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戶消殺太離譜 傳「上海第一名嘴」欲以死抗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11日訊】中國上海市民因封城防疫剛剛經歷了挨餓困境後,如今又要面臨強制性入戶消殺造成財務損失的新危機。日前有消息稱,曾有「上海第一名嘴」之稱的葉惠賢,因擔心家中大量的藏書和文物被消毒水毀掉,放話如果有人上門消殺,自己就跳樓

當地時間5月9日晚間,出生於上海的香港知名學者許子東在微博上發帖,批評上海市以防疫為名,強行入戶消殺的行為「比文革抄家還要荒唐」。這篇帖文還披露,上海電視台著名主持人葉惠賢家有上萬冊藏書和文物,很多是精品,甚至是孤本,葉惠賢說,如果有人上門來消殺,他就從樓上跳下去。

(微博截圖)

據公開的資訊,今年 75 歲的葉惠賢是上海電視台老一輩主持人,曾有「 申城第一名嘴 」的稱號。如今這個已年過七旬的老人,因為害怕上門消殺毀掉自己收藏的書籍和文物,甚至不惜放話要以死抗爭,令一眾網友大為感慨。

事實上,近日,強制性入戶消殺已經成為了上海市遏阻中共病毒疫情(COVOD-19)蔓延的標準操作程序之一。不少解除隔離的居民返家後,發現經過消殺的家中貴重的財物遺失或遭消毒水毀壞;還有市民的家被「大白」撬開房門強制消殺,甚至連已經關閉一個多月的店鋪也被消殺人員擅自闖入。隨著越來越多這類事件在網絡上被曝光,上海市民們對強制性上門消殺的恐懼與憤怒也開始噴發。

(網絡截圖)

有人在網絡社交平台上發貼評論道,「消殺是納稅人支付的話,等於是我們出錢僱人在抄我們自己的家」。

公眾號「碼頭青年」日前發文說,葉惠賢放話以死對抗上門消殺,反映出了「涌動在申城民間的情緒」,而上門消殺這件事,確實極大衝擊了上海人的心理防線,也讓無數人感到難以理解。

文章寫道,「不管哪朝哪代,家都是一個人的最後底線。抄家滅族,大概是權力對個人最嚴重的懲罰。不經允許,拿著鑰匙,或者撬門而入,對著家裡的一切,用噴霧器亂噴一氣,這跟抄家也沒什麼兩樣了」。

據中國大陸媒體澎湃新聞的報導,上海市黃浦區入戶消殺使用的消毒水是「過氧化氫」,就是俗稱的「雙氧水」。而眾所周知,這是一種不穩定的強氧化劑,除了可以用來消毒,還可以漂白衣物。一旦沙衣物或其他容易褪色的物品被噴上這種消毒水,其後果可想而知。

「碼頭青年」的文中指出:居民家中所有硬質物體——包括家具、地板、書籍、鋼琴、電器、鞋子、包包、玩具、藝術品等都在「消殺」的範圍內,被消毒水一通噴洒下來,後果必然是「家裡基本面目全非,損失慘重」。文章感嘆,「染上病毒之後,除了身體要遭罪,連家裡的財產都要跟著損失,給誰都難以接受」。

文章進一步分析指出:按照常識,家庭中的絕大部分物品都不適合接觸雙氧水。而如果木地板被消毒水搞廢了,重新鋪裝的費用「少則幾千,多則幾萬」;家用電器一受潮,基本也就沒用了,又是大幾千的損失;皮沙發、奢侈品、限量版鞋子、鋼琴 …… 哪一樣都價值不菲,沒理由這些損失讓居民自己受著。

文中還提到了哥倫比亞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唐德明教授關於病毒離開 「宿主」 (即寄生活體)後的存活時間的科普文章:一般情況下,「病毒在剛剛離開機體最初幾秒可能是活的,不過僅以秒計,到不了分鐘」。即使是在有適合病毒存活的溫度、濕度和酸鹼度的條件下,病毒離開宿主後存活的時間最多也不過幾天。很多情況下,人們在各種材質上檢測到的病毒都是沒有複製能力、喪失了活性的病毒,已經不具有傳播性,不會造成新的感染。而上海市的隔離期至少也是14天,等感染者康復回家,家中原先殘留的病毒早就死了,何須強制入戶消殺?

文章最後強調,「即便是一個家徒四壁的破房子,也是一個人最後的領地。一旦這一空間被侵入,人的尊嚴、自由和安全感也將隨之失去」。

也有網友感嘆,當局對人權的侵犯其實是循序漸進,現在輪到自己身上了。

(網頁截圖)

(記者何雅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林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