候,就有點像三界裡面的「無色界」,有點那意思。完全是我個人理解。

在三界的環境裡都可能被稱為紅塵。它分成三個面(慾界、色界、無色界)。

西方教主將念珠祭起,龜靈聖母一見,躲身不及,那念珠落下,正打在聖母背上,壓倒在地,現出原身,乃是一個大龜。只見壓得頭、足齊出。

懼留孫方欲仗劍斬之,西方教主急止之,曰:「道友不可殺他,若動此念,轉劫難完,相報不已。」

你殺了他,明兒他還來找你,這事就沒完了。所以,我以為這是佛家裡講述的一個概念:冤冤相報何時了!有點兒那個成分在裡頭。還是三界裡面的故事。

教主呼:「童子在那裡?」

西方教主言未畢,只見一童走至面前,西方教主曰:「我同此位道友去會有緣之客,你可將此畜收之。」

接引道人同懼留孫赴蘆蓬來。不表。

且說西方白蓮童子將一小小包兒打開,欲收龜靈聖母,不意走出一件好東西,甚是利害,聲音細細,映日飛來。怎見得?有詩為證。

詩曰:
聲若轟雷嘴若針,穿衾度幔更難禁。
貪餐血食侵人膚,畏避煙燻集茂林。
炎熱愈威偏聒噪,寒風纔動便無情。
龜靈聖母因逢劫,難免群鋒若聚簪。

話說白蓮童子打開包裹,放出蚊蟲,那蚊蟲聞得血腥氣,俱來叮在龜靈聖母頭、足之上,及至趕打,如何趕得徹?未曾趕得這裡,那裡又宿滿了!不一時,把龜靈聖母吸成空殼。

白蓮童子急至收時,他已自四散飛去,一翅飛往西方,把十二品蓮臺食了三品。後來西方教主破了萬仙陣回來,方能收住,已是少了三品蓮臺,追悔無及。

正是:九品蓮臺登彼岸,千年之後有沙門。

應該是留下了恩怨。

「十二品蓮臺食了三品」,應該是佛家的東西。我沒有查過,可以後面查一下,然後在下期節目中跟大家分享。應該是有它的講究。

所以十二品丟了三品,就造成了後面的麻煩。

三教門人完劫數 共破萬仙陣

不表蚊蟲之事,且說西方教主同懼留孫來至萬仙陣前,見了紫霧紅雲,黃光繚繞,有準提道人見師兄來至,老子與元始忙迎上前,打稽首曰:「道友請了!」

對面通天教主看見,大呼曰:「接引道人,你前番可惡,破吾誅仙陣,今又來此!吾與你見個高下!」道罷,把奎牛催開,用劍來取。

西方教主也不動手,只見泥丸宮舍利子昇起三顆,或上或下,反覆翻騰,遍地俱是金光。通天教主寶劍架隔,不能近身。通天教主大怒,復用漁鼓打來。準提用手一指,一朵金蓮架住,亦不能近身。

