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我入獄、出獄、出國的若干回憶

——寫在法輪功洪傳世界30周年之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年5月13日是法輪功洪傳世界30周年紀念日,也是第23個「世界法輪大法日」。

我有幸在大法開傳的第三年,也就是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至今我已修煉26年。從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之日起,我親歷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全過程,經歷了從中共最高層被打到中國最底層,再從中國最底層來到美國紐約的人生大跨越。

在這大起大落的人生旅程中,我有許多感悟。其中之一便是:嚴格按法輪功的核心理念——「真、善、忍」修煉,確實可得到天佑神護。

在5‧13這個特殊的日子即將到來之際,我因為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入獄、出獄、出國的一些往事歷歷在目,特記錄在此,希望能夠對讀者朋友有一些啟示。

我入獄後的若干回憶

按照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的終審裁定書,我入獄的時間是2008年7月11日。這一天,實際上是我被北京警方抓進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的日子。從我被抓之日起,我經歷了許多永生難忘的時刻。以前,我就此寫過很多東西。今天,再寫相關聯的三件事。

(一)關於警察抄家的回憶

我被抓的當天,北京警方對我的住所進行了搜查。

被抓之前,我一直堅持以寄掛號信的方式,給中共最高層官員講清法輪功真相。

當時,我有一個習慣:每當我寫一封信的時候,我都要把寫信的時間、對象、標題、在哪個郵局寄的、寄給了誰、掛號憑證號碼是多少、發票編號是多少等,記錄在案,並將信複印存底,與掛號憑證和發票等一起歸檔保存。

我寄信的對象包括一批離退休的中共最高層官員,如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宋平,前全國人大委員長萬裡,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委員長喬石,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李瑞環,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前全國政協副主席葉選平,前中紀委副書記侯宗賓、曹慶澤、徐青、劉麗英、傅傑,前中紀委副祕書長彭吉龍等。

包括當時的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胡錦濤,我曾經的老領導,時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副書記何勇,中紀委副書記干以勝等。

還包括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江迫害法輪功的兩個最大幫凶——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繼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以及北京市西城區德勝街道辦事處610辦公室官員韓軍等。

這些按照年、月、日歸檔的信件和物證,是我預備作為將來審判江澤民等之用的。

這些歸檔的信件和物證放在什麼地方呢?就放在我的臥室的壁櫃裡。

被抓進看守所之後,我最擔心的就是這一批珍貴的書面文字證據和物證,被抄家的警察全部抄走了。

2013年7月10日,當我經歷了五年(1825天)冤獄回家之後,做的第一件事,是對我過去存放在家裡的所有物品進行一次徹底的清理。

事先,我已經做好上述證據全部被警察抄走的思想準備。但是,當我打開我的臥室的壁櫃一看,結果令我大吃一驚,我五年前整理、歸檔、保存的信件及物證,一摞接一摞,全部都在,一件也沒有被警察抄走。

中共610辦公室是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

2007年3月至4月,我曾親自到北京市西城區德勝街道辦事處610辦公室官員韓軍的辦公室送信。每送一次信,我都請韓軍用鋼筆寫一張收條。當時,韓軍曾對我說,你不用每天這麼跑來跑去的,你給我發一個電子郵件就行了。我沒有聽韓軍的,仍然堅持送信,堅持請韓軍寫收條。

我的目的是,親自到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收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證據。韓軍每次都按照我的要求寫了收條。

韓軍親筆寫的收條是證明江澤民等迫害法輪功有罪的重要證據。這一批證據也全都妥善保存在我的臥室的壁櫃裡,一件也沒有被警察抄走。

(二)關於我家防盜門鑰匙的回憶

我被抓的那天,隨手將我家防盜門的鑰匙放在口袋裡了。

在看守所,警察搜身時,搜走了我的鑰匙。

我在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共計被關押347天。當時,我非常擔心警察拿我的鑰匙,開我家的防盜門,然後進入我的臥室,把我歸檔的信件及相關證據抄走。

2009年12月17日,是我從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被押解到北京市前進監獄的日子。那天一大早,離開看守所前,負責押送我的警官將我的個人物品還給我時,裡面就有那串鑰匙。

