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中共二十大前習近平打散地方勢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京當局藉中共二十大前各省換屆,正在加大中央權力控制,繼續打散地方勢力布局。其中廣東上海兩地本土勢力歷來根基深厚,可作為兩個觀察的樣本。

另外,近期多省常委級高官密集調整,跨省對調、一把手空降、非本土派握實權,成為一些重要省份的特點,但並非全部。中共地方官場因而形成的各種勢力交錯的局面令人關注。

廣東是習打散地方勢力的範本

過去五年來,中共廣東省委改組,任命外來人員擔任省內關鍵職務,逐步清除本土官員,成為外界研究習近平清洗本地勢力的有代表性的案例。

中共廣東第十二屆省委常委會中,廣東陽春人嚴植嬋2017年9月調往安徽,廣東紫金人江凌2018年1月調往河南,廣東五華人曾志權2018年7月落馬,廣東潮陽人林少春2019年3月調往內蒙古,廣東汕頭人鄭雁雄2020年7月調香港,在鄭雁雄調離後,整個省委常委班子全部外地人。

其中,作為大陸改革開放標誌和科技中心的深圳的一把手,已由內蒙古跨省調來的孟凡利接替升任廣東省長的王偉中,孟凡利是山東人。

孟凡利的前任省委副書記、深圳市委書記,馬興瑞和王偉中,也都是外省調入。其中馬興瑞是廣東第一位非本地人當省長。

中共十八大之前,廣東地方勢力盤踞的一個例證就是省長一職緊攥在手,未曾旁落外地人。因而有「廣東幫」之說。

按傳統說法,廣東本土的地方勢力主要分為客家、潮汕、廣府三大勢力,其中又以1949年後曾任廣東省政府主席的中共元帥葉劍英為代表的「客家幫」勢力最大。在1980至1990年代後,廣東本土的地方勢力一度發展到頂峰,廣東書記入政治局由此成為慣例。

葉劍英的長子葉選平和次子葉選寧,在中共黨政系統和軍隊中共同擁有巨大的政治和經濟影響力,並在廣東本土形成勢力。葉選平曾擔任廣東省長,從20世紀70年代末開始,在該省及其鄰近港澳事務中一直有影響力。但在葉選平從廣東升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後,他們的影響力開始減弱。

特別是隨著葉氏兩子前幾年先後離世,葉家勢力走向衰微,這和廣東本土官員的衰落勢頭基本一致。

外地人空降治粵,也被一些觀察者認為對應粵語和粵文化被北京壓制,或與北京當局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打壓有關。

另外,所謂「廣東幫」,在經歷李長春和張德江把持廣東,以及曾慶紅、周永康長期培植勢力,大批本土官員也一度被認為是江派勢力的一部分,並以前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為代表。

除了廣東省長,在2014年之前的30年裡,所有廣州的黨委書記也都是當地人,或者已在當地長期任職。在萬慶良落馬後,河北人任學鋒,湖南人張碩輔,湖北人林克慶,先後被空降到廣州。

按說,無論是被選中跨省任命還是空降,都應是獲得中共最高層的信任。這類被稱為「關鍵少數」的重要中管幹部,由中組部呈報給習的各方面資料一定很詳細,談話要很深入,但是即便在中共十九大之後,他們的命運也並不甚好。

比如接替落馬的萬慶良任廣州書記的任學鋒雖然一度升上「第三把手」,但旋即被平調重慶,最後傳出在四中全會期間「自殺」,官宣為「突發病死」。從北京空降的張碩輔,也因為廣州砍榕樹事件中需要擔責,連帶作為「廣東幫」殘餘的廣州市長溫國輝一併下台。

上海成強龍難敵地頭蛇的樣本

上海官場比較特殊。

近期成為中共清零防疫路線爭議焦點的上海,一場因封城的「官民大戰」引發與官場內鬥有關的質疑。

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和市長龔正都是外地調入。李強是習近平主政浙江時的大祕,公認的習心腹;龔正曾與李強在浙江共事多年,傳是習信任的副總理劉鶴的妹夫。但本土的市委常委、祕書長諸葛宇傑在上海疫情爆發後升任市委副書記,當了政法委書記。他同時還是市委辦公廳主任、市級機關工作黨委書記。

諸葛宇傑是江澤民親信韓正當年在上海一步步提上來的人馬,並且在韓正進京後仍留在李強的身邊,作為「大管家」,掌控整個上海市委機關。

其他常委中雖然沒有上海人,但是也有的在上海官場經營多年,算得上是上海幫成員。

比如,常務副市長吳清是安徽人,2010年11月就任上海市虹口區委副書記、區長。2016年擔任上海證券交易所理事會理事長、黨委書記,2018年擔任上海市副市長,和韓正有較長時間交集。

還有一名市委常委朱芝松,江蘇贛榆人,2000年6月至2014年歷任上海航天局局長助理,上海航天局副局長、局長、黨委副書記,2014年5月,上海市委宣傳部副部長;2015年至2019年歷任上海市閔行區委副書記、代區長、區長、區委書記。

江澤民長子江綿恆從1999年到2011年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並染指中國航天,其重要勢力地盤上海航天技術研究院、上海航天局,總部就位於上海市閔行區。2007年開始,在朱芝松掌控上海航天局時期,上海航天在閔行區建起了航天城。

自上海這波奧密克戎疫情爆發以來,由於暴力封城引致當地民怨震天,官場也怨聲載道,有官員自殺,也有高官頭痛住院。這期間一直伴隨著權鬥傳聞。

對於上海封城防疫狀況百出,有說法指,是習近平借抗疫整肅「上海幫」,中共內鬥讓上海更加亂套。也有不少分析認為,當地官員「躺平」,而李強和龔正要聽中央,裡外不是人,官場早已流傳兩人要下台的傳言。