老子與元始請曰:「二位道兄暫回,今日且不要與他較量。」

赤精子聽罷,忙鳴金鐘。廣成子又擊玉磬。四位教主皆回。通天教主又不能阻攔,心中大怒,曰:「今日且讓他暫回,明日決要會你等,以見高下!」

老子曰:「你且回去,不要性急。」

這裡展現出來西方教主永遠是被動的,不會主動。

只見四位教主回至蘆蓬上坐下,元始曰:「二位道兄此來共佐周室,若明日破陣,必盡除此教,以絕彼之虛妄。只是難為後來訪道修真之人,絕此一種耳!」

截教從此就沒了,所以元始天尊就說「難為後面想修道的人」。因為本來多一門派,多一個道嘛。結果沒有了。

接引道人曰:「貧道此來,單只為度有緣之客。據吾觀,萬仙陣中邪者多而正者少,沒奈何,只得隨緣相得,不敢勉強耳!」

我以為這裡面就講述了佛家裡有「普度」的含意。道家裡沒有。所以他們兩個人(接引道人、準提道人)來,凡是有緣的都弄走。我覺得是展現著一種「普度」的含意在裡頭。

老子曰:「吾等門人今已滿戒,明日速破此陣,讓他早早返本還元,以全此輩根行,也不失我等解脫一場。」

破了此陣,他們整個這一圈麻煩就結束了。

元始隨命姜尚過來,問曰:「前日破誅仙陣,那四口寶劍在否?」

子牙曰:「此劍俱在弟子處。」

元始曰:「取來。」

子牙隨取出四口劍,獻上元始,乃「誅」、「戮」、「陷」、「絕」之劍。

你看他們滿有趣的:弟子跟師父之間的關係呢,用人的話說,完全是信任的。

當時這四把劍就留給了姜子牙,元始天尊並沒有帶走。

這四把劍是從開天闢地的時候就傳下來了的寶貝,那留在姜子牙手裡,你按照現在的說法:不得了。

所以給我的感覺,這就是徒弟跟師父之間、那時候人與人之間,正的生命的那種「信」。

元始乃命廣成子、赤精子、玉鼎真人、道行天尊四位過來,吩咐曰:「你四人但看明日吾等進陣之時,陣裡面八卦臺前有一座寶塔昇起,你四個先衝進重圍之中,祭起此劍。原是他的寶劍,還絕他的門人,非吾等故作此惡業也!」

我們剛才看到準提道人用龜靈聖母的日月珠壓死了他自己(龜靈聖母),應對了我們通常說的「搬起石頭砸自個兒的腳」。神仙出手,多少都包含著類似東西:不是神仙自己非要打你,而是用你的東西去否定你。

又謂子牙曰:「明日會陣之際,但凡吾門下見者皆可進陣,以完劫數。」

「門下之人全都可以進陣去。」進去就是參與了。其實對於他們來講,參與了就是修成了。

子牙領了法旨,來至蘆蓬下,吩咐眾門人曰:「明日共破萬仙陣,爾等俱入陣中,各見雌雄,以完劫數。」

眾門人聽說,喜不自勝。不表。

龍吉 洪錦夫妻萬仙陣內絕

且說潼關眾將聽得破萬仙陣,俱在關內,一個個心癢難抓,恨不得也來看看。內有洪錦與龍吉公主曰:「我也是截教,況你又是瑤池仙子,理合去會萬仙陣,如何在此不行?」

龍吉公主曰:「我們明日早去無妨。」夫妻計議停當。次日,來見武王曰:「臣辭大王,要去會萬仙陣,以完劫數,特聽姜元帥調遣。」

武王曰:「卿去固好,當佐相父破敵也!」

武王大喜,奉酒餞行。洪錦夫婦告別起行。也是合該如此。

正是:萬仙陣內夫妻絕,天數安排不得差。

「天數安排不得差」,我以為他們(洪錦、龍吉公主)就是要有這麼一段作夫妻的過程。

且說元始次日下蓬,吩咐眾門人,鳴動金鐘、玉磬。三教聖人率諸門人共破萬仙陣。

這裡講的三教:兩個西方教主、老子和元始天尊。

只見通天教主吩咐長耳定光仙曰:「但吾與你師伯共西方二位道人會戰,吾叫你將六魂旛磨動,你可將旛磨動,不得有誤!」

長耳定光仙曰:「弟子知道。」

通天教主打點會戰。且說長耳定光仙自思:「我前日見師伯左右門人,總共十二代弟子,俱是道德之士,昨日又見西方教主三顆舍利子頂上光華,真是道法無邊。」先自行有三分退諉。

長耳定光仙在「誅仙陣」的時候已經萌生退意了,他已經覺得有問題,所以等到「萬仙陣」的時候,他就更覺得不靈了。

長耳定光仙應該是有人身,所以「即使誤入歧途,你可以改邪歸正……」這演繹出一個道理:總是有條生路。

要懂得「退」,懂得什麼叫「真正的大體」、什麼叫「應對天象」。

正是:從來心上修仙道,邪正方知成大宗。

就連《封神演義》一本書,它都能說出「從來心上修仙道」!修身斷欲,才叫「修仙之道」。人要能夠辨得:何為邪?何為正?

