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從權威就沒有風險了嗎?

作者:大陸山東大法弟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服從權威就沒有風險了嗎?從歷史的發展和以往事件發生的經驗來看,答案顯然是否定的。一個實驗引出的問題

美國科學家米爾格拉姆曾作過一個心理實驗。實驗由三人組成,博士導師(實驗監督者或權威者);參與實驗者「老師」(實際上才是真正的被實驗者)和被實驗者「學生」(實際上是假的,他是配合博士導師的)。

實驗中,「老師」將列出一些準備好的單詞,並將單詞配對組合考核「學生」的記憶力,「學生」每答錯一題電壓會增加15伏,這時「老師」會摁下電擊控制(45伏起步,450伏到頂)摁鈕,「學生」將會遭到電擊。不過「老師」可以嚮導師提出質疑,導師答覆「請繼續」,「老師」則會摁下摁鈕繼續實驗。

大部分人都有提出過質疑,最多也只有四次,這些人占比高達80%以上,令人遺憾的是沒人提出過五次質疑,因為五次質疑實驗會直接終止。而在實驗前的問卷調查中(與實際實驗內容相符),大部分人在問卷面前都選擇了極具正義感的答案,會對行為的實施提出強烈質疑甚至否定權威。

實驗證明當受試者服從權威的命令時,他的良心就會停止工作,並且會放棄責任。實驗也同時證明人的壓力是普遍存在的,如果壓力值超標,超出了心理承受能力,且壓力還在不斷的疊加的時候,人的心裡就有可能做出有違初衷、有悖於良心道德,屈從或驅從權威的事情。實驗前的問卷調查和實驗後的調查結果大相逕庭。原因就在於有無壓力的產生。

服從權威的風險事例

 

如果你履行的職責是一種罪惡,那麼職責之上的良心,就是你應該思考的問題,否則你將為你的盲從付出超高的代價。一旦服從權威者失去了被利用的價值,那麼他們將會被當權者果斷扔棄,淪為犧牲品。我們來看一看以下的幾個例子,會不會給你帶來點思考和啟發。

例一:文革中造成了大量的冤假錯案,民憤民怨極高。文革結束後,中共為了自保將793名警察、17名軍管幹部拉到雲南某地祕密槍決。這些效忠於文革〝紅色造反路線〞的積極分子至死也沒弄明白,他們會成為中共平息民憤的「殉葬品」,一張〝因公殉職通知單〞就把家屬打發了,什麼叫「命如紙薄」也不過如此吧。而時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劉傳新自知罪孽深重,畏罪自殺。

例二:因射殺翻越柏林牆的東德青年而被起訴的士兵亨里奇,在法庭上一再申辯自己是在執行命令。然而,法官告訴他: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而打不準是無罪的,你有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權利,而這也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在這個世界上,法律之外還有良知,當法律和良知發生衝突,良知才是最高的行為準則,因為「尊重生命」是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原則。最終亨里奇認罪入獄。

例三:迫害法輪功大失民心,惡首江澤民騎虎難下。二零零四年祕密派人到海外找法輪功談判,揚言只要不追究其迫害法輪功的法律責任,江就願意停止迫害並給法輪功平反。同時開出了卑劣的「一換一」條件,即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死多少人,中共將槍斃多少犯罪的610人員、警察和國安。對此,法輪功方面予以嚴詞拒絕並表示:停止一切迫害,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懲辦元凶。江想再現文革殺警平憤的醜陋一幕、達到自保的陰謀化為了泡影。

不知道您看到這兒,會有什麼想法?那些執行命令的公檢法人員,你一直還參與著對這個群體的迫害之中,發號施令的人又想借你們的命來平息事端,而法輪功卻又拒絕了這個無恥請求,這裡面的事和關係不知道你理順沒有,誰在施善?誰在幫你?

壓力面前有沒有辦法?

有。

讓我們回到實驗中來,那麼那些服從權威的實驗參與者真的就是些道德薄弱分子嗎?答案顯然不是。在博士不容置疑的目光和堅強有力的說「請繼續」的時候,他在壓力面前選擇了服從,在良心面前選擇了權威,這是壓力下的人們心理層面的變化。然而實驗並非沒有積極的因素,有一類人在實驗中當場提出質疑,甚至有的人直接退出了實驗,選擇與權威決裂,這一類人是極具正義感的,占比在百分之十以上。

意外嗎?不意外。這部分人都是堅定的宗教信仰者,有道德底線,會遵從良知行事。你也可能不是一個有信仰的人,將來也不一定會成為有信仰的人,但有無信仰都不影響你去做個好人。有人說人字兩撇是相互支撐,才能叫人,用什麼來支撐?就是良心,就是道德,那才是「人」這個字在造字時賦予它的真實意義。

就像對「法輪功」的迫害一樣,一開始很多警察不再去考慮你是不是好人,不再關心你做的事是不是正確的;而社區幹部也不明就裡的隨大流,身邊的人不再去理解你,更不去質疑那些迫害家人的生命,而首先想到的就是你要分擔他的壓力。這種層層層層、自上而下的嫁禍於人,讓下一級去承擔壓力的奸邪做法,最終將如山般的所有壓力都轉嫁給了修煉者。

如此這般的循環下去,會不會就是個死結呢?即使這個群體遭受了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被「活摘」器官販賣。

沒有。修煉者作為最低一級壓力的負重者即使在重壓之下,仍以包容的心態和博大的胸懷迎納了這一切。因為大法弟子沒有敵人,他們有救度大眾之願、以堅忍不屈之志、大慈大悲之心化解了這世間最大的惡,同時把這壓力化為了給警察、群眾及家人講真相的動力,給在壓力面前如何選擇的人們做出了最好的示範。這一無怨無恨,他們堅持了二十多年;這一和平理性,他們堅持了二十多年,可這二十多年來的默默承受有多少人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結語

其實我們每個人的心中都有那個實驗中「老師」的影子,被實驗者設計進了遊戲中,盡力扮演著那個去實驗別人的角色,卻不知遊戲的終極導演是——「良知」。如果他真的明白了自己才是那個被實驗者的時候,他還會給自己一次選擇的機會,對權威者說「不」嗎?

中共是一切社會壓力產生的總源頭和社會矛盾的總製造者。一方面,一切社會的矛盾、壓力和麻煩都來自於中共的專制、暴政和貪腐。另一方面當社會矛盾積聚如山時,它又會施出它的看家本領——暴力手段,去壓制一切它認為給它製造了「麻煩」和「壓力」的人民,這就是這個畸形社會的死循環中的無解結,而這個還在激增的壓力容器已膨脹到了臨界點,隨時都會爆裂。

晒一晒中共二零二一年打虎拍蠅的成績單:全國共處分省部級幹部36人,廳局級幹部3024人,縣處級幹部2.5萬人,鄉科級幹部8.8萬人,一般幹部9.7萬人,農村、企業等其他人員41.4萬人。一年竟有近63萬人落馬,其中任中共政法委書記一職的就有68人遭了惡報,實在是觸目驚心,令人汗顏。

你可以不相信報應,但報應不一定不找你。二零二二年很可能是個報應大爆發的年份,儘管還沒走完三分之一,但天象已發生巨變,誰願意在二零二二年的落馬榜單中榜上有名呢?上天有好生之德,或許有出路可循,路在哪兒?路在腳下,也在你心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原文鏈接: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