從諸葛宇傑能夠上位來看,到中共二十大前,上海人事角力還有一場硬仗。接下來上海市委換屆的情況,值得關注。

最新一波大規模跨省調動 出現六省直接跨省對調

當局正以由中央控制的地方人事任命,加大中央權力集中化。一個表現是省級領導層近年密集從外地調入輪換。

最近(3至4月)這一波人事調整,跨省調動成為特點,甚至出現六省高官跨省直接對調的情形,如桂魯對調、川陝對調、滬渝對調。

包括:中共廣西黨委常委、南寧市委書記徐海榮北上山東,任山東省委常委、統戰部部長,山東省副省長王心富南下廣西,任廣西壯族自治區黨委常委、統戰部部長;四川南充市委書記劉強調任陝西省委常委,陝西安康市委書記趙俊民任四川省委常委;重慶市副市長陳金山調任上海市委常委,已兼任臨港新片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上海市政府副祕書長陳鳴波任重慶市委常委。

近期的其它異地任命,包括:原遼寧葫蘆島市委書記王大南已跨省任青海省委常委;天津副市長王衛東任中共青海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內蒙古區委副書記、包頭市委書記調任孟凡利任廣東省委副書記兼深圳市委書記;廣西百色市委書記何良軍任黑龍江省委常委。

原湖南省委常委、組織部部長王成,調任浙江省委常委、組織部部長。

另外,稍早於去年底,從山西副省長調任黑龍江副省長的王一新,今年3月任黑龍江省委常委。去年底廣東省長馬興瑞調任新疆區委書記。陝西省委副書記胡衡華跨省任中共重慶市委副書記、市長。

中央空降關鍵職位仍是主要套路

中央空降是中共人事慣例,在中共二十大前也不例外。

中共中宣部常務副部長王曉暉已空降任中共四川省委書記;海關總署署長倪岳峰出任中共河北省委書記;梁言順從中央和國家機關工委常務副書記空降,任中共寧夏黨委書記;中共應急管理部副部長劉偉已任吉林省委副書記。

退役軍人事務部長孫紹騁空降任內蒙古書記;原住建部部長王蒙徽任湖北省委書記。

從央行空降地方任職的天津市委常委劉桂平,已兼任常務副市長;原工信部副部長王志軍任黑龍江省委副書記;原中共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姜輝任重慶市委常委、宣傳部長;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趙嘉鳴空降出任上海市委常委、宣傳部長。

原中紀委國家監委駐審計署紀檢組長宋依佳,任重慶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原交通運輸部副部長汪洋空降任青海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

空降官員和跨省調動,因為官員之間互不熟識,會使官場形成官官相忌的局面,等於斬斷長時間共事的利益關係網。但是空降兵的高姿態,也容易引起原有官員的不滿,外地官一般難以制服地頭蛇,前述的上海官場就是一例。

本土派當家成特例 多年跨省調任機制促成勢力交錯亂局
也不是沒有本土派上位,甚至是當一把手也有個別是本土人,這主要是基於特別的政治需要。

比如,西藏、廣西兩自治區首府拉薩、南寧主政者近日換人,西藏黨委常委、昌都市委書記普布頓珠主政拉薩,廣西黨委常委、統戰部部長農生文主政南寧。普布頓珠與農生文皆是本土官員,分別長期在西藏和廣西工作。

中共在少數民族地區,因為統戰的需要,一直大量使用成功被赤化的少數民族幹部,基本上屬於為升官主動洗腦的,這也是一個慣例。西藏和新疆均分別有多名藏族和維吾爾族的常委,而一般自治區主席職位都是由少數民族人士擔任。

至目前,全國各省一把手基本都是外地人,但貴州的諶貽琴和江蘇的吳政隆例外。

4月28日下午,貴州省委換屆,諶貽琴連任省委書記,她是白族人,一直在當地工作,也是省委書記中唯一的女性及少數民族人士。

吳政隆是江蘇人,早年在機械工業部和重慶、山西等地任職,2016年才回江蘇。

另外,原湖州市委書記王綱已升任浙江省委常委、省委宣傳部部長,王綱也是本土派。

事實上,各地常委班子成員更為普遍的情況是,由近幾年陸續跨省調任或空降到本省的官員升任。比如陝西省副省長郭永紅(女)已升任陝西省委常委、統戰部部長,郭是湖北人,且曾長期在湖北任職,三年前調陝西;四川省副省長、綿陽市委書記曹立軍已升任四川省委常委、綿陽市委書記,曹立軍是湖南人,長期在湖南工作,2020年7月調往四川。

再比如,5月2日換屆的黑龍江省,李玉剛、楊博和于洪濤三名新晉常委,李玉剛雖是外地人,但從讀書和早年工作都在黑龍江。楊博是內蒙古人,三年前離開內蒙古,跨省任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委書記。于洪濤則是黑龍江本土人。

中共黨內歷來有不同派系,除了以背靠同一最大靠山歸類,如江派,或是以同一系統出身為憑,如團派,更常見的就是以仕途經歷地域劃分或以籍貫為憑的地方幫派,還有以母校為憑的。故此不管人在哪一省,都可能成為某一幫派的一員,比如令計劃當年搞的「西山會」就是勾連了從中央到地方的眾多山西同鄉。

習近平上台後打擊政敵的其中一條罪名就是「團團伙伙」「拉幫結派」。但在現實中,經過多年的反覆跨省任命和中央空降,加上本省也有上位者,結果在各地形成了一種勢力交錯的局面,使中南海最高當政者已很難去區分清敵我。由習的鐵桿、中組部長陳希主導的中共人事管理,最終也只是一盤爛帳。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