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央媒罕見稱俄「入侵」 俄烏戰局3大變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05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5月4號(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央媒首稱俄軍「入侵」,輿論調整還是戰略轉向?趙戰狼尷尬示好,秦剛賠罪,中共為何又演「黃河絕戀」?俄烏戰局3大變化,北京疑已結論。

自從烏克蘭戰爭第二階段在烏東開打,到現在為止,雙方基本上都處於僵持狀態,誰也沒有取得明顯的進展或關鍵性的大勝利。但表面的相對平緩並不代表事態也處於靜止。

恰恰相反,目前俄烏戰爭的局勢不但可以說暗流洶湧,甚至可以說已經處於山雨欲來的大變局的前奏。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中共在這場戰爭中的態度突然開始出現明顯的轉變,而且這種轉變還不是孤立的。

央媒罕稱俄國「入侵」烏克蘭

就在昨天,頭號黨媒新華社旗下的《參考消息》刊發了一篇罕見的文章,題為「澤連斯基如何在地堡中治理國家?」。之所以說罕見,是因為這篇文章開了自俄侵烏戰爭爆發以來好幾個先例,而且很快在「觀察者網」等黨媒和幾大門戶網站得到了轉發。

這篇文章開了哪些先例呢?這是央媒級別的中共喉舌第一次正面報導澤連斯基和烏克蘭的抵抗戰爭;第一次正面報導了國際社會對烏克蘭的強有力支持;最重要的是,第一次使用了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這樣的表述。

首先,一打開文章的配圖就可以看到,圖片精心挑選了帶有烏克蘭國旗色彩的旗幟為背景,澤連斯基身穿軍旅服裝正在步入基輔地鐵的記者會現場,神情堅毅、氣宇軒昂,這樣正面呈現澤連斯基形象的照片是過去沒有過的。

就文章本身看,雖然主體上採用了相對中立性的語言描述,但包含了以下重要內容:報導了澤連斯基在基輔地鐵站規模宏大的記者會;報導了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國防部長奧斯汀以及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對烏克蘭的訪問;報導了澤連斯基自戰爭爆發以來如何在地下掩體中有條不紊地領導烏克蘭進行抵抗並維持政府正常運轉。

最關鍵的是,在文章的第二段,出現了這樣的敘述:這是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他第三次離開位於首都中心地帶的政府建築群。第一次是在3月,他去了附近的一條戰壕。第二次是在4月,他去了距基輔45分鐘車程的布恰,查看屠殺事件留下的痕跡。

我之所以不厭其煩把整個這段文字複述出來,就是想告訴大家,這段話文字並不多,但信息量很大,因為這段話釋放了至少三個重要信號:

1. 中共央級喉舌第一次使用了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表述,儘管編輯半遮半掩地把入侵兩個字加上了雙引號。

2. 這段文字等於自我打臉,非常明確地否定了過去大陸媒體渲染的烏煙瘴氣的說澤連斯基多次逃亡到了波蘭、用綠背布景偽造自己仍然留在基輔的假視頻等等謠言。

3. 這段敘述使用了「屠殺」這個詞,等於含蓄承認了俄軍在布恰大屠殺這個嚴重的戰爭罪行。

可能不少朋友也會有點意外對吧?怎麼中共突然開始轉口風了呢?中共朝秦暮楚反覆變臉本身不奇怪,我現在和大家來做一個簡要的梳理就會看到,在這篇代表性文章發表之前,其實中共已經有多次的鋪墊了。

中共變臉背後:文字遊戲還是政策調整?

5月3號同一天,新華社在全球連線的視頻新聞中刊發了最新報導,把《烏方稱將為收復全部領土而戰》放在了大標題上,這篇報導在國內多家官媒獲得了普遍轉載,而且全都重點突出一個信息:引述烏克蘭總統辦公室主任葉爾馬克的話說:在與俄羅斯的談判中,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是烏方不準備妥協的根本性問題。

這樣的報導方式等於是承認了烏克蘭衛國戰爭的正義性,也等於再次含蓄承認了俄國入侵烏克蘭的性質認定。

往前推,在4月30號,中共黨媒新華社刊登了對烏克蘭外長庫列巴(Dmytro Kuleba)的書面專訪。在這篇專訪中,新華社4次原文引述了庫列巴的敘述,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沒有進行任何刪除,也沒有給予任何中共特色的帶節奏的解釋。

與此同時,新華社也刊登了對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的專訪。這篇專訪毫無新意,拉夫羅夫不過就是老調重彈,把俄羅斯發動戰爭的原因歸咎於美國和北約「鼓勵基輔政權實施暴力反俄路線」。

鑒於戰爭爆發以來,中共官民輿論都一直在大力傳播渲染俄方的報導,所以拉夫羅夫這次專訪說了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共做出這樣一個貌似中立的安排,其真正目的不過是要拿它當作一個不刺激俄方的平衡措施,好藉此來推出對烏克蘭外長庫列巴的專訪而已。採訪拉夫羅夫只是「項莊舞劍」,庫列巴才是中共這次採訪中的主角「沛公」。