當天下午,我被押解到北京市前進監獄第一分監區。獄警在搜查我的隨身物品時,搜走了我的那串鑰匙。

在監獄裡,我也曾擔心獄警將這串鑰匙交給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官,然後,這些警官悄悄進入我家,將我保存的珍貴證據抄走。

我出獄時,我的那串鑰匙不知所蹤。

所幸的是,在長達五年的時間裡,北京警方沒有用我的這串鑰匙從我家裡取走一份東西。

(三)關於我的電腦、U盤、MP3

北京警方從我家裡抄走的東西中,包括我的一台電腦、一個U盤和一個MP3。

當警察抄走這些東西時,肯定以為從中可以找到我的「犯罪證據」。

但是,出乎警察意料之外的事發生了:我的電腦、U盤和MP3,被送到北京市國家安全局做技術鑑定;鑑定人絞盡腦汁,費盡心機,窮盡他們全部的IT(Information Technology)知識,也未能打開我的電腦、U盤和MP3。

最後,鑑定人只好憑猜測偽造了一份鑑定結論,說我的電腦、U盤和MP3里「均含有法輪功內容的文件」。

2008年12月12日,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當北京市公安局一位姓宋的警官告知上述鑑定結論時,我當時明確指出,這份鑑定結論是偽造的。

從那時起,圍繞「偽造我的電腦、U盤和MP3的鑑定結論」問題,我依法寫了大量檢舉信、控告信,包括上訴狀,要求法官依法在法庭上質證、查實這份鑑定結論的真假。

但是,無論是北京市西城區法院法官徐麗文,還是北京市第一中法院法官賈連春,都不敢依法在法庭上質證、查實上述鑑定結論的真假。

有關情況,參見我2019年10月5日在大紀元發表的《中共政法大騙局到了該收場的時候了》。

我出獄後的若干回憶

我是2013年7月10日出獄的。出獄那天,610辦公室官員事先說好跟我的家人一起到監獄來接我。但是,我出獄時,610辦公室官員一個也沒有來。我是隨家人直接從監獄回到家中的。

(一)610辦公室官員沒有找過我一次

如前所述,610辦公室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類似納粹德國時的祕密警察組織——蓋世太保,擁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

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主要是通過他提拔重用的中央政法委書記操控610辦公室,再由610辦公室操控公、檢、法、司實施的。

法輪功學員被抓、被關、被審、被判多少年刑、是否減刑、減刑多少、何時出獄、出獄後的監控等,610辦公室全程操控。

據我了解到的情況,法輪功學員出獄後,610辦公室官員都會以不同方式與之聯繫。有時,要求他們到610辦公室寫所謂「不煉功的保證書」;有時,打電話警告法輪功學員在所謂「政治敏感日」不許這樣、不許那樣;有時,以「看望」、「慰問」等名義,跑到法輪功學員家裡,給他們施加壓力;有時,找藉口將他們關進「洗腦班」,搞所謂「轉化」等。

我入獄前,610辦公室官員是我家的「常客」,與我聯繫最多的是北京市西城區德勝街道辦事處610辦公室官員韓軍。我被關進監獄不久,韓軍就通過監獄教育科的警官給我捎話,說想來監獄「看望」我,被我拒絕。

我出獄前夕,北京市610辦公室組織了近十名官員,跑到監獄對我進行所謂的「幫教」。一番東扯西拉之後,一位官員對我說,我出獄當天,將把我送到「法制教育基地」(實為「洗腦班」)「辦一些手續」,當場遭到我的嚴辭拒絕。

我從2013年7月10日出獄到2015年1月22日到美國,一年半的時間內,北京市610辦公室官員、北京市西城區610辦公室官員、北京市西城區德勝街道辦事處610辦公室官員,沒有找過我一次。

我出獄後,沒有工作,找了一些單位,人家都不敢接收我。為此,我曾給我所在的居委會領導寫信,請求他們向上級反映,補助我8000元人民幣。

信交上去之後,很久沒有回音。有一天,我親自到居委會去問,得到的答覆是:司法所推街道,街道推610辦公室,610辦公室推司法所,三家推來推去,誰也不想管這件事。最後,這件事不了了之。610辦公室官員一直沒有露面。

