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中共密商應對美國製裁為何一籌莫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高官近日召開公開和祕密的會議,甚至一度一天之內四個會議,議題都與經濟衰退和應對美國製裁有關。但從最近的一個關於如何反制美國可能的金融制裁的會議上,報導說,沒有人能夠拿出一個可行的方法和解決方案。也就是說,中共在面對可能來臨的美國制裁之時,根本就一籌莫展,已經全面的失去了方寸。

與此同時,中國的國門似乎正在逐漸關閉,不再向西方開放。北京已經實施了四十多年的「改革開放」,難道要壽終正寢了嗎?中共除了關閉國門,中共的高壓政治也正在將商業企業、私人企業、高科技互聯網企業,逐漸的斬盡殺絕。美國國會已經推出「軸心法」,目標直指中共的邪惡軸心,中共黨魁習近平強調的「自力更生」,應該是迫不得已,也是在斷尾求生。在世界面臨暴露出軟肋的中共,其對美元和西方技術的高度依賴,註定讓中共在面臨制裁之時,不得不乖乖地就範、束手就擒。

據來自大陸的消息稱,中共當局正在實施「安可聯盟計劃」。當局要求政府、國企、事業單位全部上繳原有的電腦,一律換成國產電腦及系統,當局給出的理由是「防止外國勢力盜取中國數據」,但實際上真正的原因,一定是為了防範歐美可能的在計算機軟件和硬件上的製裁。所謂的安可聯盟,全稱是「安全可靠技術和產業聯盟」,它的前身是「信息技術應用創新工作委員會」(簡稱「信創工委會」),於2016年成立。安可聯盟被認為是一個萬億級別的大市場,涉及一條龐大的產業鏈。安可聯盟真正實現其「國產化自主可控」的目標之際,也是中國信息產業開始全面落後世界之時。

中共突然召開這幾個應對美國制裁的會議,應該是與烏克蘭局勢和台海局勢都密切相關。俄烏戰爭僵持之際,歐美對俄羅斯在金融和貿易上的製裁,其各種各樣的製裁方式和參與制裁的國家和公司企業、行業,眼花繚亂,個個都讓中共心驚膽顫。中共對台灣的野心不死,一方面可能會因為看到歐美都只是武器支援烏克蘭而決不發出一兵一卒,而增加了信心,因為美國可能在台海也不會出兵,而只是提供防禦性的武器。但歐美一旦因中共犯台而開始實施制裁,其製裁的力度、方式、對中國經濟的衝擊,都將是史無前例的,會讓目前對俄羅斯的製裁,看起來是小巫見大巫。

中共在如何應對的措施方面,據說現場金融人士提到三個可能性。第一個方案是要求出口商將所有外匯收入兌換成人民幣,以增加在岸美元的持有量。這個方案毫無新意,因為中共目前就是將所有的出口企業的外匯收入,強制性的兌換成了人民幣,被中共央行所持有,亦即所謂的「在岸美元的持有」.美歐的製裁開始之後,貿易被切斷,外匯流入被截斷,中共的強制結匯也會壽終正寢。

第二個方案是「大幅削減中國公民每年5萬美元的兌換配額」,這一措施中共實際上已經在實施了,已經在用各種各樣的藉口不讓中國民眾兌換美元,不讓中國民眾出國旅途留學購買保險,因為這會消耗中共大量的外匯。這些舉措對減少外匯流失是有些用處的,但這對應付美國制裁不管用,因為下面筆者會分析,這些外匯都不是現金,都在中國的銀行、信用卡公司和支付機構之間電子流通。而一旦美歐的製裁開始,切斷中共使用SWIFT的權限,這些外匯的支付能力,就會被取消。實際上,中國需要做的,不但不是大幅度削減中國公民每年兌換的5萬配額,而是應該增加配額,讓中國公民私人的財富離開中國,來到海外,這樣一旦制裁開始,國人還有能力在國外支配自己的財富。但中共也不會這麼做,因為他們不會藏富於民,也不會讓財富離開他們的控制。

