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北美首映 觀眾獎排名躍居榜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05日訊】獲獎動畫紀錄片《長春》正在多倫多參演北美最大的紀錄片電影節Hot Docs。5月3日晚,《長春》在北美首映,贏得了觀眾的熱烈回應。

週二(3日)晚,《長春》在位於多倫多市中心的Varsity Cineplex Cinema首映後,獲得了觀眾好評。在電影節5月4日早上的更新報告中,《長春》的觀眾獎排名躍居榜首。

《長春》講述的是20年前發生在中國長春市、震驚世界的電視插播事件——持續播放法輪功真相50分鐘。當時,中共政權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抹黑宣傳,毒害了眾多的中國人,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努力遭到當局嚴厲鎮壓。

亞當‧比亞洛(Adam Bialow)來自多倫多電影界。他觀看《長春》後說:「鑒於其話題,以及法輪功被迫害已持續了超過20年,我認為這影片很重要。」

多倫多電影界人士亞當‧比亞洛(Adam Bialow)觀看《長春》後說:「整部影片傳遞了很重要的信息,而且呈現得很美。」(新唐人電視)

「該影片從技術上、從動畫的角度上看都很美。非常吸引人」,他說,「這些插圖畫得真好,從二維和三維的角度來說都是如此。整部影片傳遞了很重要的信息,而且呈現得很美。」

著名動畫藝術家大雄把他自己當時在長春的經歷,以及長春插播事件倖存者的親身經歷,用畫筆記錄下來。加拿大製片商Lofty Sky的團隊將之製作成動畫,再現了那段歷史。

影片導演傑森‧勞夫塔斯(Jason Loftus)對記者說:「我們收到的觀眾反應,真的很暖心,使我們很受鼓勵。這是我們今晚的感受。」

「這是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一個人權的故事,也是頗具戲劇性的故事,它再現了人們如何在面對不公時講出真相。」

上個月,《長春》在荷蘭參加國際電影節Movies That Matter,入圍了3項獎:最佳紀錄片、學生選擇獎及大獎提名,並獲得特別關注獎(Special Mention)。此前,《長春》在希臘塞薩洛尼基國際電影節(Thessaloniki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獲得觀眾獎和人類價值獎。

艱辛付出獲回報

動畫紀錄片《長春》的導演傑森‧勞夫塔斯(Jason Loftus)2022年5月3日在多倫多出席影片的北美首映。(周行/大紀元)

勞夫塔斯說,該影片很特殊,製作過程持續了約6年時間,很多人為之付出了心血。

他說,製作紀錄片時,通常是先有很多視頻,然後花時間去做編輯,找到要呈現的故事。作為動畫片,一開始就要想好做什麼。製作動畫紀錄片就很具挑戰性。「但我認為,這最終也會成就很獨特的作品」。

勞夫塔斯說,該影片的另一個獨特之處,是一位藝術家在重現他自己的親身經歷,「通過藝術的形式,去理解他家鄉當年發生的事件,去面對他所失去的東西與創傷」。

「還有其它的挑戰。」他說,他的公司之前有一個電子遊戲產品通過一家中國公司發布。當他在製作《長春》及其它一些關於人權的影片時,中共政府迫使那家公司取消了合作關係。他家人在中國的親戚,也遭到了中共國安官員的威嚇。

「人們說,講述中國的人權故事很難,這是真的,確實會有後果」,勞夫塔斯說,「但是,我也受到了鼓舞,我被影片中角色原型的故事所觸動,你會看到他們為了能發聲,做出了多大的犧牲,看到他們所經歷過的事。」

「所以我認為,我們必須使用我們擁有的自由,給他們一個發聲的機會,和更多人分享他們的故事。」勞夫塔斯說。

「真相在觀眾的心裡扎根了」

在3日晚的觀眾互動時段,勞夫塔斯提到了該影片英文名字Eternal Spring(永恆的春天)的來由。他表示,這既是中文「長春」的表面意思,也是他在接觸長春插播事件見證者後的感受。

他說,很多人因那次事件失去了生命。但是,當他與那些見證者交談時,「我能感到他們心中仍充滿希望,他們希望讓世人知道真相」。

勞夫塔斯說,《長春》已獲得多項國際獎項,「這很重要,我們做這影片,就是為了與人們分享,讓人們討論在中國發生的人權事件,關注法輪功學員群體遭受的迫害」。

「我想,我們已經從觀眾那裡收到了這樣的回應。」他說。

大雄在接受采訪時說:「我很榮幸參與這樣的項目。但是我覺得,這個影片真正的力量,在於影片表現的那些人,那些在中國大陸失去了生命的法輪功弟子,那些在全世界各地街頭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我覺得是他們的故事。」

2022年5月3日,動畫藝術家大雄在多倫多出席影片《長春》的北美首映。(新唐人電視)

「他們展現的,是一種平和的、非暴力的抗爭」,他說,「在當今世界,真相尤為重要,真相是解救這個世界的鑰匙。」

他說,一些人將法輪功污名化,就是因為他們受了中共宣傳的毒害,他們不了解真相。

「這部影片的目的,就是要打破封鎖真相的牆,把真相傳遞給世上的人,給每個人一個公平的機會來思考,這個世界需要什麼。」

「我看到的情況是,真相在每位看過影片的觀眾心底扎根了」,大雄說,「我在荷蘭電影節期間,很多人很感動,他們拉著我的手,說了很長時間。」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唐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