話說通天教主至陣前,見老子、元始四人一至,大呼曰:「今日定要與你等見個高低,斷不草率干休!」

話猶未了,只見洪錦走馬至陣前,與龍吉公主,也不聽約束,舉刀刃直衝殺過去。子牙攔阻不住。

看官:此正是這二位星官該絕於此,天數使然,故不由分說,直殺過去耳!

洪錦把刀一擺,兩騎馬衝進陣中。萬仙陣不曾隄防有此衝突之患,被龍吉公主祭起瑤池內白光劍,傷了數位仙家。

夫妻二人正衝殺間,只見亂騰騰殺氣迷空,黑靄靄陰風晦晝,正遇金靈聖母在七豬車上布陣,忽報:「龍吉公主衝進陣來。」

金靈聖母急下車看時,公主已殺至面前。聖母綽步,提飛金劍抵敵。未及數合,聖母祭起四象塔打來。公主不知此寶,躲不及,一塔正打中頂門,跌下馬來,被眾仙殺之。

洪錦見公主已絕,大叫一聲:「休傷吾公主!」把刀來取聖母。聖母又祭起龍虎如意,正中洪錦頂上。

可憐!自歸周土,屢得奇功,今日夫妻陣亡,以報武王。二位清魂俱往封神臺去了。

這裡再一次出現了變數。

當初龍吉公主根本沒有想到有這麼一段故事。當初月老來了,就跟龍吉公主說:「你必須嫁給洪錦,你們倆有這麼一段姻緣。你嫁給洪錦,這段姻緣完了,你才能回瑤池。」因為龍吉公主只想回瑤池,她就只能嫁給洪錦。嫁給洪錦之後,就出了這麼一段故事。

龍吉公主他們去衝陣的時候,姜子牙曾經攔阻過,卻攔不住,結果他們死在萬仙陣裡。這是命該如此。

裡面講「命該如此」有一個很大的原因:來自於龍吉公主、洪錦的自我認識。因為,洪錦說:「我也是截教,況你又是瑤池仙子,理合去會萬仙陣……」這是自我的解釋。在《封神演義》裡幾乎都是這樣,凡是有了「自我的解釋」,無論是正面還是負面,幾乎都遭此劫難。

跟大家分享我的理解:在真正大的天意背景之下(空也好、無也好),沒有自我的概念。

要知道(天)上、(地)下是對應的。洪錦的做法(姜子牙的勸阻也不聽),直接帶來了殺身之禍,這就叫做定數,應該如此。也就是說,無論是誰,瑤池金母的女兒也不過如此。也就是說在更大的天象背景之下,她不應該這樣。

所以裡面同樣包括了定數、劫難之所在。這是跟大家補充的。另外一個,龜靈聖母被那隻蚊子吸乾了血,那是一段滿有趣的段落。

當時懼留孫想殺龜靈聖母,被準提道人攔住了,說:「要是殺了她,這事情一滾一來就沒完了。」然後叫來童子,童子打開兜兜,放出了蚊子,結果蚊子把她血吸乾了。

這很有趣:不能由懼留孫殺龜靈聖母,卻由準提道人的童子借助蚊子殺了。這蚊子殺了龜靈聖母之後跑到西方世界吃了三個十二品蓮臺,事情鬧得很大。

《神仙傳》提到「十二品蓮臺」有四組,裡面有兩個是從鴻鈞道人那兒出來的。其中,準提道人的蓮臺是金蓮;鴻鈞道人的是青蓮。也有說元始天尊的蓮臺是金蓮,且不去細追。

後來提到鴻鈞道人的蓮臺轉化成三個寶貝,一個是老子的扁擔,一個是元始天尊的三寶玉如意,第三個是通天教主的青蓮劍。青蓮劍是蓮花的葉桿;扁擔是蓮花;三寶玉如意是蓮子——青、紅、白。通天教主講「本是一家」,這句話是從這兒來的。是指三個寶貝。

