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出乎意料 圍堵中共成歐美亞共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12日訊】 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5月11日,京港台時間5月12日,我是秦鵬,歡迎收看《秦鵬政經觀察》時事天天聊。

今天焦點:出乎意料,圍堵中共歐美亞共識,白宮高官勾勒印太戰略;批中共做法不可持續,WHO理事長譚德塞異議遭遇「零容忍」。

俄烏戰爭給世界局勢帶來何等影響?日前,白宮印太事務協調員坎貝爾披露幾個令不少人出乎意料的信息,包括越來越多的亞洲國家主動要求加強和美國合作,歐洲和美國正就印太舉行前所未有的高層會談……世界正聯手放棄「中國夢」?

世衛組織理事長譚德塞批評中國抗疫政策不可持續,引發中共強烈反應。聯合國文章被禁,中共外交部批駁譚德塞不負責任。同一時間,中國專家發表了一篇論文稱如果「躺平」會死亡160萬,也被趙立堅等用來出口轉內銷,反駁對清零政策的質疑,這又該怎麼看呢?

提醒一下大家,我們節目有自己的YouTube獨立頻道【秦鵬觀察】,請大家訂閱。從這週末開始,我們將只在【秦鵬觀察】頻道播出。

烏克蘭戰爭後果顯現:美-歐-印太圍堵中共

美東時間星期一(5月9日),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與布魯塞爾自由大學管理學院的「安全、外交及戰略中心」(CSDS)聯手,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辦「與坎貝爾的印太跨大西洋對話」(Transatlantic Dialogue on the IndoPacific with Kurt Campbell)。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太政策協調員坎貝爾發表了主旨演講,勾勒出印太戰略的新發展,顯示美國、歐州和印太國家,正在形成圍堵中共的態勢。

坎貝爾說,他曾經預料烏克蘭的危機,其後果會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到歐洲,並感覺到印度-太平洋地區真的沒有什麼可關注的了。但現實發生的事完全相反。

「事實上,讓我印象深刻的首先是印太國家在烏克蘭和歐洲相關問題上的參與程度。在我們與日本、韓國、新加坡、澳大利亞、東盟更廣泛地進行的每一次對話中,它們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讓我們就烏克蘭正在發生的事情進行比較。我發現越來越多的國家希望與我們就烏克蘭問題進行接觸,希望聽到觀點,並關注這場衝突的軌跡。」

坎貝爾指出,這些亞洲夥伴們靠近美國的努力,「並非由美國協調或者主導,而是當地自發的……包括主動支持(對俄羅斯的)制裁政策,向歐洲支援天然氣,力挺對俄羅斯SWIFT電匯系統的制裁,提供軍事援助,接納難民,等等。」

坎貝爾認為,這裡面有三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烏克蘭的魅力無處不在。不僅在歐洲,而且在亞洲。他說,澤連斯基總統和他的團隊在與不可思議的可能性做鬥爭時,有些東西跨越了國界。不僅吸引了那些對整個地區的歐洲歷史有了解的人,而且吸引了印太地區的人。

第二個原因,歐洲和印太之間的長期溝通取得了效果。大家認識到,這兩個板塊不僅不是各自為陣,反而由一些共同的特點聯合在一起。

第三個原因,坎貝爾認為,是大家沒有明說但心照不宣的,那就是中共和俄羅斯在北京冬季奧運期間簽署的「主要文件(《中俄聯合聲明》等)」讓所有亞洲國家「感到震撼」。

他說,「亞洲國家對此感到擔憂,而且也決心將此作為警告,絕對不能讓類似歐洲發生的那類軍事行動發生在印太地區。他們的願望是,力求讓烏克蘭成為諸多方面的前車之鑑。這也體現出印太地區總體的戰略思維。」

關於這一點,我們觀察到最近亞洲和歐洲,確實有一些大事發生,而目標就指向了中共的威脅。

比如,5月5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訪問英國,達成了具有「里程碑式」的《互惠准入協定》,兩國武裝部隊將可以一起進行軍事訓練和救災。兩國事實上正結成準軍事同盟,而假想敵,當然就是中共。在講話中,英國首相約翰遜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都表示,世界各地的民主政體必須團結一致,對抗專制政權。岸田文雄還警告,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可能在東亞重演。他說,必須保持台灣海峽的穩定。

