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普京面臨多方壓力 俄烏戰爭或速決難持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俄軍在2月24日突然入侵烏克蘭,引起了世界的震驚。這場戰爭是速決還是會持久?從俄羅斯面臨的多方壓力以及其經濟所能承受的戰爭花費看,俄羅斯應該是希望迅速結束戰爭,而不是打一場曠日持久的俄烏戰爭。因此,俄軍目標指向烏克蘭首都基輔

不過,烏克蘭的軍事抵抗使俄羅斯的推進並不如預期順利,而軍事上能否取得進展是普京面臨的一大壓力。25日,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發表講話稱,烏克蘭軍隊已經在多個方向阻止了俄羅斯的進攻,「戰爭還在繼續。俄羅斯想耗垮我們,但我們會持續作戰。」據報,俄羅斯特種部隊在攻打烏克蘭一個重要機場時,大部分被殲滅。

目前,除了阻擋入侵的俄軍前往首都基輔的腳步外,澤倫斯基等政府要員都堅守在基輔。烏克蘭還進行了全國動員,烏克蘭人保家衛國的士氣很高。除了現役軍人外,當局還正在徵召數千名預備役軍人,並向基輔地區民眾發放約1.8萬支帶有彈藥的槍枝。

最新的消息顯示俄軍已到達基輔附近,並在多個地方與烏軍發生激戰。由於很多烏克蘭士兵都有作戰經驗,且是為捍衛自己的祖國,可以想見,俄軍若想儘快攻入基輔,還是需要付出一定代價的。而且即便攻入基輔,也必須面對防不勝防的民間「冷槍」。

與此同時,國際社會的譴責和制裁是普京必須面對的又一大壓力。雖然25日俄羅斯動用否決權,否決了聯合國安理會擬通過的反對莫斯科入侵烏克蘭的決議,但中共出於自身考慮投了棄權票,亦彰顯其雖然暗中支持普京,但並不敢明目張胆表面態度,與俄羅斯站在一起。俄羅斯在國際上處於孤立地位。

不僅聯合國要譴責俄羅斯,北約和美歐多國均公開予以譴責。北約祕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說,入侵造成了巨大的痛苦,西方領導人必須「準備好做更多的事情,即使這意味著我們必須付出代價,因為我們是長期參與其中的」。參加北約領導人峰會的30名領導人還發表一份聯合聲明,呼籲俄羅斯立即停止軍事攻擊,從烏克蘭撤出所有部隊,並「從它選擇的侵略道路上回頭」,並稱「俄羅斯將為此付出沉重的經濟和政治代價。」

除了譴責,美歐推出一系列制裁措施。其制裁的目標是俄羅斯的銀行、寡頭和高科技領域,制裁措施包括出口管控。美國總統拜登說,這些制裁將「擠壓俄羅斯為其戰略性的經濟領域獲取資金和技術的渠道,破壞其今後多年的產業能力」。25日,美國和歐盟又將普京和外交部長拉夫羅夫列入新的制裁名單中,將凍結他們的資產。

不過,對於最強有力的制裁舉措,即各國把俄羅斯踢出國際銀行轉帳系統「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FIT),以對莫斯科「施加極限痛苦」,美歐出自各自考慮,尚未達成一致。但如果戰事升級,不排除美歐推出這一制裁殺手鐧。這將意味著俄羅斯無法有效進行國際交易,對俄羅斯經濟的打擊是巨大的。

西方制裁直接的結果就是全球證券價格大跌,大宗商品價格躥升,俄羅斯中國股市暴跌。雖然美歐也要承擔一定壓力,但對俄羅斯的影響將是長期的。

而且,俄羅斯國內對這場戰爭並沒有信心。21日普京宣布承認頓涅茨克及盧甘斯克獨立當天,俄羅斯MOEX指數收跌10.56%,交易系統指數(RTS)收跌13%,創八年最高跌幅;24日戰爭打響後, MOEX指數收盤時下跌33%,再創新低。