那十二蓮臺裡面還有很多的故事,我們只介紹它的背景。其實裡面是上、下貫通的。

我能體會裡面講恩、不結怨。佛家裡講「盡量不結怨」。不結怨的最大做法是:非一定展現自己的想法。在人的環境中才拼命去展現自己的想法,但是神仙不是。

還有一個,萬仙陣裡通天教主設的是太極、兩儀、四象陣。我們看到在破四象陣時,出來龜靈聖母,本來是通天教主要動手的,結果龜靈聖母衝上去,她就被滅掉了。

前面三個(虯首仙、靈牙仙、金光仙)沒有被滅掉,都被拿下,轉成了三個菩薩的坐騎。

這裡面就出現了一個故事:通天教主這一門同樣可以超越太極、兩儀、四象,可是當通天教主去擺這個陣的時候他用的是動物,這就出了問題了。

本來仙界都是殊勝、至上、崇高的,但是當他通天教主一用動物去擺陣的時候就完了,就犯了大忌諱。

人是神按照自己的形體、按照自己更特別的東西造出來的,所以人能上、下通,人能修成。動物雖然是神造的,但是動物就是動物。只有人的身體是神按照自己的模樣造的,是上、下貫通的。

所以,即使通天教主表現出他的張狂,用動物(修出的人形)擺出「太極、兩儀、四象」陣,但是,他(動物)生命內在沒有與神相通的東西,連不上去。

反過來,這是對人的褻瀆,也是對太極、兩儀、四象的褻瀆。我以為有包括這樣的涵義在裡頭。所以,《封神演義》裡講究道行、根脈是否深,非常強調生命的連貫性。根脈越深,如果他是個人的話,他就越厲害。

元始正欲與通天教主答話,只見洪錦夫妻已亡,元始嘆謂西方教主,曰:「方纔絕者,乃是瑤池金母之女。天數合該如此,可見非人力所為。」

「非人力所為」,是因為龍吉公主已經來到人的環境中。另外,我以為龍吉公主跟洪錦的境界是看不到元始天尊跟老子和西方教主在。他們受了境界的限制,只能看到眼前他們能看到的那一面。

如果按照修行的人來講,比如,當龍吉公主知道元始天尊、老子和西方教主在,放她膽她也不敢去。她也不能夠在未經許可的背景之下,面無尊長(她差了好幾輩呢)!

應該說,他們看到的陣,是他們自己以為的東西,而且看不到元始天尊祂們,才會出這樣的差錯。所以元始天尊講:「可見非人力所為。」

他們在衝陣的時候,連金靈聖母也愣了,沒想到半路殺出了程咬金!就是因為他們同樣境界低。對於金靈聖母而言,他們根本意識不到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概念是不同的。生命的層面是相當絕對的(彼此隔絕)。就這麼回事。就是一層歸一層,一層歸一層。對很多人而言,包括自己的劫難,都很難知道。

我個人覺得只能從這個角度這麼說,要不然很難講。因為他講:這是元始天尊看到的「天數合該如此,可見非人力所為。」我相信壽星佬(月老)應該不如元始天尊吧!這就出現了生命的複雜性。

萬仙陣四七二十八道人 無仙之骨

只聽得萬仙陣門裡有一竿翠藍旗搖,隱隱調出一位道者,乃是按二十八宿之星,正應萬仙陣而出。

「乃是按二十八宿之星,正應萬仙陣而出。」所以這裡講述的萬仙陣是四個一組、四個一組出來的,出來七組(道人)。全是動物(修成的人形)。是按照金、木、水、火、土、日、月(七曜日)出來的。「七曜日」其實就是時間。

所以這個陣,既有(時間)金、木、水、火、土、日、月,又有(空間)二十八星宿,就把整個三界涵蓋其中了。

我們看到二十八星宿都是以動物的形狀或者動物的名字來稱呼(跟這裡說的有相通之處)。而動物存在的一切,是「為人」而出現的。

人「生命的根本」就具備了這樣的條件——人生於寅,禽生於寅,獸生於寅——禽、獸是為人而服務的。所以動物永遠比人低。換句話說,無論動物道行多高,他們生命的根脈是無力阻擋人的。