同一天,中國的另一個鄰國韓國,宣布已正式加入北約網絡防禦中心,成為首個加入這一組織的亞洲國家。雖然韓國方面聲稱,這是針對朝鮮的網絡攻擊,但是沒有人會這麼看。中共《環球時報》前主編胡錫進,甚至對韓國直接發出威脅,說「韓國若與鄰國為敵,便是烏克蘭的下場」(If South Korea takes a path of turning hostile against its neighbors,the end of this path could be a Ukraine)。

當然,胡錫進的這條英文推文,在韓國引起了軒然大波。

坎貝爾在演講中,還特別指出,美國與歐洲需要在新的戰略前提下更多接觸印度。他說,印度在許多方面是一個搖擺的國度,而爭取與它長期合作,把印度的戰略軌道改變到更加靠近西方,「符合我們大家的最佳利益」。

坎貝爾還談到了大家非常關注的台灣問題。「維護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對於我們而言具有深遠的意義……現在有一種謹慎的認識,就是需要使用什麼手段來維護台海的現狀,這在將來也是關鍵的問題。」

關於台灣問題,最近有一個消息引起很多人的注意,那就是美國國務院大幅更新了網站上的美台關係「事實清單」(Fact Sheet),移除了「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和「美國不支持台灣獨立」等文字,新增了「基於台灣關係法、美中三公報和六項保證的長期『一個中國』政策」。這個變化,雖然發生在5月5日,但是被外界廣泛關注,是5月10日。

對於這個變化,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昨天批評說,這是美國虛化、掏空「一個中國」原則的小動作。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銳斯則綿裡藏針地回擊:「我們的政策沒有改變。我們所做的只是更新一份概況介紹,這也是我們在世界各地關係中經常做的事情。這份清單反映了美國與台灣堅若磐石的非正式關係。我們呼籲中華人民共和國採取負責任的行為,不要製造假象來增加對台灣的壓力。」

大家可以注意到,中共一直試圖給中美關係設立紅線,同時在包括南中國海領域內以某種「切香腸」的漸進方式改變現狀。美國學習中共進行了反向操作,以同樣的「切香腸」方式改善與台灣的關係,以此提高中共侵犯台灣必須付出的代價。

台灣對於全球和平與發展的意義,都非常重要。大家都知道,她不僅僅具有芯片這個國際社會不可缺少的戰略產品,而且還是圍堵中共不出第一島鏈的關鍵一環;台灣的民主燈塔地位,更像一面鏡子照出了中共統治的邪惡。這也是我們經常關注台灣的原因。而美國的印太戰略中的美日印澳四國對話,日本與澳大利、英國簽署《互惠准入協定》,其實一個核心關注點,也在台灣,要極力避免中共以統一為名占領台灣、然後開始對外擴張。

而現在烏克蘭戰爭的發生,將極大促進歐洲、美國和印太國家對中共的警醒,以及更加重視保衛台灣。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薩特(Robert Sutter)認為,烏克蘭戰爭的影響極其深遠,讓華盛頓更認清中俄正在合力挑戰美國的現實,因此也更加深了美國政府、國會及其他人對中國的敵視(antagonism),未來美國對中國的態度只會更加堅硬,雙方的對手關係將會持續,因為習近平完全沒有意願要在對美國的多重挑戰中妥協,美國國會則在川普(特朗普)任內形成的「華盛頓共識」基礎上,持續推動對抗中共的立法。

批中共清零不可持續 譚德塞遭「零容忍」

我們再來繼續談中共的清零政策,以及最新出爐的一份中國專家的所謂如果不清零會死亡160萬人的論文的真相。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在疫情發生之後有點意思,他一開始是儘量避免直接批評中共,甚至一度幫助中共說話,但是後來就發生了變化,時不時說兩句要求中共開放讓國際調查病毒來源,刺激一下中共。

而週二(5月10日),他在記者會上談到中共「動態清零」政策時,則十分罕見地表示,這一做法難以持續。我們來看看。

「當我們談論COVID-19清零戰略時,考慮到現在病毒的習性以及我們所預期的未來,我們認為這是不可持續的措施。」他說,「我們已經與中國專家談論過這個問題,我們認為這種做法無法持續下去,轉而採取另一種戰略非常重要。」

譚德塞認為,這是「因為現在我們對病毒很好的知識和了解」,以及有「很好的工具」來應對病毒。

譚德塞的這段話,顯然是中共不願意聽的。聯合國官方帳號在發布相關內容不久,就被中共當局指控違反相關法律法規禁止分享,譚德塞講話的視頻更被直接下架。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助理教授方可成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表示:「這說明北京對任何人挑戰其防疫零容忍政策都是零容忍」。「這個問題已經完全政治化,任何不同意見都可能被視為對最高領導層的挑戰」。

