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中共為何如此癡迷大規模消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09日訊】身穿白色連體防護服的防疫人員,也就是俗稱的「大白」,對物體噴灑消毒劑,進行「消殺」的場景,在現今的上海隨處可見。而西方國家並未把大規模消殺,當成控制疫情措施的一部分。專家指出,這種做法,只是一種政治作秀,而且很可能對人體有害。

「不放過任何死角,『背包大白』以最嚴格消殺守『滬』」。上海長寧區政府官網,4月中旬的一篇新聞報導提到,3月以來,全上海的消防救援隊伍,都被調派來參與防疫消殺等任務,消殺面積達8千多萬平方米。

據官方數據,上海已經組織了幾千名「大白」對小區進行消毒。

除了在一些街區設立專門的消毒品生產站,有些車輛還配備了消毒裝置,消毒機器人已經進駐火車站,並在一些檢疫中心巡邏。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認為,中國嚴格的「清零政策」,推動了執法者對所有物品進行消毒的痴迷。

不過,有專家表示,對公園和城市街道消毒,很大程度上毫無意義。

原台北榮總感染科主治醫師鄭元瑜:「新冠病毒可以存留在物體的表面,理論上具有傳染力。但實際上因為飛沫和氣溶膠傳染的優勢差距太大了,所以實際上去阻斷接觸,或間接的接觸傳染,它的成效就很低下。所以無差別的全面性戶外環境消殺,說它毫無意義的話好像比較誇張,精確的說是它只有一絲一毫的幫助。」

香港城市大學副教授尼唐寧思(Nicholas Thomas),把機器人和大白在街頭消殺的行為,形容為是「表演性行為」,目的是增強公眾對政府的信任。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在整個中共的抗疫過程中,它是政治第一、維穩第二,科學第三。它的所有的一切做法,都是為了一種表演的效果,都是為了達到一種宣傳的目的。這就使整個中共的疫情操作,變成它自己一次歌功頌德的機會。」

旅居加拿大的大陸中醫師趙中元:「他們是一種欺騙中國人的手段,用來顯示所謂體制優勢、集中力量幹大事,並不是說為了防疫。西方的政治家首先把民生放在第一位,中共它是把它的政權放在第一位,這是他們的區別。」

去年,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發布科學簡報:科學研究表明,人們每次接觸被中共病毒污染的表面,受感染的機率低於萬分之一。

羅格斯—新澤西醫學院微生物學教授戈德曼(Emanuel Goldman)表示,大規模消毒並未成為西方國家控制疫情措施的一部分,是「因為公共衛生當局在遵循科學」。「任何病例都不太可能是通過接觸受污染的表面造成的」。

鄭元瑜:「疫情初期對於病毒特性不夠了解,料敵從寬,所以大規模消殺在各國還比較常見。但是科學證據的累積之後,這種戶外大規模的消毒殺菌,它的防疫成效很低。其實我們只要不隨便接觸環境中的各種物體,保持良好的人衛生習慣,就可以避免間接接觸病毒的傳染。所以西方國家按照科學證據,就不會去做大模模消殺。」

在繁忙的公共場所擦拭門把手等,世衛組織表示支持。但它的指導方針也提到,即使是在戶外噴灑消毒劑,也可能對人們的健康有害,並導致眼睛、呼吸道或皮膚受刺激或損傷。

一群中國科學家曾發表警告信,過度使用氯消毒劑可能會污染水源。

香港的化學博士鄺士山(K Kwong)表示,一些消毒劑霧化後被人體吸入,可致肺部永久纖維化。

趙中元:「(中共)他們根本就沒有考慮過公民的身體健康。他們折騰式的抗疫只是為了利益。像那個消殺過程中,後面肯定有很多什麼權貴的資本在裡面。總之這個過度抗疫是在人為的製造災難,也在消解民間財富。」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表示,中共抗疫,表面好像投入很大,把老百姓放在中心,但其實很多做法本身沒有科學依據,反而演變成次生災難無限擴張的局面。這種只要面子不要裡子的做法,害慘了中國人民。

編輯/王子琦 採訪/易如 後製/李沛灵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