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封鎖下微解封窘境 大學生:想回家太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07日訊】中國大陸各地的「清零封城」「遍地開花」,已經被關在巴掌大宿舍幾十天的大學生,心態很消極。來看我們的採訪報導。

吉林省長春科技學院學生伊凡):「封校差不多有兩個多月了,全封閉,我們都不讓出宿舍;上網課。有時候會比較煩躁、比較鬱悶吧,因為現在好不容易放假了又回不去,就感覺現在大學生回家太難了。」

吉林省長春科技學院學生伊凡(化名)老家在山西太原,她說五一期間,長春的行程卡已經不帶星號,長春市調為低風險區,但他們還是無法回家。

吉林長春科技學院學生伊凡:「機票最一開始我看的時候才五百多,然後一個小時就漲到了一千多塊錢,現在都變成兩千多、三千多了。就越來越貴,越來越貴。高鐵票沒有直達的高鐵,中轉的話也是需要隔離。」

回家的難度,除了車票機票很不容易買到,路途中轉的隔離外,還有昂貴的費用。

吉林長春科技學院學生伊凡:「回去每個地方都要隔離,而且是自費隔離。肯定承擔不起呀,一個機票就得花差不多兩千塊錢,再加上14天隔離又得花幾千塊錢,肯定是承擔不起。 」

同濟大學學生:「現在同濟大學它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因為擔心廁所垃圾會傳染,把垃圾桶撤了,讓帶回宿舍;擔心水龍頭會傳染不讓吸收,只能回寢室用酒精濕紙巾擦。上完廁所不讓吸收、疫情期間不讓洗手,天下還有這麼荒謬的事情嗎?!」

在學校悶了幾十天的年輕人說,感覺狀態很消極。

上海松江大學城某校學生姜微:「整天在宿舍裡躺著,躺得越來越多,感覺日夜都顛倒了,有時凌晨也睡不著,然後白天就一直在睡。對學習的態度也有時候消極,還是會比較崩潰,所以只希望能早點放我們回去吧。」

上海松江大學城某大學女生姜微(化名)表示,他們學校從3月上旬開始封校至今,目前她得到的消息是要到6月底7月初才可能回家。

新唐人電視台記者李蘭、特約記者顧曉華採訪報導

視頻剪輯:劉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