另外,穆迪將俄羅斯Baa3評級和烏克蘭B3評級列入下調觀察名單。分析稱,俄羅斯遭到制裁後,高達220億美元的公司債務可能需要重新融資。

雖然在短期內,在北京的輸血支持下,普京可能會忍受一定損失,但長此以往,國內經濟能否承受得住,的確是個大問題。這是普京面臨的第三大壓力。

普京面臨的第四大壓力是俄羅斯國內反戰呼聲高,不排除軍人亦有反戰者。雖然普京聲稱他對烏克蘭採取的軍事行動「獲得國民的普遍力挺」,但根據獨立民調機構列瓦達中心(Levada Center)公布的數據,支持普京承認烏東兩個「共和國」的比例不到半數(45%)。

據美國之音報導,俄軍入侵烏克蘭後,俄羅斯幾十個城市爆發了大規模民眾反戰示威活動。人權活動組織「內務部信息」說,全國有1800多人在示威活動中被逮捕,光是莫斯科被捕人數就超過了1000人。

2月25日,在前蘇聯和俄羅斯擁有巨大影響的著名每日大報《蘇聯體育》頭版封面全部採用黑顏色,上面僅書寫了一行字:「現在顧不上足球」。另一家獨立大報《新報》同日使用俄語和烏克蘭語兩種文字印刷發行,並在頭版顯要位置特別註明:《新報》反對入侵烏克蘭的戰爭。

還有一批在俄羅斯有很大影響的演藝界人士24日起紛紛在社交媒體上發表視頻抗議入侵烏克蘭,俄羅斯著名作家阿庫寧、貝科夫、澤加裡,著名媒體人帕爾菲諾夫和名演員哈馬托娃,以及其他一批戲劇導演等人士發表公開信呼籲立即停止侵略烏克蘭的戰爭。

此外,一大批俄羅斯科學院院士、大學教授、研究所的研究員也發起了反戰簽名請願活動。他們堅決抗議對烏克蘭的侵略,稱針對烏克蘭的戰爭不公正,更毫無意義,並指出俄羅斯將被國際社會孤立,會陷入流氓國家的處境。這種狀況將使俄羅斯在文化、科技等眾多領域更進一步畸形化,這個國家在未來也將不會有發展。

俄羅斯著名人權活動人士帕諾馬廖夫也發起了網上公開簽名反戰請願活動,目前簽名人數已突破50萬人。

面對國內知識界、文藝界、科技界以及普通民眾的反戰公開信和示威,普京可以在短期內壓制,但絕不可能長期壓制,如果不能儘快解決烏克蘭問題,普京將在國內面臨巨大的挑戰,並失去民心。

普京還不得不擔心的是軍心。據烏克蘭武裝部隊總司令扎盧日內24日透露,一個排入侵的俄羅斯士兵在面對烏克蘭軍隊的「全面抵抗」時投降了,但沒有透露具體數字。俄軍士兵表示,「沒有人想到我們要去殺人。我們不是要去戰鬥,我們是去收集信息。」

面對著來自多方的壓力,普京需要在短期內攻占基輔,實現其軍事目的,從而在談判中增加籌碼。俄羅斯常駐歐盟代表奇佐夫25日表示,俄羅斯不打算留駐烏克蘭,它將在軍事行動後撤軍。

不過,如果軍事行動不順利,在烏克蘭遭遇強烈抵抗,普京極有可能無法承受巨大的壓力。因此,俄羅斯也釋放了要與烏克蘭談判的信號,烏克蘭也表示,烏克蘭和俄羅斯正在就談判進程的地點和時間進行協商,烏克蘭準備 「討論停火與和平問題」。

最終,不管俄羅斯是占領基輔,迫使烏克蘭簽訂「不平等條約」,還是在軍事上無法達成目標而通過談判實現自己的目的,俄羅斯將如俄羅斯科學院院士、大學教授、研究員的公開信所言,未來「俄羅斯將被國際社會孤立,會陷入流氓國家的處境。這種狀況將使俄羅斯在文化、科技等眾多領域更進一步畸形化」。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