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膨炙熱 Fed升息之餘準備縮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02日訊】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為壓制通貨膨脹,除持續升息外,本週預料將公布縮減9兆美元資產負債表規模的計劃,COVID-19疫後時期貨幣政策加速緊縮的衝擊難料。

2020年3月,聯準會在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爆發後大舉收購美國公債、房貸擔保證券(MBS)等資產,支撐風雨飄搖的經濟與金融市場。這段期間,聯準會資產負債表規模膨脹逾一倍,俗稱量化寬鬆(QE,註1)的購債措施今年3月退場後,縮表(註2)箭在弦上。

2008年金融海嘯過後,聯準會也在短期利率逼近零的環境中購債,以期壓低長期利率,達到刺激經濟成長的效果。隨著經濟復甦,聯準會2014年停止擴張資產負債表,但再投資債券到期收益,直到2017年才被動贖回,持有的債券到期後沒有再投資,資產負債表規模縮小。

華爾街日報報導,聯準會這次縮表主要沿襲上次做法,採取被動形式,但這次被動贖回的規模與速度將超越5年前,對金融市場的影響可能更劇烈。

聯準會上次縮表時,官員因對效果沒把握,起初設定每月縮表100億美元的上限,時隔一年才提升到500億美元。

聯準會官員近期示意,這次縮表每月將讓950億美元債券到期,包括600億美元公債、350億美元房貸擔保證券。縮表可能從6月啟動,幾個月後就訂出新上限,而非上次的一年。

此外,聯準會2017年9月宣布啟動縮表時暫停升息,以免一次例會處理太多事。這次縮表計劃出爐的背景截然不同。聯準會今年3月升息1碼(0.25個百分點),基準利率脫離COVID-19大流行後趨近零的水準,投資人預期官員5月3日至4日集會將決議升息2碼,為22年來首見。

5年前,美國通膨率略低於聯準會設定的2%目標,聯準會官員從容不迫,決定縮表部分出於政治考量。當時聯準會持有大量資產漸不受歡迎,部分國會議員認為這類非傳統貨幣刺激隱藏預算赤字嚴重的成本,聯準會官員為減輕相關疑慮,想證明他們可逆轉量化寬鬆。

這回聯準會急著撤除COVID-19大流行期間的刺激措施,原因是通膨居高不下。聯準會偏好參考、剔除食品與能源的3月核心個人消費支出(Core PCE)物價指數年增率達5.2%,接近1983年以來最高點。

投資銀行派杰(Piper Sandler)經濟學家預估,聯準會今年將縮減資產負債表規模約6000億美元,明年縮表1兆美元。官員討論未來3年內縮表約3兆美元,相較之下,2017年至2019年僅縮表8000億美元。

5年前,聯準會未曾認真思考被動贖回之餘主動出售債券。今年3月,官員認為他們最終可能需要在公開市場上出售部分房貸擔保證券。

部分研究顯示,聯準會購債產生的最大效果並非減少債券供給,而是暗示聯準會短期內不會升息。情況若是如此,透過縮表增加債券供給產生的效果可能有限。

美國首季經濟在通膨炙熱、聯準會緊縮貨幣政策的局面下萎縮,金融市場近期陷入動盪。報導寫道,現實情況是沒有人確知逆轉量化寬鬆對經濟與市場的衝擊為何,這可能影響聯準會為讓經濟與通膨降溫而升息的盤算。

註1:量化寬鬆小百科
維基百科:量化寬鬆(英語:Quantitative easing,簡稱QE)是一種非常規貨幣政策,由國家貨幣管理機構(通常是中央銀行)以公開市場操作,提高實體經濟環境的貨幣供應量,相當於間接增印鈔票。
2008年金融海嘯後,美國推出過三輪量化寬鬆,實施至2014年10月結束。

註2:縮表小百科
縮表是指銀行減少資產負債表規模。
聯準會過去在量化寬鬆(QE)時期大量買入美國公債、房貸抵押證券(MBS)與機構債券等資產,造成資產負債表迅速膨脹。
隨著市場復甦持穩,聯準會除透過升息外,另一方面透過縮減資產負債表,實施瘦身計劃,收緊市場資金。

(轉自中央社/責任編輯:夏明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