(二)趙洪祝指定陳浩與我聯繫

我出獄後,給時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寫信,反映我在監獄裡遭到的各種問題。

趙洪祝是我曾經的老領導,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在內蒙古考察時發現的人才,是尉健行直接把他從內蒙古調到中紀委工作的。之後,在尉健行的一路關照下,趙洪祝擔任過中紀委辦公廳主任、中紀委常委、監察部副部長、中組部副部長。習近平從浙江省委書記調任上海市委書記後,趙洪祝接替習成為浙江省委書記。中共十八大上,習擔任中共黨魁後,趙洪祝被調回北京,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副書記,協助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反腐打虎。

趙洪祝收到我的信之後,指定中紀委辦公廳辦公室主任陳浩負責與我聯繫。當時的中紀委辦公廳主任劉明波,是我在中紀委工作時的同事。

這樣,我一出獄,就有了一個可靠的反映問題的渠道。從陳浩到劉明波到趙洪祝到尉健行,我給他們寄了很多掛號信。

2008年11月19日,我被關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東一區102監室時,給時任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寫過一封信,檢舉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對我的迫害。信末,我提出兩點強烈要求:第一,依法逮捕周永康;第二,周永康必須賠償我的物質和精神損失不得少於1000萬元人民幣。

2014年7月19日,新華社發布消息稱: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中紀委立案審查。據國內外的有關報導,早在2013年12月,周永康已被抓捕。2014年12月6日凌晨,中紀委宣布開除周永康的黨籍,周永康涉嫌犯罪問題移送司法機關審查。隨後,最高檢察院宣布,正式依法逮捕周永康。

周永康是當年中共最高層迫害我的直接責任人,在我提出依法逮捕周永康五年後,周永康終於被抓捕。

趙洪祝是我的老領導尉健行最信任的老部下,也是負責審查周永康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的中紀委主要領導之一。

(三)北京警方沒有找過我一次

從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之日起,我就成了北京警方關注的重點對象之一。

當天,北京警方對我的住所和我在中紀委大院內的辦公室進行了搜查,當晚,派專人參加專案組對我進行審查。

1999年12月2日,我被開除黨籍、辭退回家之後,就成了「公安部重點監控對象」。公安機關常年累月派專人在我家門口監控我。

2008年7月11日,我被北京警方抓進看守所。由於我曾經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抓捕我,不是北京市公安局能夠決定了的,最上面作決定的,應該是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周永康往下,應該是時任國務委員、公安部長孟建柱。

在我被抓半年後,2009年1月12日,時任公安部黨委委員、部長助理鄭少東,被中紀委「隔離審查」。

鄭少東是2005年被時任公安部長周永康提拔為公安部部長助理的,當時,鄭少東是周永康最得力的助手之一。2007年周永康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後,鄭少東成為繼任公安部長孟建柱的助理。

根據我對中共高層內鬥的觀察,鄭少東被抓與我被抓可能有一定的關係。你周永康抓尉健行的人,尉健行的人就抓你周永康的人。當時的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副書記何勇,是尉健行一手提拔重用的。國內有報導說,鄭少東一案由何勇的祕書親自主管、經辦。

2010年8月24日,鄭少東因受賄826萬元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鄭少東被抓、被重判,實際上,是對周永康、孟建柱的嚴重警告。

在我被抓進看守所之前,就法輪功問題,我在給中共最高層官員寄掛號信的同時,也給時任北京市公安局長馬振川,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警官楊金方,北京市西城區德勝派出所警官張岩恆寄過掛號信。

從我給馬振川、楊金方、張岩恆寫信、寄信、查信的經歷看,他們都知道迫害法輪功是錯的。上面不下令抓我,他們根本不會動。

我出獄後,北京警方沒有找過我一次,原因可能與上面談到的情況有關,也與周永康及其親信,公安部副部長、中央610辦公室主任李東生被抓捕有關。

我出國的若干回憶

2015年1月22日,我出獄一年半後,持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簽發的護照,從北京機場出關,搭乘美國聯合航空公司的飛機,飛抵美國紐約。