反過來,也就應對了:人修煉,可以出三界。可以衝出二十八星宿(範圍)。這就是神的慈悲,讓人在三界裡「可能修成神」。

所以通天教主的門派有道行,也有所謂「玄妙之處」,因為傳給他們(二十八道人)的是通天教主,是一門的主。只不過,他們自身生命(根脈)把他們限制住了。

下面用了很長很長的篇幅講述了這些動物。

元始見翠藍旗搖動,來了四位道人,俱穿青色衣。怎見得?有詩為證。

詩曰:
一字青紗腦後飄,道袍水合束絲絛。
元神一現群龜滅,斬將封為角木蛟。

詩曰:
九揚紗巾頭上蓋,腹內玄機無比賽。
降龍伏虎似平常,斬將封為斗木豸。

詩曰:
三柳髭鬚一尺長,煉就三花不老方。
蓬萊海島無心戀,斬將封為奎木狼。

詩曰:
修成道氣精光煥,巨口獠牙紅髮亂。
碧遊宮內有聲名,斬將封為井木犴。

元始又見一聲鐘響,一桿大紅旗搖,又來了四位道人,俱穿大紅絳綃衣。好兇惡!怎見得?有詩為證。

詩曰:
碧玉霞冠形容古,雙手善把天地補。
無心訪道學長生,斬將封為尾火虎。

詩曰:
截教傳來煉玉樞,玄機兩濟用工夫。
丹砂鼎內龍降虎,斬將封為室火豬。

詩曰:
祕授口訣仗妖邪,頂上靈雲天地遮。
三花聚頂難成就,斬將封為翼火蛇。

詩曰:
不戀榮華止自修,降龍伏虎任悠遊。
空為數載丹砂力,斬將封為觜火猴。

(萬仙陣裡)有七種顏色的旗子:赤、橙、黃、綠、青、藍、紫,對應著金、木、水、火、土、日、月(七曜日)。然後,按四方(東、西、南、北)出來。

二十八星宿陣,對應著我們知道的二十八星宿位置一直到太陽系。也就是從太極、兩儀、四象,到七曜日、二十八星宿都含蓋了。萬仙陣就含蓋了以人為中心的一切。

顏色有「七彩」,音樂有「七律」,「七」就是我們說的時間「定數」。而天、地、人,是三個「層面」。所以三、七(數)是絕對的。

老子見萬仙陣中一桿白旗搖動,又有四位道人出來,身穿大白衣,體態兇頑,各有妖氛氣概,因謂元始曰:「似這等業障都來枉送性命,你看出來的都是如此之類。」

怎見得?有詩為證。

詩曰:
五嶽三山任意遊,訪玄參道守心修。
空勞爐內金丹汞,斬將封為牛金牛。

詩曰:
腹內珠璣貫八方,包羅萬象道汪洋。
只因殺戒難逃躲,斬將封為鬼金羊。

詩曰:
離龍坎虎相匹遇,煉就神丹成不朽。
無緣頂上現三花,斬將封為婁金狗。

詩曰:
金丹煉就脫樊籠,五遁三除大道通。
未滅三屍吞六氣,斬將封為亢金龍。

四位教主又見通天教主把手中劍望東、西、南、北指畫,前後又是鐘鳴,陣門開處,又有四位道人出來。

前面旗色有翠藍色、紅色和白色。

接下來出來的道人是按四個方位:東、西、南、北出來。

真好稀奇!有詩為證。

詩曰:
自從修煉玄中妙,不戀金章共紫誥。
通天教主是吾師,斬將封為箕水豹。

詩曰:
出世虔誠悟道言,勤修苦行反離魂。
移山倒海隨吾意,斬將封為參水猿。

詩曰:
箬冠道服性聰敏,煉就白氣心無損。
只因無福了長生,斬將封為軫水蚓。

詩曰:
五行妙術體全殊,合就玄中自丈夫。
悟道成仙無造化,斬將封為壁水貐。

就元始天尊來講,那東西一出來就知道是什麼,祂看到(那東西)元神了,但表面,他們都是人樣。

元始曰:「此俱是截教門中,並無一人有根行之士,俱是無福修為,該受此劫數也!深為可悲!」

其實就是要進行大清洗、大淨化。他們沒有修為、沒有根基,都不是人。

我以為:就是因為他們是動物,所以遭此劫數——都要進行清洗。動物是不能修煉的。

又見皂蓋旛搖,出來四位道人。怎見得?有詩為證。

詩曰:
跨虎登山觀鶴鹿,驅邪捉怪神鬼哭。
只因無福了仙家,斬將封為女土蝠。

