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多地組建「法理鬥爭民兵排」 被批文革返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12日訊】近日中共多地司法機構成立「法理鬥爭民兵排」,引發輿論關注。評論人士指出「法理」和「鬥爭」互不相容,認為這是文革時的「文攻武鬥」死灰復燃。

日前,網上傳出廣東省東莞市司法局《關於組建法理鬥爭民兵排的通知》,引發網民熱議。

這份5月9日發出的通知稱,根據市直工委武裝部文件要求,該市司法局擬成立所謂「法理鬥爭民兵排」,因此向全市律師事務所徵集18名律師或律師助理加入民兵組織,「共產黨員,退伍軍人優先」。

此外,網傳上海靜安區江寧路街道武裝部3月28日也曾發出通知,聲稱根據靜安區「2022年度民兵整組任務安排」,江寧路街道擬組建20人的「法理鬥爭排」,要求從法律專業工作者中遴選,同樣是「黨員、退伍軍人優先」。

據此前公開報導,4月18日,湖北監利縣法院20名警察組成的「法理鬥爭支援排民兵」接受點驗。

在此之前,2020年8月,貴州「黔成起智」律師事務所曾與貴陽市觀山湖區「法理鬥爭民兵排」聯合開展活動。2021年5月,甘肅省定西市安定區法院也曾通告,該法院8名警察集結組成「法理鬥爭排」。

這些通知和報導均未明確所謂「法理鬥爭民兵排」的具體工作職責。

上海靜安區3月28日的通知中提到,組建「法律鬥爭排」作為「網絡空間支援力量」。

另外,4月28日,甘肅省平涼市莊浪縣發出的《關於印發〈2022年度全縣深化民兵調整 改革工作實施方案 〉的通知》中也提到包括「法理鬥爭支援排」在內的多個民兵組織,並明確這些組織的目標是「提升基於打贏戰爭和服務經濟社會發展的組織動員、支援保障、維穩處突和快速反應能力」。

這反映出,這些民兵組織的任務同時包括應對戰爭和對內「維穩」。

中共民兵隸屬軍隊。軍隊的中心任務是國防。但中共將國內的所謂「階級敵人」也定性為「鬥爭」對象,中共的軍隊往往也承擔對內鎮壓的任務。

組建「法理鬥爭民兵排」被指文革回潮

中共組建「法理鬥爭民兵排」的消息曝光後,法律界人士紛紛對所謂「法理鬥爭」的提法表示不解。

中國著名人權律師王才亮在微信上發文指,自己沒有看懂這個「法理鬥爭民兵排」,因為法理討論應該是在學校與研究機構進行,立法、司法和執法也都有相應的政府機構,這個「法理鬥爭」究竟是和誰鬥爭呢?南京律師姜同良也留言稱:「是用法理作為工具來鬥爭?還是向法理開戰?」

流亡美國的人權律師陳建剛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律師是為民眾提供法律服務,是踐行「法治」的一個組成部分;「法理鬥爭民兵排」則是國家機器下的暴力機構。講法治和講暴力根本就是兩條路、兩個方向,完全不能相容。讓律師加入暴力組織,說明中共統治已經荒誕到讓人難以置信。這種亂像完全是反法治的,已經走到了無法無天的狀態。

北京政治獨立評論人查建國也指出,所謂法理主要體現在法律的基本精神和學理,比如公平正義、自由平等、人權及法律之上,而「鬥爭」一般反映在人治社會,「法理鬥爭」這個胡亂編造的新詞,反映出中共試圖搞人為的鬥爭,還要披上法律的外衣。

甘肅文史學者張平認為,這個「法理鬥爭民兵排」類似於文革時期的基層民兵,他們可以隨時執行政府命令。這等於在某種程度上賦予民兵執法權,組建軍警之外的預備武裝力量。中共此舉是為了防止發生民變,以民治民,加強社會管控。

生活在美國的中共中央黨校前教授蔡霞則在推特上評論,文革時期的各種做法改頭換面地死灰復燃了。「鬥爭」是文革時期的主旋律,以各種藉口挑起民眾鬥民眾,並且還是政府組織一支隊伍鬥爭民眾。

(記者鄭鼓笙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林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