(一)我出國前辦護照簽證給習近平等寄掛號信講過

出國前,我將我辦理護照、簽證的情況,及時寄掛號信,向中紀委辦公廳辦公室主任陳浩,中紀委辦公廳主任劉明波,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講得一清二楚。

比如,2014年7月10日,我出獄一周年之際,寫了一封致習近平的信,7月13日在北京北新橋郵局寄給中紀委辦公廳辦公室主任陳浩,請陳浩上交中紀委辦公廳主任劉明波轉習近平收,掛號憑證號碼是XA36860201511;同一天,在北京東四郵局寄給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轉習近平收,掛號憑證號碼是XA36402199511。

信中,我寫道:2014年5月16日,我到公安機關辦理了出國護照。5月28日,我收到了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簽發的護照。

又比如,2014年9月28日,我寫了一封致中紀委辦公廳主任劉明波的信,當天在北京中國農研院郵局寄給中紀委辦公廳辦公室主任陳浩,掛號憑證號碼是XA34785273 811。信中,我寫道:「2014年9月9日,我獲得了美國駐華使館簽發的赴美簽證。」

(二)我出國前委託了律師

出國前,我是做好了在機場被海關攔截的準備的。

因為我入獄五年,反迫害五年,在我寫的檢舉信、控告信、上訴狀中,白紙黑字向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出獄時,我沒有寫一個字的「認罪悔罪」。我肯定在江澤民的親信掌管的中央610辦公室的「黑名單」上。

出國前,我曾徵求過我讀博士學位時的導師、被稱為「中國著名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的高放教授的意見。

當時已是86歲高齡的高放教授,根據他對中共官場幾十年的觀察,根據他認識的一些人出國在機場受阻的經驗,根據他對我的案子的了解,得知我的想法後,非常肯定地對我說:「你絕對去不了美國。即使你辦好了所有手續,登上了飛機,也會被當局從飛機上『請』下來。」

我自己也聽說過一些案例,比如,2014年11月10日,作為法國大使館邀請的客人,張磊律師在北京機場出境時,被北京市公安局限制出境,理由是:「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為防患於未然,出國前,我專程拜訪了北京一位很有名的律師,並在他家裡簽署了若干份空白委託書,一旦我在機場被抓,就請他做我的辯護律師。

但最終,我預備的辯護律師沒有派上用場,因為我出國一路綠燈,一路平安。

(三)我在北京機場過海關出奇的順利

2015年1月22日下午2點左右,我到達北京機場。辦完行李託運手續後,我來到邊檢窗口。邊檢人員對我的護照、簽證、機票等進行了例行檢查,一句話也沒有問,就放我進去安檢。安檢人員對我的身體和隨身攜帶的物品,進行了常規檢查,就放我出關了。整個出關過程,沒有任何特別的事情發生,順利到超乎我的想像。

在候機廳等待一段時間後,我來到登機口。這裡,居然還有一道隨機抽籤的安檢,正好抽到了我。此時,高放教授的話在我耳邊響起。雖然心裡「咯噔」一下,但從外表上沒表現出來。我不動聲色地配合安檢,看看會發生什麼,很快,安檢完畢,啥事沒有。通過安檢後,我順利登上了飛機。

下午6點半左右,夕陽西下時分,我乘坐的美國聯合航空公司的飛機,滑過機場跑道,徐徐起飛,升上萬裡藍天。

直到這時,我才舒了一口氣。在滿天的彩霞中,我終於離開了給我帶來無盡苦難的北京,奔向自由的彼岸。

結語

自古以來,中華民族的列祖列宗都是信神敬神的。中國傳統文化講:「人在做,天在看」,「人算不如天算」。這個「天」就是「神」。

中共當政73年,一直在向億萬中國人民宣揚無神論,並利用一切方式斬斷炎黃子孫與神的聯繫,讓人不信神,不敬神,導致中國社會道德急速下滑,許多人無所顧忌,什麼喪天害理的事都敢幹。

有人曾問我,法輪大法有什麼好處?我說好處有很多,其中重要的一條是,重新喚醒了許多人對神的信仰與敬畏。

許多法輪功修煉者都親歷過神蹟,都感受到神就在身邊。

我能活著走出監獄,我能活著來到美國,皆得益於我按「真、善、忍」修煉,得益於天佑神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