第三個方案,是有的中共官員詢問,是否可以多元化投資更多日元或歐元的資產。這個方案馬上就被中共的銀行代表所否決,表示這個想法不切實際。確實不切實際。因為歐美日的製裁,一定是聯手的,他們都是從布雷頓森林體系一起走過來的貨幣聯盟體系,美元、歐元、日元是可以之間自由兌換的,美元的製裁也同時會伴隨著日元和歐元的製裁,SWIFT裡所有的貨幣種類都會對中共關上大門。

西方祭出SWIFT對俄羅斯制裁,只是凍結了俄國3,000億美元放在海外的支出,並且限制俄國使用SWIFT。但普京的反擊非常有效,他的三板斧(見筆者相關文章)從要求用盧布支付外債、要歐洲用盧布購買石油和天然氣、到將盧布與黃金掛鉤,有效地抵禦了美國的製裁,使得盧布的匯率回升到戰前的水平,甚至超出戰前的水平。換句話說,歐美對俄羅斯的金融戰,基本上是失敗了。失敗的原因也很簡單,俄羅斯有足以要挾歐洲的、廉價和方便的能源供應,相比之下,中共沒有這樣的優勢,沒有這樣的殺手鐧,也沒有這樣實施反制裁的勇氣。因為中共雖然有六倍於俄國的外匯儲備,但這些外匯儲備的95%,都是處在美國制裁的威脅之下的。

人們只要研究一下中共中央銀行外匯管理局公布的《國際儲備與外幣流動性數據模板》(截至2022年3月31日),亦即今年第一季度的報表,就會看出端倪。雖然中共在幾乎所有經濟數據上造假,但這個數字不太可能造假,因為它涉及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國際清算銀行(BIS)和美國的美聯儲,人們可以輕易的交叉核查,看出中共的造假。

從中共的《國際儲備與外幣流動性數據模板》看,截至今年第一季度,中國的官方儲備資產和其它外幣資產,包括可兌換外幣的外匯儲備、IMF的基金組織儲備頭寸、IMF的特別提款權、黃金和其它儲備資產如金融衍生產品(financialderivatives)。

中國的官方儲備資產和其它外幣資產的近似市場價值,是33,731.59億美元,其中包括可兌換外幣的外匯儲備31,879.94億美元,而其中的31,855.97億美元,是各種各樣的證券。可兌換外幣的外匯儲備中,除了有價證券,還有存放在其它國家中央銀行、國際清算銀行和基金組織的貨幣和存款,共有23.97億美元。中國在IMF國際基金組織的儲備頭寸,是104.71億美元。中國在IMF的特別提款權,是531.6億美元。中國的黃金,包括黃金存款和黃金掉期,是1216.63億美元。這些黃金的總量,是6,264萬盎司,或約1,937噸。中共外匯管理局可能作為一種嘗試或試驗,也涉獵了一些金融衍生產品,數量非常之小,只有1.3億美元。

也就是說,中共的官方儲備資產的3萬3,700億美元裡,其中的3萬1,880億美元是外匯儲備,而外匯儲備中的3萬1,850億美元,都是西方各國的有價證券(包括一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也就是說,中共的外匯儲備中,94.44%都是證券,而現金只有5.56%(24億美元)。中共的央行(中國人民銀行)和外匯專業銀行(中國銀行)可能會有部分的外匯現金儲備,中共也會保有大部分的黃金,但中共的所有外國債券、存在外國中央銀行的存款、在國際清算銀行的存款、在IMF的頭寸和特別提款權,在紐約美聯儲地下金庫的黃金儲存,都是美國制裁的目標,都可以被美國政府所凍結或沒收。

中國的黃金儲備,大部分會留在中國本土,但一定有部分的黃金,也許幾十噸或者幾百噸,會存在紐約的紐約美聯儲地下金庫,因為這是最方便和安全的用黃金支付其它國家的辦法。但一旦制裁的時候,中共央行不能用存在紐約的黃金支付,甚至也不能用留在大陸的大筆的黃金支付,因為其它國家的央行也不會接受大筆的黃金支付,因為這也在製裁之列。

因而,中國在面對來臨的美國制裁之時,中共官員會失去方寸、一籌莫展;反制金融制裁的方案,也付諸闕如、無從談起。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市場學教授暨約翰奧林棕櫚講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