北京時間週三(5月11日)的記者招待會上,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被問到這一問題,對譚德塞進行了不點名抨擊。

趙立堅說:「我們希望有關人士能夠客觀理性看待中國的疫情防控政策,能夠更多地了解事實,不要發表不負責任的言論。」「中國政府從自身國情出發制定並實施『動態清零』政策……就是最大限度保障人民生命健康,同時以良好的防控成效保障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穩定發展。」

不過,相信關注中國大陸新聞的朋友們都知道,這段時間,中國民眾對這個政策充滿了不滿,因為爆發了太多問題,包括飢餓,無法就醫,物資被官員剋扣,經濟嚴重下滑,大量人因此失業,以及曝光出來的檢測機構造假,對用戶強制入戶消殺侵犯民眾財產權,官方還造假、撒謊等等。在中共最高層的絕對清零政策的保護下,中國已經形成了一些不可動搖的官商勾結的利益共同體,他們在一起通過疫情大發橫財。

這種局面也造成了大量的民眾不滿,很多人試圖逃離,潤學成為顯學。週二(5月10日),澳大利亞祕密情報局(ASIS)局長保羅‧西蒙(Paul Symon)在紀念該情報機構成立70周年發表的演講中,還透露出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他說越來越多的中國官員向澳大利亞情報機構提供信息,因為他們對中國共產黨日益專制的走勢感到不滿。

當然,今天趙立堅和中共媒體都提到了復旦大學和華山醫院等合作的一篇論文,稱如果躺平,中國會死亡近160萬,來證明中共清零政策還是有道理的。那麼怎麼看這篇論文呢?

我諮詢了一下病毒專家林曉旭博士,他的意見是這是一篇政治作文,而不是一份嚴謹的科學論文。他有四個觀點:

1. 該文章實際上直接否定「清零」目標。它設的最理想目標,是把Omicron控制成為類似一個季節性流感的死亡情況和相應的對醫療系統的壓力。這篇文章中引用的是官方每年88,000的流感死亡人數。所以連這個模型研究都不敢把「清零」作為一個最理想值做分析,可見所謂「清零」之荒誕。

2. 通篇文章只是談各種防疫手段,比如接種更多疫苗、大面積使用抗病毒的抗體療法等,在這些理想情況下能達到的有限的效果是什麼,如何能夠避免醫療系統被擠兌等,完全沒有分析當前的極端防疫手段對於控制疫情有多大效果,比如所謂上門消殺,有多少實際效果,完全沒有分析。但是文章的結論相當於是說:因為這些做法都效果有限,所以中共需要採取strict NPI(嚴格的非醫藥干預措施)。這裡明顯地邏輯不通。

3. 文章把中共採取的極端封城等措施用非常不匹配的概念——Strict NPI(嚴格的非醫藥干預措施)來代替,完全沒有分析極端措施的實際控制效果、重大次生災害,卻想達到間接肯定中共政府做法的效果,這是非常荒謬的。《自然醫學》(Nature)發表這樣的文章也是荒謬。

4. 文章估算出的6個月內160萬人死亡,它是假設對疫情完全沒有控制,就是連任何嚴格的非醫藥干預措施都沒有,沒有社交距離、戴口罩、勤洗手等這樣的基本防疫措施,然後進行計算,這才是徹底的躺平。這樣的做法離其它各個國家的防疫做法都相去甚遠。所以這個數據只不過是為了讓中共媒體來引用作為洗腦用的。文章偷換概念,把其它國家的積極防疫措施都變成了一種「躺平」。

好吧,當全世界包括中國國內批評的時候,中共就找了一些專家,包括張文宏所在的華山醫院的醫生們,寫一篇命題作文,來證明黨其實做得還是不錯的嘛。這讓我想起了,中共當年搞大躍進、鼓吹畝產三萬斤的時候,也是找了很多專家,裝模作樣地論證在充分的陽光、肥料、通風等等作用下,還是可以做到的。一晃60多年過去了,中共一直沒有變,只是我們很多人曾經對它的改良有過幻想。

好了,今天的分享就到這裡,我們會繼續關注各種國內外重大事件,並及時給出我們的獨家深度分析。也請大家繼續關注【秦鵬觀察】。謝謝。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