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政治局常委會議忽提「鬥爭」有蹊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5月5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再度開會研究疫情防控,新華社的報導稱,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堅決同一切歪曲、懷疑、否定」的言行作「鬥爭」。政治局常委會議忽提「鬥爭」,到底要「鬥爭」誰?

6天內兩次高層會議聚焦「清零」防疫

6天前的4月29日,中共政治局剛剛開過會,新華社很快發出評論員文章,《疫情要防住、經濟要穩住、發展要安全——中央政治局會議為當前經濟工作把舵定調》。新華社及時刊發了兩篇報導、兩篇評論,之後又發表了四篇述評,核心就是堅持「動態清零」。黨媒的宣傳攻勢實屬少見,但6天後,中共政治局常委再次開會討論同樣的話題,就更蹊蹺了。

新華社報導的大多數內容,與6天前的政治局會議大同小異,但增添了一段不尋常的內容。報導稱,「我們的防控政策是經得起歷史檢驗的」;「堅決克服輕視、無所謂、自以為是等思想」;「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堅決同一切歪曲、懷疑、否定我國防疫方針政策的言行作鬥爭」。

這些話應該是專門針對一些有「輕視」、「歪曲、懷疑、否定」言行的人說的。假如中央發現一些省市的主要官員有類似的出格言行,應該立刻進行個別談話,或召到北京訓話,可以警告或直接處分,嚴重的甚至直接撤職。假如不只是個別官員的問題,中央應該立刻召集各地官員訓話,還可以宣布處分個別官員,殺一儆百。然而,中共高層卻在政治局常委會議上公開此類「鬥爭」,是否反對的人可能就在政治局常委中?或許高層需要統一認識,「鬥爭」先從高層內部開始。

新華社報導稱,習近平主持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但報導中卻沒有一句習近平的話,都是「會議指出」、「會議強調」。習近平發表重要講話,新華社卻刻意迴避,表明講話有可能直接針對政治局常委內部,話可能更重,因此不能公開。「堅決同一切歪曲、懷疑、否定」的言行作「鬥爭」,這句話應該就是習近平說的。新華社不敢向外界透露政治局內部的「鬥爭」,卻暗示了這樣的「鬥爭」。

那麼,在政治局常委當中,除了習近平本人,其它六人中,是否有人可能對「清零」防疫有「輕視」、「歪曲、懷疑、否定」的言行呢?

李克強最可能直言

政治局常委中排名第二的李克強已經多次捅破了「清零」防疫對經濟的嚴重衝擊。

4月6日,李克強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稱「國內外環境復雜性不確定性加劇」,「有的超出預期」,「新的下行壓力進一步加大」。

4月8日,李克強主持經濟形勢座談會,要求「保障交通主幹線、港口等骨幹網絡有序運行」,「促進國際國內物流暢通,維護産業鏈供應鏈穩定」。李克強直接點明了「清零」防疫導致物流和供應鏈中斷,並稱「中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困難多、壓力大」,「要不誤農時抓好春耕生産」。

4月11日,李克強到江西考察,再次主持座談會,強調「高度重視當前物流不暢對經濟循環的影響」,「做好農資保供穩價和末端配送,絕不能延誤農時」。

同日,中共國務院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聯防聯控機制印發《關於切實做好貨運物流保通保暢工作的通知》,要求「嚴禁擅自阻斷或關閉高速公路、普通公路、航道船閘」;「不得擅自關停高速公路服務區、港口碼頭、鐵路車站和航空機場」;「不得簡單以貨車司乘人員、船員通信行程卡綠色帶*號為由限制車輛船舶的通行、停靠」;「做好因疫情滯留的貨車司乘人員、船員的餐飲、如廁等基本生活服務」。

李克強主管的國務院公開詬病「清零」防疫導致的亂象。4月18日,習近平的親信劉鶴接手物流難題。

4月25日,李克強主持國務院廉政工作會議,趙樂際、韓正參加。李克強説,「推動經濟社會發展是各級政府的基本職責」;並強調「大力糾治『四風』特別是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嚴肅整治作風漂浮、政策執行簡單機械等突出問題。不能空喊口號、報喜不報憂,工作不能搞『運動式』一刀切」。

4月29日的政治局會議繼續堅持「清零」防疫,但也提出了防止「一刀切」,只是黨媒的宣傳主要用來向下推責。

據稱,國務院曾發出通知,準備在8個城市試點防疫方案,但很快被刪除。李克強很可能直接提出了不同意見,但沒有被接受。李克強的總理任期還有不到一年,即便沒法功成身退,也不會願意丟下一個經濟爛攤子,背上罵名;他把問題曝光,最起碼不會因此而背鍋。並非李克強特立獨行,中共國務院總理時常費力不討好。