詩曰:
頂上祥光五彩氣,包含萬象多伶俐。
無分無緣成正果,斬將封為胃土雉。

詩曰:
採煉陰陽有異方,五行攢簇配中黃。
不歸闡教歸截教,斬將封為柳土獐。

詩曰:
赤髮紅鬚情性惡,遊盡三山併五嶽。
包羅萬象枉徒勞,斬將封為氏土貉。

前面出來了三組道人,斬將封為木、火、金三類動物,然後是按東、西、南、北四方出來。

我以為前面三組是按照天、地、人的概念去擺陣的,後面按照四方,但是整個又湊出「七」——金、木、水、火、土、日、月(七類動物)。

這是真正中國人傳統的文化。生命是連成一體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種「相生相剋」渾然一體。如果這些通了的話,其實就都通了。

因為上面那些出來的道人都是動物修成的人形,所以當元始天尊跟老子他們一出手的時候根本不堪一擊,一下就被掃沒了。邪不壓正!講述了這麼一個道理。講元始天尊跟老子本身生命的尊貴。

在裡邊我們看到了元始天尊他們展示的境界跟正氣。因為他們是正道修來的,所以有著那一份本身的生命之榮耀。生命之尊貴本身就是法力,所以動物根本就近不了身。

所以人只要有正氣在,人的生命內在的正,亂的東西是近不了身的,可能從某種程度上講:「人的陽氣很重。」對比的說,身體比較虛弱的人,就會有一些(遇)鬼、妖的麻煩,但人中陽氣很重的人根本沒事。

元始與老子同西方教主共言曰:「你看這些人,有仙之名,無仙之骨,那裡做得修行辦道之品!」

所以他們本身的生命是不應該去修行的。他們只有外在的道術,沒有內在的根脈(本源),從修行的角度來講,就「什麼都不是」,反襯過來「人身難得」。

也就理解:為什麼在《西遊記》裡面所有妖怪都要吃唐僧!其實就是占有人體。吃他的意思是「占有人體」。

四位教主正談論之間,只見旗門開處,又來了四位道人。怎見得?有詩為證。

詩曰:
修成大道真瀟灑,妙法玄機有真假。
不能成道卻凡塵,斬將封為星日馬。

詩曰:
鐵樹開花怎得齊,陰神行樂跨紅霓。
只因無福為仙侶,斬將封為昴日雞。

詩曰:
面加藍靛多威武,赤髮金睛惡似虎。
呼風喚雨不尋常,斬將封為虛日鼠。

詩曰:
三昧真火空中露,霞光前後生百步。
萬仙陣內逞英雄,斬將封為房日兔。

話說通天教主在陣中調出第七對來,展一桿素白旛,旛下有四位道者,兇兇惡惡,凜凜赳赳,手提方楞鐧出來。怎見得?有詩為證。

詩曰:
道術精奇蓋世無,修真煉性握兵符。
長生妙訣貪塵劫,斬將封為畢月烏。

詩曰:
髮似硃砂面似靛,渾身上下金光現。
天機玄妙總休言,斬將封為危月燕。

詩曰:
面加赤棗落腮鬍,撒豆成兵蓋世無。
兩足登雲如掣電,斬將封為心月狐。

詩曰:
腹內玄機修二六,煉就陰陽超凡俗。
誰知五氣未朝元,斬將封為張月鹿。

話說通天教主把九曜二十八宿調將出來,按定方位,只見四七二十八位道者,齊齊整整,左右盤旋,簇擁而出。但見了些飛霞紅氣,紫電青光,有多少道者層層密密、兇兇頑頑,真個是殺氣騰騰,愁雲悽悽,好生利害!

二十八星宿也是相生相剋;首、尾相扣盤在一起的。走到二十八星宿的時候就走到頭了,到了邊上了。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待續)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濤哥侃封神】 第八十三回 三大師收獅象犼(上)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