實際上,如果我們再往前追溯一下,就會發現中共這一波的轉向操作應該是在4月29號就開始了。這一天,新華社刊發了一篇標題很長的評論文章,標題是:新華社評論員:抵制域外操控推動鑄劍為犁——化解烏克蘭危機的中國立場符合世界根本利益。

這篇評論雖然重複了此前一貫的說法稱:烏克蘭危機的始作俑者非美國莫屬。為維護自身霸權,美國主導北約不斷東擴,在俄周邊大搞「顏色革命」等等,但明顯位置靠後,反而把「烏克蘭問題有著複雜的歷史經緯和來龍去脈,既是歐洲安全矛盾長期積累的爆發,也是冷戰思維和集團對抗造成的結果」這樣的表述,和「各國主權、領土完整都應該得到尊重」的說法放在開頭。

也就是說,先各打五十大板,然後才重複一下此前的官方說辭,這明顯是一種折衷和稀泥的手法。

這就帶來一個問題:中共罕見的口風轉變,究竟是中共僅限於輿論上假冒中立的文宣手法的需要,還是代表中共實質上的政策調整呢?

我相信很多朋友可能也注意到了,這個問題並不是孤立的,中共在對美國的外交態度上也在發生轉變。

4月29號,在中共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當法新社記者提問說,根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的調查,對中國持不良看法的美國人占全國人口的80%以上,創歷史新高,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然後知名戰狼發言人趙立堅來了這麼一句:我也想強調,中美兩國人民素懷友好感情,雙方人民的友誼始終是兩國關係發展的源頭活水和重要基礎。

結果這句「源頭活水」迅即作為大標題被各大官媒轉載報導。我們如果仔細一點看,會發現趙戰狼在照著念稿的時候,臉色都不太自然。這當然是因為誰都知道,趙戰狼口口聲聲指責的「肆意挑動中美對抗和分裂,散布大量政治病毒,嚴重毒化兩國民意氛圍,不斷為中美關係減分」的「反華勢力」,恰恰就是他自己。

趙戰狼的這番話,讓海內外的網民都感到措手不及,很多人都說自己看傻了,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有網友甚至把當初央視大罵美國「八個第一」的視頻和趙立堅這番肉麻討好的鏡頭剪輯在一起,好讓大家都看看到底誰才是毒化中美兩國民意氛圍的罪魁禍首。

趙戰狼不自然的表情其實清楚說明,外交部這種調子的轉變,無疑是高層壓下來的,趙立堅本人都感到猝然之間有點不適應。而且我們可以看到,這與中共央級黨媒對俄烏戰爭口風的轉變是同時出現的。

也就是說,這不太像是簡單的宣傳口輿論的技術性調整,更像是中共在俄烏戰爭走向越來越明朗化背景下,不得不做出的政策性改變。

如果我們再聯繫一下上個週末和大家討論的中共近期的經濟大動作,其中一個很重要的消息就是彭博社獨家報導說,中共正與美國監管部門討論,允許對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進行現場審計檢查,甚至包括了如何安排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ublic Company Accounting Oversight Board)的檢查人員前往中國,上門檢查261家在美上市公司中大多數公司的審計底稿等細節。

誰都能看出來,這個動作的實質是中共服軟了。不管背後的因素究竟是經濟下滑超出了當局的想像,還是擔心中美脫鉤加劇,這個動作都意味著中共把此前自己高調吐出來的所謂「國家安全、亡我之心」那些口水又吞了回去。

美國「制裁威懾」生效 秦剛專程賠罪

此外,還有幾條新聞我覺得值得放在這裡連在一起看。

首先是上個週末,英國《金融時報》獨家報導說,中共銀行監管機構在4月22號與主要國內及國際銀行舉行了緊急會議,議題就是一個:討論如何保護中國海外資產,特別是3.2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免受類似俄羅斯因入侵烏克蘭而遭受的雪崩式制裁。但現場沒有人能夠提出好的解決方案,因為無論什麼方案都繞不開美元體系。

第二個是路透社在5月3號昨天的報導,說美國官員近日表示,他們一直對中共支持俄羅斯的做法保持警惕,但他們擔心的北京向莫斯科提供直接軍事及經濟的支援,至少目前還沒有發生,而且中共還避免讓國營煉油廠與俄羅斯簽署新的合同。然後路透社說,這是美中關係緊張階段出現的一個值得歡迎的發展。

第三個消息是全球無人機巨頭中國深圳大疆公司同時暫停在俄羅斯和烏克蘭的業務後,就有軍事專家直言不諱指出,大疆「史上第一次的商業中立」背後,實質上是向美國政府下跪了,因為大疆無人機的飛控軟件受制於美國公司Figma,如果大疆繼續暗助俄軍,恐怕難逃美國的「二級制裁」。