2011年7月,溫州發生高速動車組嚴重追尾事故,主管的時任副總理張德江趕到後,立刻下令埋車、提前中止搜救。時任溫家寶故意拖了幾天才去現場,稱自己病了。江派控制鐵道部在高鐵項目上大肆貪腐、搞出了事,當時快卸任的溫家寶應該不願背鍋。

2003年3月的中共人大會議上,朱鎔基卸任總理前最後一次做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未提法輪功。當時,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誣衊和活摘器官正值頂峰,朱鎔基也不願背黑鍋。

李克強可能不是故意要和習近平對立,但無論他能續任常委還是全退,應該都不會願意為「清零」背鍋。他的言行有可能被當作「自以為是」、「懷疑、否定」防疫政策。

栗戰書、汪洋、王滬寧不大可能提反對意見

政治局常委排名第三的栗戰書,中規中矩地維護習核心,但近期的公開報導中,他並未提過「清零」防疫。

栗戰書是政治局常委中習近平的鐵桿,應該不會公開提出不同意見,但他近期沒有主動公開地贊同過「清零」防疫,不知算不算「輕視、無所謂」。因年齡問題,栗戰書很可能無法續任常委,但應該還指望國家副主席之類的位置,此時不大可能給習近平添亂。

政治局常委排名第四的汪洋,也中規中矩地維護習核心,但近期的公開報導中,他也並未提過「清零」防疫,不知算不算「輕視、無所謂」。

無論汪洋指望續任還是退休,此時應該沒有動機向習近平發難。

政治局常委排名第五的王滬寧,應該主導了中共黨媒一系列宣傳「清零」防疫的內容,他不大可能反對自己的做法,只等退位後享受高級待遇,也沒有動機向習近平發難。

趙樂際明面上應該不會反對

政治局常委排名第六的趙樂際,很可能希望憑藉年齡優勢繼續留任,不過他自知並非習陣營的成員,此時應該不會公開與習近平頂牛。

趙樂際還在替江、曾派繼續迫害法輪功,數年前針對法輪功的「清零」行動,趙樂際應該相當熟悉,他不大可能反對此類的「清零」政策。各地官員因防疫不力被處分、撤職的,大概都經過了中紀委,趙樂際應該在執行「清零」防疫政策,他難以反對自己的做法。

不過,趙樂際畢竟是江、曾派的人,針對習近平連任和其它的人事布局,不排除趙樂際背地裡可能參與攪局;為了自己在二十大上續任,他也有背地裡攪局的動機。趙樂際有可能暗自散布「懷疑、否定」現行防疫政策的言論,給習陣營添亂。

韓正明裡暗裡都可能反對

政治局常委排名最末的韓正,是上海幫的檯面人物,利用上海防疫的亂象抹黑習近平的親信李強,幾乎可以板上釘釘。

韓正應該沒指望繼續留任,但針對習近平連任和相關的人事布局,韓正很可能會在背地裡攪局;一方面防止李強上位,防止習陣營的人馬更多占據高位,還要儘量保住上海幫,為自己的後路做某些安排。

韓正也是江、曾派人物,他也可能針對「清零」防疫公開提出不同意見。韓正是國務院第一副總理,對經濟發展也負有相當責任,附和李克強詬病「清零」防疫應該順理成章。

無論韓正是否公開提出反對意見,都有可能被當作「歪曲、懷疑、否定」現行防疫政策的人。

政治局七常委中,至少有兩個可能公開或背地裡「質疑」習近平的「清零」防疫;還有的可能被認為「輕視、無所謂」,沒有高調緊跟「清零」防疫政策。25名政治局委員中或許還有類似的人,4月29日的政治局會議很可能並未取得一致,黨媒才迫不及待地連番宣傳「清零」防疫。習近平當時可能無法真正說服所有人,但意識到了不可低估的政治風險,6天後趕緊又召開政治局常委會議,提出「堅決同一切歪曲、懷疑、否定」的言行作「鬥爭」。

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李強政治敏銳度夠強。5月5日當晚,李強迅速主持召開上海市委常委擴大會議,傳達學習貫徹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精神,稱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對錯誤言行要敢於鬥爭」。

上海市委雖然迅速站隊,也稱「對錯誤言行要敢於鬥爭」,但沒有重複「輕視、無所謂、自以為是等思想」和「歪曲、懷疑、否定」的言行。看來基層的問題還沒那麼嚴重,真正的「鬥爭」或許是在中共高層。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