也就是說,就在4月底到5月初這麼短短的幾天時間內,我們看到的客觀現實是中共在文宣、外交和經濟等領域幾乎完全同步地出現了大幅轉變,而且方向一致,都指向「珍愛美國、遠離俄國」這個主題。

表面上看起來這是很奇怪的,因為上個週末我們才和大家提到了,美國眾議院以僅有3票反對的絕對優勢通過了被稱為「軸心法」的AXIS法案,這個法案史無前例將習近平的姓氏拼音字母放在了法案名稱之中,全稱叫做「評估習近平干涉和顛覆法案」,這可是當年二戰時希特勒都未曾享有的待遇。

這樣的行為,可以說是全世界「辱包」的天花板了,按理說中共應該高聲叫罵、嚴厲斥責,掀起新一波反美浪潮才是正常的。但現在我們看到的卻恰恰相反,美國敲打的越厲害,黨國不但若無其事,駐美大使秦剛反而專程跑去美國中西部考察,然後在愛荷華州第一大報《得梅因紀事報》發表署名文章,以充滿陶醉的筆調說「我帶回華盛頓的是滿滿的收穫和動人的回憶」。

我為什麼說秦剛是「專程」跑過去?因為2018年9月中美貿易戰剛剛開打的時候,中共就是挑選《得梅因紀事報》刊登了足足4頁的整版廣告,內容大意說川普(特朗普)總統執意打貿易戰,將讓該州農民損失慘重。其中,廣告第三頁還特地把「總統的愚蠢」放在大標題上。

所以,我們說白了,秦剛這次所謂的「滿滿的收穫」,其實就是專程去給美國賠罪的。中共不是老喜歡說這句話嘛,解鈴還須繫鈴人,中美關係冰凍是從《得梅因紀事報》辱罵美國總統開始的,要想回春也得在同一家報紙討好獻媚來希求結束。

大家都知道,中共對美文宣的基調,這幾年一直就在嗔目切齒的「上甘嶺式」與回嗔作喜的「黃河絕戀式」之間來回鐘擺,其變臉之快,收放之自如,不但經常讓外界看得目瞪口呆,即便國內各路大小五毛粉紅都經常跟不上節奏。

這種變臉術背後反映的其實就是兩個東西:一個是中共的無奈,想要甩開對美國的依賴擼起袖子大幹一場,過一把世界領袖的癮,但無奈科技、金融和高端製造等諸多話語權不在自己手中,所以不敢真的翻臉。

另一個是中共的投機式使壞。什麼意思呢,就是每逢中共認為世界出現什麼變動了,尤其可能對美國不利的事情出現了,中共一定會做出很多火上澆油、擴大戰果甚至傷口撒鹽的使壞的事,唯恐美國不亂。

但非常詭異的是,每一次中共使壞幾乎都不成功,所以每一次都不敢使壞到底,一看風向不對了,老美要動真格掐脖子了,立馬就趕快服軟,重新堆起笑臉大唱中美友好、作幸福動人回憶狀,所以叫做投機式使壞。

這一次中共在俄烏戰爭問題上的變臉同樣是相似的原因。

現在的俄烏戰爭,出現了3個足以影響全局的大的態勢變化:

1. 美國通過的《租借法案》,基本奠定了烏克蘭長期戰爭的勝局;

2. 烏軍對俄軍位於伊久姆的前線指揮部進行的精確炮擊中,炸傷了親臨前線視察的俄軍總參謀長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右腿,另有20名高級軍官被炸死,其中包括俄軍電子戰負責人安德烈‧西蒙諾夫(Andrei Simnov)少將。這次斬首打擊讓俄軍至少連續停止了2天的攻勢,軍心空前渙散。

3. 普京傳出將在5月9號後進行癌症手術的消息,俄羅斯官方也公開聲明,不準備在5月9號的閱兵式之前宣布在烏克蘭取得勝利。這就等於承認,俄軍自己對拿下烏東地區也都沒有取勝的信心了。

我相信中共對整個俄烏局勢已經進行過反覆的通盤考慮,最後評估的結果很可能是:俄羅斯敗局已定,中共再不轉身,只會被拖下水成為陪葬。

所以,中共變調、轉身向美國賠罪示好,應該是當局整體上再一次的危機公關兼政治投機行為。這個投機行為會有效嗎?美國會再次上當嗎?我覺得可能性很低。因為一個明擺著的現實就是:無論中共對美國什麼態度,歐美要徹底廢掉俄羅斯的戰爭機器,要把俄羅斯去軍事化,已經是幾乎不可逆轉的既定議程。

所以,中共得到的結果,只能是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所謂戰略屏障被粉碎而無能為力,然後還不得不對歐美笑臉相迎。

至於俄羅斯成為大號朝鮮退出大國角逐舞台之後,中共怎麼撐下去,我們不妨繼續看戲。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